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76fw妙趣橫生都市小说 仙道長青 林泉隱士-第七十二章戰和之策相伴-0im93

仙道長青
小說推薦仙道長青
就在张韵岚刚刚放出结婴异象之际,一道遁光从远处飞来,翻过了横断山脉,进入了紫阳宗核心领土。
遁光之上附带有一丝丝火焰雷霆,遁速之快势若奔雷,比一般金丹修士远远超出。
能放出这种遁光的修士,必然是元婴期高手。
遁光刚刚进入台城郡领地,距离灵井山还有万里之遥,就被附近驻守的修士提前察觉。
虽然不敢得罪前辈高人,不过碍于门规,几位筑基、紫府依旧硬着头皮挡在前面,拦住了这位陌生的元婴老祖。
“前辈止步,前面是紫阳宗山门,前辈若是拜山需通知我家老祖,我们才好放行。”
紫阳宗对核心领地控制非常严密,凡人城镇依托灵山建造,普通的村镇之中驻扎先天练气修士,人口众多的县城中必然有筑基期修士驻守。
武極神王 愛蝦的魚
到了一郡郡城,附近灵山上基本上有紫府修士坐镇,若是有异常情况,也能马上通报给附近的元婴老祖。
大妻晚成 安瑾萱
紫阳宗领土虽然大,以灵井山、神女峰、天源岛、火狐山、绝影山、岱阳山六座六阶灵脉为核心,就能将所有的领地串联起来。控制了这六座六阶灵脉,就能将广袤的领牢牢地控制住。
整个紫阳宗领土,除了五六座坊市对外开放,剩下的灵脉,并不欢迎外来修士进入。
就算是元婴修士路过,最起码也要同主人打一声招呼。
这位陌生的元婴名叫王慈洋,是来自论道宗的一位长老。
霸門 小魚吃小小魚
此人带着乌木真人求和书信,传送到南崖州之后,昼夜不停从齐国进入紫阳宗领土。
为了以示诚意,翻越横断山脉之后此人故意显露出踪迹,将自己的情况显露给给紫阳宗修士,以免张志玄误会对她出手。
王慈洋素手一挥,一份书信送到为首的紫府修士手中。
虽然不清楚敌友,不过元婴修士的书信巡查修士不敢怠慢,马上急匆匆的乘坐传送阵返回灵井山,将书信交到高阶修士之手。
论道宗元婴修士亲身前来,诚意不可谓不足。
这份书信立刻被送到张志玄之手,请他们决定是战是和?
不管是敌是友,既然王慈洋亲自赶来,张志玄自然要依足礼数,做不出斩杀来使的肮脏事,平白坏了名声。当务之急,是先与论道宗来使接触接触。
张韵岚刚刚渡过雷劫,小小的元婴局促不安,不敢见陌生人,化成一道灵光落入青禅衣袖。
张韵岚的年岁比张志玄青禅小一百多岁,算是两位元婴老祖从小看着长大的晚辈,在张志玄几人面前,倒是不太拘谨。
反倒是张思泓,虽然仅仅比他小十几岁,从修士的年纪算还是他的同龄人。面对张志玄、寒烟这种同族长辈,他表现得反而非常尊敬,敬畏十足。
张韵岚成功炼成了元婴,需要大量的五行精气祭炼法身。
如今的紫阳宗家大业大,宗门一声令下,立刻就能动员几万名修士收集五行精气,仅需要一两年时间就能完成任务。
收到王慈洋书信之后,张志玄面露迟疑之色,一时之间不知道应不应该与论道宗和谈?
见张志玄满脸愁容,青禅轻笑道:“来人是论道宗元婴?”
冰川天女傳 梁羽生
最美的流年裏 簡尾喵
“你怎么猜得到?”
青禅看了看东方的朝阳,忽然有些感慨道:“只有此宗元婴送来求和书信,才让你左右为难,露出这种表情。自从炼成元婴后,我们得天眷顾事事顺利,我已经多年没见过你这样为难了。”
张志玄从小心思很重,因为黄庭道经的缘故,更是很少与外人交心,也不与外面的修士轻易交朋友。
年少之时他就有很深的城府,一点儿也不像是少年得志之人。
有时候青禅也会觉得,他也像转劫之人。
那时候他们修为低微,护道者柳灵均藏在暗中,张志玄并不清楚自己背后竟然还有这个大靠山,面对不怀好意的高阶修士,两人每走一步都如履薄冰,经常深思熟虑、瞻前顾后。
此后面对玄素宗的压力,张志玄更是夙夜忧叹,几次都想离开天台峰,带着青禅当散修。可是责任让他没有选择这条路,就这样一步一步走到现在。
紫阳宗已经成为大周十大宗门之一,天台峰张家也成为了南荒第一家族。
张志玄之所以有些为难,就是因为答应与论道宗签订契约,有违他的本心。
论道宗让他们吃了苦头,影响到青禅下一步修行。
张志玄也算是记仇之人,自然不想轻易放过这家宗门。
他更希望修为大进灭绝此宗的道统,拿到最大的好处,有时候炼成了元神,敌人对你的重要性有时不亚于朋友。
可是一旦拒绝此宗示好,摆明了不给人家留活路,到时候论道宗被逼到了墙角,为了生存此宗必然会发动宗门战争。
现在论道宗实力占据上风,一旦此宗高层倾巢而来,必然能让紫阳宗首尾不能相顾,宗门领地也会陷入战乱。
到时候生灵涂炭、流离失所,不知道要死伤多少人口。
现在紫阳宗唯一的优势就是天时地利在手。
论道宗跨州而来,不可能动员太多人数,仅能让金丹元婴出手。
而且南崖州有青云子、余道人坐镇,一旦论道宗越境,元神修士很可能出手干预,驱逐斩杀来外修士。
不过张志玄自家人知道自家事,紫阳宗与两位元神老祖没有什么渊源。也不清楚青云子为什么对他心怀善意,多次照拂了紫阳宗修士,结下善缘。
星級獵人 陳詞懶調
可惜最关照他的青云子有事脱不开身,而余道人身后还有一个大宗门、拖家带口。
就算是元神修士,也不可能肆无忌惮到处得罪人,除非是青云子这种无牵无挂的散人,才敢到处杀人肆意结仇,不为亲族弟子、宗门传承留后路。
而论道宗与紫阳宗也仅仅是因为私仇争斗,并不是要入侵南崖州想要在此立足。
若是紫阳宗拒绝论道宗的善意,他们就有理由邀请中赤州元神修士插一手。
只要论道宗愿意付出代价,此宗的元神法器、功法传承对元神修士来说也相当有吸引力。
要不然玄庭宗修士也不会主动挑起纷争,就是想要将此宗压服,获取西陵老祖的藏书。
到时候论道宗邀请元神真人动手,牵制余道人也不是没有可能。
张志玄不是余道人儿子,自然没有那么大的面子让元神老祖为他拼命,与同阶修士争斗。
放開那只妖寵
只要中赤州元神修士愿意出头,余道人那边恐怕不会给紫阳宗太多的帮助。
两宗爆发大战,很可能是大概率发生的事情。
若是因为一念之私,让宗门陷入战争死伤无数,很可能会影响到张志玄的道心,让他陷入内疚不能自拔,断送前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