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spk人氣都市小说 撿到一隻始皇帝 歷史系之狼-第一百九十章 老秦人從不缺明君相伴-alnrr

撿到一隻始皇帝
小說推薦撿到一隻始皇帝
好在楚国的冬季并不寒冷,即使在正月,楚国将士也能急行军,而不惧怕气候的影响。景阳急着要回军救援陈都,故而加快了行军的速度,那些本来还有所抱怨的士卒们,在看到沿路的惨剧之后,也就沉默了下来,回军的意愿甚至要比景阳更加强烈,他们的家人可都是在他们的身后。
尤其是那些出征的贵族,想到自己将私卒全部带走,自己的食邑毫无防备力量,心里就更是急切,故而,景阳下达急行军的命令之后,将士们没有反对,全力的朝着陈都的方向赶去,过了畐焚,渐渐能够看到更多的楚国的乡邑,而令景阳感到愤怒的是,这些楚人,在看到楚国大军之后,居然逃了。
他们带着粮食辎重逃跑了。
穿越大宋之我想做好人 黑田職高
景阳当然理解,先前那些不曾抵抗秦人,接受秦人任命的官吏,都被回来的楚人杀死,如今这些人能活着站在这里,显然是再一次的接受了秦人的任命,那么他们看到自己的国人而逃跑,也就是合理的了。看着那些将自己视为敌人,眼里满是畏惧,跪着向自己求饶的楚人,景阳竟是说不出话来。
此刻,项先曾经说过的话再次响彻在他的耳边:请制止官吏们杀害那些受到秦人胁迫的百姓。楚人走投无路,抵抗会死,不抵抗也会死….景阳有些后悔,当初,或许该听从项先的提议,不要放任贵族们来复仇。景阳的大军,只是用了很短的时间,就通过了上蔡,赶到了汝水河岸。
在寒冬里,这样的行军速度是很不可思议的,当然,也只有在温暖的楚国可以做到,若是在赵国,燕国,在这个季节里急行军,那就是谋杀士卒。
只要渡过面前的汝水,就能赶到上蔡城,转而进军安陵,阳城,随即到陈都,可问题是,景阳有些不敢渡河,如果白起在河对面设伏,那就会造成楚国大军全军覆灭的下场。景阳一方面安排人手来寻找船只,另外一方面,也是派出斥候前往对岸来打探情况。楚国的将士们显得有些急躁,三十万大军驻扎在岸边,营帐都几乎要与汝水一样长。
景阳逐渐平静了下来,无论陈都的情况怎么样,只要自己手里的楚国大军还在,楚国就不会灭亡,陈都沦陷,可以换个都城,楚王若是发生了不幸,那也可以再迎一位新王,可这三十万士卒若是折损在这里,楚国就再也没有什么希望了。景阳在平静下来之后,很快就发挥出了一位名将所有的基本战略目光。
他令十万楚军继续驻扎在汝水沿岸地区,做好防备,又抽调出五万士卒赶往北方邓城的方向,驻扎在那里,给自己留下了后路,从邓城可以直接北上进入韩国的领地,当然,也可以从这里绕道到达魏国,而韩国与魏国都是楚国的盟友,在不知道楚国各地的情况下,这里将会成为景阳重要的后手。
随后,他又抽调五万士卒驻扎在上蔡,防备可能来自于后背的袭击,这才令副将率领其余十万人,悄悄南下,从更南方渡河,从那里渡河,更靠近繁阳城,景阳料定,白起若是在河对岸设伏,那伏兵应该是在靠近陈都的北方河岸,南方也可能会有伏兵,但是应该不会太多。
若是遭遇少量的伏兵,副将率领十万大军,完全可以将其击溃,若是遭遇大量的军队,自己可以直接率领其余十万人直接渡河,双面进攻,打乱对方的伏击,最好的结果是对方没有发现偏师已经成功渡河,这个时候,自己就能渡河,故意中白起的伏击,随后让偏师背刺白起,从而将其击溃。
再不济,自己也可以带着其余部队北上通过邓城赶往韩国。
星緣沖天 北蝦
