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9jw都市异能 萬族之劫 愛下-第717章 人皇真奇葩!(求訂閱)熱推-z9001

萬族之劫
小說推薦萬族之劫
“人皇!”
此时此刻,苏宇唯有一个感觉,人皇留下的这小石头印,到底是无意的还是有意的?
星月埋藏这石头印,到底是不是无心之举?
也许是吧!
然而,此刻对苏宇而言,道源之地的压力,瞬间减轻了三分甚至更多。
小石头,必然能镇压此地的规则之力。
哪怕不是全部,哪怕只能镇压三成,那天王级强者,被镇压了三成规则之力,撑死了也就二等合道甚至是三等。
“手段通天!”
苏宇感慨。
道源之地,上界强者大多集中在此,而此地,却是人皇的地盘,有人知道吗?
万族的强者,还真不怕人皇有传承?
一旦有,也许也可以掌控此地规则之力,小心被一网打尽!
苏宇想着这些,悄悄融入道源之地,光幕没有引起任何波动。
进入道源之地的刹那,苏宇也感受到了,感受到了无数的无主,无属性规则之力。
“宝地啊!”
苏宇心中惊叹,这地方,还真是宝地。。
这种无属性的规则之力,苏宇见过,在诸天战场,越阶杀戮的情况下,是有一些这样的规则之力奖励的。
在这,其实就相当于天天被奖励!
陣地繁星
“上界……难怪那么多人想来上界,难怪大批合道离开下界,有道源之地这样的宝地,我也想来!”
想当初,苏宇为了弄点规则之力奖励,多难啊。
而这,却是有大量的无主无属性规则之力。
要知道,此地还有许多强者在不断吸收,却是依旧浓郁无比ꓹ 这代表什么?
代表这种力量,在不断诞生。
“时光长河中的河水就是规则之力ꓹ 但是是固化一体的,无法引流出来……此地规则之力溢散这么多,难道是人皇从时光长河中抽取了出来ꓹ 进行了拆分净化?”
苏宇对道源之地,充满了好奇。
他想看看ꓹ 此地的时光长河,到底是什么样的。
他想看看ꓹ 人皇开的道ꓹ 到底是什么样的。
至于杀人……这个不急。
来上界杀人,不是苏宇的主要目的。
在这,增长见识,强大自己,加深大道感悟,探查情报,这才是苏宇这次上来的目的ꓹ 至于杀了8位合道,那都是顺带的事。
是的ꓹ 顺带罢了。
也不知龙族几位合道ꓹ 死了后ꓹ 能不能化为死灵ꓹ 大概率是不能的,没有时光长河接引ꓹ 若是能ꓹ 大概死不瞑目。
“别的地方死了ꓹ 大概率是无法被接引走的,但是在这死了ꓹ 我觉得有可能能复苏!”
苏宇心中想着,抬头看天。
其他地方,不是时光长河覆盖之地,但是这地方,被人皇的时光长河覆盖了,是有可能化为死灵的。
苏宇朝四周看了看,这属于边缘地带,并未看到人。
他也不深入道源之地探查,他要走时光长河。
哗啦一下,虚空被撕裂。
在这,能撕裂长河了!
哗啦啦……
隐约可闻的水流声,传入了苏宇耳中。
每个人撕裂的长河地段不一样,当然,这里不好说,苏宇也很警惕,若是有人也在时光长河中怎么办?
会不会遇到彼此?
所以哪怕进入时光长河,也要小心一点。
苏宇一步踏入时光长河,长河瞬间封闭消失。
……
道源之地中。
强者无数。
此刻,就在苏宇进入的刹那,一座高山上,一尊强者,抬头看天,眼中露出一抹金光,有人进入了时光长河?
