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pnh0笔下生花的小說 《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927、一次來自絕頂妖孽的挑戰鑒賞-qoii9

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小說推薦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手中玉简来九黑山,与鲲鹏翼一样,是曾被关押在棺材板中的宝物。
玉简名为通天玉简,其中有一种大术,名为通天术。
听名字属实无法分辨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手段。
且这通天术只有达到王级才能修行。
如今他达到王级,不管是否修行,都要看看这通天术究竟为何,是否对自己有用,是否对自己有危险。
心念一动,微微探出一道神魂,附着通天玉简之上。
他十分小心。
不知道这通天玉简究竟是否存在危险。
就算自己已经踏足王级,也要小心翼翼,万万不可因为骄傲,导致意外发生。
神魂小心翼翼探入通天玉简之中。
意外并未出现。
通天玉简很正常。
而他细细品来,神色稍有怪异。
这通天玉简的内大术,竟然是一种推演的法门,名为通天术。
没有错。
这东西就是那种神神叨叨,专门用来忽悠别人的推演法门。
不是吧?
郑拓对通天术并不排斥。
但是总感觉这东西无法与鲲鹏翼合道果相媲美。
感觉归感觉,能与鲲鹏翼放在同一级别,通天术应该不弱。
不过在学习之前,他需要查阅一切资料在说。
推演这种法门不仅神神叨叨,还有非常高的危险性。
若是一个不好,有可能折寿。
甚至更严重点的会泄露天机遭受天道惩罚而降下天罚。
所以说。
学习通天术这种推演之术前要先查查资料,看看资料中有没有对此术的记载。
若没有,那就查查关于推演之术的禁忌。
若能在不触碰禁忌的情况下学习通天术,也不是不可以。
通天术这东西想来定然不凡,学习后,保不齐什么时候就能用到。
离开镜中界,前往落仙宗书阁,查阅资料。
许久不来落仙宗书阁,郑拓甚至有些怀念当年拼命学习的自己。
虽然书阁有所变换,但他还是轻车熟路,找到自己需要的资料进行查阅。
身为王级强者,对于查阅资料这种东西非常迅速。
郑拓也没有办法。
时间宝贵。
在落仙宗书阁查阅完信息后,他起身前往帝都。
帝都书阁仍旧是东域之内最大的藏书地。
进入书阁之中,查阅自己想要的资料。
资料很全面,近乎将所有关于推演之术的利弊说清。
这里是修仙界,对于推演之术,还是有许多人学习的。
且各大宗门之中,都有准备学习推演之术者。
落仙宗内的红娘师叔,便是有学习过推演之术,且效果还不错。
收集完各种资料,然后进行分析,最后得出结论。
推演之中并没有他想象般吓人。
在如今的修仙界中,并没有什么因为泄露天地而遭受天罚之人。
推演之术在如今的修仙界十分成熟,甚至有专门的门派天机门。
他们以推演之术为立教之本,依靠推演天机获得灵物,躲避灾祸。
所以说。
他的担心全都是没有必要的。
学习通天术,并不折损阳寿,也不会被天罚惩戒。
既然无事,他便放下心来修行通天术。
学学更健康。
这通天术既然与鲲鹏翼合道果等放在一起,想来绝对不是一般的推演之术。
如今修仙界风云渐起,学习一些推演之术,对自己或许多有一些好处才是。
郑拓心中想着,回到落仙宗。
落仙山上。
他盘膝端坐,五心朝天,整个人在度进入镜中界内。
镜中界仙巅之上,他开始耐心修行通天术。
探出一抹神识,小心翼翼将通天术包裹。
这通天术的技术修行等级便是王级,若没有王级实力,属实难以修行此术。
郑拓的修行很小心。
他并不知道这通天术究竟有何威能与妙用。
小心翼翼修行着通天术,恍惚间,他似进入到一片奇异空间之中。
这是什么地方?
