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fast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我真沒想當救世主啊 線上看-第605章 飲鴆止渴鑒賞-audby

我真沒想當救世主啊
小說推薦我真沒想當救世主啊
陈锋从来都是当别人的老师,将自己的东西传授给别人。
無賴神尊
他从未想过会有一天,自己还能从别人那里学到点什么东西。
但现在这事正在发生。
童玲同步过来的操作与他本人看似一脉相承,但只是操作细节手法上相同,总体却有许多区别。
陈锋虽然也很依赖直觉,但直觉通常只影响细节,在更宏观的个人作战策略上,他会更多的依靠主动意识去思索判断与权衡。
不良筆探 夜不悔
但童玲却是一旦进入战斗状态,便完全疯魔,不管是发生在万分之一秒内的快速抉择,还是涉及到整个战局的趋势性行动,全部交给了直觉。
两种不同的战法在小范围战斗中的实战能力不相伯仲,但在执行更为复杂的单兵任务时,却有天壤之别。
陈锋的方式有更多临机决断的空间,生还率高很多。
如果是陈锋参加汉界星系遭遇战,在确定碎灭弹可以引爆后,他会主动返回舰队,不会等到自己的装甲能量耗尽。
殮屍人之索命詭手
童玲的方式则是纯粹的以完成任务目标为最高导向,要么完成任务,要么战死沙场,开弓没有回头箭。
除非在装甲里新增一个类似于“保险丝”的装置,一旦见势不妙,即刻远程操控,剥夺战士的操作权,让人工智能牵引着强行返航,如同多年前的无人机自动返航系统一般。并且这“保险丝”的权限等级还得足够高,高到战斗员不能自行关闭。
第一王妃綜
最後人
事实上,T100的紧急维生系统里本就有“保险丝”,舰队指挥部当时曾经开启,试图召回童玲,但被童玲的直觉以极快速度介入,并关闭掉了。
刚刚修复的T100里对“保险丝”系统进行了一番调整,希望下次能在关键时刻发挥作用。
霸道鬼夫太心急 流音
表面看起来,童玲的战斗细节不输陈锋,各擅胜场。
但其实童玲的战法与陈锋之间依然有极大差距。
生存率本来就是战法水平高低的重要参考。
现在陈锋陷入了伦理困境。
他发现自己可以通过全脑链接训练,将童玲利用后天训练获得战神状态的过程广泛的复制出去。
那边童玲在模拟训练中继续挑战终极考核,这边陈锋可以将童玲的操作细节与直觉反应过程同步给参与全脑链接训练里的其他战士。
这可以让其他具备足够天赋的人也逐渐掌握进入全直觉操控的战神状态,获得与陈锋本人相近的能力,将S级战斗员的最高评估体系远远甩在身后,成为军队体系求而不得的顶峰战士。
这看起来很不错,但这件事的本质却是让人自身也变为智慧战械的一部分,并且其他人的情绪退化程度会比童玲快很多。
陈锋没想到,自己与《世外之歌》抗衡了几辈子,好不容易将《世外之歌》彻底征服,把它变成了人类手中的工具,兜兜转转一大圈,自己却又亲手培养出了另一首《世外之歌》。
就在这时候,原本在忙碌的繁星给他扔过来一条简短通讯。
在牺牲了266名S级战斗员后,无名舰队中的后备梯队迅速顶上,他的全脑链接训练系统里又来了266名后续通过S级评价的新学员。
此时新学员和老学员已经在训练系统前坐稳,正急不可耐的申请再次开启全脑链接训练。
陈锋又一次化作龙教官出现在这些人面前。
球在腳
他告诉学员们,自己从精英学员童玲的身上吸收到了一种新的训练方法,可以将其他人也提高到逐渐接近童玲的程度。
众多学员欣喜若狂。
随后陈锋却又说道:“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这种训练方法可以让你们获得超出自身天赋极限的能力,但同时却又会逐渐剥夺你们的情绪,你们最终会忘了自己是谁,甚至会忘掉自己与家人的感情,变成一个彻头彻尾的战争机器。嗯,就如同世外之歌一样。”
他把丑话说在了前面,但这些人却没一个退缩。
这些战士里,有陈锋熟悉的老面孔,这次“幸运”的没有被选上参与汉界星系遭遇战,又或者是高小七这样的普通机师,不用离开舰队。
还有陈锋之前并未见过的新面孔,这些新人既狂热,又紧张。
看着这一张张似陌生似熟悉的面孔,陈锋猛的回想起,在过去的时间线里,人类冲出太阳系之前,为了获得超出太阳系内部资源可以承受的智能算力,许许多多的人主动放弃思维,将自己转化为“空白者”。
如今,时代不一样了,科技水平不一样了,人类的处境也不一样了,但有些深刻在人心中的东西却从未改变。
陈锋深吸口气,“好!”
眨眼间七年过去,时间走到2722年,无名舰队即将抵达预定位置。
超级曲率引擎已经持续运转了数月,舰队将在三天后进入五百倍光速的超快速航行。
陈锋对战士们的强化训练已经逐渐见到了成效,越来越多的人脱离人力极限的范畴,成为顶峰战士。
目前,算上童玲在内,共有多达十六名顶峰战士。
配合着新装备,陈锋认为这十六人中的每一个,个人能力都不在自己之下。
但他的教学工作并非一帆风顺,为了给学员们提供深度模拟,陈锋一次又一次凝聚虚拟人格,并将虚拟人格写入可以承受冲击的天才学员的装备智能核心中。
他创出了很多份自己的“意志拷贝”。
極品唐醫 午夜冷風
随着拷贝数量持续提升,他发现这些虚拟人格与自己的黑洞思维会形成共鸣。
并且共鸣的强度正随着拷贝数量的提升而变得越来越强,慢慢的,他已经无法再屏蔽这些信息。
繁星说道:“你的黑洞思维虽然理论上具备无上限的数据存储能力,但你的个人人格依然是人。同时接收多个渠道的信息,与不同的人,从不同的角度发生共鸣,会让你的人格不断泛化。你的思维正在宇宙中融化,就像墨水在液体中扩散。现在看起来问题不大,但等你想让自己的思维重新进入人体时,就会发现再也找不到能承受你思维的载体。”
陈锋问道:“简单的讲,就是我有可能不能复活了?”
“是的。你的记忆信息量太大,思维强度超出人脑生物结构承受能力的极限太远的话,就算是你本人的身体也装不下你的人格。你正在把自己变成一个真正的能量态的量子生命。”
陈锋想了想,笑道:“那有什么关系?水晶水熊虫不也是能量生命?每增加一个顶峰战士,无名舰队的实力就增强一分,总不能别人都在豁出去拼命,我明明可以做很多事,却袖手旁观吧?”
繁星摊了摊手,不再多说。
她太了解陈锋了。
所以她只是与陈锋分析利弊,却根本没指望能改变他的想法。
2733年,无名舰队在第二层曲率通道中遭遇一支复眼者的巡逻炮灰兵团。
三十六个顶峰战士全军出动,在地方将信息传递出去之前,以摧枯拉朽之势将其摧毁,并将现场完美的伪造成基本相互作用断裂带扫荡的痕迹。
同年,地球生命科学院传出噩耗,一直在缓慢发育的陈锋基因胚胎突然失去了生物活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