好像感受到了一些微弱的波动。
默默感知了一会,这尊强悍的存在,没有理会。
这里,经常有人踏入时光长河,不过之前多,现在很少了。
踏入时光长河,往往是为了融道或者开道,平时,倒是没有必要。
……
一处谷地之中,也有一尊和大地融为一体的强者睁眼,朝上空看去。
开时光长河,一些强者会稍微注意一二的。
虽然可能性不大,但是,还是要警惕一些,因为时光长河中,有东西存在。
……
快穿:反派男神,別黑化 伊芊菡
这一刻,数位强者都有微弱的感应。
不过也正因为感应微弱,觉得开启者实力不强,波动不大,之后时光长河平稳,这些人也没再管。
进入时光长河,是常有的事。
一般人不用理会,但是若是有绝世强者,那就得理会一下了。
……
这时候的苏宇,自然没察觉这一切。
在他看来,开时光长河,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这里的人应该都能开,当然,能开多大,能走多远,那就是不确定的事了。
有小石头在,镇压一切,人皇开的长河之力,苏宇一进入就觉得不如真正的时光长河,自然也不会有什么压力。
此刻,河水湍急。
和真正的时光长河很相似,又有些不同之处。
进入的瞬间,苏宇微微有些感应。
默默体会着那种感觉,苏宇缓缓前行,带着一些凝重,一些郑重。
这,其实是人皇的道。
我想看看,人皇他修的是什么道,感的是什么理。
死灵大道,死气为主。
这条道,又是以什么为主?
沿着河流,顺流而下。
苏宇知道,顺流而下,应该是断口,逆流而上,才是真正的时光长河交接点,河水源头在时光长河。
当然,此刻的他不急。
感悟大道的事,急不得。
先顺流而下看看。
沿着河流朝下游走,越走,河流越是湍急,冲击着苏宇,好像小石头在手,同源之力,镇压效果更好点,对苏宇影像不大。
“水之道?”
“火之道?”
苏宇默默感悟着,他好像体验了到了人皇的大道之力,仔细感悟,却是微微皱眉。
不是!
这些金木水火之道,只是有些混杂,不代表这道,就是这些大道之力为主。
走着走着,前方的河道,越来越宽了!
而苏宇,脸色越来越凝重。
“又是万道合流!”
果然,这个世界,真正的绝世强者,走到最后,都是万道合流!
他有些感悟了!
河流越来越宽,代表越来越多的不同大道之力,融入了河道之中,拓宽了河流。
但是,人皇的主要力量,苏宇还是没感受到。
这不对劲,一般情况下,应该是主要力量最明显才对,比如死灵大道,你一进入,你就能感受到,那死气的力量。
“难道平衡发展,做第二条时光长河?”
苏宇陷入了沉思,若是如此的话,人皇就是在仿照时光长河,单纯的合万道,而这也是苏宇之前的想法,但是哪怕苏宇,也有侧重点的。
“人皇一代雄主,连一丝丝属于自己的独特大道之力都没有吗?”
苏宇搞不懂,也没再多想。
继续前行。
走着走着,苏宇带着一些异样,两侧,也没有什么支流,没有几条……但是有!
存在!
苏宇眼神闪烁,正常人看不到,他能看到。
“这……这也有支流!”
相当于死灵大道上的墨道,在支流上开辟支流。
但是,人皇的道,才开辟啊!
“疯了吧!”
苏宇吸气,很快有些骇然,“这……这是不是意味着,有人在人皇大道上,感悟了自己的道,开辟了自己道,可人皇的大道,自己就开了那么一点点,在这开支流,太容易出事了!”
人皇的大道,又不是完整的大道,人皇自己都没开完。
你在他的大道上再开一个道……那这条道可能不会太强,就算不弱,苏宇觉得,稳定性太差,太容易出事了,这相当于人皇大道的分支。
“人皇若是想做第二条时光长河,那的确可以开道。”
“死灵大道的主人,则是不想成为第二条时光长河,所以没给人在他大道上开道,而是所有大道,都融入死灵大道,化为一体。”
死灵大道的主人,应该相当霸道。
我的道,开在这,你们要不当我奴仆,要不就不要来,来了,只能修我一道!