郑拓脚踏虚空,周围的一切看上去如此难以寻你。
头顶之上是蔚蓝的天空,干净纯洁,映入眼中,让人心情舒畅。
脚下却是一条河流。
大河崩腾不惜,狂涌向前,不知通向何方。
他对此十分好奇。
不过他现活动活动神通,惊愕发现,自己竟是神魂体状态。
此地难道是类似神魂界的地方不成?
郑拓心中暗道一声。
但是不管如何,先看看是否能够离开。
他心中想着离开二字,眼中景色变化,他竟真的离开那大河,回到了镜中界。
镜中界内部的一切都不曾改变。
郑拓看向他提前设置好的计时器,顿时露出惊愕神色。
刚刚自己踏足那奇怪的大河上空仅有三个呼吸而已,怎么在现实之中却已过去三天。
这……
这……
这……
这什么情况!
郑拓暗道一声,辛亏自己没有贪婪那片世界,不然恐怕会出大事。
三个呼吸便是三天,若是在多待一会儿,岂不是要过去很多年。
这通天术究竟什么来头,竟然有如此神奇威能。
好奇心在作祟,但郑拓很快压制住自己的好奇心。
好奇害死猫。
通天术如此不凡,定然有其妙用。
他呼来宝镜,让宝镜给自己计时。
十日后自己若不醒来,便将自己叫醒。
且这一次,他操控一尊王级神魂体道身催动通天术。
通天术被催动。
他在度进入那片奇幻世界之中。
在这片奇幻世界之中,他以自己的呼吸,控制着时间。
他只有十个呼吸的时间了解这片世界。
没有敢浪费世界,他心念一动,试图向前飞行,看看前方是否有能够让自己熟悉之物。
起码要对这片世界有所了解。
但让他失望的是。
他的前行受到巨大阻碍。
前面像是有一堵墙般,生生将他挡住。
他若想要前行,需要耗费的力气超乎想象。
以他如今的实力,在使用所有力量后,竟然一步也迈不出去。
这是什么鬼?
郑拓傻眼,完全没有想到会是这种情况。
既然无法前行,我后退总可以吧。
如他所想,他的后退……同样十分艰难。
郑拓傻眼,敢自己有被玩弄。
对了,通天术。
郑拓一拍脑门,猛然想起。
自己能够进入此地,完全是因为通天术的缘故。
既然是因为通天术,那便是需要催动通天术。
通天术催动,他整个人顿时好似身披一套白色战甲。
在白色战甲的包裹下,他向前迈步。
前方的阻碍仍旧存在,但好消息是,他脚下的步伐终于能够微微迈出一点点。
没有错。
就是传统意义上的一点点。
也就是这一点点,让他眼前出现了一组画面。
画面中,竟然是镜中界。
镜中界仙巅之上,他看到自己,看到了宝镜。
此时此刻。
宝镜翘身独立,安静的站立在自己身边,像是忠诚的仆从般。
但是下一秒。
宝镜看了看手中的计时器。
明显是与他约定的十个呼吸已经达到,宝镜正准备将他唤醒。
没有等待宝镜将自己唤醒,郑拓主动醒来。
醒来瞬间,他看向宝镜。
宝镜保持着刚刚自己看到的那种站立姿势,脸上微微有些惊讶的看着自己。
“主人,十个呼吸已到,我正准备叫醒你的。”
宝镜声音温柔,如此说道。
听闻此话,郑拓当即傻眼。
这是……
这是……
这就是推演之术?
这简直就是能够预测未来的超级大术啊!
