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d06t好文筆的玄幻小說 蘇廚 ptt-第一千三百七十六章 賀蘭石熱推-lunkg

蘇廚
小說推薦蘇廚
第一千三百七十六章贺兰石
苏油下了马:“你命部将赶着马群去克夷门,那里有上百辆大车,都是给你的。今后你们可以组织商队,拉盐到兴州,发卖之后采购商品,从这里出去卖给鞑靼人,是部族一门不错的生计。”
仁多保忠主动替苏油接过马缰:“我们不会做生意。”
苏油说道:“没关系,到时候我会派遣精通商务的商团前来帮助你们,你们只要保护好他们和货品,负责运输就好了。”
仁多保忠点头:“那样我们能干好。”
絕對天後,總裁的星光厚愛 榛水無雙
苏油笑道:“大和尚和你媳妇相处得还行?”
仁多保忠苦笑:“追英怀着孩子的时候脾气大,不过孩子生下来就好多了。活佛给察哥摩了顶,说他将来会变成草原上的雄鹰。”
苏油点头:“走吧,去看看他们。”
大陷谷是一个巨大的草场,贺兰的大隘口两侧的山上全是茂密的森林,无数清泉从两山流淌下来,滋润过丰美的水草后,汇成一条不大的河流,从克夷门入黄河。
森林中最多的就是鹿,当年元昊颇爱在此围猎。
这里的风景秀美异常,北口不远处,便是一座占地很大的寺院,寺院有两座党项风格的白塔,那里便是双塔寺。
双塔寺的一边,是巨大的夏主行宫,完全拆掉太可惜了,苏油请示了赵顼,赵顼同意让梁追英在这里待产,之后划拨给双塔寺作为庙产,算是赵宋皇室对佛门的捐赠。
这操作可以,比建大相国寺来得划算,大殿作为供奉佛祖的佛殿,就不算违制了,将各处招牌换过就行。
听说赵顼亲笔书写了“敕建大双塔寺”的匾额寄过来,太后和皇后还各赏赐了半副鸾仪的花用,作为修缮庙宇,修建佛像,采购经书所用,目前还在半路上。
司马光还因此上书反对,认为崇佛非国家兴盛之道,夏国败亡,崇佛也是一大原因。
不过太后和赵顼不搭理他,苏油就也不准备搭理他,佛教在夏国的教化作用很大,现在比儒家强多了,只能慢慢来。
今后这里将是宁夏三路最大的一座庙宇,也会成为北方信众心目中的圣地,是苏油准备降服鞑靼的重要武器。
红衣大和尚亲自来到山坡下迎接苏油:“益西威舍果然有大威能,敦煌佛宝重光乃我教盛事,和尚多谢了。”
苏油笑道:“大和尚不要嗔怪我擅开佛窟就好,那些东西还在兴庆府,之后会给你送过来,对了,大和尚精通外语吗?”
螢火之森
絕色校草戀上我
“什……什么外语?”
無限之蘿莉攻略 柳生夏夜
“啊,石窟遗书除了汉文,还有很多吐蕃文、于阗文、龟兹文、突厥文、回鹘文、梵文、粟特文、西夏文的经卷,我估计多数都跟佛经有关,就是手里头缺少精通翻译的高人。”
吉多坚赞说道:“没关系,交给我就行,西夏、吐蕃、于阗、回鹘、梵文的我会,别的就算不精通,也能找到精通的僧徒。”
建造狂魔
“那就好。”苏油看着山坡上巍峨的行宫:“幸好没拆啊,否则我上哪里给你们找这么好的图书馆去?”
吉多坚赞再次合什:“益西威舍功德无量。”
苏油笑了:“走吧,看看察哥,再请大师带我参观参观。也不知道你感化梁夫人成功没有。”
吉多坚赞也笑了:“益西威舍,你要相信佛法的伟大。”
“从儒家角度来说……”苏油摇头:“我更相信母爱的伟大。”
从马屁股后边解下两个大包裹,交给仁多保忠:“拎着,这些都是给孩子的礼物。”
追妻擒心術
三人一路上山,苏油进入寺内,发现僧众足有三四百人。
梁追英不在这里。
仁多保忠有些尴尬:“追英怕你要将孩子带走……”
“呵呵呵……”苏油冷笑道:“她想得可真多,要是女孩子倒有可能,毕竟我家漏勺还差个媳妇,熊男娃一个就够了,两个都嫌多。”
“益西威舍果然神通广大,追英一直不让说,你却也知道是男娃?”