而人皇这残缺的大道,居然还有人在上面开道。
苏宇古怪无比。
仔细探查了一番,很快,继续前行,心中一个个念头浮现,隐约有些想法。
他继续前行,顺流而下。
走了很久,别看外面看起来时光长河断掉了,好像不远,真正走在时光长河上,苏宇发现,人皇其实开辟了不短的距离。
走了好一阵,苏宇的小石头上,散发出淡淡的光辉,和整合人皇长河几乎融为一体,苏宇才能保持平稳。
河流,愈加湍急了!
陡然,前方如同大瀑布一般,苏宇迅速止步,他看到了前方的光亮!
断口!
人皇的大道,开到这,就断了。
大量的河水,从这流出,如同瀑布一般,砸落在道源之地,这大概就是道源之地规则之力浓郁的由来。
“我从这掉下去,是会直接掉入道源之地,还是被冲走,冲到不知时间的未来?”
苏宇此刻好像站在瀑布巅峰,大量的河水迅速冲击而来,朝下方冲去,这些河水,都是规则之力,源头来自于真正的时光长河。
时光长河被开了个口子,经过人皇的长河引流,到这,大道断裂,不再开辟,这些河水坠落化为了规则之力。
“这是无主规则之力的由来!”
苏宇仔细看着,默默体悟。
他看着大量的规则之力,从河流中坠下,还没落下去,就化为一道道,一缕缕规则之力溢散开。
此刻,冲击力越来越大,好像也想把苏宇坠下去。
小石头光芒闪烁,稳固住了苏宇的身形。
苏宇仔细看着,看着那瀑布,看了一会,忽然眼神异样,盘膝坐下,继续看着。
只见,无数的规则之力,在这,好像被净化了一下。
原本是万道汇流,有火属性,有土属性,有水属性,都是带着属性的规则之力。
可苏宇之前在道源之地,明明感应到的是无属性的。
之前苏宇还不懂,可现在,他看到那下坠的瀑布中间,好像升起了一层网,这网,好像过滤网一般,将那规则之力中的属性之力提取了出来,过滤了出来!
“带属性的,掉不下去……”
苏宇眼神闪烁起来,他忽然很想下去看看,到瀑布中央看看!
他不知道这样会有何后果,会死吗?
会迷失在时光长河中吗?
他不知道!
可是,苏宇想去看看。
一条开天之道,才开启,还没完善,这样的大道,对苏宇的诱惑力太大了。
“我若是迷失了呢?若是在这困了千万年怎么办?”
苏宇忽然有些挣扎!
他想观道,他若是一人,他毫无顾虑,他马上就会下去!
“责任……”
这一刻,两个字,映入脑海。
责任!
他还承担着许多责任,苏宇自己就曾说过,这人主,其实是负担,是责任,并非好处。
这一刻,他纠结了起来。
他承担着太多的责任!
若是必要性的冒险,那是应该的,可此刻,只是为了观道,为了观道而冒险……若是在这丢了性命或者迷失在这其中,那自己带到上界的人怎么办?
“朝闻道,夕死可矣!”
苏宇喃喃一声,这是蓝天之前说的,他很想像蓝天一样洒脱,一样潇洒。
我也是修者,我也想朝闻道夕死可矣。
修道,修的便是一个求索。
求未知,索未来。
大道漫漫,上下而求索,探一个未知之道,求一个未来前路。
可这一刻,他还是迟疑了。
“我……终究还是给自己戴上了枷锁!”
苏宇喃喃一声,而今的他,很多时候都在求稳,其实不再是当年光脚不管不顾的时候了。
那时候,无惧一切。
那时候,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无负担,无责任。
“责任!”
苏宇陷入了沉思中,这责任,这枷锁,是我自己给自己套上的。
大周王他们推举自己上位,成为这人主,自己就入瓮了,那一刻,他三分不情愿,三分不乐意,三分故意,一分则是因为一些人,一些话。
能力越大,责任越大!
