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8u6妙趣橫生玄幻小說 問丹朱-第三百七十五章 反覆熱推-i1qo4

問丹朱
小說推薦問丹朱
五皇子不封王是理所应当,六皇子竟然也不封王?
陈丹朱若有所思,皇子们封了王,就有了自己的府官,收入——
因为有诸侯王之乱的前车之鉴,再加上承恩令的推行,如今的封王不会再让皇子们去封地就藩,没有了有朝廷一般的官员兵马配置,也不可以铸钱,不过,封地的收入可以归王爷们所有。
封地的收入可比当皇子要多的多,虽然没有了诸侯王以前那般官员配置,王府也都有府官,兵卫。
而有了收入,可以养更多的人,养更多的人,还可以挣来更多的钱。
因此封王的皇子和没有封王的皇子,将渐渐拉开距离。
五皇子就罢了,能活着就是他皇子身份带来的最大利益,六皇子,就有些可怜了。
身体弱为什么不能封王?封了王说不定还能冲喜,六皇子身体弱就好了呢。
綺戶流年
陈丹朱撇撇嘴,奇怪,皇帝似乎故意将六皇子和其他皇子们区别对待,那一世她以为六皇子得皇帝宠爱呢,若不然怎么引来了太子的刺杀,但这一世看——皇帝的宠爱不提也罢,皇帝是个不错的皇帝,但并不一定是个好父亲。
邪王盛寵:天才預言師
那当初,她让铁面将军托付六皇子照看家人,这个被遗忘疏离冷落的皇子,做到这件事一定不容易,他自己都只能努力的照看自己吧……
“小姐小姐。”阿甜在耳边问,“你想什么呢?”
陈丹朱懒懒哦了声:“没什么。”听着外边还在持续的锣鼓声,“你们都不要多去凑热闹,这么大的事,万一惹了麻烦,就麻烦了。”
爆萌戰妃:王爺,求放過!
阿甜与院子里的婢女们应声是,继续各自忙碌,陈丹朱接过小丫头手里的小棍子,逗廊下的鸟。
“不过。”阿甜在一旁问,“咱们送贺礼吗?封王是大喜事,没封王的也都有了府邸,也是大喜事。”
世家权贵们都要恭贺送礼。
陈丹朱哼了声:“不送,我封郡主的时候,他们也没有给我送贺礼啊,礼尚往来,他们先不懂规矩的。”
跟皇子,不对,跟王爷们讲规矩,是不是有点——不过无所谓了,小姐高兴就好,阿甜应声是。
在锣鼓喧天的第二天,热闹并没有平息,街上又车马乱跑。
“陛下要举行三场大宴。”阿甜说道,眉飞色舞,“特别大特别大的宴席,据说要摆满整个皇宫大殿前,歌舞酒菜彻夜不休。”
陈丹朱道:“就像当年吴王常常举办的那样吗?”
阿甜差点伸手捂住她的嘴:“我的小姐!这话可说不得!”
陈丹朱嘻嘻一笑:“知道啦,不说了,这跟我们也没关系。”
阿甜摇头:“怎么会,小姐现在是郡主,这种大宴一定要参加的。”
她急急忙忙的准备衣着配饰,想着再去少府监找找有什么好东西,但还没想好,阿吉突然跑来叮嘱让陈丹朱到时候不要参加宴席。
阿甜脸都气红了:“我们郡主,是郡主呢!”
身份地位可是权贵,竟然被拒绝在宴席之外,这可是皇家宴席,被皇帝拒绝,可比当时顾家宴席上被全城世家权贵打脸要厉害——
以后她们小姐还怎么立足?
阿吉也没有往日那般木然,神情有些担忧,竟然说:“要不,丹朱小姐你进宫去见见陛下,说不定有什么误会——”
陈丹朱哎呦哎呦几声逗趣阿吉“阿吉胆子大了啊,敢把我往皇帝面前引,到时候皇帝罚我,你就是同党。”
阿吉气的跺脚。
“好啦好啦,别担心。”陈丹朱笑着安抚他,“不是皇帝要打我的脸,是这次的宴席有些特殊,你们忘记啦,除了封王庆贺,还有另一个目的呢。”
皇帝这次的宴席要举办很大,挑选出的参加的宴席的人家,每家送一张帖子,至于这家有谁要去,都有这家自己决定,自己写上去,也就是说,一家去多少人都可以——
这么盛大的宴席,除了庆贺皇子们封王,也是要给给新王们选妻子。
“这种场合,陛下是怕我搅和了啊。”陈丹朱意味深长的说。
是啊,丹朱小姐的确,嗯,比如三皇子,周玄什么的,有些不稳妥。
阿吉明白了,松口气:“丹朱小姐不去也好,在家里清净自在最好了。”
勝券在手
陈丹朱点头:“是呢,我才不去呢,也吃不好,我让少府监在我府里也摆几桌同样的就好了嘛,我和阿甜吃的自在。”
……
……
殘魂 孤狼
大武俠輔助系統
阿吉回到宫里,皇帝正在书房忙碌,他在门外探身看了看,决定等一会儿再来说,免得这些小事打扰陛下,但皇帝一眼看到他,立刻喊“阿吉进来。”
门外的内侍们难掩羡慕的看着阿吉,这个小太监真是盛宠,他们刚才被告诫不得出声惊扰皇帝呢,阿吉一来就被皇帝叫进去,两个内侍抢着给阿吉打起珠帘:“阿吉公公请。”
阿吉走进去,皇帝直接就问:“丹朱小姐怎么说?”
阿吉道:“丹朱小姐也不想来呢,说吃不好,正琢磨让少府监往家里给她摆宴席。”
这次他没有负担的将陈丹朱大逆不道的话说出来。
皇帝也没有生气,松口气,他还真怕丹朱小姐这个不懂规矩跑来跟他闹呢,算她有自知之明,皇帝对阿吉摆手。
阿吉刚退出去,进忠太监笑着进来了,擦着头上的细汗。
“陛下,老奴见过六殿下了。”他说道,“六殿下说陛下考虑周到,他万一在宴席上犯了病,就太对不住王爷们了。”
皇帝抚掌,好了,两个祸害都关在家里了,这下就太平了。
他端起茶,又对进忠太监示意“你走的太快了吧,都出汗了,快喝口茶——他还说了什么?”
进忠太监道谢,不过没有端茶,而是迟疑一下。
“别的也没说什么,就是问丹朱小姐去不去,老奴说陛下不让她去,六殿下很高兴,问老奴陛下是不是要撮合他和丹朱小姐,要不然专门把丹朱小姐留下不去参加宴席,这样就不会被皇兄们选到——”
皇帝一口茶喷了出来。
小兔崽子!什么丹朱小姐就是给他留的,鬼才是为了他!
“陛下!”进忠太监已经提前站过来,伸手就能拍抚——他已经有准备了,“别急,老奴已经呵斥殿下了,丹朱小姐不参加,跟他没关系,让他不要胡说八道胡思乱想。”
英雄聯盟之最強王者
呵斥?楚鱼容这小混账会听?他只会抓住机会胡说八道!不行,决不能给他这个机会。
皇帝摆手,一边咳嗽一边对外喊“阿吉,阿吉,回来。”
才出去没多久的阿吉又被一叠声的喊回来,有些不知所措。
“去去。”皇帝拿起一张烫金的帖子扔过来,“给陈丹朱送去,让她务必一定参加宴席,敢不来,朕砍了她的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