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45eo精华都市言情小說 諸界末日在線 ptt-第九十二章 第二個祕密展示-ump54

諸界末日在線
小說推薦諸界末日在線
大地上。
风冷冷吹过,带起一抹抹黄沙。
洛冰璃上前几步,站在枯骨前细细端详。
须臾。
她开口道:“洪荒纪元……就算与我们地之纪元相比,也称得上平分秋色,你能掌握一门洪荒灵技,就算在那个时代之中,也可称一声圣人了。”
顾青山有几分意外。
说起四圣纪元,使徒个个都说自己的纪元最强。
但要说起洪荒纪元来,洛冰璃却又如此高看一眼。
只见洛冰璃又叹息一声,说:“可惜洪荒纪元依旧胜不过邪魔,这才被我们这些使徒把圣人们藏了,留待未来的决战。”
“如今已到决战之时。”顾青山道。
两人对望一眼,一同望向面前的枯骨。
决战在即。
可众生依然弄不明白邪魔的根底,更不知道如何去对付。
——如果说有什么希望,希望就在这枯骨上。
顾青山上前几步,凝视着那堆枯骨。
“我之所以没有熵解掉它,是因为我想看看它的灵魂和身躯之中,到底藏着什么秘密。”他说道。
“用什么方法?”洛冰璃问。
“难道地之纪元没有探查尸体类的秘法没有?”顾青山反问。
“有倒是有,但在我们的时代,我们都已经用过了——可惜一无所获。”洛冰璃遗憾道。
顾青山一默。
不止是地之纪元,还有水、火、风。
可惜大家都没有查出来什么有用的情报,否则也不至于一直躲着邪魔。
而自己……
除了那一式洪荒灵技和唤灵之术外,实力全都被抹去了。
謀世嫡女:惹火萌妃太狂野
如果自己还掌握着终极的众生同调奥秘,兴许还能想象办法,尝试着把自己变成九面,看看能不能从中寻找一些情报。
可如今的自己又能做什么?
顾青山叹了口气,终究是有些不甘心。
与以往相比,这次的战斗完全不同。
为了对付顾青山,邪魔们在时光的长河上寻找他,吃尽了苦头,最终融入魔王序列,企图一战决胜负。
九面虫魔乃是唯一没有融入魔王序列的邪魔。
它还不怕法则们的报复。
还能用妖精的力量。
——它是特殊的!
顾青山想了想,一咬牙,直接伸出手按在那堆枯骨上。
“你想干什么?这可是邪魔之骨,小心!”洛冰璃警惕的道。
顾青山不答,只是望向虚空。
只见一行行萤火小字飞速显现:
“你触摸了九面虫魔的骸骨。”
“这是从未发生过的事。”
“混沌已进入最高戒备状态!”
龍戰星空 千墨
下一瞬——
整个世界骤然亮了起来。
虚空之中,无穷无尽的金色瀑流轰然显现。
“混沌怎么来了!”洛冰璃失声道。
只见所有金色瀑流连成一片海,全然汇聚在顾青山头顶,最终凝成一根细丝,悄然没入他的手上。
与此同时,虚空中冒出来一行行萤火小字,停在顾青山眼前一动不动:
“以你为凭,混沌正在全力分析此魔物。”
“千万不要松开手。”
顾青山扫了一眼,便朝洛冰璃道:“护我一护。”
洛冰璃乃是纪元的使徒,见识极广,话一入耳便猜出了几分。
她站出来,挡在顾青山面前,开口道:
“也罢,这里是地之世界,我倒要看看有什么东西敢来惹你。”
两人静静站立不动。
一息。
两息。
三息。
时间静静流逝。
没有任何事情发生。
这下顾青山倒是有些诧异,转念一想,邪魔们根本无法脱离了魔王序列,否则便要被无数法则克制,更别说这里乃是地之世界,哪怕它们不怕死的要来搏一把,但这里又压制一切超凡力量——
新編黨員培訓教材
来是来不成的,来成了也只有死。
唯一一个能来的九面,也已经化作枯骨了。
所以这一刻才如此平静。
顾青山和洛冰璃对望一眼,都是松了口气。
又过了几息。
顾青山眼前的虚空之中,忽然浮现出一行血淋淋的大字:
“注意!”
“你已触碰到了某处混沌封印之地。”
“所有混沌之力暂时消潜,待你作出决定之后,才会再次激发。”
混沌封印之地?
决定?
顾青山心中一团迷糊,忍不住问道:“什么是混沌封印之地?”
一行小字浮现:
“所谓混沌封印之地,便是专门用来拘禁封镇某种秘密的特殊地方。”
顾青山道:“也就是说,它用来阻止别人获得某个秘密的地方?”
这是一个专门从因果律上阻止别人获取秘密的术。
——诸界之中,竟还有这样的术?
“正确,”混沌战神界面道:“一旦有人快要探知某个与混沌有关的秘密,便会引动因果律,立刻与混沌封印之地产生牵引,如若这时不退,便会被牵引至该地,生死难料;如若此时退却,便永远不得再接触此秘密。”
“注意:你只能单独前往。”
鬼顏毒妃 我心素惜
顾青山屏息不语。
杀掉九面虫魔是一件多么艰难的事。
再说,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自己又怎么能退?
