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nmjq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小說 我要做超級警察 txt-第八百一十二章:否認讀書-qrab1

我要做超級警察
小說推薦我要做超級警察
黄文涛表面上看着不屑一顾,面对钟天正啊香的询问,他表现的非常的不耐烦,但他还是最基本的意识还是有的。
钟天正负责发问,啊香负责敲键盘记录,边上还有个记录仪对着自己,要是自己因为一时气愤瞎说,那搞不好自己得被抓起来了。
“不是我做的!”
黄文涛摇了摇头,再次否认到:“我虽然对黄珊珊已经没有感觉了,但是我还没有到那么变态的地步,不爱了就是不爱了,我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丧心病狂的事情来,往人家身体里塞东西。”
“哦?是么?”
末世之熱血傳奇系統
啊香忍不住怼了他一句:“那我们还要给你发个好市民奖章呗?”
“呵呵。”
黄文涛冷哼了一笑,没有解释:“反正不管你们看我吧,但是这件事不是我做的。”
他自然啊香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嗯。”
钟天正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那你们在亲热的时候,你有感觉到异常嘛?”
“没有。”
黄文涛坚决的摇了摇头:“这个东西,绝对是我走了以后被放进去的,我也不知道是谁。”
“我这么说吧。”
钟天正简单的组织了一下语言:“你们的感情关系如何?有没有可能是第三者的插足?”
“她很喜欢我,我也很喜欢她,当然了,那是曾经。”
黄文涛语速很快的说到:“但是就我知道的而言,我们在一起的时候,她应该是没有跟其他的人纠缠不清的。”
“你这个人,也太过于自信了。”
钟天正思考了一下,还是决定告诉他一个事实:“根据我们的调查,曾经有个男的,在你不在家的时候来到黄珊珊的家里,而且待的时间不是很短,一个板寸头发型的男人。”
“这个人你认识嘛?”
钟天正的目的当然不是想要黄文涛难受,他没有这么的无聊:“长相看起来凶凶的?然后也比较的瘦。”
“……”
黄文涛听到这里,嘴唇蠕动了几下,想说什么但是到嘴边又说不出来,好一会,他自嘲的笑了笑:“好吧,看来是我太自以为是了吧。”
“请回答我。”
钟天正不想搭理他这个话题:“这个人你认识还是不认识?是你的朋友嘛?”
“不是。”
黄文涛摇了摇头:“你也不用跟我说他的特征了,我这个人,没有什么朋友,唯独两个玩的好的朋友也都不在上南市,在这边,也没有玩的好的人,我也不需要朋友。”
“好吧。”
钟天正点了点头。
黄文涛的回答,无疑就已经是非常的明确了。
这个人不是他的朋友,那就是跟黄珊珊有关系了。
接着。
两人又询问了一些信息,但是都没有得到什么有用的线索,鉴于后续还有传唤他的可能,所以钟天正再度嘱咐了他一句手机要保持畅通,不然每次他都得被带回来这里。
下午三点多钟。
技术鉴定部门那边有了最新的消息。
“钟组,现场带回来的各种东西,咱们在你带回来的那个门栓上有新的发现。”
技术人员把一份鉴定报告放在了钟天正的桌面上:“我们在这个推动式的门栓把手上发现了线绳的纤维残留。”
“什么?”
钟天正的眼睛一下子眯了起来:“线绳的纤维残留?”
“是的。”
技术人员点了点头,把面前的这份报告翻开来:“您可以看看,这个位置。”
他指着报告中的图片:“这个推动式的门栓把手上的位置发现的这个纤维,就在把手的页子中空地带。”
“什么意思?”
钟天正看着照片上的位置,脑海里突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推测。
这不是一起密室自杀案。
黄珊珊的死,是一起密室杀人案。
“正常来说,门栓把手上不应该留下这种痕迹的。”
技术人员早就有了自己的想法,语速快速的说到:“这种纤维就是线绳的那种材质,跟人衣服上的材质是不一样的,类似与线绳手套的那种材质。”
夜夜不休
“我好奇的是,为什么在门栓把手上会发现这种东西,就算是有人带着线绳手套去开这个门栓,那也不应该在门栓页子的中间部位留下纤维啊?”