景阳做好了一切的部署,随即,楚国大军开始了行动,有几个反驳景阳命令的贵族,景阳直接将他们处死,强势的镇压了众人的不满,有将领言语:景阳不救陈都,是想要自立为王。这极大的扰乱了军心,不过,景阳南征北战多年,他的心腹还是很多的,能够帮着他牢牢的控制着大军。
楚国大军开始行动,而战况却很不乐观,首先是前往河对岸的斥候们,没有了踪影,没有一个人活着回来回报,这让景阳完全不知道对岸的情况,直到邓城方向的溃兵逃回来的时候,项先方才惊讶的发现,原来白起的伏兵并不在河对岸,而是在..他的两侧,他急忙带着人南下,赶往去支援自己的偏师。
而在他与完好的偏师回合的时候,西北方的畐焚再一次沦陷,原先被楚人打的丢盔卸甲,逃进楚长城的秦国将士,趁机发动了进攻,整个留守在畐焚的楚军,全军覆灭…偏师派出的小股的渡河部队,也遭受到了秦人的伏击,景阳甚至都没有能发现白起在那里,就遭受到了来自三面的围击。
景阳放弃了渡河,大股军队又杀向了邓城的方向,最终,在潕水一带,景阳遭遇到了白起的主力,双方展开了大战,疲惫的楚军并不是养精蓄锐的秦军的对手,白起先是用步卒来强攻正面,在双方混战厮杀的时候,忽然令战车部队从楚军左翼猛攻,楚军左翼直接被击溃,战车将楚国大军分割成了数十块,随即,包围歼灭。
楚国大军全线崩溃,景阳领着不到五万的精锐士卒渡过潕水,逃向了韩国方向。
秦军与楚国的这次大战,秦国斩首近十万,俘虏一十六万。
秦人在这片流着血的土地上欢呼着,庆祝他们的胜利,白起坐在戎车上,双眼却是盯着那些跪在地面上,惊惧而又愤怒的俘虏们,他们彼此被捆绑着,周围都是持着武器的秦人,将长矛对准了他们,其中不少人都是受了伤的,无法动弹,而秦人也是根据他们的服饰打扮来分别将他们捆绑,绝对不将同属私兵,或王卒一同捆绑,至于楚国的将领们,早已被处死。
樓小樓傳奇 陸七七
俘虏实在是太多,因为在被击溃之后,这些楚国四处逃窜,秦人的战车和骑兵很快就抓住了他们,将他们绑在战车上,拖回了营帐,到这个时候,他们也就半死了,敢还手抵抗的人,全部都被处死,只有那些跪在地面上求饶的,才能留下活路,楚人听闻,秦人先前曾释放了抓住的楚国俘虏,故而,反抗者并不多。
白起冷冷的看着他,忽然,他朝着蒙武招了招手,蒙武走到了他的身边,白起说道:“让他们去挖坑吧。”
至尊邪風
鳳勾情之腹黑藥妃 烈缺
…….
總裁老爸你丟了媽咪
咸阳,王宫。
在范雎离开之后,秦王并没有像往常那样很快就下达命令,他有些迟疑。秦王派出了两位武士,很快,就有两位平日里很少会来到这里的贵人跟随着武士坐着马车赶了过来。来人是一对父子,嬴异人与他的父亲,安国君嬴柱。嬴柱喘着气,走下了马车,嬴异人早已注意到了他,匆匆忙忙的赶到了他的身边,想要扶着他。
嬴柱有些困惑的看着面前这个年轻人,思索了片刻,方才笑着说道:“异人啊…”
嬴柱看起来远比秦王要虚弱,他咳嗽着,走下马车,在儿子的扶持下,朝着王宫内走去,嬴柱越来越虚弱,不再能直起腰来,说话也有些断断续续的,就是记忆力,也大不如从前,他最近又生了病,在这样寒冷的气候下,是不该外出的,可是秦王召见,他又不能不来。
四位小姐的公主式愛情 千晨葉子
嬴异人扶持着父亲,也没有因为父亲方才没有认出自己而生气,嬴柱喘着气,一步一步朝前走着,还在低声对嬴异人说道:“你还是放开我吧,若是父亲看到我这个模样,我又要被骂了…我自己能走得动..”,嬴异人无奈,只好放开了父亲,却又不敢离得太远。
嬴柱笑呵呵的说道:“我还记得你刚刚出生的时候,夏姬可是开心坏了,你刚刚出生的时候太瘦弱,很多人都说你活不到成人,当时啊,你大父也来过,他只是看了你一眼,就断定你会夭折,我非常的生气,那是我第一次顶撞父亲,也是唯一的一次,我本以为他会惩罚我,可是啊,他当时居然笑了起来,还说我终于开始像他了…”
