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ku70超棒的都市小說 《重生星際之鳳九娘》-第1201章 越線相伴-wlr32

重生星際之鳳九娘
小說推薦重生星際之鳳九娘
更不用说,梦梦现在就在这里。
霸道校草拽校花
謀愛驚心 雲七七
凤小七看向远处的凤殊,她依旧被黑雾笼罩着。而那层黑雾明显就是梦梦化实为虚而来。现在不管怎么看都是梦梦出事了,但凤山却这么淡定,按道理这是紧急情况,是需要立刻着手处理的。
阿里奥斯摇了摇头。
“没有。我还没有荣幸能够结交兽族强者。尽管前线上也能够遇到和虫族交手的兽族,往往我们也都会有默契地一起联手,但打完就散了,没有更多的交流。根据这些年收集的一些现场信息,有些兽族的确很强,但应该够不上七小姐口中所说的那种强者。”
夢靈 千幻冰雲
凤昀突然问道,“七姐,梦梦是兽族吗?算不算得上是你所说的那种兽族强者?”
凤小七倒是没想到凤昀会想起来问,于是点了点头,“算。不过我也就是听说而已,没有见识过它的本事。”
凤昀继续问道,“那到底是实力到了什么阶段才能够算是兽族强者?”
凤小七想了想,“最起码要比我强很多。不如我强的兽族,都不能算是强者。”
“我听说七姐你的实力能够和爷爷他们比肩。换句话说,必须要有远强于元帅级别的实力才能算是兽族当中的强者?兽族难道比我们人类强很多?”
“我们人类拥有创造力,可以创造出各种机甲星舰等等武器来辅助战斗。兽族不一样,兽族自己的身体就是唯一的武器。
異世之全能領主 臨山居林
血脉低下的兽族繁衍力很强,但往往会沦落为人类的盘中餐,或者自己在生存时伤残老死。这种兽族就和数量庞大然而战斗力不值一提的低阶虫族一样,都是听令强者行事的弱者。它们一般终生都很难进阶,庸庸碌碌就这么过完一生。
血脉较为中上的兽族繁衍力不如血脉低下的兽族,但它们往往生下来之后就更容易成长为成熟个体。兽族讲究的都是物竞天择,弱肉强食。它们更容易生存下来,自然也更容易将实力发挥到极致。一代又一代的繁衍就会将这种基因传承下去,最终实现血脉地不断往上进阶。
血脉顶级的兽族繁衍力最低。血脉传承越多越稀世罕见的兽族越难以繁育后代。后代即便顺利出生,幼生期也会很长,需要比前两者更长的时间才能够真正地进入成熟期。但因为天生血脉高贵,所以血脉的力量也会在无形之中对血脉低于它的兽族同类们形成压制之力。
原生血脉力量相差越大,这种压制就会越明显。如同虫族一般等级分明,越是弱小的虫族,面对虫族强者时,就会越畏惧,越服从。兽族当中的弱者也是这样,见到兽族强者,血脉力量相差越大,就会在见到对方时匍匐在地,表示臣服。
换句话说,我们人类身体强度不如兽族,很多直觉方面的技能更是退化了,和兽族无法比肩。
如果我们身外无物赤手空拳地在野外生存,碰到兽族,是难以和兽族匹敌的。即使我们成群结队在一起,可以借助彼此的力量来防守与进攻,时间越长,越难以抵挡兽族的攻击。
但在创造力方面,人类早已经历了漫长时间的实践,各种各样的产物早已形成了完整的体系,全方位渗入人类的生活。
不管是吃喝拉撒睡,还是学习训练与战斗,我们身边都随处可见这些创造物的影子。有了这些智慧的产物,我们拥有了可以和兽族、虫族匹敌的力量,甚至是远超于它们的力量。
只不过这些产物虽然经由我们之脑想出来,经由我们之手设计出来,最终真正使用起来的时候,往往也会产生出乎意料的后果。
