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spl8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七海揚明 txt-章四七一 南美鑒賞-a6862

七海揚明
小說推薦七海揚明
听了裴成义的话,李君华眼睛看向了赵军肃,刚刚从美洲开发公司离任的他显然对这些知晓的更为清楚。
赵军肃想了想说道:“实际上,从帝国七年起的每一次南下作战都可以看做是对西班牙的反击,或许这也是西班牙王国一直不愿意与帝国达成和平协议的主要因素。”
帝国对于美洲的移民已经有三十年的历史,殖民的主要区域就是北美洲的西海岸,三十年的时间里,帝国的百姓移民、繁衍,已经有超过四十万的人口,形成了北原与金山两座核心城市以及十几个大小城镇,北原位于后世的温哥华,而金山则是后世的旧金山,虽然两座城市的兴起是因为淘金,但是北原位于低陆平原上之上,而金山往南就是中央谷地,都是非常适合农业发展的地方。
休皇
如果说作为殖民地来说,美洲的西海岸是非常适合的,因为这是全世界殖民者的盲区,在南北美洲的西海岸只有西班牙一个国家的殖民地,而且对墨西哥以北的地方非常缺乏了解,实际上,美洲殖民地在长达十几年的时间里都没有被发现,等到西班牙发现了打上门去,帝国却是已经站稳了脚跟。
但是从国家战略来说,美洲的殖民地就有些尴尬了,与帝国本土之间隔着茫茫的太平洋,去一趟需要六个月,返回则是需要三到四个月,向东发展则是荒凉的山脉,气候环境极为恶劣,而向北发展依旧是狭长的沿海地带,帝国专属,完全没有动力,而沿着海岸线向南就是已经殖民中美洲和南美洲超过一百五十年的西班牙。
这让美洲开发公司完全没有南下的欲望,与其南下湿热之地与西班牙人打生打死,北上或者西进寻找淘金之地不是更有利的事情吗?实际上,在很长时间里,美洲开发公司都是与西班牙的墨西哥总督区私下媾和,双方互不干扰,而帝国高层对此并非不知,但依旧秉承这个世界上的准则,本土归本土,殖民地归殖民地。
而当初李明勋命令美洲开发公司南下,用的也不是圣旨,而是利诱,在中国政治智慧中,远交近攻是很多人所认可的,因为与西班牙的墨西哥总督区毗邻,双方媾和休战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在中美洲和南美洲,西班牙还有秘鲁总督区,其下辖的诸多都督区的特产就是白银,当李明勋明文规定,对美洲地区的军事行动所获完全归美洲开发公司自由支配的时候,南下的方略就定下来了。
星際歸旅
在最鼎盛的六年时间里,美洲开发公司甚至组建了一支由三艘战列舰和五艘重巡组成的美洲舰队,这支舰队最重要的任务并非保护美洲开发公司的殖民地,而是每年固定的季节南下,拦截秘鲁总督区前往墨西哥总督区的运银船,每年一次一共成功的两次,一次就把成本捞了回来,但最终也导致了西班牙人改为陆地运输贵金属。
随后这支舰队就被取消,船只要么封存,要么作为贸易船来往大洋两岸,西班牙王国自然也进行了反击,但实在是没有什么办法。
西班牙王国在美洲的殖民重心在加勒比地区,舰队支援要饶过整个南美洲,而麦哲伦海峡与德雷克海峡对船只都不太友好,而就算舰队抵达也没有什么用,美洲开发公司的两大核心区都位于海峡之中,舰船突破不了堡垒和炮台封锁的海峡,就算突破了也没有什么用,北原和金山两大地区可以轻松聚集起一两万名拿着燧发枪的男人,这根本不是西班牙舰队所携带的陆战力量能解决的。
封锁的意义都不大,两大核心区域都可以自给自足,与帝国之间的往来贸易也是一年一趟,每次都是战列舰级别的远洋贸易船来回,数量在四艘以上,不是西班牙美洲殖民地的海军力量可以对抗的。
“…..总的来说,美洲开发公司这些年在美洲有惊无险,但是也奈何不得西班牙人,双方目前整体上的冲突已经不存在了,少量的冲突也是双方袭击对手的在沿海的小城镇小港口,现如今的美洲开发公司无论股权结构还是当地的生活条件都很稳定……..。”赵军肃建议说道。
李君华听到这里,反问:“副相,你的意思是说,美洲公司无法为帝国报复西班牙王国对我们黑海舰队的袭击,对吗?”