万天圣曾告诉他,达则兼济天下,那时候,苏宇掌控三十六城,算是发达了。
回归人境,还是带着一些尽责任的心思。
责任这两个字,再次在苏宇脑海中闪烁。
下去吗?
網遊之天妒鬼才 暗影
算了吧!
太危险了。
而且付出未必还有回报,上次为蓝天付出,那是因为蓝天有希望成功,成功了,人族就会多出一位顶级战力。
事实证明,上次苏宇赢了!
这一次,只是为了观道罢了。
“算了,以后还有机会。”
苏宇心中带着一些遗憾,我其实想看看,但是,我带到上界的人,还在等着我带他们回下界。
太过没必要的冒险,就算了吧!
哪怕他知道,也许自己可以感悟一些东西。
苏宇起身,转身,一步步朝上游走去。
离开吧!
再看下去,他怕自己忍不住会跳下去。
而此刻,人皇大道微微颤动了一下。
苏宇微微一动,朝长河看去,此刻,湍急的河流,忽然呈现出一条小小的平稳之道,渐渐从水底浮现。
苏宇怔神。
那浮现的小小长道,有些类似于当日蓝天开道的血路,此刻,也为苏宇铺平了一条路。
“责任!”
苏宇喃喃一声。
人皇!
这……这是人皇道的核心?
这么简单?
不,或者说,人皇这位雄主,他的理念,他的感悟,居然是责任!
“他觉得,庇佑人族,便是他的责任吗?”
苏宇带着一些说不出的滋味。
成皇了,就一定要背负责任吗?
哪怕上古人皇也不例外?
那些大道之力,朝苏宇体内涌入,苏宇微微皱眉,忽然浑身窍穴一震,这些力量忽然被他驱散。
苏宇轻叹道:“你要找一个有责任心的继承者?我不是……抱歉!”
苏宇摇头。
此刻,他眼神带着一些说不出的无奈。
他居然无意中触动了什么!
人皇开的这条不完整的道,核心是责任,对人族的责任,对种族的承担。
这条大道的核心,想让苏宇继承这些力量。
“你也太草率了,都不考验的吗?”
苏宇苦笑,人皇,在这条道中,居然也留下了一点东西,他居然轻易地要将这条半开的大道,传承出去!
这是苏宇第一次遇到,这种因为你一时间的心境,就要给你继承大道的。
“我若是真愿意继承,是否意味着,我可以渐渐掌控这条道,彻底成为道源之地的主人,然后沿着人皇的道,继续开辟下去?”
苏宇觉得人皇太傻了,就这样?
你都不好好考察一下?
好吧,这条道的触发条件很多。
人族,甚至是人主,对人族的责任心,对道的追求,对大道的感悟,对种族的庇佑……
当然,苏宇却是不太愿意。
不是因为来的太轻松,只是,不想成为下一个人皇。
这道,并未开辟完全。
这道,若是苏宇真继承了,也许需要很多时间去掌握,去开辟,而他,也就成了彻头彻尾的下一个人皇,连道,都是人家开给他的!
“我有自己的道。”
苏宇轻笑一声,“而且,我只是想借力,不想成为下一个你!”
“你的责任心……和我理解的不一样!”
“你我,终究不是一种人!”
“我的责任,我的宽容,我的善良,只针对那些宽容我,善待我的人,你我的责任,是不一样的!”
苏宇轻声说着。
然而,大道之力,还是往他体内涌入。
苏宇继续排斥!
大道之力继续涌入!
“艹!”
苏宇忽然骂了一声,“没见过你这么贱的道,我都说我不要了,你给我套枷锁呢!套路我,是不是?”
苏宇忽然觉得,自己被套路了!
哪有赶不走的大道之力!
我都说我不要了,我有自己的道,你还非要往我体内涌,什么意思啊?