郑拓整个人傻在原地。
心中原本对于通天术的轻视荡然无存。
不愧是能够与鲲鹏翼合道果等葬在棺材板中的存在,这通天术简直牛皮打发了。
此术好好修行,若能迈出一步或几步,就能走在别人的前面。
这……
郑拓对于通天术的震惊无以复加。
从来没有接触过推演类手段的他,第一次接触,感觉竟是如此神奇有趣。
不过这推演之术太过耗费时间。
一个呼吸便是一天,刚刚的十个呼吸,便是已过十天。
看来。
通天术这种级别的推演手段绝不是简简单单就能使用。
且这东西需要修行到极高境界,对其掌握无比熟练,或许才会有用。
甚至。
如果对此术的掌控已入化境,或许在战斗之中也能使用。
预知对手数段这种是,相信通天术应该能够完美达到。
毕竟。
自己才刚刚修行通天术,就能推演出几秒钟之后的事。
若将此术修行至高深后,定然会有更加不凡的效果。
心中如此想到,便是决定专心修行通天术。
手中有如此一则不凡大术,对他来说,也是一种强大底牌不是。
郑拓如此告诉自己,不过仍旧保持小心谨慎,因为他在修行之中发现,通天术这玩意儿修行起来竟然……上瘾。
没有错,就会上瘾。
能够推演未来,知道未来发生了什么,这种手段堪称神迹。
当你拥有这种手段时,很难不想催动,去看看未来究竟会发生什么。
怪不得需要王级强者才能修行。
首先王级强者的定力比一般人要强的多,道心稳固,不容易被通天术的非凡力量所诱惑。
在有王级强者的寿命较长。
回头王级强者万一要陷入其中无法自拔,肉身也能扛得住。
此术若换成其他修仙者,怕是一个不小心误入其中,整个人生就会毁掉。
一个呼吸便是一天,若在其中带个十年八年,归来后,自己八成已变成一堆黄土。
这般想来。
创造通天术的前辈,并不希望有人因为此术而贪恋。
其更多的,应是希望有人能够继承此术,将此术传承下去。
这也是所有修仙界发明家的梦想。
他们希望自己发明出来的东西被人们所继承,他们希望这种继承能够持续很久很久,被许许多多的人记住。
希望如我心中所想,郑拓如此告诫自己。
通天术的修行仍在继续,他保持本心,对通天修行。
一个月后。
秦桓归来,给郑拓带来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
好消息是秦昊答应自己,可以给落仙宗一个机会与秦家接触,至于能不能成功,便全看双方谈判结果如何。
而坏消息是,如果想要这个机会,需要郑拓以落仙真人的身份与秦昊打一架。
无论输赢,其都会出手帮忙。
秦昊这家伙显然是一个好战的家伙。
在南域,也是响当当的存在。
其实力也的确强的离谱,属于堪比凤凰圣女的存在。
对于这样的对手,郑拓本身是不想对战的。
自己已经踏足王级,就算秦昊在强,二者也已经不是一个级别。
若对战,明显有欺负人家的意思。
但秦昊提出如此要求,想来便是冲着他落仙真人的名号。
落仙真人这个名字,在东域还是响当当的存在。
有过几场辉煌战绩,在加上,刀雪梅与九石剑的吹捧,堪称不弱传奇无面的顶尖存在。
秦昊想要与自己对战,也完全能够理解。
他能怎么办,只能选择答应下来。
双方约定好时间与地点后,郑拓便是出发,前往约定之地。
这是一片荒野,人迹罕至。
东域二字听起来没有多大,实际上东域的土地相当广阔。
只不过有传送阵,就显得整个东域并没有多麽广阔罢了。
郑拓提前达到指定位置。
他端坐在高山之上,眼忘周围景象,安静等待着秦昊的到来。
不多时,秦昊亲自赶来。
远远看去,秦昊身穿黑色劲装,整个人显得十分干练。
一股正气,迎面扑来。
秦昊在南域的名声极高,好战,却不残忍。
许多与其战斗过之人对其都是心服口服,多加赞赏。
如此人物,郑拓真不忍心打击对方的自信心。
“落仙真人,久闻大名。”
秦昊十分洒脱,上来便与郑拓抱拳诉说。
“秦昊少爷之名我也多有耳闻,今日一见,果然是人中龙凤。”
客套话郑拓还是会说几句的。
且秦昊如此有礼貌,自己若板着脸,显得太过生疏。
况且自己是以落仙真人的身份出现,回头还需要秦昊帮忙,总归不能太过端着便是。
“真人,你我对战,仅供交流,还请真人莫要藏私。”
秦昊望着郑拓,战意高昂。
自东域,着实有几位狠角色。
而眼前的这位落仙真人便是其中之一。
或者说,是他暂时能够找到的唯一之人。
落仙真人,落仙宗的精神图腾,手段在东域之中,据说是不弱无面的存在。
那无面的手段有都强,他曾亲眼所言。
若对战,败无面也不是不可能,相信也会是惨败。
今日。
这落仙真人的实力不在无面之下。
想到此处,他顿感热血沸腾。
战斗是属于男人的浪漫。
他喜欢与人战斗的感觉。
“秦昊公子,请赐教。”
神尊轉世錄 懶懶的廋豬
郑拓保持自己的态度,如此说道。
对于秦昊,他不想打击对方自信。
不过对于秦昊的性格,他相信自己只要全力以赴,对方便会认可自己。
与其让对方击败自己,倒不如让对方认可自己。
“亲赐教!”
