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cxy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興風之花雨 起點-第七百一十九章 我守其一熱推-3mkmg

興風之花雨
小說推薦興風之花雨
随着风沙踏入前堂,本来挺欢悦的气氛一下子凝固起来。
正对于前堂后门的楚涉和白绫下意识的起身。
詭冢 吾名雍和
總裁大人請接招
楚涉叫了声“风少”。
孟凡扭头一眼,讪笑着站起来。
寒天白盯着风沙,面上还带着笑,眼底深处透着许多疑问。
那日桃花洞前,风沙于对面楼上突然发声,风淡云轻的寥寥几句,给他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
无论他心中高洁无暇的符仙子,还是惊鸿一瞥的青娥仙子,或者江湖上鼎鼎大名的柳仙子,乃至后来才知道的魔门妖女,无不对此人慎重非常。
这位风少不过三言两语,本来剑拔弩张的四女立时转变态度,离开的离开,谈和的谈和,当中人当中人。
颇有点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味道。
傻子都看得出来,这位风少一定大有来头。
偏偏寒天白从未在江湖上听过“风少”之名。
之后问符仙子,符仙子连身份诡秘的魔门妖女都说了些情况,唯独对此人不肯多言,仅是郑重的警告他不要胡乱打听,免得惹祸上身。
后来孟凡拉着他喝酒,明显想从他这里探听底细,他也就半推半就,欣然应允,未尝不是想反向探听。
寵妻無度:豪門總裁誘嬌妻 懶悅
双方最后打了个平手,都认为自己探到点东西,细想又好像没有。
萬劫武尊 禦劍仙流
风沙将众人各异的神情尽收眼底,视线落上钟仪心的俏脸,含笑道:“钟小姐好久不见,没曾想出家为女冠,我真不知该欣悦,还是该惋惜。”
钟仪心颇为秀气的挽了个道揖,文静地道:“仪心道号守一,冥冥之中早知与风少再见可期,期盼已久,终于心愿得偿,守一不胜欣喜。”
“我守其一,以处其和。”
烽火藍顏
风沙笑而迈步,近身还礼道:“万事万物,由一而始,从一而终,大道千条,亦是如此,望守一道长修道如道号,修身千载,形不尝衰。”
我在道上那些年
道家的道号不是随便取的,钟仪心有了自己的道号,说明受了经戒符箓,过了静室缘法,得了道门某一脉的传承。
除了极少数于世俗开山门的道家宗门,多数道门中人皆一脉相承,成天猫在山里自顾自的修炼,一个个甚至都懒得下山收徒弟,免得影响自己飞升成仙。
想要获得道门某一脉的传承,其实相当不容易,乃是很大的机缘。
风沙真心为钟仪心高兴,这位历经磨难的小姑娘总算有了条明路可走,不在困拘于坎坷的身世。
钟仪心听得美眸发亮,笑道:“承蒙贵言,守一定当牢记风少今时之教诲。风少博学宏才,还望日后能够多多请益。”
她没想到风沙一开口就把她的道号给解了,解得比师傅还清楚,一言既出,竟是点破眼前迷雾,有种豁然开朗,前路洞明的感觉。
请益之说,既是为了铺陈往后与风沙的见面,也是真心希望请风沙能够帮忙点道。
两人对话,孟凡全然听不懂,心里好生嫉妒。
为了追求钟仪心,他没少绞尽脑汁,弄出些花样,奈何钟仪心对他一直不假辞色。
没曾想风沙走来不过十步,说话不过两句,钟仪心那俏脸生辉的样子,显然心花怒放。
从没见她对自己笑得这么灿烂过。
这时,绘声搬来座椅,请主人入座。
风沙扭头冲楚涉和白绫道:“怨我实在太懒,尽管同一屋檐,鲜少见面,两位可以多罚我两盏,请坐。”
楚涉忙道:“风少贵人事忙,我等闲人,不好打搅。”
白绫俏脸浮红,勉强笑道:“上次绫儿情急,多有得罪,还请风少勿怪。”
楚涉瞧她一眼,双眼射出疼怜的神情,不过一放即收,生怕让白绫看见。
他知道白绫的自尊心很强,受不了被人怜悯,奈何现实的境遇使得白绫只敢,也只能冲他发脾气了。
孟凡见状,心下竟是难得感慨。
一向心高气傲从不低头的白绫,竟也被现实挫磨得学会谄言媚笑。
令他不由忆起江宁初见白绫的情景,颇有点恍如隔世的感觉。
风沙冲白绫还以笑脸,道了声“无妨”,又招呼寒天白道:“我与寒兄也算有缘,还请入座喝喝酒、聊聊天。这里的事情交给流火和授衣就好。”
纯狐姐妹齐应一声,行去后厨。
天絕 成軒天絕
寒天白盯着纯狐姐妹那妖娆的倩影,如此英姿飒爽的绝色双姝,居然给人当婢女,做些下人的活计。
他又忍不住转目看向风沙身侧。
绘声正给风沙摆正筷碟,清洗杯盏,端得婉娈可人。
寒天白心中不禁生出暴殄天物的感觉,挤出个笑脸道:“这,不好吧!小人就是个伙计,哪配与诸位客人同桌。”
孟凡伸手过去,搭着寒天白的肩膀,把他硬扯到身边坐下,笑道:“你小子可是深藏不露,以为装个伙计就能瞒过风少的眼睛?”
寒天白急道:“谁装了,我真是伙计。”
“我见过喝酒上瘾的,见过赌博上瘾的,也见过玩女人上瘾的,就是没见过当伙计当上瘾的……”
孟凡见寒天白还欲再说,笑着截断道:“好好,就当你是伙计好了,你敢不听客人的话,信不信我找初云掌柜告你一状?”
寒天白哭笑不得,干笑道:“那小人就近伺候诸位喝酒。”
孟凡捏女人下巴一样捏他的下巴,啧啧道:“小嘴真甜。”
寒天白脸都白了,一巴掌拍开孟凡的手,屁股使劲往后缩坐。
风沙饶有兴致的瞧着孟凡作妖。
这小子还是很有一套的,这样捉弄寒天白,寒天白居然不生气,说明短短几天,两人的关系已经想当不错。
另外,孟凡分明在试探寒天白的身手。
寒天白那一巴掌当真快若闪电。
这么快的速度,本应该很重,孟凡掌背上居然连个红印子都没有,显然寒天白对力道的掌握已经远远超出拿捏由心的程度,到了随心所欲的层次。
除了心不在焉的白绫,楚涉、绘声,乃至钟仪心无不视线瞟过,或者盯着孟凡的手背,显然都瞧出寒天白这一下看似简单,其实很不简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