嬴柱唠唠叨叨的,嬴异人认真的听着,心里却是百感交集。
秦王坐在上位,后背挺直,精神奕奕,当他看到颤颤巍巍的走到自己跟前,朝着自己俯身行礼的儿子的时候,嘴唇颤了颤,想要说些什么,却还是没有说,挥了挥手,让他坐在了一旁,嬴柱坐了下来,又猛地咳嗽了起来,秦王皱起了眉头,却没有当着嬴异人的面去训斥嬴柱。
秦王嬴稷,有三个儿子,长子悼太子,在魏国做质子的时候,十年前病死在了魏国,三子煇,两年前病死在了蜀,如今只有第二个儿子嬴柱,不过,嬴柱也不年轻了,一身的疾病。已经熬死了两个儿子的秦王,非常的担心,自己会熬死仅剩的最后一个儿子。看着嬴柱那病怏怏的模样,秦王心里更是难受。
秦王又看了看嬴异人,这才开口说道:“寡人将你们叫来,是因为有重要的事情与你们商谈。”,随后,他又将赵括的上书,以及范雎的相劝告诉了面前的两人,这才询问道:“你们觉得,该怎么办呢?是杀,还是释放呢?”,听到秦王的询问,嬴柱咳嗽着,却没有回答。
嬴异人看了看父亲,又看了看大父,秦王直接说道:“不必拘束,说吧。”
嬴异人这才起身,认真的说道:“大父,该杀。”,秦王一愣,方才抚摸着胡须,询问道:“为什么要杀?”,嬴异人认真的说道:“想要一王天下,就必须要得到三晋,三晋不是秦国的对手,奈何楚国一直在插手三晋之事,我料定,这战不是要灭亡楚国,而是要削弱楚国!”
越说,嬴异人的声音就越是响亮,自己也就越是激动,他握紧了双拳,认真的说道:“只有将楚国的青壮杀死,楚国才没有办法继续来插手三晋的事情,秦国想要一王天下,就只能通过杀戮,要杀死那些有能力抵抗秦国的青壮,留下他们的子嗣,让他们的子嗣成为秦人!最要杀的,还是各国的贵族,只有将他们杀干净了,秦国才能一王天下!”
“如果您不想杀害他们,那可以将他们作为奴隶,分散到秦国各地,用来修建道路,挖掘渠道!”
秦王看到了他身上浓浓的好战气息,若是他为秦王,一定是个杀伐果断,有着铁血手段的君王….杀掉诸国所有的贵族,这是秦王都要顾忌的事情,嬴异人却说的如此简单,倒也是有些魄力啊,秦王点了点头,又有些失望的看向了自己的儿子,或许,自己该直接传位给异人,而不是柱?
寵妻無度之郡主太囂張 淩七七
嬴柱缓缓抬起头来,他说道:“父亲,该释放这些人。”
鬥魔唯尊
“哦?为什么?”,秦王问道,嬴异人也有些惊讶的看着父亲。
“留下他们,向楚国索要粮食,钱财,要楚国赎回这些俘虏…楚国因为战事的缘故,缺少粮食,他们没有足够的粮食来赎回这些俘虏…若是他们拿出粮食来赎回这些俘虏,那我们就拿走楚国的粮食,再杀掉这些俘虏,若是他们没有粮食可以赎回,那我们就放回这些俘虏…”
“想要一王天下,不能只是通过杀戮,不然,除非将秦国之外的所有人都杀死,不然,仇恨就是一定会存在的…”,嬴柱说着,忽然又咳嗽了起来,他抬起头来,看向了父亲,说道:“您觉得呢?”
秦王瞪大了双眼,看着嬴柱,一旁的嬴异人同样如此,他都合不拢嘴了。
秦王看着嬴柱与嬴异人,忽然大笑了起来。
“好,好啊!”
秦王放声大笑,非常的开心,他看着嬴异人,说道:“跟你的父亲好好的请教…一味的杀戮,并不是最好的办法。”
“唯!”
ps:秦国这段时间的君主质量真的是高,就没有一个昏庸的,直接跟六国的傻叉们拉开了一个档次,当下六国国君里也就楚考烈王还行,至于其他几个,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