“好,我知道了,你这个线索很重要。”
“分内之事,希望对你有帮助。”
钟天正点了点头,等技术人员离开以后,他的视线落在了这份报告的照片上面。
门栓把手上为什么会有细绳纤维?
这是不是预兆了什么?
这个房间的门栓设计,正是判断这是密室的关键性证据,因为它从里面把门给扣上了,这种东西没有钥匙你根本进来的,除非是有人在里面把它给推开,不然你就是进不来。
现在。
密室里最关键的门栓上出现了线绳纤维。
钟天正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密室杀人了,但是他有点不明白的是,门栓把手上的线绳纤维,跟密室有什么关系呢?
换句话来说。
如果是他杀,对方如何用一根线绳做到了,人在门外但是却又能把房间里面的这个门栓给推进去把门在里面反锁了呢?
怎么做到的呢?
钟天正手指快速的在桌面上敲击了起来,眉头拧成了一个川字。
这是怎么做到的?
还是说。
这个细绳纤维,只是一个巧合?
脑海里。
宗师级的空间构想力快速把黄珊珊家里的那扇门构建了出来,数字化的钟天正反复尝试,但是都想不到,是怎么做到的。
钟天正陷入了苦恼当中。
就在这时候。
沈梦溪那边再度打了一个电话过来。
“钟组,准备抓人吧。”
沈梦溪语速很快的说到:“黄珊珊家里床单上那根卷曲的毛发的主人找到了,我们在数据库里找到了高度吻合的信息,这个人就在上南市,有前科。”
二刻拍案驚奇
钟天正精神为之一振:“可以的!这效率。”
“嗯。”
沈梦溪淡淡的应了一句:“我把具体的信息发给你,你们自己去找人吧。”
“妥妥的。”
钟天正点了点头。
没多久。
超級軍火商系統
沈梦溪就发过来了一个PDF文档。
女漢子青春二三事 女漢子
“啊香,走,找人去。”
钟天正提取了PDF文档中最基本的个人信息以后:“走走走。”
沈梦溪做事想的还挺周到的,不单是把这个人的DNA信息对比出来了,就连这个人现在的住处她也已经让其他部门帮她找出来了,这样无疑让钟天正省下来一大笔功夫。
啊香的行动力向来不错。
豐臣遺夢 凹凸熊
两人开着车前往翠湖路的一个小区里。
这个人的名字叫崔赵凯。
今年二十九岁,是个程序员,单身未婚。
他的前科就是之前是一名地铁咸猪手,被抓过一次,后来又因为猥亵同事而入狱,根据他之前的描述,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自己太过于性格内向,后来偶然间加入了一个咸猪手交流群。
一次得手以后,心中那莫名的快感被得到了满足,而且他们还有在群里交流经验,在得到别人的称赞以后心里也就越发的快乐,所以他也渐渐变的更加变态。
虽然几次被抓拘留,但是他非但没有痛改前非,反而是更加的疯狂,最终因为猥亵他人而被抓入狱。
出狱以后。
崔赵凯老实了很多,最近一年里也没有过类似的事情了。
“根据我的调查,崔赵凯跟黄珊珊之间,应该是没有任何交集的两个人才对啊。”
钟天正看着手机上同事发过来的最新信息,不由想到:“他们两个人无交集,怎么就会跟这件事有关系的?”