秦昊双手抱拳,顿时,整个人气势发生翻天覆地的变换。
郑拓能够感觉到,此时此刻的秦昊,像是一条折服于黑暗中的猛兽。
他寻到机会,试图对他发出致命一击。
但这种机会郑拓不会轻易给他。
身为王级强者的他,虽然此刻道身是出窍期,却也不是秦昊能够匹敌的存在。
“好隐匿的气息。”
秦昊嘴角露出笑意,“既然没有破绽,便是需要创造破绽。”
刷……
秦昊身形一动,杀向郑拓。
郑拓见此,便没有任何表示。
他身体轻轻一动,便是闪躲开秦昊攻杀。
“好快!”
秦昊惊讶!
自己用了八成实力,对方竟然如此轻易便闪躲开。
嫡女有毒之一品逃嫁妃
高手。
这个落仙真人果然是一位高手。
“秦昊公子,对战时,可不要分心啊!”
郑拓主动出手。
普通飞剑在其手中变得并不普通。
刷!
飞剑杀来,秦昊依靠身法,灵活闪躲。
秦昊的修行十分特别,以体修为主,依靠秦家秘法,让他整个人共有灵修与体修的全部特点。
按照秦家所言,这种一种古法,是有别于当今修仙界修行法门的另一种古老修行体系。
这也是专属于秦家的修行体系,是秦家为何能够成为当今修仙界最强三大家族之一的原因。
更主要的是。
如此法门,只有秦家人可以修行。
秦昊出手,身形快到极致。
明明没有鲲鹏翼这种身法类法宝,秦昊的速度,仍旧快到让人眼花缭乱。
郑拓见此,心中微微惊讶。
若自己仍旧是出窍期实力,对战此刻秦昊,当真是一场恶战。
秦昊的速度。
简直能与当初拥有鲲鹏翼的自己比肩。
秦家不愧是真正的大家族,修行的法门,竟如此玄妙非凡,令人向往。
郑拓身形一动,飘忽不定下,闪躲着秦昊的攻杀。
可惜。
可惜。
可惜啊!
自己已经突破,达到王级层次。
出窍期在强,也终究是出窍期,他此刻深切的理解到这句话的寒意。
秦昊很强,非常强,绝对能与出窍期的自己并肩。
这个家伙,绝对是凤凰圣女,鲲鹏祖师这种级别的绝顶妖孽。
但可惜就可惜在,我已经突破,达到王级。
同为绝顶妖孽,我已达到王级,你我的差距,便巨大如鸿沟,难以天赋神通甚至法宝来填平。
刷刷刷……
郑拓脚步轻盈,闪躲着秦昊冲杀。
那轻松写意的模样,有些让秦昊恼怒。
怎么回事?
