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t1uh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 諜海王牌 txt-第一二七七章 情報分享-zvosm

諜海王牌
小說推薦諜海王牌
两个人落座之后,范克勤这才开口问道:“怎么样?联络到了吗?”
华章笑着点头,道:“联络上了,另外。我回了局里一趟,跟局座把情况也说了说,毕竟您说得对,正常的备报一下,还是需要的。要不然事后反而显得咱们心虚。局座答应的很痛快。然后亲自秘密派遣了外勤总队的王展元队长,带着一队外勤,去了长春。他们负责专门侦查伪满的国务院大厦。我和王队长还约定了几个联络的方式方法。”
我的霸道監護人
说到这,华章首先将联络的方式,告诉给了范克勤。然后接着往下说道:“哥,红党那面的反应很快,卑职秘密联络了他们办事处的主任穆恩民,我把要在东北获得什么样的情报跟他讲了。他说会联络上级。然后和我也约定了联络的暗号,方法。没想到第二天晚上,就已经得到了答复,他们会让在东北的特工尽可能的打听情况。如果有了确切消息,就会把信息用死信箱的方式,放在道里大街的天津包子店里。那里面的厕所上梁中间,有一个凹陷。”
韓娛之自我之後無男神
范克勤点了点头,道:“嗯,明白了,看起来,咱们以后要尝尝大名鼎鼎的天津包子了。”
华章顿了顿,似乎略有担忧的说道:“哥,红党的效率,可是比国府高多了。一个南,一个北,我只等了一天就有了回信。”
范克勤点了点头,道:“嗯,是啊。他们的效率肯定是比国府高的多,这是源于他们的信仰和危机意识,居安思危啊。不过,答复你是一码事,答应后,信息传递到北方,派具体的任务,稍微慢一些时间,你也看不出来啊。不过,从时间上算,在你来之前,肯定有在北方活动的地下党,已经接收了任务。说不定,你在路上的时候,有某个人已经在为了这事而打探消息了。”
华章点了点头,道:“嗯,也是。”跟着看向了范克勤又道:“那我明天先去一趟道里大街的包子店,说不定,情报已经获取了。”
范克勤道:“也好,不过还是我去吧,这一路你赶的太辛苦。好好休息一天再说。另外,这几天我也没闲着,我找到了两个可以进入松江货站的地方。”
说着,范克勤起身走到了书架前,将书中写的几张纸拿了出来。复又返回坐好,其中一张是他画的图。按照这张他画的简易图,给华章把情况讲了讲,最后说道:“这些是我这些天侦查的情况,凡是我认为比较重要的信息都写在上面了,你明天在家里休息的时候,可以看看。”
“其实我不怎么累。”华章道:“一路都是坐着,就是有点乏,我今晚好好睡一觉,明天还是陪你吧。”
范克勤笑了笑,道:“随你,今天时间还早,我看咱也别等那天去吃天津包子了。你在家等着,看看我写的东西。我出去转一转,看看死信箱里有没有情报。顺便把包子带回来,晚上咱们一起吃。”
提督的二次元大冒險 布萊德
华章点头,忽然笑道:“那好,哥,最好能带点醋回来。”
“没问题。”范克勤答了一句,起身重新穿戴好。走出了房间。到了楼下叫了辆出租马车,没用多久便来到了道里大街。
话说在这的天津包子,是小鬼子入侵前就存在的。也属于老字号的馆子了,很有名气。是以范克勤来的时候,虽然没赶上饭口,可是里面的人却不少。至少坐了能有七成食客。
范克勤来到了一张桌子前,点了两道小菜,一壶老酒,最出名的包子三屉,告诉伙计其中两屉带走。然后又问了厕所在哪,自己要先去一个厕所。
按照伙计的指点,范克勤穿过一层的饭堂,一拐,进入了厕所当中。话说这是个老馆子。里面的厕所也是老式的。只不过,这毕竟是个饭店,老式的厕所,又是在屋内,味比较大。另外营业状况良好,比较挣钱,所以后来就把厕所重新修了,变成了抽水马桶,还有洗手池。
不过整体的布局还是老式的,进去后,范克勤就开始不停的洗手,把一个正在撒尿的小子靠走。迅速的来到了中间位置,一抬头,上面有个大梁,范克勤用力一跳,双手把住大梁,然后换单手一摸……嗯?真有东西。
范克勤赶快把里面的纸张取出,同时落了地,而后快速扫了一眼纸张。虽然被人连续折叠成一个小块,但他还是能够分辨出,这就是最普通的那种信纸。而且应该是两张叠在一起的。
将其揣入怀中,范克勤再次洗了洗手,把摸大梁沾上的灰尘洗去,而后出了洗手间开始吃喝起来。
其实范克勤真的没想到,红党能够这么快就传来消息。他刚刚取下情报的时候,虽然没仔细看,但依旧瞄了一眼,并且还用手拿着感应了一下。根据上面的灰尘来判断,其实这个信息被放在横梁上的时间并不长,顶多也就是三天倒头了。
繾綣邪郎情 辛琪
如果这么算的话,时间确实很短。华章回去后,立刻就联系的对方。然后回来还用了一些时间。但信息走的总是比人快的,就像是之前自己跟华章说的那样,说不定她在路上的时候,对方才刚刚下达了任务。但只要下达任务,比如说电台,那电波会在空中飞快的传递到了东北。
所以这个具体接手任务的红色特工,肯定是比华章要快个近一个星期时间的。如果信息上的情报已经涉及到了具体的内容,那么范克勤可以合理的推断,这个执行任务的红色特工,很可能就在某个跟松江货站联系很紧密的部门工作。
小偷王妃可傾城
范克勤一边吃着,一边细细的想了想。如果真是自己推断的那样,自己若是完成了破坏任务,那么会不会给对方带来危险呢?要知道,小鬼子和伪满肯定会在事后展开调查,万一他们怀疑内部泄密,这个提供信息的红色特工,说不定真的会被怀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