他迅速看向小石头,再看自己的人主印。
果然!
这两样宝物,都在镇压四周规则之力,唯独这责任之道,力量无法镇压!
“套路!”
苏宇忽然骂了一声,都是套路!
我去你的!
人皇这老东西,是不是早就算到有这一日了,套路后辈!
小石头和人主印,可以镇压其他大道之力,唯独无法镇压这股责任之力,就是套路!
“艹!”
苏宇再次骂了一声,人皇这老不死的,当年一定在这设定了什么规则。
“我不干!”
苏宇拒绝!
绝对不干!
自己当这人主,是想尽一份责任,但是,不是把责任当枷锁,当己任,当成生命的核心。
我去你的!
这么搞,以后干啥,我都会想着,我的责任是庇护苍生,庇护人族,扯淡,这不是我苏宇的风格。
以后有人欺负我,若是人族,也许我还会想着要宽容他,因为我是人族,照顾人族是我的责任!
“老家伙,去死吧你!”
苏宇狂骂一句!
上套了!
不行,我可不接受。
可是,此刻撕裂长河离开,再进入,可能还会是这样。
去你的吧!
忽然,苏宇扭头,疯狂朝刚刚的尽头跑去,大骂道:“做梦去吧,我才不继承,这什么玩意,半开的大道,还要买我未来……当我傻呢!”
轰隆一声,他从瀑布上跳了下去。
刚刚只是一时间有感而发罢了!
又不是说,我苏宇真的非要尽责任地去庇护人族,又不是说,我啥人都要庇护,就说狱王一脉,这些人也是人族,我要去庇护?
就说百战这些蠢货,我要去尽责任地去保护?
呸!
人皇自己干去,我可不干。
随着苏宇直接跳下,那浮现的责任之道,好像迟疑了一下,渐渐地,开始消散,隐入这条人皇长河。
……
同一时间。
真正的时光长河,深处,极其深处。
一道虚影,再次呈现。
带着一些唏嘘,一些古怪,一些茫然。
“而今的人族,到底什么情况?”
最近,时光长河动荡不断,人族可能有异变,这也就算了。
另外一条人皇道,或者说,责任大道,这可是通天之道,刚刚好像找到了继承者,能触发这继承的,一定不简单,一定是自己心目中合适的继承对象。
可是……可是什么情况啊!
那继承者,好像在疯狂抗拒,抗拒完了,好像直接逆转了什么,硬生生地把继承的过程打断了。
这……我的道,不强吗?
“只要继承了这道,而今万界还没规则之主,定能横扫诸天……”
“只要继承了这道,就有希望沿着我的路,再开一天,成为天之主!”
“只要继承了这道,就能成为真正的人皇……为何……抗拒?”
怀疑人生了!
这世界,如此奇葩了吗?
只是,让你尽一份责任罢了,可你既然能触动这道,你该有这份心才是。
为何……又拒绝了?
“奇葩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一声说不出的无奈,道不尽的沧桑。
真是奇葩!
能触发此道继承的程序,符合的条件是很多很多的,并非简简单单的事。
当然,苏宇能触发,因为他真的都符合。
比如,天门。
比如,四极人王中,两位和两位以上的认可,当然,或者是后裔,或者是四极人王传承的认可。
比如,浓郁无比的人族气运。
比如,强烈的责任心。
还有许多其他因素,人皇设置的考验,苏宇几乎没感觉到,可都是在无形中设置的,不是一朝一夕的事,不是闯过几个关卡,你就可以继承的。
而是慢慢的累积,最终产生了质变,如此一来,才能顺利继承。
可是……被拒绝了啊!
这一刻,虚影都有些发狂了,为什么啊?
而今的人族,好像很麻烦。
一些年前,好像出现了什么变故,导致人族损失惨重,气运消散九成之多,有灭族之危险,按理说,此刻不是急需强大自己,拯救人族吗?
