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r2ur好文筆的玄幻小說 踏星討論-第兩千三百七十三章 陸家的魅力閲讀-on9rf

踏星
小說推薦踏星
图启明脸皮一抽,下意识后退,“干嘛?”。
陆隐没说话,一步步接近,图启明咽了咽口水,露出难看的笑容,“老大,开玩笑,开玩笑而已,别当真呐”。
陆隐抬手,忽然落下,图启明大惊,“大姐救我”。
陆隐手停在图启明肩膀上,“大姐,是我的大姐?”。
图启明脸色苍白,他看着陆隐接近,这一幕仿佛重叠,他看过太多次同样的场景,梦里都梦到了无数次,所以当初在折叠山脉承受精神折磨的时候才想被陆隐揍,他在逃避现实,而今,同样的一幕出现,他竟下意识喊出了大姐。
陆隐见他面色憔悴发白,收回手,“跟我说说吧,当初到底发生了什么”。
图启明揉了揉眼睛,看向陆隐,“陆混蛋,如果不是因为你,现在不会是这样”。
陆隐盯着图启明,他果然知道当初的事,“说清楚”。
“就因为你看上了白仙儿那个贱人,我们所有人才被算计,就因为你”,图启明大喊,愤怒瞪着陆隐。
陆隐皱眉,“我说让你说清楚,大婚当日到底发生了什么”。
图启明咆哮,“我怎么知道,老子都被你这混蛋灌醉了,那时候我还是个孩子,孩子,你居然灌醉我,陆混蛋,你太混蛋了,所有人都说你阳光开朗,实际上你就是个猥琐小人,你就怕我超越你,竟然灌醉我延误我的修炼时间”。
啪的一声,陆隐对着图启明脑袋就是一下,这次是真打了,“你就没印象?”。
图启明捂着头,“没有,老子被你灌醉了”。
“废物”,陆隐不爽。
图启明龇牙,“你说谁废物呢,老子如果天赋没被废,能打你一百个”。
“你什么天赋来着?”,陆隐好奇。
图启明昂首,“自己想”。
陆隐又是一下子,“欠揍的天赋”。
“陆混蛋,等老子修为恢复就跟你决斗”,图启明大吼,相当不服气。
陆隐没理他,而是看向第四阵基战场,他又看到了三重门,看到了万天掌法。
图启明顺着陆隐目光看去,喃喃道,“知爷爷还是那么生猛,杀人如草芥”。
这时,万知一的目光自战场扫来,图启明吓得缩了缩脖子,赶紧溜了。
陆隐一脚跨出,出现在战场。
“你就别出手了,不然容易引来七神天”,万知一开口,声音有些嘶哑,但比起在折叠山脉好了太多。
妃鬟傳:錦玉天歌 林玞玞
陆隐看着他,“恢复了不少”。
此刻的万知一面色没那么苍白,气息也很强悍,他一出手连禅老,痕心都看过来。
万知一摇头叹息,“废了,这辈子是无法破祖了”。
“未必,只要活着,总有可能”,陆隐道。
万知一苦笑,他知道自己的情况,但陆隐能安慰他,也让他很开心。
深呼吸口气,万知一面朝陆隐,缓缓行礼,“万家大长老万知一,参见少主”。
陆隐急忙抬手阻止,“知爷爷,不必如此”。
万知一认真道,“礼不可废,无论发生什么,我万家都是陆家的附庸家族,您,永远是少主”。
陆隐看着万知一,看到他的固执,倔强,还有对陆家的尊重,想了想,收回手,任由万知一将礼行完。
战场边缘,妖帝眼皮直跳,又一个半祖,而且绝非普通半祖,怎么那么多半祖围着陆隐?它看不到巨兽星域脱离人类的希望。
銀幕時代 鐘離江河
“知爷爷,能告诉我当初到底发生了什么吗?”,陆隐问道。
青春腐朽 梟逝雪
万知一摇头,“我们的记忆都被抹除了”。
陆隐失望,他很奇怪,四方天平为什么要抹除那一天的记忆,有这个必要吗?无论是红花园里的疯子还是折叠山脉的陆家遗臣,在他们看来都应该是必死的,不可能有活着回到树之星空的机会,即便如此为什么还要抹除记忆?
