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hj80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小說 皇兄萬歲 txt-90.願天上亡魂安息(第二更)-r34e2

皇兄萬歲
小說推薦皇兄萬歲
荒岛之上,五色毫光的二十四颗大珠萦绕不息。
被包在其中的男子神色平静,周身气息越发深沉,透出一股浓郁的古老苍凉,若是有人看着他,只会觉得自己在看一本厚重的历史书。
他就是历史。
他在无穷无尽的精神长河里,历经了万世轮回。
这些轮回的世界虽并不存在,但却无法说是虚假,因为这些世界都是这亿万年来的佛陀构建出的。
佛陀的世界,记录着真正的苍生百态,某种程度上和真实的世界已经没有多少区别了。
这万年来,他看了太多东西,也寻找了太多东西。
每一次都是黄粱一梦,恍然醒来。
但却没有惊讶,而是平静地再奔赴下一世,洗却记忆,经历生死离别,喜怒哀乐,以及那附加在平凡人身上的灾劫。
一万世,百万年,他踩踏在浩淼的时间长河里,一步深一步浅,历经种种人间世态炎凉,看遍沧海桑田,观尽世事变迁,受尽人间之苦。
一路走来…
梦已不是梦。
醒亦不是醒。
那双闭着的双眸缓缓睁开,其中藏着的是平静无比的温和。
这一刻,他回想起了自己是谁,而心底所有仅存的暴戾都消失了,只是因为历经万古,黑发自然而然的白了,一头银丝垂落肩头。
夏极站起身。
整个天地好像抖了抖,似因这强大的力量而要酝酿出一波前所未有的天地异象。
夏极摇摇头,于是那异象还未起,就消失了。
“不过无名之辈罢了,何须如此大动静?”
他神色平和,带着一股令人温暖的笑意,抬手收起定海珠,换了一身普通的衣袍。
做了万世凡人,还是这种麻布料子的衣衫穿着舒服。
他随意把银发扎起,转头看着四周,茫茫海域之上没有一艘船。
他这才无奈地叹了口气,然后一脚踏上波涛,身形掠动之间,已然无影无踪。
似他这般的人,早就不会疲惫,也不会再通过辟谷丹来杜绝饥饿,然而他看到日上中天时,还是停了下来。
习惯了中午就吃些东西。
于是,他坐在海上,从储物空间里取了些灵果开始吃了起来。
令人惊奇的是,海底的鱼儿居然完全不怕他,甚至被他所吸引,而向着他游来,在他身边游来游去。
银发男子捏碎一颗灵果,洒出均匀的数百道碎粒。
碎粒落入水中,那些鱼儿便是竞相抢食。
银发男子舒服地仰倒下来,眯眼再这乱世的烈阳下,道了声:“这天气,可真好。”
鱼儿们吃完了灵果,还要吃,于是纷纷绕着他,一个个甚至从拍着尾巴,从海水里带着一串儿晶莹剔透的亮珠子,高高跃出。
银发男子似乎被这些鱼儿惹得烦躁了,于是仰头望着天,开口说:“灵果倒是没了,不如我为你们讲些东西吧。”
鱼儿们似乎能听得懂他说的话,纷纷不动了,乖巧地“搬好了小板凳”,准备倾听。
银发男子想了想,开口说:“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
他周身散发出异香紫气,他身下地大海越发平静。
而若是从远处看来,就能看到此时他躺着地大海之下,不知何时竟是密密麻麻的挤满了鱼儿,不知数十万还是数百万条,纷纷在倾听他说的话。
狂野無雙
忽然,银色男子心有所感,神色一变,他停下说话的声音,道了声:“都散了吧。”
鱼儿们依依不舍…
他又道了声:“都逃远一些。”
逃愛太子妃
说罢…
他重新盘膝坐起,左手垂膝,五指自然舒展朝天而向,右手五指坦然张开,平推而出。
此为无畏印。
佛陀以凡体于荒山遇到猛虎,便是施以此印,以见心中光明。
如今,他亦见“猛虎”。
鱼儿们终于赶到了恐怖,纷纷向四方飞快游去,转瞬一空。
银发男子这才抬头向天,面带慈悲,问了一声:“何以安息?”
他这一声,声音也许只传递了数十米的距离,但其意却已经传递到了遥远的数千光年之外。
那长便以光年计的黑潮,如是一条托着散尾的闭目魔龙,双眸微微动了动,似是感觉到了人间有这么一个小家伙存在,而这个小家伙似乎很特殊,还与自己有着联系。
更特殊的是,这么一个小家伙居然还在问自己“何以安息”。
“魔龙”无言,而祂那漆黑吸聚一切的左瞳却缓缓张开,投向了数千光年之外,与那人间的小人儿遥遥相望。
然后,那左瞳忽地开始了挪动,发出极深沉的怨恨气息,化作一只不可名状、不可描述的“东西”,从空间这种低等维度里消失了,似乎爬入了另一个维度…
夏极心有所感,他坦然的闭上眼,安忍不动如大地,静虑深密似密藏,他嘴唇嚅动,诵道:“一切众生未解脱者,性识无定。恶习结业,善习结果。为善为恶,逐境而生。轮转五道,暂无休息。动经尘劫。迷惑障难…”

劍指天下 古龍再生

“败…败了!”
“怎么会这样子?明明已经很努力了,明明已经做到最好了,为什么,为什么还会是这个结局?”
“不要问了…逃吧,逃吧,逃得越远越好。”
嗖嗖嗖嗖!!
漫天飞剑,凌空而起,逃亡的身影往着更北方的大地掠取,惶惶如丧家之犬。
青燈鬼語
散修于苍玄山布下的大阵已经粉碎了。
天降獸皇做我夫狼 千冰兒
渡鬼者 白蒙蒙
異能獵奪 幾度心
薄情王爺:傾城妃子笑
梼杌领着怨灵大军,已经攻破了阵法,正如之前追杀邪修一样开始追杀这些散修。
白小叶不想走…
但是,她的兄长让她必须走,因为她知道很多秘密,而且今后散修阵营的人还要随着她,否则便会失了主心骨,乱成一团。
而兄长自己在经历过了无数次的厮杀后,如今满身浴血,却又坐回了玄阵中心,抬手,屈指,动用这自身的余力,还有着玄阵的余力,拔剑,出剑,斩出一道凄艳的剑光。
这一剑又是挡住了不少的怨灵修士。
白小叶咬咬牙,她双颊早就流满泪水,她不可以辜负了兄长…
飞剑破空,向北而去。
北方,有燕洲人族修士最后的庇护所,那是玄武尊者所在。
至于死亡教会,第一任教皇还在山巅炼化星辰,至于内里,则整个儿陷入了“谎言的隔离”之中。
如今的教皇,甚至连此天地大变都不知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