艹!
为什么要拒绝啊?
不懂!
真想杀回去,看看这孙子到底是谁!
真他么奇葩啊!
……
“真奇葩!”
此刻,跳下去的苏宇,也是暗骂一声。
人皇真奇葩啊!
这种大道之力,继承居然都不需要考验的,我就想了一下,居然就要我继承大道,神经病吧!
“亏我还说人皇雄主,雄主个屁,就因为我想着要负责,你就要我负责到底?”
“开什么玩笑!”
“人族一旦平定了下来,我还要负责?我当几年的仆人还不够,你还想让我当一辈子?”
“扯淡!”
苏宇骂骂咧咧的!
心中却是多了些心思,别说,现在自己还有退路,还有机会,他不太乐意继承。
可是……若是哪天没有退路了呢?
腹黑寶寶養成計劃
“也许,那时候我可以来捡个破烂!”
苏宇此刻跳下来了,但是没落下去,而是被瀑布中间的那层网格阻挡住了,苏宇也不意外,只是有些古怪地想着。
人皇的这条道,哪怕不完整,但是极其强大是真的。
给苏宇的感觉,若是开辟完整了,未必比死灵大道差,也许还要更强点。
“若是人皇能开辟成功,那他就是诸天第二人!”
第一人,被苏宇暂时送给时光长河的主人了。
当然,现在开辟失败,那就是诸天第三人?
第二人,绝对是死灵大道的主人了!
“比人族的肉身道还要强大,哪怕开辟了一点点,我要是从头融道到位,也许……也能堪比规则之主了吧?”
“这条道,这么容易继承,前面居然没有人族继承?”
苏宇古怪的很,为啥?
有什么难度吗?
没难度啊!
我他么第一天进来,都不想要,这道还疯狂地逼着我要,那这么多年来,没人继承?
“天才……太孤独了!”
苏宇一声感慨,天才,真的太孤单了。
大道都抢着被我继承。
什么文王道,人皇道,时光道,这些强者的大道,都一个个地抢着被自己继承,我太难了,我压根不想要。
迷城 夭夭
当然,心底深处,苏宇知道,肯定没那么简单。
不过,不妨碍苏宇自恋一下。
的确太天才了!
没办法的事!
“不继承你的道,只是抱有一线希望……真的继承了你的道,代表我的道就终结在这了。”
苏宇心中叹息一声,不到绝路,不到万不得已,我是不想放弃自己的大道的。
修炼,悟道,最终却是走上了前人给你安排的路,一模一样,复制了下一个人皇,何必呢。
人皇都失败了,复制一个就能成功?
一声轻笑,苏宇将刚刚的一切念头抛开,责任之道,是人皇的,不是我的。
“奇葩的人皇,活该你没继承人!”
苏宇腹诽一句,这么多人你不选,你选我,你不知道我苏宇就讨厌被人强加枷锁吗?
“可以当个备选!”
此刻,苏宇将这条道,安排成了自己的备胎,没有任何路可走,没有任何选择的情况下,可以想办法,再来一次,再试试看。
他没再去想,也不去想,刚刚自己放弃了一个可能成为规则之主的机会。
换成别人,也许会很遗憾。
而苏宇,却是没有什么太多遗憾的,规则之主又如何?
一条不完整的大道罢了!
盛世二婚,總裁的神秘妻 思我之心
其实,还是看不上,若是把完整的死灵大道和时光大道送给我……咳咳,可以考虑一二。
是的,没说错,没太看上人皇的道。
主要还是你开了一点点,你开的更强点,我还能重视一下。
苏宇露出笑脸,没再管这个,仔细观察自己所在的网格,上方,大量的河水继续冲击而下,而这层过滤网,好像将属性规则全部给过滤了下来。
苏宇盘坐在大网之上,默默观察着,感应着,感受着。
任由河水冲击自己,小石头和人主印都在抵御这些力量。
渐渐地,苏宇看到了一点东西。
他看到了,大量的火属性规则,聚集到了一起,很快,这些属性规则,被聚拢,没多久,这些火属性规则之力,化为一条小小的瀑布流。
如同一条小龙,正在网格上挣扎游荡。
这小龙,好像想钻出去,钻到网格之下,但是力量明显不够,这样的小龙,不止一条,而是很多条,都想钻出去!