國民男神離婚吧 柳千樺
放逐陆家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有必要抹除吗?除非他们在掩盖什么。
“我们所有人的记忆都停留在婚礼的庆典上,脑中残留的只有对少主您的祝福,别无其他”,万知一道。
陆隐皱紧眉头,“我说几个词,或许您能知道”。
连未先生都可以通过记载查出王家的黄泉水,万知一作为陆家附庸家族万家的大长老,地位堪比祖境,更应该知道。
“少主请说”,万知一道。
陆隐目光一凛,“白龙翻身”。
万知一眼睛眯起,“祖莽翻身,白龙族是唯一可以接近祖莽的种族,其余即便陆家人想接近祖莽,都可能被攻击,我说的接近,是触碰,甚至交流”。
“祖莽翻身,天摇地动,看来陆天境被放逐,就是靠祖莽翻身”。
“不是陆天境,是整个顶上界”,陆隐道。
万知一虽然震撼,却还是道,“祖莽,可以做到,就是不知道白龙族怎么做的,或许主家了解,我,不了解”。
“黄泉水”,陆隐又说道。
穿越之醫女毒妃
妖嬈女帝 冰心明月
万知一惊讶,“王家的黄泉水吗?王家一直隐藏,但当初我偶然听见天一老祖说过,所谓的黄泉水,就是血液”。
“血液?”,陆隐惊奇,那可是黄色的,生物的血液吗?
“就是血液,天一老祖猜测应该是天上宗时代三界六道强者的血液,甚至可能是”,说到这里,他神色肃穆,“始祖的血液”。
陆隐目光睁大,“王家大陆是手掌形状,不会真是一个手掌吧?如果是,别人怎么看不出来?”。
黑色家族的秘婚:魅寵7分77秒 絳美人
万知一与陆隐对视,“看出来,又如何?”。
陆隐一怔,沉思,是啊,看出来又如何,还能抢吗?第五大陆除了陆家,谁能抢王家的东西?但陆家也不可能抢,否则其他家族势力怎么办?
“主家掌控第五大陆,虽有时霸道,却从未抢夺他人之物,论天赋有点将台,封神图录,论资源,坐拥整个第五大陆,何须在意一个手掌,哪怕那个手掌真是始祖的又如何”,万知一傲气,这是对附庸于陆家的自豪,这种自豪,陆隐第一次看到。
他第一次看到那个时代有人对于附庸陆家的自豪,他看到了陆家的魅力。
“这黄泉水有什么用?”,陆隐问道。
万知一道,“记得有人曾接触过,说是拥有相当恐怖的束缚之力,可以埋葬任何强者,但究竟如何王家从未对外泄露”。
陆隐点点头,万知一虽然地位堪比祖境,但即便是祖境,也未必能了解这些。
陆家被放逐既然有黄泉水的功劳,代表在此之前王家将黄泉水隐藏的相当严密,否则陆家肯定会防范,他猜测或许就连天一老祖都未必完全了解这黄泉水。
“狱锁”,陆隐说了两个字。
万知一道,“神武天的手段,始祖秘术”。
陆隐大惊,“始祖秘术?”。
僵屍天下
万知一点头,郑重道,“主家被放逐,四方天平中有夏家,我就猜到会是这种手段,狱锁秘术源自始祖,传闻天上宗时代,夏家立功,始祖亲自赏赐了这一门秘术给他们,主家都羡慕,但整个第五大陆唯有夏家有”。
“夏家可以修炼这门秘术?那夏神机为什么没用过?”,陆隐不解。
万知一惊讶,“看来少主与夏神机还交过手,他不是不用,是用不了,因为狱锁一旦使用,肯定陪着主家被放逐了,那是单传秘术”。
陆隐松口气,原来如此,怪不得,怪不得,他刚刚心还提起来。
始祖,这两个字太有威慑力了,始祖秘术,想想都头皮发麻,他就担心夏家隐藏了这门手段,那就完了。
如今看来,夏家付出的代价最大,连始祖秘术都没了,只为了放逐陆家,他们又得到了什么?
陆隐警惕,夏家付出这么大,必然有回报,而今他没看到这个回报,这代表,夏家隐藏了些东西。
“寒仙果”,陆隐道。
万知一惊奇,“只是一种水果,寒仙宗修炼寒仙指要借助寒仙池,而寒仙果就生长于寒仙池中,这种果子很好吃,你们小时候经常去偷,为此还被寒仙宗大一些的孩子欺负,我记得当初你们七英杰结拜就因为这件事,七个打人家十三个,这种果子对放逐主家没什么用”。
陆隐摩挲着凝空戒,想起了那张纸,还有断断续续的记忆,七个,十三个,对,就是这个。
原来是偷吃寒仙果被寒仙宗的孩子堵住了,难怪自己身为陆家传人还被人欺负,那是在寒仙宗,是偷吃果子。
陆隐目光柔和,看着凝空戒,心中涌起复杂的感情,他的哥哥姐姐,在哪里?
“就是这些导致主家被放逐?”,万知一问道。
陆隐收起思绪,“陆疯子”。
万知一脸色大变,“陆疯子?”。
陆隐点头,看着他,“对他,您知道多少?”。
万知一神色严肃,甚至带着惧意,“人如其名,他就是个疯子,一个即便天一老祖都忌惮的疯子”。
陆隐问道,“他的实力连天一老祖都忌惮?”。
万知一摇头,“实力如何我无法判断,但天一老祖曾说过,这个疯子决不能放出来,如果哪天他死了,死之前也要带走这个疯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