一部分是达成我们所求的良好效果,一部分却是伴随着这种良好效果出现的负面效应,譬如导致用以制造这些创造物的资源濒临枯竭,不得不寻求替代物,如此循环往复地在开发资源资源枯竭重新开发新资源争抢资源打斗内乱引发战争星球毁灭开发荒星等等等等。
如果不是虫族的出现,威胁到了我们的共同生存,人类和兽族也迟早会因为双方栖息地资源的问题而陷入大战。
即使现在是同盟关系,但长久以来,依旧会产生或大或小的争执打斗,伤亡有时也是相当惨重的。
只是总归上层的强者们一代一代都达成了共识,并且我们的同盟作战模式也的确起到了应有的作用,所以一旦有了大规模争斗的模式,双方都会相互克制,无法克制的当事者,就会受到双方强者的迅速介入,不至于导致两族陷入全面战争。
人类有各种书写系统,信息数据系统,兽族强者也能够通过天赋神通将这种记录一代又一代地传递给血脉子孙,所以这种同盟关系始终能够牢固地维持到至今。虫族一日不灭,我们人类和兽族就一日都会是统一战线的生存合作者。
這個王妃不溫柔 本宮無恥
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将来如果你们碰到了兽族强者,千万不要对它们不敬。有些到了顶尖程度的强者,兽族可以化为人身,即使是虫族,也可以通过寄生或者天赋技能而幻化为人身。
如果不是得罪了它们的核心利益,一般兽族强者很少会直接翻脸杀人,但如果是故意触怒它们,甚至想要通过手段侵占它们的地盘,损毁它们的核心利益,它们同样不会顾及所谓同盟关系的。人类可能多少会有一些顾忌,会用更为晦涩隐蔽的手段去报仇,它们却会当场翻脸杀人。
逍遙遊 月關
这种情况下,即使冒犯它们的人类被杀掉,人类这方的强者也不会出面去替死者家属交涉,只会认为这是死者的咎由自取。”
“单纯只是说话,应该不能说是触犯它们的核心利益吧?说话也会祸从口出,也有可能会让它们颜面无光。兽族强者能够忍受这种口头上的屈辱吗?即使并没有对它们的实质利益造成伤害?”
阿里奥斯只是好奇。
凤小七却觉得这人果然不如爱德加斯汀聪敏。
“口头侮辱和身体侮辱有什么不一样?本质上都是侮辱。侮辱就意味着损害,只是可能一个看不见,一个看得见,但不能因为伤口看不看得见就否认这种侮辱行为会造成对方的损失和伤害。
如果是孩童,幼崽,有可能的确是无心之失,但成年人的话,即便是开玩笑,玩笑成分也是带了真实意图的。
当然,和人类比起来,兽族不管实力强弱,都对言语方面的事情不那么计较。我只是说相对而言,兽族的确不像人类那么在意所谓的面子自尊心之类。但换到个体身上,其实是有很大差异的。
有些人类也完全不在乎这种口头上的攻击,哪怕你诅咒他死全家,或者侮辱他祖宗十八代,他也能够充耳不闻,甚至和你谈笑风生。
而有些兽族强者呢,你和它打架,有本事将它打得半死不活的,可能它都不会怨恨你,但如果你口头羞辱它,甚至羞辱它的伴侣孩子,那就等于是结下了死仇,不死不休。
总之,还是要养成不出口成脏的好习惯才行。你可以不善言辞,不懂沟通技巧,但是打心底里你要尊重对方。尤其是强者,不论对方品性如何,你是否喜欢,是否亲近,都要尊重对方的实力。实力远强于你的人,不论道德高低,都掌握了生杀予夺的实力。
如果你故意去招惹对方,被杀了也是你自找的,死了也是该死。
不论是任何一方的强者,对这一点都是持有相同看法的。说句不好听的话,族里这种拎不清的混蛋,早死早超生比较好,否则一旦成了势头,那会带坏整个群体。”
凤昀连连点头,表示记下了,“以后我到了那边绝对不会故意去招惹任何强者,也会约束阿圣,让他说话注意一些。”
凤小七皱眉,“凤圣哲不会说话?”
