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8tm6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皇兄萬歲 txt-92.血管之中封古主!(第二更-求訂閱)相伴-sb9ta

皇兄萬歲
小說推薦皇兄萬歲
空旷的星云五彩斑斓,有的如泡泡,有的如蝴蝶,有的如蜂巢…
一道道因为玄奇力量而瓦解的星际气体云,则在冰冷深邃的宇宙里拉出鬼魅般的星云,有的像脸,有的像人影…
那疏疏散散的星团,则是随着一个又一个的光年旋臂,在“缓慢无比”地旋转着。
若是细细看去…
却能在一些星团里发现很特殊的“星体”,那些星体似是处于星团的核心位置,但却大多都黯淡无光,恍如一方方特殊的墓碑,不知被何人所立,而存在于这宇宙星空里。
若是有这么一个超脱于一切的观察者,就能发现每一个这样的星体都与旁边的星体决然不同。
因为,这些星体里似乎藏着一个又一个独立的世界…
用人类的话来说,就是劫地。
上古亿元,多少劫临于这世界。
除了永恒不变的黑潮之外,火劫、山河劫、甚至业力劫都曾有过诸多的替代品。
而这些墓地,就是那些曾有的劫源。
不知有多少真正的绝世天骄、惊才绝艳、福源通天的人也曾融了这些劫源,却终究还是落得一个融入黑潮的下场。
旧的墓碑已经死亡,
異能少年王
媚青之顏 第二部
新的世界却又在诞生,
从凡眼观之,那是一个又一个“种子”样“团”,在不停地吸聚着周围更多的物质,然后再一股玄奇的伟力之下,逐渐发育成了新生的、为尘埃所覆盖的小世界。
宇宙之神秘,之浩大,未曾走入之人,都不过坐井观天。
人所想象的极限,自以为修炼的极致,亦是不过管中窥豹。
而在这无穷无尽的世界里,那漆黑的无上黑潮,依然在距离人间数千光年的轨迹里游动着,只不过它的左眼却消失了。
惹火萌妻
左眼消失之处,那联通向人间的口子却没有消失…
这是真箓维系的口子。
只不过,普通的怨灵却无法进入这样的口子,只有等着下一个察觉了这口子的存在再度爬入。
怨灵们奇怪的是,之前不是有个古主爬进去了么?
它去了哪儿?
为什么通道还在?
按理说一旦融合,通道就会消失。
那么古主难道没有融合?
眇目的无上魔龙,“缓缓”地蜿蜒地游着,无穷无尽的怨灵在无法传递声音的宇宙里、张嘴发出无声的充满刻毒的哀嚎。


哧哧哧!!
怨恨的气息,于那既定的轨迹里散发,但只是散发出半点,就又被那轨迹于伸缩之间化散开去。
玄之又玄的气息,毫无动摇的心智,在将那气息里的恐怖怨气缓缓化去。
玫瑰大帝 冬幕
那气息的流转的速度渐渐慢了,它听到心脏的声音。
每一声,都如万千的佛陀、诚心诵经,不为送它去往未知的亡者国度,不为让它放下屠刀,而只为平息它这的怨气,然后重新拥有选择的权力。
那轨迹…
就是夏极的血管。
那气息…
就是如今在他血管里流动,或者说半封印的古主。
下一杀劫的BOSS,于这一杀劫提前来到,而且还被半封印在了一个人类的血管里,说出去,根本没人敢信。
风雪之中,夏极银发如潮,独自行走在这荒无人烟的大地上,又如凡人般行走在闹市里,他问了问时间,知道一过三百多年了,这意味着妙妙的寿元不多了,他要回去。
只是,他才一动,又似是感到了什么,而踏步往另一边而去。
可才走几步,发现这风雪实在是大,便是跑到一个买伞的小贩面前,指着一把黑伞问:“多少钱?”