“……”
几个月的男娃其实很是挺可爱的,还没有学会调皮。
梁追英神色不错,苏油有一种感觉,在她的心里,这才是她的第一个孩子。
可怜的乾顺……
看着还有些紧张的梁追英,苏油说道:“你该去兴庆府了,屹多埋给你准备了宅子,以后你丈夫进城卖东西,你也得打理账册。”
“规矩还是要讲,这孩子你们可以带到四岁,之后要送到巢节度那里去,由他来给察哥开蒙进学。”
“我能做的就这么多,也是我最大的让步了。十二岁以后,察哥是留在宁夏还是去汴京,这得看陛下的意思,连我都无法干预。”
梁追英的眼泪一下子就下来了:“谢谢益西威舍……”
苏油说道:“日子还长,总有办法的,来吧,先看看我给孩子带来的东西。”
东西很杂,其实也不怎么值钱,就是细棉的内衣、尿布、线袜、棉袄、小棉被、小木碗、地丁胶小软勺、胶管喂药器、小指甲刀、吸鼻器、拨浪鼓之类。
还有两个温度计,一个给孩子测量体温的,一个是测量室温的。
有些梁追英都不会用,还得苏油教她。
现在这些东西在大宋也才流行没几年,不但新奇,还非常好用。
教得差不多了,苏油出门找仁多保忠:“你去问下你的手下,有没有见过一种石头,很细腻,摸着就像察哥的脸,底子是深紫色,上面有豆绿色的点子或者花纹。”
都市娛皇 本凡人
仁多保忠觉得很奇怪:“石头?”
苏油说道:“问问吧,你们经常放羊,尤其是小孩子,应该知道。”
没过多久,仁多保忠带着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孩子来了:“多吉说他见过,在山后沟里,骑马的话很快的。”
苏油说道:“那我们就去看看。”
党项小孩子基本都会骑马,程岳牵过一匹马来让他带路,不一会就来到了一条山谷。
多吉指着山上叽里呱啦说了几句,苏油大致能听懂,说那石头就在山上。
然后多吉跳下马来,跑到一处崖壁下头,捡起一块石头,有比划着山上叽里呱啦说了几句,意思大概是山上的石头经常滚下来,他手里的那块就是。
苏油招手让他拿着石头回来,接过翻看了一回,搓了搓,然后取下水壶,淋着水又看了一遍,交给张麒,笑道:“小七哥,今年的年货有了。”
张麒接过来摩挲了一回,也笑了:“大先生他们又得闹馋虫了。”
草根官道 世紀長風
苏油说道:“只可惜没有好工匠,要不找几个西昆的玉工试试?”
如今西域中亚一带的玉雕工艺也非常精湛,在苏油的脚踏式雕刻笔研发出来之前,很多方面甚至还超过大宋。
历史上直到元代,忽必烈才从中亚带回大批的玉雕工匠,让中原雕工更上一层楼,其后直到清代,痕都斯坦玉雕工艺都堪称顶级,纪晓岚《阅微草堂笔记》也有记载:“今琢玉之巧,以痕都斯坦为第一。”
都市之戰神歸來
苏油手里的石头不是玉石,但是也是好东西。
贺兰石,如今尚名不见经传,但是后世却是与端砚的端石齐名。
贺兰砚除了发墨迅速,不郁结,耐用之外,还有个神奇的特性,那就是如果配上盖子,能如同密封器一般,素有“存墨过三天”之誉。
张麒笑道:“少爷真是在哪里都能寻着宝贝,魔鬼城里能寻着怪石,戈壁滩上能找到玛瑙,这里还能找到砚材。西昆玉工手艺不错,不过都是蛮夷花色,得找李宫使设计才行。”
苏油将那块石头放到包里:“得,这趟就值了。”
然后笑着对小多吉用吐蕃话说道:“谢谢多吉,带我们来,那匹马,你的礼物。”
多吉都不敢相信,这匹马倒是没什么,但是宋人全套的牛皮黄铜马具,在蕃人部落里可是价值不菲。
仁多保忠骂道:“这傻多吉,还不赶紧谢谢贵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