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tm63精品都市小說 唐時明月宋時關 txt-第三百二十九章 澄心堂熱推-oko38

唐時明月宋時關
小說推薦唐時明月宋時關
周嘉敏听过苏宸的讲述后,脸色微变,箐箐姐……她能出什么事了?武功那么高,谁惹到她,倒霉的是对方才对啊!
“官家一般不在澄心堂批阅奏折,就在瑶光殿看护我姐姐!”..
“带我过去找一找吧,有急事,路上再跟你说!”
“好!”周嘉敏当即答应下来,带着先前往瑶光殿。
大羅金仙 流連往返1979
玄武戰皇 夢無休
不过,此去却扑了个空,瑶光殿安静如常,大周后正在入睡,修养歇息,。
“官家不在这里,去澄心堂看看吧。”周嘉敏对皇宫轻车熟路,带着苏宸又去澄心堂。
澄心堂位于南唐内苑的西侧,创立初期,它作为一处普通宫殿群落,曾是中主李璟的游宴、居住之所,此外还兼作内府书库,用来收藏典籍珍玩。
中主李璟亦曾召集文士入内负责典籍整理、从事撰述活动,有时也会引大学士和重臣入内,从事召对问政活动,使得该堂开始具备了政治功能。
澄心堂的崛起与南唐中主的性格、党争的兴起、内外朝权力分配格局变化,以及枢密使权力的迅速膨胀等因素,都紧密相关。李璟本身缺乏足够的政治智慧,铁血手腕,以及御下能力,无力应对党争、外朝权势膨胀的压力,因此不得不广置清辉殿学士、勤政殿学士等一批私人顾问,围绕自己身边议事。
染血青春
李煜登基之后,更加抬高澄心堂的地位,使它一度成为实际中枢所在,相当于明代的内阁一般。皇帝选择众多学士于澄心堂,召对咨访、参政议政,讨论国事,其中直承宣命、总决政事之人被称为澄心堂承旨,权力一度大于显赫一时的枢密使。
此时,李煜坐在澄心堂的大殿内,正在批阅太监总管冯健抱来不久的一批新奏折,翻着翻着,李煜便看到了弹劾彭泽良的奏折了,以及查家状告彭箐箐杀人之罪。
“彭箐箐……误杀了查家小公子,查家和宋党的人趁机弹劾彭泽良教女无方,要求弹劾他的江宁府尹之职…..”
李煜读到这里,眉头蹙起,被这件事震惊到了。
这彭家早不出事,晚不出事,偏偏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出事了,一大批官员就上书要求弹劾彭泽良,势必会引发朝廷一次风波。
異能狂女-惹火藥尊 天宮雪瑩
“官家,又碰到为难事了?”冯健站在一旁,看到李煜愁眉苦脸深思的神态,
“苏宸的未婚妻彭箐箐,当街殴打查文徽的小公子查元赏,误杀致死,如今查家已经告御状到朕的桌案前,其余都是弹劾彭泽良教女无方的折子,朕想压也压不住啊,毕竟人命关天,可处置了彭箐箐,苏宸难免不心存芥蒂,皇子和皇后的病……目前都在靠他来医治……”李煜说出了自己的担心。
冯健闻言后,眉头轻微抖了一下,听出了其中的关键。
那查文徽虽然死了几年,但余党尚在,而且门生和党羽众多,这一次,如果真的是查家占理儿,官家也不能强行压住,否则,以后王法何存?
可目前二皇子和周皇后的病,都需要苏宸来医治,处于关键时候,如果官家不偏袒一下,到时候苏宸心中有怨恨,只要不尽力,很可能皇子和皇后,未必都能救得过来了。
“瞧那苏宸,宅心仁厚,应该不是那种人吧!”冯健轻声说了一句。
李煜摇头道:“那谁说得准,人心,是最经不起测试的,朕不想用皇子和皇后的命来赌!”
冯健点点头,不再多言,身为大内总管,什么时候该说什么话,他心如明镜,此时保持缄默,不再站队,才是明哲保身之法。
就在这时,门外有小太监进来禀告,周郡主和苏宸过来求见。
“还真来了!”李煜轻声一叹,他现在有些为难,如果苏宸向他直接求情,赦免彭箐箐,他该如何回复?
糾纏
冯健道:“官家,要不,我说您出宫了?”
李煜叹道:“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朕总不能最近一直躲着不见吧,传唤进来吧,先看苏宸怎么说,若是他当真不顾王法律令,请求朕赦免他的未婚妻,那么就算朕看错人了吧,难堪大用!”
冯健点头,转身出了殿门外,去传唤苏宸和周郡主。
顷刻,三人徐徐走入了澄心堂内。
“草民拜见官家!”
“嘉敏见过皇姐夫。”
苏宸和周嘉敏都行过了礼数。
李煜神色如常,装作对箐箐案子毫不知情样子,面带微笑道:“苏宸啊,你不是中午刚离开,这才一个时辰不到,怎么又入宫了,还急匆匆到澄心堂来见朕,可是想到新法子,能够医救皇子的病?”
苏宸面带急色,拱手道:“回官家,草民此次入宫,并非为了皇子的病情,而是……而是因另一件急事入宫,求见官家。”
悍妒
豪門契約:撒旦的危情新娘 藍色家園
“哦,何事呀?”李煜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手里端起一杯香茗,品了一口,眼神微微眯起,透过茶杯与茶盖的缝隙,观察苏宸的表情和举止,看他接下来要说什么。
我的貼身美女手機 kingh
苏宸陈述道:“启禀官家,草民的未婚妻彭箐箐,也就是彭府尹的千金,昨日在街上见义勇为,制止了纨绔子弟查元赏行凶,却不料那查家纨绔,回到家中,竟然于次日一命呜呼!查家告状到了大理寺和刑部,中午刑部衙门的捕快便抓了箐箐入狱。但草民觉得事有蹊跷,觉得查元赏之死,跟箐箐并无直接关系,背后可能有大阴谋,所以,恳求官家,除了让三司会审之外,准许草民与尚药局的御医参与其中,细查一番查元赏尸体,调查真正死因,还彭箐箐一个清白公道!”
李煜听完之后,露出了狐疑,本来在苏宸说到一半的时候,他以为苏宸接下来,会以医救皇子皇后的功劳,求官家赦免箐箐作为交换筹码,李煜心中在考虑如何避重就轻,像个折中的办法,减轻一下箐箐罪名,安抚住苏宸,但也要给查家一个交代。
他在考虑这等头痛事,却不料苏宸后面所言,却直接为箐箐辩护起来,称查元赏的死跟箐箐没有关系,而是有其它阴谋。
最近“阴谋”这个词,让李煜很敏感,因为伏杀传旨队伍,投毒二皇子,这些事历历在目,幕后有人再挑起事端,一张无形的大网似乎要把苏宸、彭家人和皇室笼罩其中,让李煜不得不谨慎起来。
“你……看出了有何蹊跷?”李煜好奇问。
苏宸解释道:“不错,当时箐箐出手教训查元赏的时候,草民就在面前,她用的力度根本不至于令人致命,所以只有两个可能,一是查元赏死于自身疾病,经过箐箐教训后,纨绔觉得落了面子,怒急攻心,回到家引发顽疾,如先天心脏疾病,脑血管疾病等,是有可能丧命的。另一种可能,就是有人对查元赏二次下手,故意嫁祸给彭箐箐,目的除了让苏宸不痛快外,也冲着江宁府尹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