“不是,只是有时候他脾气上来了,可能就很难好好说话。阿圣脾气还是很好的,但难免会有人招惹他,如果只是说他个人,他顶多也就是不理会,但要是别人故意羞辱姐姐姐夫,他可能就会火冒三丈立刻动手打人。
他以前之所以总是想要揍屠樊,就是因为屠樊总是笑话他不是个男人,这么爱哭鼻子,搞不好就是随了姐夫或者姐姐。他最受不了别人说自己父母任何一点不好。”
凤小七撇了撇嘴,“你就没有发现,你总是三句不离屠樊?还说自己不喜欢她?从我这个外人看来,你完完全全就是喜欢人家。”
阿里奥斯居然笑着点头表示他也有这种感觉。
凤昀着急起来。
“我发誓我真的对屠樊没有男女之情。我是喜欢她没错,但那是长辈对晚辈的喜欢,不是男人对女人的喜欢。”
“也许你还不知道自己对她的喜欢是后一种喜欢,而不是前一种喜欢。也许凤圣哲比你更早意识到你对屠樊感兴趣,所以才会一直回避屠樊对他的好感。
不过我可是听到屠樊对凤圣哲表白了,虽然被拒绝了,但这窗户纸一旦被-捅-破,女孩子都豁出脸来说要追他,等他,他是无论如何都要面对的。
这种事情躲不开的。你最好也早一点想明白这一点,是就是,不是就不是,别拖久了真的成了问题。
我告诉你,很多事情就像一粒粒灰尘,如果你随时清扫,根本就不会随着天长日久的不清理而形成厚厚的一堆灰尘。
不管是好的事情还是坏的事情,不管是你喜欢的亲近的爱慕的人,还是你讨厌的疏离的憎恨的人,都要做好随时断开缘分的准备。事情随时都有可能结束,人随时都有可能离开。这种结束可能是主动的,也可能是被动的,譬如人可能主动离开你,也有可能是因为死掉而被动离开你。
只有意识到这一点,你才能够更快更好地看到你自己的样子,明白你自己的愿望、欲-望和野望,也才能够一往无前地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去成为你最想要成为的人。”
凤小七伸手又想要去揉凤昀的头顶,他又闪开了。
“咦。一次闪开是意外,两次闪开就是你的实力。你是不是跟着凤殊学过步法?”
“学过一点点。姐姐说小孩子从小就要练习基本功,所以我一直跟着她练基本功,就是腿脚步法这些。”
天才帥哥 獨行索龍
“试一试。”
凤小七出其不意地又去摸他的头,但毫不意外凤昀又避开了。随着凤小七逐渐加速,凤昀居然速度也加快了,但并没有持续太长时间,她最终还是命中目标。
“看来你果然是只学了一点点皮毛。换作凤殊,我根本都碰不到她的衣角。”
“我姐当然厉害了。我姐她,嗯,总之就是厉害。”
凤昀无法说他这个姐姐为什么会这么厉害,所以讪讪一笑。
阿里奥斯看着远处,“小殊什么时候才能够结束?她这样顿悟算是正常的吗?”
“不正常又能怎么样?我们也不能够打断顿悟进程,打断这个行为说不准会给她带去更为严重的伤害。”
凤小七阻止阿里奥斯过去。
稱雄天下之猛將如雲
“但一直这样下去,说不定会错过打断她的机会。也许打断的确会给她带去伤害,但这种伤害是她可以承受的,继续发展下去却有可能会造成难以承受的后果。”
言下之意,两害相权取其轻。
“凤山会处理的。我都不着急,你着急什么?”
“我不能着急?”
“不是说你不能着急,而是说不管谁着急,都不能越线。”
“他就是那一条线?要是君临在这里呢?”
阿里奥斯提出了一个有些难度的问题。
“如果凤殊是清醒的,那她的问题决定权最终都取决于她自己。
如果是现在这种情况,算是公事,就事论事,凤山的决定为先。
如果是私事,例如夫妇隐私之类,凤殊不清醒的状态下,当然是以君临的决定为主。举个例子,如果是切磋,凤殊受伤失去了意识,治疗方面当然是凤山的意见为主,因为他负责她的安全问题。如果是需要洗澡,当然是君临决定要怎么洗澡,因为她是君临的老婆。”
凤小七回答得却相当迅速,甚至说得上是毫不迟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