落仙真人的实力怎么会如此恐怖。
自己如今依靠身法出手,就算是凤凰圣女,也休想轻易躲过。
怎么此刻落仙真人闪躲如此轻松,那感觉,似乎双方已不在一个层次。
“不可能!”
秦昊对自己的实力,有着对决的信心。
既然这落仙真人如此认真,我便也全力出手。
我倒想看看,你这落仙真人,究竟有何能耐。
“六道镇天拳!”
秦昊大喝一声,全力出手。
他长发飞舞,状若魔神,猛然轰出一拳。
六道镇天拳乃是他的最强手段。
秦昊知道,自己需要使出最强手段,方能与这位落仙真人一战。
此人。
你是我掌心的刺
绝对是堪比自己的绝顶妖孽。
“杀!”
秦昊狂暴不已,化身杀神,冲到郑拓面前。
郑拓见此,着实心境。
好家伙。
秦昊这家一言不合就全力爆发,好真是一位观察敏锐的好战之人。
其应该是察觉到双方实力差距不大,所以才会全力出手。
既然如此。
郑拓手中飞剑颤动,就这般赤果果迎着秦昊刺去。
杀拳与飞剑瞬间接触。
而在这接触的瞬间,郑拓手腕微微一动。
飞剑当即偏偏原本轨迹,以一种非常巧妙的角度,贴合在秦昊杀拳之上。
然后郑拓收剑,似引导水流般,将秦昊杀拳引导想一侧。
秦昊只感觉自己的冲出去的杀拳有被对方牵引,偏离原本的轨迹。
轰……
他一拳轰杀在不远处的一座小山之上。
那小山十分无辜,瞬间被蒸发,化为一枚大坑。
秦昊的六道镇天拳恐怖非凡,杀伤力堪称让人胆寒。
刚刚这一拳若是轰杀在郑拓身上,恐怕郑拓也难以承受,此刻道身会被击成重伤。
“你这是什么剑法,好奇怪,竟然能够将我的六道镇天拳牵引?”
秦昊询问出声。
他从来没有见识过如此手段。
“我这套剑法是我独创,名为太极剑法!”
郑拓非常不要脸的说出此话。
所谓太极剑法,就是以太极之力由来。
太极之力运用得当,能够化解所有攻杀而来的神通与手段。
而太极剑法,便是由此而来。
当然。
風月鑒
所谓太极剑法,只不过是他给自己手段取了一个好听的名字。
实际上就是将手换成了剑,如此显得逼格更高一些罢了。
“太极剑法,自创?”
秦昊惊讶不已。
“真人的自创剑法属实有些玄妙,请赐教。”
秦昊对于这所谓的太极剑法十分感兴趣。
我倒是要看看,你的太极剑法,究竟有多玄妙,究竟能化解我多少次的攻杀。
“杀!”
秦昊果断出手,杀向郑拓。
六道镇天拳,拳镇六道。
六道之内,所有生灵,皆被镇压。
这便是此拳法的可怕之处。
只要你是这世间生灵,便会被我死死镇压。
只要你是这六道之内生灵,便无法躲过我的杀拳。
秦昊全力出手,杀向郑拓。
面对秦昊如此手段,郑拓的惊讶,已出现在脸上。
这六道镇天拳属实有些强横。
他此刻感受了一股明明中的力量,这力量宛若天道降临般,向自己镇压而来。
好家伙。
秦昊难道已经窥探些许天道之力不成。
郑拓心惊不已!
他刚刚经历过王级天劫,对天道之力在熟悉不过。
此时此刻。
他从秦昊的身上,感受到了天道的力量。
没有错,你的确是天道的力量。
这个秦昊,当真了不得啊!
