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g14熱門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四重分裂 線上看-第九百零七章:自然沉分享-s97nx

四重分裂
小說推薦四重分裂
【把我推到风口浪尖上是保护我?】
極品小魂丹,神君別吃我
【破例允许我这个低阶神职人员参与啥?】
【学园都市……呃,这个我倒是知道。】
【学园都市的盛会……嗯,这个我也知道】。
【圣教联合自然是有资格参加的,但在人选方面……】
億萬首席,前妻不復婚
【就算语宸是神眷者,是曙光教派的圣女,应该也不够资格代表联合出席吧?】
【我的话就更不用说了,就算把在苏米尔那边的功劳翻个倍,也远比不上语宸。】
墨檀微微眯起双眼,结合一些自己从其它渠道收集到的信息陷入了思考,并在这个过程中下意识地忽略掉了某个对他来说十分重要的事实,那就是……
“可以跟忘语殿下同行,这件事对黑梵牧师你来说应该算是个不错的好消息吧?”
汤姆脸上的马赛克微微扭曲了一下,结合语气分析应该是浅浅地笑了笑,轻快地说道:“我们都觉得作为一对爱侣,你和忘语殿下在一起的时间有点过少了,而这方面的责任主要在教会这边,尽管并不是有意为之,但让你们长期相隔两地终究是不争的事实,所以我和夏莲殿下一致认为这是个好机会,教皇冕下也表示了支持,就为你争取到了这么一个名额。”
被强行将思绪拉到‘和语宸一起出远门’方面的墨檀不易察觉地叹了口气,尽管心跳还是不受控制地快了起来,呼吸也稍稍变得有些急促,眼中更是闪烁着难以自制地希翼,但这一切都难掩他身上那难以言表的阴郁之气。
一想到很快就要见到那个让自己……准确来说是三分之一个自己魂牵梦绕的女孩,能听到她的声音,看到她的脸庞,墨檀就根本无法控制胸口中那股飞速膨胀的喜悦。
与之对应的,这份喜悦,这份心情,亦会给予他无数倍于其本身的伤害。
说得意识流些,那是一道道他自己亲手在心脏上剜出的、血淋淋的伤口。
沉痛到几乎无法呼吸。
“抱歉,我好像是说错话了。”
作为一个敏锐到过分的,善于捕捉旁人心情的,虽然长得丑但是眼没瞎的人,汤姆自然不会看不出墨檀的变化,尽管他并不知道具体原因,但作为一个活了近百年,虽然没谈过一场恋爱却见过无数对猪跑,阅历极为丰富的年长者,这位皮囊过于扎眼,灵魂还算有趣的苦修者还是立刻发现了问题,并在短暂地沉吟后试探着问道:“黑梵牧师,如果你不介意的话,能不能……”
“不能。”
墨檀的回答平静而冰冷,生硬到甚至连他自己都被吓了一跳。
对于在无罪之界这个游戏中人格始终呈‘绝对中立’的黑梵来说,这还是他披上这个马甲以来第一次用这种口吻跟人说话。
还是一个无论怎么看都像是在关心自己的人。
【很抱歉,汤姆前辈,我并无冒犯之意,只是……】
这句话在墨檀的脑海中转了一圈,却令人遗憾地在说出来的前一秒惨遭焚灭,被他心中那股名为郁结的火焰化作飞灰。
值得庆幸的是,汤姆并没有想过让面前这位黑梵牧师为他自己的无礼道歉,在被冰冷冷地噎了一句后耸了耸肩,竟是有些怀念地说道:“呵呵,你的反应让我想起了一个老朋友,年轻人,尽管我从未觉得你们二人有任何相似之处,但不得不承认,几秒钟前的你和我印象中某一次的他简直一模一样。”
“您的……老朋友?”
竭力用敬语掩饰自己之前的失态,墨檀很乐意跟老汤姆聊点别的,什么都行,只要不是自己和语宸之间的事。
“没错,老朋友。”
苦修者的语气很是怀念,他仿佛一个普通老人般在微凉潮湿的晚风中缩了缩脖子,轻笑道:“很多年前,我对他说过类似的话,想让他把那张嬉皮笑脸的帅脸下怎么藏也藏不住的烦恼跟我说说,结果你猜怎么着?”