钟天正视线落在了手机上崔赵凯的照片上,这张照片跟报警人当时描述的有些共同点。
板寸头。
也是属于偏瘦的那种。
眼神看上去就不纯粹。
不一样的地方是。
报警人说看到的那个人看起来凶凶的感觉,而崔赵凯给人的感觉就是猥琐了,光看着就给人一种猥琐的感觉,跟凶完全不搭边。
“到了就知道了。”
極品修仙高手 鐵骨錚錚
啊香点了点头,侧目看着他:“你说他有这种前科的话,在公司上班,哪个女孩子愿意跟他走的那么近啊。”
“并不是每一家公司都会做背调的。”
钟天正移了一移身子,找了个舒服的姿势靠着座椅:“那些好的企业往往都会要求开具无犯罪证明,但那些稍微小一点的公司,就没有这么严格了。”
“也对。”
啊香应了一声,专心开车了。
犯罪记录这种东西,怎么说呢,也不能说强行要求每个人都出具这种东西,但污点肯定是污点了,而且是终身的。
所以,人永远不要给自己的人生留下污点,哪怕是在游戏中,也应当是如此。
一个小时后。
两人出现在了MH区的崔赵凯公司楼下见到了他。
当他们出示了身份证件以后,崔赵凯的第一反应竟然是想跑。
这种人,怎么可能跑的过钟天正啊香。
“你跑什么?!”
钟天正把他按压在了地上:“你又犯事了?!”
“额..”
我的同桌是死神
崔赵凯扭过脖子看着他:“你们不是来抓我的?那快松开我,被公司同事看到了,对我的工作生活造成了影响,我要起诉你们!”
“看把你给能的。”
钟天正嗤笑一声:“我看你刚才这个反应就知道,你最近肯定又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时间,看到警察的第一反应就是跑,你敢说你没有鬼?”
“呵呵,我笑了。”
崔赵凯冷笑一声:“那你们倒是拿出证据来啊,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我做了见不得人的事情。”
一笑傾城:神女要逆天
他也算是进宫的老人物了,从刚才钟天正的话里,让他捕捉到了这两个人不是来抓他的,自然有恃无恐了。
“你倒是没有做过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钟天正伸手把他从地上提了起来,目光落在了他坑坑洼洼的脸上:“我现在通知你,你涉嫌一起刑事案件,前几日一名年轻女子的死亡跟你有关系,跟我们回去走一趟吧。”
“卧槽!不可能!”
崔赵凯听到他这么说,整个人直接就炸了:“不可能,我只是偷拍了别人,她们都不知道的,怎么可能!再说了,就偷拍一下她们她们就自杀了?!”
钟天正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哦?原来是偷拍别人了啊!”
崔赵凯再次高潮:“草,你诈我!”
“刚才那件事说的也是真的,跟我们走一趟吧。”
钟天正不由分说的把他带上了警车,丝毫不管坐在后座一直哔哔的崔赵凯:“回去会问你的,你先想想怎么说,才不会有破绽吧。”
一个小时后。
审讯室里。
“这就是我们为什么抓你回来了。”
钟天正把黄珊珊的资料摆在了他的面前:“这个女人名叫黄珊珊,想必你应该很熟悉吧,前两天,她在家里死了,那天你在哪里?有没有去过她家?”
“黄珊珊?不认识。”
崔赵凯现在老实了很多,看着照片摇了摇头:“草,这么漂亮的妹子,我要是能认识就好了,要是还能去她家里,那简直就太幸福了。”
他的脸上流露出一股猥琐的表情,让钟天正不由皱了皱眉,有些反感这种人。
“你真不认识她?”
“你这不是废话么!”
崔赵凯不屑的撇了撇嘴:“我这个人,虽然作风不咋的,但是我还是非常有自知之明的,就我长得这个逼样,这种美女能认识我嘛!还去她家,我笑了。”
“你再给你看看这个。”
钟天正是不相信他说的话的,跟着把沈梦溪发过来的信息对比摆在了他的面前:“我们在黄珊珊家里的床单上提取的时候,发现了你的毛发,根据DNA数据对比,这个毛发就是你的。”
他把透明证物袋甩在了崔赵凯面前,指着里面的卷曲的毛发:“这是什么东西就不用我多说了吧?都是成年人,没意思。”
“你在她家的床单上留下了这么隐私的毛发,你还敢说你们之间不认识?没有关系?老实交代吧。”
“我真的真的不知道啊!”
崔赵凯看到这份DNA数据源对比的时候,整个人一下子就慌了,作为一个有进宫经验的人来说,他太明白这些数据代表着什么了:“我真的不认识这个人,而且我也从来没有去过她家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