郑拓不敢大意,面对如此绝顶妖孽,就算自己是王级强者,也需要小心对待。
他曾在出窍期斩杀过王级强者。
而自己。
可不想成为被其他出窍期斩杀的王级强者。
手中普通飞剑颤动,太极之力隐约附着其上。
他出剑,继续以太极剑法对抗秦昊的六道镇天拳。
双方下一秒瞬间接触。
以郑拓此时此刻的掌控力,就算秦昊的六道镇天拳有触碰一丝天道,也是无用的。
因为我郑拓拥有完整的天道印记。
天道而已,算不得什么。
六道镇天拳更猛无匹,能镇压六道之人,所有生灵。
除非你已跳出六道外,不在五行中。
不然。
你必将被六道镇天拳所镇压。
但是。
这更猛无比的拳法,在遇到郑拓的太极剑后,当场萎靡了下来。
没有办法。
秦昊本身硬实力的差距,与郑拓太大太大。
若郑拓此刻处于出窍期,这六道镇天拳绝对会给其带来巨大麻烦。
可惜。
可惜。
可惜啊!
我已不是曾经的少年。
而从你的身上,我看到了曾经的自己。
如此年纪,如此实力,让你摔个跟头,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太极剑法像是一位导游,引领者秦昊,引领者秦昊的六道镇天拳,轰隆一声,轰击在另一座无辜的小山之上。
六道镇天拳穿透力极强,那小山当场被洪城渣渣,彻底消失于无形。
“还能躲开!”
秦昊惊讶之声溢于言表。
为什么?
英雄聯盟之唯我獨尊 納蘭逍遙
秦昊不信。
自己的六道镇天拳已触碰到意思天道的力量。
出窍期强者,甚至王级强者都会被自己正面击中。
只要你是六道之内生灵,都会被我正面击中,无法闪躲。
但这个落仙真人怎回事?
已经两次,轻轻松松将自己的拳法转移,没有对齐造成伤害。
“变化!”
郑拓独身站立,背持仙剑,淡淡吐出二字。
“什么意思?”
秦昊有些不悦。
这落仙真人以为能够接下自己两拳,便以为能够将自己战胜。
此刻。
竟然以长辈强者姿态与自己说教。
秦昊性格虽然不错,但他暴躁起来,也是恐怖无匹的存在。
“你的拳法刚猛有余,但缺少变化,没有变化,便会显得呆板,便会很好针对,你需要加入一些变换,让自己的拳法活起来,如生命般,生生不息,方才是大道。”
郑拓声音平缓,淡淡说道。
他根据自己与秦昊的战斗,分析出对方拳法的缺点所在。
“真人恐怕不知这六道镇天拳传承自上古,乃是一部经受过时间考验的绝顶拳法吧。”
秦昊回应,漫步走向郑拓,准备在战。
“知道,知道你的拳法来自何处,就是因为知道,所以才说缺少变化。”
郑拓回应。
“上古时期,天地灵气充裕,人们的修行方式没有如今这般复杂,所以上古时期的神通与手段,皆以刚猛,近身战为主。”
郑拓可是有专门学习过历史知识的。
“但在如今这个时代,你虽修行古法,走古修之路,但说实话,并不合适。”
“真人此话,可是在侮辱我秦家所走之路!”