北方。
燕州修士最后的庇护之所。
经过了足足大半年的鏖战,已然到了尾声。
如今,那莽莽雪山之中,覆笼的气罩已是光芒暗淡。
这是阵法在黑潮的攻击里变得薄弱的迹象。
而若是任由黑潮继续攻击下去,即便拥有这等玄阵,却也注定了无用。
所以,在其中躲藏的修士也不可以一直的藏着,出阵对战也是必须要做的事。
兵对兵。
一品棄後
将对将。
王对王。
此时,彤云密布,大雪纷飞,其中一道魔影与一道雄壮的身影忽暗忽明,彼此攻伐,激烈的来回之间,不时从天传下雷鸣般的声音。
你禽我願
轰!
云层破裂,
那魔影被轰飞而出,却见是个周身散发黑烟、双瞳散发着血红的巨人,这就是怨主梼杌。
与这巨人同时飞出的,则是一个强壮如山,左手持蛇矛,右手抓着巨盾的男子。
男子浓眉大眼,神色坚毅,虽在刚刚的交锋过程里全身浴血,却优然未察,他无法后退,因为他是此处庇护地的玄武尊者。
为人而战,为这片大陆最后的净土而战!
他曾被怨灵修士陷害、但却杀之不死,被困在一座不见天日的地牢迷宫长达两百余年,而正是这两百余年的关禁,才使得他的意志愈发得到磨砺,实力更上一层楼,最终破笼而出,也算是因祸得福了。
此时,梼杌犹如一头暴戾的魔虎,才一显身,又化作一道黑光狂暴地扑了过去,如长啸于星河之间的猛虎,周身焚烧着滚滚怨恨的黑色气息,而他也不用兵器,双手就是兵器。
腾腾腾地踩踏之间,如是以大地为鼓面、疯狂擂动。
转眼之间,梼杌已到了玄武尊者面前,抬手覆笼,如一座魔山狠狠碾下。
玄武尊者神色却是不动,左手拿龟壳般的巨盾骤然掀起。
轰!!
盾山交碰,极密能量余波如潮四爆。
仅此一下,若是换做普通修士,就会使得他的身躯连同法身彻底崩碎。
但玄武尊者却是无法撼动,他承受着那巨大的能量余波,全身肌肉如遭铁锤,而他全然无视,右手之中的墨色蛇矛化作电光狠狠刺出。
这一刺,似无声无息。
但梼杌竟完全不敢硬接,而是抬起蒲团大的巴掌,那巴掌如是实心的,骤然化作一方黑盾。
叮!
一声轻响。
梼杌却被击的狂退几步。
他退的时候,玄武尊者左手之盾猛然松开,那盾化作一方龟壳围绕着他旋转不息,却又完全不会妨碍到他的任何动作。
他原本的右手抓矛变成了双手抓握,一踏虚空,在身形拉扯出百丈气流的功夫里,抖动矛身。
那矛瞬间散裂出诸多的枪花,但这枪花根本不是凡间枪花,而是化作道道裹覆着黑膜的黑蛇…
这些黑蛇几乎都成了实体,都拥有了生命,在他这一抖枪花的功夫里,狩猎般的飞扑而出。
百蛇穿空,巨盾旋舞,攻防之间,皆是顶级的神通。
梼杌面对这攻势反倒是不退了,而是欺身上前,任由那些枪在自己的躯体里戳出一个个黑窟窿…
可是,他却完全无视这等攻击,他也不会感到躯体的疼痛,反倒是又在半空轰出一拳。
怨主,不死不灭,何况这一枪?
梼杌等的是对方全力出手时,他在反击。
然而,玄武尊者早有准备,他在刺出这一矛后,根本看都没看结果,而是左手一抓飞旋的巨盾,横于面前,迎向那瞬间扑面的拳影。
勾情小婢 曼綠
轰!!
又是能量波纹狂散开来,四周空气无法承受,纷纷震碎,化作冬雪里连绵不绝的惊雷。
玄武尊者骨骼被压得发出轻微“咔咔”声响,却又猛然一顶,将梼杌弹开,继而又互相扑去。
两人战斗狂暴无比,你来我往,而玄武尊者却也终究是打的吃不消了,只能退回玄阵之中。
他这一退,其余随他出击的修士也一起退了。
黑潮再度狂涌向玄阵,发动攻击,光罩承受着这些攻击,而现出道道涟漪,彼此交叠,一时间连外面的风景都看不清了。
玄武尊者站在覆雪的山巅纸上,抬头看着那暗淡的的玄阵,闭目无言。
其余人也都是沉默无声。
这里修士极多,却再也不分正道邪道抑或是散修。
这里有的,只是并肩作战的战友。
魔修里有一人叹息道:“若是我们能齐心协力,当是可以守住,梼杌虽然强大,但剑魔还在,定然可以配合玄武尊者更好的防御。”
白小叶则是咬着唇,双眸里藏着难受的神色,“如果哥哥还在这里…”
是的。
(正版)奔月
如果最初人类修士没有分散,未必不能存活之机。
但现在,只能活一天是一天了。
任由谁都能看得出来,这玄阵快破了。
而玄武尊者能够带着众人支撑大半年时间,已是极强了。
冬夜…
风雪弥天。
黑潮停止了发动攻击,毕竟除了怨主,其他人也已经是修士,而不是不死不灭。
一簇簇篝火升腾而起,光焰灼灼,照出这岿巍山脉的冰山一角。
防御的修士们盘膝在一座座山峰之巅维系大阵。
谷里的修士则是神色各异,
在这些时日里,他们的道心已经动摇了,他们有的甚至开始怀疑自己该不该走上这条修炼之道。
而在这样的心态下,不少人居然都选择了借酒消愁,一醉方休。
“败了…”
“这一次一败涂地…”
“为什么会这样?”
陽壽未盡 小肥羊和小鴨子
质疑声,哭泣声,在深夜里时有响起。
然而,又有什么用?
午夜。
沙沙沙…
雪花随风吹卷。
玄阵之外,黑潮之外,怨灵修士之外,
腹黑殿下魔戀懶甜心 糖小果、
一个银发的男子正踏步而来,他感受到风雪的浓烈,便竟是撑起了一把黑伞。
这黑伞是他在附近的凡间小镇上买的。
他如是一个迷途的旅人,无意之间,误入了这如今燕洲最大的战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