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nm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諸天星圖-第三十五章 元始執拗,三清分家讀書-lyw9u

諸天星圖
小說推薦諸天星圖
耳中听得周辰的话音,元始天尊到是并不居功。
他微微一笑,十分淡然地说道:“机缘福运这种事情,属于你的,那就绝对少不了。
不属于你的,你就算强求也得不到,顺势而为便可!”
“弟子谨记师尊教诲。”
重重地点了点头,周辰拱手应声回复道。
随即,只听他话锋一转,有些试探着询问说道:“不知师尊唤弟子前来,可是因为刚刚麒麟崖下的事情?”
“不错,这一次你做得很有分寸。”
元始天尊微微颔首,继续笑着说道:“那些披鳞带甲、卵生湿化之辈,尽做些有违天和之事,给点教训也是应当的。
不过若是没有必要,倒也无须动杀心。”
“师尊您如此厌恶那些披鳞带甲、卵生湿化之辈,弟子就算是将他们杀了又有何妨?”
耳中闻得此言,周辰的嘴角不禁泛起了一抹弧度,他随口出声说道。
“你这小滑头,少在这探为师的虚实。”
元始天尊缓缓地摇了摇头,笑骂一声说道:“他们毕竟是你通天师叔的弟子,又岂能轻易打杀!”
繼後守則
周辰笑的愈发明显了,他也并没有反驳什么。
忽然之间,周辰仿佛是想到了什么那般,他的目光当中透露着几分深意,向着元始天尊询问道:“师尊,那些披鳞带甲、卵生湿化之辈,是否真的十恶不赦?!”
“你这次与截教弟子交手,难道还不清楚吗?”
拒嫁前夫:嬌美毒妻不好惹 帕黎恩
“亦或者看天庭那些妖族,只知屠戮,不通天和。”
隨身仙府
“披鳞带甲,卵生湿化,此等生灵,能有什么好东西。”
滄海大猛俠 青怨陰笛
元始天尊没有丝毫的犹豫,他直接冷哼了一声,言语中完全不掩饰对披毛戴角的厌恶。
“师尊,天地众生,皆有定律,披鳞带甲、卵生湿化之辈也不等于万恶。”
周辰微微摇了摇头,有些不赞同地说道:“品行看的是生灵自身,与他的跟脚,并无关系。”
周辰此番言论,到并非是为那些截教弟子鸣不平,他只是想起了黄龙真人而已。
刚刚黄龙真人毫不犹豫地和广成子等金仙站在了一起,这让周辰也很是感到欣慰。
他之所以提及这些,为得不过是想要改变一下元始天尊对于黄龙真人的看法罢了。
然而元始天尊的性子又是何其地执拗,他所认定的事情,又岂能够被他人所左右?
随即,只见元始天尊目光深邃地看着周辰,他幽幽地出声说道:“徒儿,你若是想要与为师讨论这些,那就大可不必了!”
“是,师尊!”
周辰暗自轻叹了一声,却也并没有在劝说什么。
元始天尊这个偏见,已经深入到了骨子里面,绝对不是三言两语就能够轻易改变的。
若非元始天尊厌恶披鳞带甲、卵生湿化之辈,截教那些弟子又向来不干什么好事。
阐截两教最终也不至于反目成仇,未来甚至还引发了封神量劫。
周辰很是清楚未来封神量劫的本质,元始天尊就是想趁着这个机会,将截教当中那些品行德性有亏的妖族弟子送上封神榜。
以免这些妖族弟子损害截教,甚至是整个玄门的气运。
要么元始天尊改变他对于披鳞带甲、卵生湿化之辈的偏见,要么通天教主自己动心思整顿截教。
如若不然的话,未来封神量劫爆发,阐截两教生死相向,这根本就是无法避免的是事情。
可元始天尊的偏见又岂是那么容易改变的?而有教无类更是通天教主的教义所在,根本不可能有一丝一毫的改变。
“这些事情,是为师与你通天师叔两位长辈之间的事情,你就莫要参与了。”
元始天尊看了看周辰,再次微笑着出声说道:“至于截教那些弟子,倘若是当真做的太过,你也不必留情,打杀了他们也自无不可。
有什么事,为师给你担着!”