赵军肃依旧有着军人的耿直:“是,皇上,这是肯定的。”
“或许我们可以组织舰队和武装队袭击西班牙人在西海岸的城镇,并且把这些城镇分配给参加任务的人。”裴成义说道。
都市修真太子 塵土人生
而赵军肃则是说:“除非由帝国派遣舰队和陆战队,否则很难形成规模。”
显然,从帝国派遣舰队和陆战队去地球的另一侧作战时不可想象的,而裴成义则说:“本土出舰队,殖民地出军队如何?”
赵军肃依旧摇头:“很难,微臣要说的是美洲殖民地是帝国殖民地之中异类,或者说是所有殖民地的异类,这个办法行不通。”
因为美洲殖民地相对封闭的环境和富庶的土地,导致土地上生活的帝国百姓都过着相对富裕的生活,想要种地,中央谷地和低陆平原有的是没有开发的荒地,不想种地,前往淘金区淘金也是来钱快的手段,如果不想放牧和劳作,喜欢自由的生活,一匹马一杆猎枪就可以猎杀成群结队的野牛,顺便还能采集在东方市场高价的西洋参。
亂世宏圖 酒徒
都市之吞天魔神 千年大妖
美洲殖民地上最大的敌人就是印第安人,但是开拓阶段时期的战斗已经结束了,疾病是比火器更为可怕的武器,帝国百姓的生存空间已经足够大了,除了发现新的淘金地,否则很少与印第安人作战。
实际上,美洲殖民地只维持着五百人左右的正规军,相当于陆军的一个分营,这支陆军大部分时间担当的是仪仗队,或者作为殖民地与本土一体的象征,比如在对满清作战时,美洲殖民地就派遣了一支连级单位军队参战,表达殖民地是帝国一部分的忠诚,这支部队就是现在唯一的正规军。
在其他地方的殖民地,无论是帝国还是欧罗巴的,贫寒的水手和失地的农民是最好拉起来的队伍,可是这两样在美洲殖民地几乎不存在,这个地方实在太富饶了,除非是面对入侵,否则谁也不会参加军队。
“如果皇上非要坚持这么做的话,唯一的可能就是以抢夺西班牙人的银矿为目的,只有这样才能吸引足够的殖民地百姓参战。”赵军肃最终说出了唯一的可能。
但谁都知道,这和没说没有两样,银矿是西班牙人的核心区域,攻占和统治需要的强力的舰队和军队,却还要从北半球进入南半球,完全没有后方没有补给的战斗,别说敌人的反抗,或许一场疾病一场风暴就能摧毁这支军队。
“既然是黑海舰队遭遇了袭击,那么还是由黑海舰队发动反击为好。”赵军肃给出了自己的建议,但无一例外,所有人都没有接受,皇帝更是呵呵一笑,没有多言,显然军人出身,在殖民地工作三十年的赵军肃对于申京的政治游戏还不是特别的了解。
直布罗陀海战的失利是西班牙给帝国海军乃至帝国皇帝的一记响亮的耳光,虽然直接被击沉的船只只有一艘,但还有三艘被烧毁或者半价出售给了盟国,加上路上损失的两艘船,本土出发的八艘船只有两艘抵达了西津地区。
四艘军舰加两艘远洋武装补给船,这种损失在帝国海军历史上并非没有过,但那是大决战的时候,而且海战是以帝国海军的胜利而告终,像这样,失败而毁船,还是第一次,这是从未有过的失败,却发生了,必须报复而且立刻报复,且还会产生值得称道的战果,让黑海舰队去报复是不可能的,只有两艘主力舰和几艘纵帆船的黑海舰队顶多进行一些海盗似的骚扰,无济于事。
若是旁人不理解也就罢了,可是赵军肃是与会者中唯一对美洲了解的人,他不明白报复的要求,也就给不出有用的建议,所以林君弘笑呵呵的向赵军肃解释了一下,赵军肃听完这些要求之后,直接说道:“美洲开发公司是做不到的,他们没有动力也缺乏实力,而想要短期内打出战果,就不要寄希望于北美,可以从南美洲下手。
