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do2d精品言情小說 高武大師討論-918 明牌相伴-nv6eo

高武大師
小說推薦高武大師
客观的说,石磊和秦浩,都属于人才。
他们之所以没有发光发热,主要还是环境问题。
在炼器协会那种地方,没有他们施展的舞台。
而联盟这边就不一样了。
重生之男神是吃
联盟这边有足够的舞台,可供他们施展,同样,联盟也非常需要他们。
罪後難寵
现在的联盟,只有骨干。
而社会招收进来的人,水平相对偏低,终究不能算是中流砥柱,而秦浩和石磊这样的人,正是有利的补充。
从大局来看,事情非常有意思。
炼器协会想拿着《修行人日报》说事,想要打口水仗,但《修行人日报》却不接招,逮着炼器联盟进行报道,而且对炼器联盟进行宣传。
而各路大小媒体也顺势跟进。
没有再提那些激烈的举措,而是跟《修行人日报》一样,详细的报道协会的人加入联盟的事情。
这其实是个信号。
《修行人日报》是在用这样的方式释放信号。
炼器协会当然能感受到危机。
他们也意识到,事情变得不同寻常。
结合联盟的行为,以及媒体的风向,他们真切的感受到了危机。
联盟似乎要替代协会。
联盟正在瓦解协会的影响力,联盟正在消解协会的权威。
仔细琢磨,越发的令他们不安。
联盟也有评级体系,而且,联盟还有好的声誉,再加上陆晚这个人,莫非……他要重塑一个组织?
当这个念头冒出来的时候,协会的高层便越发的不安。
他们意识到,这不是瞎猜,这是事实。
联盟正在利用这段时间的影响力,试图把自己打造成“第二个协会”。
而到了这一步,再跟《修行人日报》去纠缠,已经没有了意义。
天書變 夕陽挽歌
口水官司打赢了又能怎么样呢?赢了官司,也不能解决现在的问题。
现在的问题是……联盟已经成局。
这是个杀局,招招都对准了炼器协会。
炼器协会不是不够警觉,只是事情发展得太悄无声息,一直以来,他们都没觉得有什么不对,等到真正觉得不对劲的时候,已经很糟糕了。
第四关的任务失败,让联盟的声望达到了顶峰,同时也让协会的认可度跌落至谷底。
局势已成。
前期的布局都已经完成,君山再也不需要遮遮掩掩了。
因而,在炼器协会和《修行人日报》开始打口水仗的时候,君山方面出人预料的表态了。
要知道,君山是很少在炼器圈里表态的。
炼器圈基本是协会一家独大,在这个领域里,君山一直保持着慎言慎行的风格,很少对炼器圈内部的事情表态。
但现在,君山却反常的表态了。
而且,君山的态度也令人大吃一惊。
君山不是在当和事佬,而是在火上浇油。
君山方面表态说:“《修行人日报》以及各家媒体提供的情况,君山非常的重视。商业、教育、评级,这些都是社会的基石。君山对此表示高度的关注,并且绝不容许半点的腐坏。”
这样的态度,基本就是在针对炼器协会了。
君山的针对意味很明显,似乎还有介入调查的倾向。
这个瞬间,炼器协会彻底明白了。
君山果然是这个局的幕后推手。
一直以来,炼器协会都防着君山;不料,千防万防,最终还是让君山找到了机会。
邙山。
炼器协会召开了高层会议。
既然君山都准备下场了,协会这边自然会认真起来。
这次的会议就是来统一意见,然后制定方略的。
与会者没有谁会怠慢。
因为高层都明白,这是君山跟协会的斗争。
这样的斗争,绝对不是小事,半点都马虎不得。
话说回来,炼器协会内部各种腐化,但是在一致对外,维护自身权势这方面,却是高度统一,极为有效。
特别是针对君山。
这方面,炼器协会内部都不用动员。
只要知道君山对炼器协会也想法,他们立马就会形成统一战线,然后高效的制定对策。
过往,他们就是靠着这些跟君山对峙,让君山拿他们没有半点办法。
而这次也一样。
宗湘冷声道:“君山又想跟咱们玩。那咱们就跟他们玩玩。”
北伟:“都是老把戏了。”
“先从商业方面着手吧。既然已经摆明了车马炮,那就让咱们协会的人都撤回来吧。”
多次的争斗,炼器协会这边都已经形成了斗争流程。
最开始的斗争就是商业和市场。
每当炼器协会感受到君山的压力时,他们就会在市场方面掀起风浪,从而给君山传导压力。
山城鬼事 天芒
倘若双方没有达成协议,且君山继续保持压力,那么,炼器协会就会更进一步,从材料方面做文章。
炼器协会是把持着许多材料的供应的,而且是独家供应。
倘若还是不行,那么,炼器协会就走第三步,从项目方面做文章。
君山方面有很多项目。
比如古池城,比如虚空之舟,比如炼器产业链等等。
其中有很多环节,都是跟炼器协会高度相关。
一直以来,君山的项目都离不开炼器协会的支持。
过往,君山和协会也斗争了很多次。
曾经有一次,斗争上升到了项目的层面。
而那一次,君山最终抗不过压力,选择了后退。
至此以后,君山便再也不敢轻举妄动。
因为他们知道,协会跟地球世界捆绑得太深,稍有不慎,反而会损伤地球社会的大局。
现在,君山又要玩斗争游戏。
那么,协会就陪他玩。
先从商业和市场开始。
这些都是老套路,老玩法。
而这次的目标,就是要想办法让联盟解散。
賢後進化史
炼器协会把控着材料市场。
但凡从事跟材料贸易相关的公司,都跟炼器协会高度相关,有些是协会的合作伙伴,有些是协会成员控股。
因此,只要协会的意志统一,那么,市场上的商户,就会跟随着共同进退。
既然君山已经跳出来,协会也就不再客气。
君山表态的第二天,材料市场的价格就出现诡异的波动。
各种炼器原材料的价格疯涨,一日飙升数次,有的常用材料的涨幅高达数倍。
价格的波动,瞬间扰乱了整个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