101xx人氣小說 我的夢幻年代 油炸大金-第一百三十一章 不就是燒錢嘛!(3/5)推薦-y6fdx

我的夢幻年代
小說推薦我的夢幻年代
现在的价码,平均一集35万,也就是说,一部电视剧的成本,需要额外增加超过1000万以上的营销成本。
为什么要买?
公子追夫
一般来说签约后卫视会先结给你30%到50%的钱,让你去买收视率。如果收视率没上去,尾款就不给你结了!
就这么不要脸。
梦溪公司也一样,因为现在做电视剧的太多了,你不买,有其它电视剧等着买!
所以,唐仁现在基本上只跟央视、芒果台、浙江台、北京台、东方卫视,五家电视台合作…
捕魚狂帝系統 太子火鳳
大家知根知底。
但最多三年,等土豆视频付费成熟了,公司的电视剧业务转移到网络剧上面。
不就是烧钱嘛!
谁差钱还是咋地?
现如今,最烧钱的影院业务,放缓了扩展需求,最多三年,就能自给自足;
沈梦溪的投资团队每年给他带来五亿美元以上的收入…
怕个毛?
内容制作,梦溪说第二,谁敢说第一?
李依萍:“您买了土豆视频?”
“嗯,也就这个价格合适…”
“那我们剧集的网络版权?”
“没事,继续卖呗,外面开价多少,我们也开价多少…”
沈梦溪买不买视频网站,跟她关系不大,李依萍担心的是沈梦溪会用唐仁的作品助推视频网站…
那样的话,很容易造成内部不稳定…
很难理解?
这么说吧,微信搞免费读书,然后用点娘收费甚至还在连载的小说免费做推广,这叫什么?
官方盗版!
明白了吗?
损害的是创作者的利益。
沈梦溪看了看在场的各位,想了想,说到:“你们别想太多,我做我的视频网站,咱们公司的作品,我会按照市场价加入片库,我说的网络剧是独播的网剧…”
“那怎么收费呢?”
“20%怎么样?比成本高20%…”
20%的利润,也就是说1000万的剧集,1200万买断…
这个价码…勉强达到了业内平均利润。
这是奈飞的价码…
奈飞给所有自制剧的价码都是比成本价高20%。
不过,这也是问题,制作经良的好剧,你给的利润是20%,制作一塌糊涂的烂剧,你也给20%…
“当然,后续关于收费方面的策略,会有所更改…到时候再说吧。说说看,这三个剧,你们最看好哪部?”
蔡艺农翻开《心理罪》,嘀咕了一句:“…我都没看过…这都是市场上比较流行的小说吗?”
“对的,这三本号称国内悬疑推理方面最有知名度的…你们谁要是感兴趣,想尝试一下,可以跟我联系一下,如果不感兴趣,我就去找老侯了!”
老侯,侯洪亮,他们团队没准对网络剧这种新鲜玩意有想法。
李果粒点头:“三天后,我给你答复!”
……
国内最开始做网络剧的是李香老公王岳仑,《人生需要揭穿》…
那是在奈飞推出《纸牌屋》之后,王岳仑刚好因为《爸爸,去哪儿》走红了,重拾导筒,拍了一部网络剧。
口碑稀碎,根本比不上后来的《灵魂摆渡》!
《灵魂摆渡》其实是郭靖宇团队做的,就是那个因为《娘道》怼上了江苏卫视的导演…
夢中情聖 牛筆
当然,《娘道》甄姬霸烂!
沈梦溪的2000万,其实有点给多了,像《心理罪》,最开始肯定只拍第一季,演员也不可能找多牛逼的演员——网络剧就是用来捧人,顺便锻炼编剧团队的!
这个数字缩减一半都能做一部不错的网络剧。
千金买马骨嘛…
现在,谁也不知道网络剧有没有前途,你不斥重金,谁愿意接?
当然啦,沈梦溪接手土豆之后,立刻把那帮台湾高管给炒鱿鱼了…
土豆网流血上市后,因股价低迷融资有限且错过大剧购买时机,为避免被进一步边缘化,采取差异化策略,主动放弃影视剧等长视频版权购买,而是押宝在面临政策风险、涉嫌血腥暴力的日本动漫、台湾综艺,而这些内容并非视频主菜,因此流量大幅下滑。
真尼玛神经病,花巨资买了《康熙来了》、《国光帮帮忙》、《娱乐百分百》,然后发现没有牌照,根本没法正规播出…
这一项损失了好几亿!
把原先离职的赵亮、黎勇劲重新聘请回来…
一品酒娘 那時煙花
做了新增了番剧频道,还有游戏视频、生活趣闻视频频道…
还有游戏直播频道!
效仿A站,新增弹幕吐槽功能…
最重要的,斥资1.5亿,重点鼓励UP主还有原创内容,比方说《毛骗》团队…
你得给UP主们变现渠道,否则,指望他们单纯为爱发电吗?
这一番折腾,再加上买版权,反正,一个月下来,不完全统计,沈梦溪至少花了45亿…
都是他自己的钱!
光是买土豆…
就花了6亿美元…
100%私有化、退市…
……
沈梦溪好不容易来一趟横店,李依萍想跟他聊聊。
还是那句话,她不关心沈梦溪做什么视频网站,反正花的是他自己的钱。
傾世嫡女
“35部引进大片,我现在就担心明年怎么办…”
“淡定,水来土掩,兵来将挡,天要下雨,娘要嫁人,这种事能怎么办?硬着头皮上呗,我就不信没有观众愿意看国产片!”
咳咳,沈梦溪其实也有点心虚…
毕竟现如今的好莱坞大片是主流!
李依萍叹了口气…
不止她,整个圈子都很胆怯,否则,华宜也不会去电影化,黄中君算过一笔账:即便内地市场扩张到350亿,好莱坞进口片占到200亿,剩下的150亿,华宜就算占一半,能有多少?
不值当!
还是搞投资吧。
换了个话题,李依萍问他:“这两天金鸡奖被骂成那样,你怎么不出声?”
萬古殺帝
總裁盛寵讀心甜妻
“管我屁事…”顿了顿,沈梦溪道:“再等几年,等金鸡被金马压在身下摩擦,大概就是改组的时候了!”
说实话,要不是某人作死,金马奖依然是很多人心目中的三金第一…
“那金马奖,你去吗?”
“不去…我还是那句话,什么时候去那边不需要办签证了,我第一个过去!”
“你这种人…咦,小冉,什么事吗?”
他俩正聊着呢,有人敲门,是彭小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