秦昊声音中带有怒意,甚至,有杀意涌动,探向郑拓。
“侮辱不至于,我这是在说一些实话,或许这实话有些伤人,但你也需要知道。”
郑拓宛若仙人般,面对秦昊,没有丝毫厌烦。
“刚刚说道你在如今这个时代修行古法,实际上并非不可以,但你要懂得变化。如今这个时代,灵气匮乏,也许你秦家无恙,灵气充足,随意使用,但对大多数修仙者来说,灵气的获取十分挣扎,所以,实力无法迅速提升,怎么办,那就只有钻研神通大术,让自己变强。”
郑拓说的,都是史书上记载的话语,并非他胡乱猜测。
“各种强大的神通大术出世,精妙绝伦程度,远超上古时期,面对这般精妙手段,你还在用以前的手段,属实有些落伍。我承认,你的六道镇天拳很强,有镇压一个时代的能力,但遇到高手,最终定然会吃亏在这上面,没有变化,你拳法太好预测,被预测到的拳法,就算能够摧毁星辰,也终究是无用的。”
郑拓老神在在开口。
既然是落仙真人这个号,自然既要装的仙风道骨一些。
毕竟代表的是落仙宗。
若他这落仙真人与无面一样喜欢打劫各种天才妖孽,喜欢坑人后溜之大吉。
那对落仙宗来说,简直就是灾难。
随着郑拓所言,秦昊的脸色越加难看。
也就是说,刚刚郑拓所言,其一句也没有听进去。
也是。
郑拓他一个外人,突然谈论起人家家族的最强手段之一。
何况这家族是如今修仙界最强家族之一。
怎么看,这种谈论都显得可笑与不识趣。
“落仙真人,我本对你还有些尊重,但是你刚刚一番言论,当真让我大失所望,我秦家修行古法至今屹立不倒,乃当世最强家族,你却在质疑我秦家手段有缺,好,我就让你看看,我这六道镇天拳的真正威力。”
秦昊怒不可止。
你可以侮辱我,你可以说我不行。
但你绝对本可以侮辱我的家族。
怒火于胸中燃烧,秦昊催动六道镇天拳。
恍惚间。
他的背后,竟然又出现四条手臂。
四条手臂加上原本的两条手臂,形成了足足六条手臂。
然后。
在郑拓惊愕的眼神中。
秦昊的六条手臂竟然互相组合,催动某种秘法。
三分之一秒后,秦昊整个人的气息变得狂爆无匹,宛若真神。
“六道镇天拳,杀!”
秦昊杀气震九霄,瞬间冲向郑拓。
他的六条手臂,各自结印,带有绝世非凡的力量杀来。
面对如此冲杀,郑拓感受到那蕴含于秦昊身上的天道之力比刚刚更强了一分。
果然。
秦昊这个家伙,已知道自己触碰到天道力量的一角。
这种天道力量与他的天道印记不同。
他的天道印记是完整的,拥有各种属性的印记。
而秦昊的天道力量,应该是踏足王级之前的征兆。
也就是所谓的道纹。
当一名修仙者,能够亲手凝聚出道纹,那他距离成为王级,已近在咫尺。
真不愧是秦家的少爷,不愧是不弱于自己的绝顶妖孽。
如此年纪,竟然便已触碰道纹。
相信在过些年,秦昊就能突破,成为王级强者。
回头秦昊成为王级强者,恐怕就没有这么好欺负了。
这个家伙的天赋当真不弱自己分毫。
同为王级,自己若想胜这个家伙,恐怕会非常困难。
既然如此。
郑拓嘿嘿一笑。
既然如此,那就趁现在你还没成长起来,好好收拾收拾你这个家伙。
郑拓能够预感到,秦昊这种级别的妖孽,会在未来的某一天与自己正面厮杀。
这一战无可避免。
在这个时代,只能有一个王。
郑拓虽然不想成为那所谓的王,但他也不想输给任何人。
趁此机会,让我看看你的手段有何非凡,未来,也好有一个应对手段不是。
心中一动。
催动手中太极剑法。
太极剑法玄妙非常,本身来自太极之力,能够化解一切攻击。
本身便是以阴柔为主的太极剑法此刻施展,当即与秦昊的六道镇天拳碰撞。
想象中的巨响没有出现,想象中一边倒的局面也没有出现。
二者虽然是正面冲杀,但此刻郑拓宛若一条游鱼。
面对秦昊狂风暴雨般的攻杀,他显得游刃有余。
那杀来的六道镇天拳,每一拳都能毁天灭地,屠杀无数出窍期强者。
但是在面对郑拓时,竟然打不过。
没有错。
秦昊的六道镇天拳完全打不到郑拓。
他像是一名业余拳击手,在面对专业级别满分的郑拓时,完全碰不到郑拓一分一毫。
郑拓轻松闪躲秦昊攻杀,同时说中太极剑法催动。
明明只是普通法宝的飞剑,正常情况下面对秦昊如此狂暴攻杀,分分钟被打碎成渣渣。
但是这飞剑在郑拓手中,却好似屠龙宝刀般。
去不及没有损伤迹象,好表现的无比神勇,将秦昊的攻杀全部以化解的方式抵挡,让秦昊无法对郑拓造成伤害。
“该死!”