结合前文,墨檀很聪明地推测道:“他非常不礼貌地拒绝了您?”
中邪
“啊,是啊,不过我们两个的关系不错,所以也没什么礼不礼貌的,正如我并没有介意你刚才那并非在刻意针对我的怒火一样,我当年也没有把那位老友的拒绝当回事。”
老汤姆哈哈一笑,轻而易举地揭过了面前这位晚辈的无心之失,莞尔道:“所以我继续刨根问底,缠着他让他把心里的事讲给我听,哈哈,如果换作是你的话,黑梵牧师,假设我不依不饶地继续问你,你会怎么办?”
墨檀张了张嘴:“我……”
“他揍了我一顿。”
老汤姆没让墨檀把话说完,只是用平静地说出了堪称劲爆的内容,耸肩道:“我当时年纪尚浅,在那位比我大挺多的朋友面前几乎毫无还手之力,几分钟不到就被击溃了六层圣言踹翻在地,然后他冲我笑了起来,问我‘还想知道吗?’,你猜我当时是怎么说的?”
墨檀眨了眨眼,根据语境选择了可能性较高的可能:“您说想?”
“不,我说我不想了。”
汤姆做了个如果不打码的话能吓死有智亡灵生物,也就是真鬼的鬼脸,干笑道:“我很了解那家伙,要是我说想的话,他绝对会再揍我一顿的,所以立刻收起了好奇心,该干嘛干嘛去了。”
墨檀哑然失笑,觉得这位有着‘苦修者’这一听起来给人感觉十分刻板的名号,从各种意义上来说都很特别的老前辈十分风趣。
但几秒种后,他的笑容就被这份风趣凝固在了脸上。
因为汤姆紧接着就转向墨檀,很是认真地问了一句:“所以说,黑梵牧师,你觉得自己打得过我吗?”
墨檀:???
开什么国际玩笑,他一纸面实力还不到高阶,真实实力还不如纸面实力的垃圾戒律牧师,怎么可能打得过面前这位除了长得磕碜之外几乎没有缺点,神术造诣甚至要高过夏莲的大佬?!
“您这是……”
僵了近乎半分钟,勉强算是回过神来的墨檀才惊疑不定地向面前那团马赛克问道:“啥意思?”
“我很后悔。”
汤姆轻叹了口气,抬头看向夜空中那满天星斗,语气中满是苦涩:“直到现在都很后悔,不知道多少次,我都在心底发誓如果能再重来一次的话,就算被那位朋友打死,我都要逼他把心事说出来,就算我没办法帮助他,也总好过让那人自己去承受那么多……但我很清楚,就算自己再怎么懊悔,再怎么发誓,时间也无法回退,遗憾终是遗憾。”
墨檀沉默了,因为他已经很好地领悟到了老汤姆想要传达的。
“所以,我已经后悔了一次,可不想再后悔第二次了,尤其是你还打不过我。”
老汤姆狡黠地笑了起来,道:“就当是一个老人的任性吧,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可以倾听你的烦恼。”
墨檀深深地看了面前那层马赛克一眼,淡淡地说道:“您这是自欺欺人,就算我确实有烦恼,就算我把烦恼告诉了您,过去的遗憾也无法被弥补回来了。”
京華風 自由的老
“是的,而且还很不礼貌。”
老汤姆微微颔首,平静地说道:“但如果有那么一点可能帮到你……或者忘语殿下的话,就值得了。”
“已经猜到这一步了吗……”
墨檀长叹了一口气,眼中满是麻木与疲惫,干笑道:“事先说明,我可不会感谢您啊,苦修者大人。”
老汤姆摸了摸自己并没有长胡子的下巴,乐呵呵地说道:“别怨我这个老东西蛮不讲理就好了。”
“已经在怨了。”
墨檀翻了个白眼,盘腿往地上一坐,过了好一会儿才缓声道:“好吧,简单来说的话,就是我和语……忘语之间出了一点问题,一点就算是曙光女神亲自降临都解决不了的问题。”
【淦!】
听起来很神圣但并没有啥威严的女声在墨檀耳边回荡了半秒,后者充耳不闻。
老汤姆挑了挑眉,并没有去纠结对方话语中对女神隐隐的不敬,只是微笑着问道:“问题的性质是怎样的?”