咸肉……西班牙人击沉了我们的舰船,我们可以反手夺取他的城市,布宜诺斯艾利斯就是最好的目标,实际上只要消息传达到当地,就立刻可以得到相应的战报。”
“为什么?”这倒是所有人都不知道的。
吞天神帝 嵩山月
赵军肃笑了:“因为在布宜诺斯艾利斯,中国人比西班牙人还要多,在美洲,已经很少有人以布宜诺斯艾利斯称呼那座城市,人们更喜欢用南港这个称呼,而且已经用了二十年了。”
布宜诺斯艾利斯是西班牙利马都督区的一座城市,没有金银矿,只因位于拉普拉塔河的河口处而兴趣的小港口,因为西班牙严酷的殖民地贸易政策(布宜诺斯艾利斯只能与利马贸易),所以当地的西班牙人与西班牙的总督、都督们离心离德,甚至都不承认自己是西班牙人,称呼自己为拉普拉塔人。
早在三十年前,帝国第一次组建洲际贸易船队前往欧洲,就与这座城市结缘,当时的开普敦还没有开发,在葡萄牙的东非殖民地到巴西殖民地有着很长的路途,当时的贸易船队负责人选定了布宜诺斯艾利斯作为中转港口,进行修整。
贸易船队是武装船队,武装进港口,携带火器的水手和陆战队直接占领了港口,武装控制了城市,但是当地的市长非但没有率领他那八十人的守军反抗,反而邀请船队回来的时候也要经过这座港口,并且完全免税,从此开始,布宜诺斯艾利斯这个走私天堂有了中国人的一席之地。
洲际贸易船队和南非到加勒比海的船只都会经过这里,经商贸易乃至于销赃,一开始南非方面只是扶持几个商人作为间谍,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当地的中国人越来越多,早就超越了西班牙人的后裔,成为了除却土著之外的第一大族群,无论是城市评议会还是港口管理者,亦或者当地的农场主都不乏中国人。
西班牙人早就注意到了这个问题,利马都督很早就做出反应,因为走私的盛行伤害了利马地区的利益,可是收效甚微,因为这座城市虽然受利马都督区的管辖但大部分的人都是西班牙本土来人的后裔,与利马都督牵扯并不深,随着一位秘鲁总督任命的市长被暗杀,双方很快爆发了冲突,但是在南美洲,西班牙人就完全不是对手了。
因为南港城距离最近的并非是西班牙的其他殖民地而是帝国位于南非的直辖城市开普敦,这里可不是美洲,各国的东印度公司、海盗、土著都威胁着这座城市,还有不断在非洲开拓的非洲开发公司,这里拥有强大的武装,无论是舰队还是陆军。
对此,南港城里的西班牙人也很清楚,所以在需要他们选边站的时候,这群人选择了沉默,甚至有人索性投靠了帝国方面。
不论是当地的中国人还是南非地区的武装,都能保证迅速的占领南美洲的这座城市,实际上简单到只需要换一面旗帜就可以了,而在舆论上,攻占西班牙的城市,拥有在南美洲的殖民地,将会是非常有力量的宣传。
李君华考虑着赵军肃的提议,看向了李君威问道:“裕王,你觉得呢?”
李君威摇摇头:“我不知道,我甚至都不知道那座城市在哪里。”
李君华微微一笑,对没有继续坚持,而是说道:“就先这么办,先拿下南港,给全体国民一个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