秦昊咒骂出声,整个人暴怒无匹。
他从来没有打过这么憋屈的战斗。
对方的实力明明就摆在那里,他能清楚看到。
但是他就是无法攻击到对方。
对方油腻的像是一条泥鳅,他无论如何迅速的攻击,无论如何狂暴的攻势,对方都能找到空隙闪躲。
这种拼尽全力却好像打在棉花糖上的感觉让他崩溃。
“变化,变化,变化,你需要的不是力量也不是速度,而是变化……”
郑拓在闪躲秦昊攻势的同时,竟然还能有时间开口,如此说道。
“我的手段,不用你来教导。”
秦昊大喝一声。
“领域!”
顿时。
郑拓感觉周围虚空一紧,自己闪躲的速度下降,反而秦昊的攻击变快。
界域类领域吗?
郑拓惊讶!
秦昊是除去自己之外,第二个拥有界域类领域之人。
“呵呵……”
郑拓轻笑出声,“嘴上叫嚷着不要,身体却很诚实,你这领域加六道镇天拳,不就是变化的一种。”
郑拓说着,十方世界催动,将自己包裹。
顿时。
身体轻松许多。
界域类领域也是有高低之分的。
自己的十方世界,就是界域类领域中的皇。
回复自由,继续催动太极剑配合身法,闪躲秦昊攻击。
“你这是什么领域,竟然能如此轻易破除我的领域?”
秦昊大惊!
自己的领域可是界域类领域,在修仙界中非常少见的领域类型。
且是原始领域,比修行来的界域类领域更强。
自己如此强横的领域,竟然被对方轻易破除。
难道这落仙真人是王级强者不成。
不对。
他与王级强者有过交手。
就算是王级强者,也不可能拥有如此这般实力。
好一个落仙真人,当真强的有些离谱。
不过。
“落仙真人,你只有闪躲,而无进攻,最终落败者,仍旧会是你。”
秦昊保持着自己的狂暴。
他只需要攻击到对方一拳,对方便会失去战斗力,然后任由自己宰割。
“是吗?”
郑拓的回应很直接。
他手中仙剑颤动,在将六道镇天拳引走后,寻到一处破绽,猛然刺出。
不好!
秦昊大喝一声,猛然爆发出一股气劲将郑拓震飞,以免被对方刺中要害。
远处,郑拓无恙,甚至衣衫都没有出现任何褶皱。
“看来,你的修行并不完美啊!”
郑拓露出笑容。
如此大开大合的拳法若无法打到人,那浑身上下便全部都是破绽。
都是破绽的秦昊,简直不太过容易被击败。
当然。
还是他实力足够强大。
不然同级别对战,他根本没有机会靠近秦昊,更别说发现对方破绽,将其击破。
秦昊望着郑拓,就这般望着郑拓,许久后,他收起神通。
“今日这场是我败了,不过这绝对不是最后一场,我会一直向你挑战,直到有一天将你击败为止。”
秦昊主动承认落败。
但从这一点上看,便已比大多数修仙者强上数十上百倍。
“没有时间。”
郑拓果断拒绝。
我哪有时间陪你玩,给你当陪练。
大家族弟子的身上,始终有些坏毛病无法根除。
“落仙真人,你若不陪我练,我便不让秦家与落仙宗合作,你陪不陪我练。”
战斗结束,秦昊回复懒散模样。
他性格本就如此随性,只有因为战斗,他才会紧张起来,才会变得专注。
平日里,他都这般无精打采,懒散模样。
不然。
也不可能在那潜龙会上睡午觉了。
秦昊如此模样看在郑拓眼中,属实有些欠揍。
刚刚就该主动出手,狠狠教训这货一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