他们彼此攻击,彼此撞击,被过滤后的纯净的规则之力,从网格中溢散了下去,而这些有属性的,却是没有,一直在撞击彼此,在冲击。
渐渐地,苏宇眼神异样起来。
他看到了一条比较大的金色小龙在远处浮现,带着锋利之气,好像在切割网格,却是遭到了网格的锁紧,锁住了这条金龙。
轰!
一声巨响传来,那金色小龙,忽然爆开。
网格上,也出现了一个小小的裂缝。
爆开的金色小龙,还剩下一点点,迅速钻出裂缝,而这一瞬间,苏宇隐约听到有人在狂吼:“规则之道,兵道,残缺的!”
一瞬间,好像有许多人在喊,在吼!
很快,那破开的网格,在迅速恢复。
而网格之上,已经没有了如那金色小龙那么强大的规则之力汇聚。
苏宇眼神异样无比!
“这……就是道源之地那些无主的,规则大道的来源!”
“这道,残缺了!”
为什么残缺?
因为刚刚为了冲下去,被网格破碎了,所以,这一次掉下去的是残缺的大道,若是能完整的偷渡下去,那就是完整的大道之力了!
“原来如此……”
苏宇喃喃一声,带着一些震动。
很快,眼神变幻了一下,卧槽!
那这么说,他附近的这些小龙,其实都是一些雏形大道。
苏宇皱眉:“雏形大道,规则具现……这网格过滤这些属性之力,汇聚成道?这网格是什么玩意?”
“那这些雏形大道,其实我可以取走,交给别人,相当于继承了规则大道?”
“不对……哪有这么简单,这些规则大道……不完善!”
苏宇忽然摇头,眼神疯狂闪烁,这些大道,不完善!
废话,人皇大道都不完善,何况是从人皇大道中,过滤出来的一些属性之力,那更不完善了!
“比起万界的道,要差许多,但是更容易掌握,更容易融合……”
苏宇想着想着,眼神闪烁,喃喃道:“上界的家伙,若是拿这个当自己大道的滋补,那是好东西,若是真的放弃自己的大道,万界大道,而是转修这些看似完整的大道……会死的很难看的!”
有这样的人吗?
也许有的!
毕竟,给你一条完整的大道,没人修炼过的,你一人独掌,你能不心动吗?
“那这么说,这人皇大道上的一些支流,可能是这些取走了大道,然后修炼,然后嫁接到了人皇大道上的强者?”
人皇大道,也有支流。
苏宇之前还好奇,还奇怪,就人皇开辟了这一点点大道,还有人能在这上面再开道?
也没那么多力量给你开道啊!
现在懂了!
是汇聚而成的,无数的属性力量规则,汇聚成了一条伪道,而这伪道,被人修炼了,因为来源就是人皇大道,所以自动连接上了人皇大道!
“合着……都是伪道强者?”
苏宇失笑,“这……这……我去!”
忽然脸色一板!
人皇……人皇这道,怎么和自己的想法有些类似,借鸡下蛋啊!
只是,苏宇是用图册,让人修自己得假道。
人皇……不会也打的这主意吧?
在这地方,用伪道忽悠人,然后这些大道,被人夺走,然后修炼,然后连接上人皇大道,为人皇大道提供稳定的来源。
“呼!”
苏宇长长吐气,眼神不断闪烁,人皇是这意思吗?
还是意外之下造成的?
若是的话,人皇……不是个好东西啊,居然和自己一样,也在借鸡下蛋,这万界的强者,会不会被我们玩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