元始天尊的话音虽然平淡,但是其中却充斥着无尽的霸道威势,以及对于周辰这个首席大弟子的拳拳爱护之情。
也正是因为如此,当初周辰才会毫不犹豫地选择了拜入阐教门下。
周辰的心里面为之一暖,他当即拱手应声说道:“弟子明白!”
“你且下去吧,为师去同你通天师叔好好地说道说道!”
抬手一挥,元始天尊的身影直接就消失在了云床之上。
截教弟子胆敢到麒麟崖上来猎杀仙鹤,元始天尊自然是不可能就这么算了。
元始天尊虽然不会去找截教那些小字辈的麻烦,但是通天教主哪里,他是肯定会去要一个说法的。
“弟子恭送师尊!”
眼见得元始天尊的身影消失,周辰的眼眸当即为之一凛,他连忙拱手拜礼道。
號外!野狼出沒,請註意! 蟲二
起身以后,周辰便自己朝着玉清大殿之外走了出去。
然而还未等周辰回到自己的居所,一声怒吼当即便响彻在了整个东昆仑境内。
“元始,你看不起吾之门人,直说便是,何必拐弯抹角!”
“既然你阐教容不下我截教一脉,那么我离开这里就是了!”
通天教主的声音当中充满了愤怒,他直接对着门下弟子下令道:“截教弟子,随为师离开昆仑山!”
此时此刻,截教山门所在的主峰上,元始天尊神色漠然地注视着通天教主,他淡淡地开口说道:“通天,你截教门下尽是收一些披鳞带甲之辈,卵生湿化之徒。
整日里不思潜心修行也就罢了,还把这昆仑山弄的乌烟瘴气。
为兄说你两句,也有错了?!”
“好!好!好!”
通天教主怒极反笑,连连点头说道:“既然如此,那我离开这昆仑山便是,免得玷污了这仙山圣地。”
“哼!”
核聚變風雲 雪戀1988
然而就在通天教主即将动身至极,天边却是传来了一声冷哼。
只见太清圣人老子,骑乘着一只青牛缓缓而来。
望着怒气大发的通天教主,以及神色淡漠的元始天尊,太清圣人长长地叹息了一声说道:“无数元会的兄弟情意,你俩非要闹得如此不可开交吗?”
“大兄,这不怪我,你且听听元始他说的是什么话。”
“放肆!那是你二哥!”
向来平静淡然的太清圣人,此时此刻也有些愠怒了。
他凝视着通天教主,沉声询问道:“吾来问你,你刚才所说要离开昆仑山的事情,可是真心话?!”
“是!”
元始天尊的性子执拗,可通天教主亦是十分地倔强。
他听到太清圣人的询问以后,神色微微一怔,而后便重重地点了点头说道:“既然这昆仑山容不下我,那么我离去便是!”
“哼!”
太清圣人拂袖一甩,狠狠地瞪了通天教主一眼,冷哼一声说道:“既然要走,那么你就走吧!
从今以后,莫要再回这昆仑山来!”
都市之王
别看太清圣人的神色向来平淡无比,但这并不代表他就没有情绪和脾气了。
太上忘情却并非无义,太清圣人身为三清之首,他对于通天教主眼下这种分家的话语,是打心里面看不惯。
“我……”
通天教主的神色微微一愣,他看着依旧淡漠的元始天尊,以及满脸怒容的太清圣人。
最终狠狠一咬牙,声音坚定地说道:“好,自今日起,我通天另立门户,永不回这昆仑山。”
“所有截教弟子,随为师走!”
口中的话音落下,通天教主没有分毫半点的留恋神色,他抬手一挥,直接就卷起了上清大殿以及众多弟子门人,径直朝着昆仑山之外挪移而去。
苍穹当中,唯有太清圣人和元始天尊两人相顾无言,静静地矗立了良久的时间。
“唉,也是这昆仑山盛不下吾三教之庞大气运,各自分家,这也是在所难免的事情!”
半晌的时间过去以后,太清圣人长长地叹息了一声说道:“既然如此,吾也另择一处道场吧!
这昆仑山,就留给二弟你了!”
元始天尊也知天机注定如此,所以他也并没有过多劝阻什么。
“大兄保重,有时间常回昆仑山看看。”
微微颔首,元始天尊亦是有些伤感地说道:“无论如何,这里都是你我兄弟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