唯一没想到的,便是早就有人探知了其中的秘密,并且对此秘密进行了封印。
三國之猛將雄兵 樹下黃狼
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让我去看看,究竟是什么人守护着这个秘密。”顾青山开口道。
一行行小字冒出来:
“你已决定继续探索该秘密。”
“你激发了此秘密的因果律,即将被传送至该秘密的混沌封印之地。”
顾青山身上顿时冒出来层层空间波动。
“这是怎么了?”洛冰璃问。
顾青山道:“没事,我可能要被传送去某个秘密之地,你在此等我,估计很快我就回来。”
下一瞬。
虚空中的波动淹没了他,带着他直接从地之世界消失。
……
飞行。
顾青山被一股力量裹住,在虚空之中疾速飞行。
他穿过无穷的黑暗,又穿过明灭不断的时光,在无数碎片一样的世界之中不停飞驰。
终于——
那力量带着他猛然一顿,瞬间便朝着一个方向落下去。
很快,四周光影一变。
一个世界出现在顾青山眼前。
淘氣女子的癡情王 靜魅兒
昏黄雾气,滔滔大江。
死亡与衰败的气息四处弥漫。
黄泉!
顾青山心中一跳,顺着那股牵引之力,悄然落在一座孤山上。
此山近乎被完全淹没,唯有山顶的一片空地依然露出水面。
放眼望去,四周皆是茫茫的忘川江水。
顾青山看了一圈,然后回过头,望向对面那人。
“师祖。”
他拱手道。
对面。
谢孤鸿坐在石桌前,正静静的看着他。
“我没想到守护着这个秘密的,竟然是您。”顾青山道。
“当然是我,换做其他人,我都不放心。”谢孤鸿道。
他身上笼着一根根铁索,铁索上蚀刻着细密的符文,将他的气息彻底隔绝。
——无数岁月以来,他就这样一直被铁索锁在这孤峰上。
“您真是受苦了。”顾青山叹道。
“这不算什么,倒是那些被邪魔转化的道友们,才是真正的可怜人。”谢孤鸿淡淡的道。
顾青山终于问道:“所以在上古时代,那个教我剑诀的人——”
谢孤鸿道:“当然是我。”
顾青山不禁松了口气,说道:“我本当尊您一声师父,但我师父乃是您的女儿,她在前,您在后,算起来百花宗便是上古的荒云天宫,又在同一门下,所以我称呼您做师祖如何?”
“可。”谢孤鸿道。
顾青山又问:“师祖,您守护着的秘密跟邪魔有关……所以这里是您专门用来阻止别人获得这个秘密的地方?”
“如果是别人来寻这个秘密,我会直接解开身上的这些铁索封印,全力出手杀了那人,把尸体丢到忘川中去,让他忘记一切,再去投胎。”谢孤鸿淡淡的道。
“那我呢?”顾青山问。
“你素来机敏,不如自己猜猜?”谢孤鸿道。
“我猜您不会阻止。”顾青山道。
“为什么?”谢孤鸿感兴趣的问。
“我可是您徒孙,是自己人。”顾青山指着自己,正色道。
“……”谢孤鸿瞪着他看了好一会儿。
顾青山撑不下去,只好道:“眼下形势危险至极,四圣纪元的使徒都纷纷出现,圣人们也不得不出世,我们的力量全部汇聚在一起,只等决战来临的那一刻——现在唯一的问题,就是不知道邪魔的根底,您守护了这么久的秘密,想来也是为了今天。”
谢孤鸿这才微微点头道:“其实这个秘密……当年我探得之后,就知道洪荒的时代肯定保不住了,只能守着它,留待未来的某一天。”
“师祖,请把九面虫魔的秘密告诉我。”顾青山道。
“你的朋友曾来过一次,我告诉过他一个秘密,也跟他说过,剩下的两个秘密不可说。”谢孤鸿道。
“还剩两个……无论如何都不能说吗?”顾青山问。
“青山,这虚空之中,许多法则都是彼此勾连影响的,一说就会引动法则与奥秘的反应,邪魔必会知之……其中有些事会出大祸,不可说出分毫,否则我也不必在此守护。”谢孤鸿道。
顾青山动容道:“这么严重……”
谢孤鸿伸手捏了个诀,隔空对着顾青山轻轻一指,说:
“所以你只能亲眼去看,至于能明白多少,就看你自己的能力了。”
顾青山身上顿时冒出来一团昏黄的火苗,将他整个人紧紧裹住。
晚安王子殿下
他毫不紧张,只是好奇道:“这是——”
谢孤鸿道:“那个秘密,记住,你只能看,不可说它。”
故鄉面和花朵
话音落下,四周的忘川江水席卷而上,化作四面墙,将顾青山和谢孤鸿封印其中。
顾青山闭上眼,似乎陷入了沉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