“问题的性质非常严重。”
墨檀给出了信息量为零的回答。
然而……
“让我来猜猜。”
负手而立的老汤姆看着墨檀那并不消瘦却异常萧瑟的背影,淡淡地说道:“你们……或者说是现在的你,所面临的问题并不是可以通过力量、金钱、信仰或者其它什么外力能够解决的。”
墨檀没有回头,只是不置可否地撇了撇嘴,因为对方刚刚那句所谓的‘猜’完全就是解读了一遍自己的原话。
無限內存 寧兀缺
“你的情感或许并未动摇,甚至前所未有的坚定,但却只能在一条存在于你和忘语殿下之间的鸿沟前止步,前面是无底深渊,背后没有退路。”
汤姆继续着他的‘猜测’,声音不疾不徐。
托着下巴坐在地上的墨檀目光一凝。
“不否认么?”
汤姆露出了一抹并不算好看的笑意,轻叹道:“或许,横在你们之前的阻碍并不是别的什么,而是某种注定无法被任何事物改变或忤逆的东西,所以它才会变成一个无解的问题。”
墨檀猛地回头,看向那团马赛克的双眼中满是茫然:“你怎么……”
“我并不知道,刚才那些全都是猜的。”
汤姆耸了耸肩,莞尔道:“当然,也不能说是没有参考对象就是了。”
農女珍珠的悠閑生活 千墨
不知道该说什么,也并无八卦兴致的墨檀微微颔首,再次陷入了沉默。
“那么,我不妨再猜一猜。”
汤姆走到墨檀旁边坐下,眺望着远处那条微光粼粼的金辉河支流,很是随意地问道:“忘语或许已经有所察觉了,但跟你不同,她并不知道那条横在你们二人面前的障碍是什么,对么?”
“或许吧。”
墨檀有些不自在地移开了视线,盯着自己的膝盖低声嘟囔了一句。
“那就往前走吧。”
汤姆拍了拍墨檀的肩膀,说出了非常莫名其妙的话。
而墨檀也给出了同样莫名其妙的反应:“啊?”
“能为一个人如此烦恼,证明你无论如何都放不下对方。”
汤姆摊了摊手,很是无所谓地说道:“既然如此的话,就继续走下去好了,横在前面的是鸿沟也好、深渊也罢,等到掉下去的时候再说吧。”
墨檀:???
“很蛮不讲理对么?或者说是很幼稚?”
汤姆哈哈一笑,摇头道:“很正常,毕竟我自己从来都没有相关方面的经历,要说分析的头头是道实在有点强人所难,但在很多时候,这个世界的大多数道理都殊途同归。”
墨檀干笑了一声:“那您给我讲讲恋情和料理的相似之处吧,殊途同归的话。”
“或许是都需要大量调剂?”
汤姆眨了眨眼,然后便回到了刚才的话题:“如果我们把事情简单化,你就会发现结局无疑只有两种,那就是你们最后走到了一起,或者没有走到一起,并不存在其他选择。”
墨檀扯了扯嘴角,示意自己并不傻。
“逃避是一条最令人遗憾的路,而且遗憾的未必只有一个人。”
说到这里时,老汤姆那双墨檀并看不清楚的眸中划过一抹怒意,停顿了好一会儿才继续道:“坦白心中的顾虑一起面对困难,如果可以的话我想你早就这么做了……所以,就这样走下去好了,或许结果并不美好,但总好过两个人一起遗憾不知道多久,更何况,万一走着走着,转机就出现了呢?”
墨檀微微一楞:“什么意思?”
“不知道,我只是用自己修习神术时的经验跟你胡说八道而已。”
老汤姆站起身来,竟然逐渐与那点点繁星洒落在大地上的光芒融为一体,身形由实转虚,宛如蒸发般消失不见了,只留下一句淡淡的晚安。
我當方士那些年 君不賤
“莫名其妙……”
墨檀揉了揉鼻子,站起来转身向自己的帐篷走去:“知道是胡说八道的话,一开始就不要聊这种事啊。”
……
“不过,还是谢了。”
……
“船到桥头自然直的道理,我不是不懂。”
……
“只是,就算有桥洞,放在我身上也只会‘自然沉’罢了……”
第九百零七章: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