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mqbq超棒的言情小說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討論-第624章 孩子不見了推薦-79r0r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小說推薦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第二天一早。
池非迟抱着泽田弘树去警视厅做笔录。
他在赤野角武手腕上留过痕迹,这一次笔录逃不掉,不过还好,笔录只需要做一份,没有像以前一样攒太多。
做笔录的任务落到了千叶和伸头上。
高木涉站在门口计时,看到两人进去后不到三分钟就出门,一点也不意外。
给池非迟做笔录不算费事,可以说是太快太简洁了,快得让人怀疑人生。
还好,现在他不是资历最新的人,有千叶顶上,他也不用愁下一次给池非迟做笔录该怎么办了。
舒服!
池非迟跟高木涉打过招呼之后,就带着泽田弘树回了家。
他昨天一早跟那一位提过要学习组装炸弹的事,今天一早,相应的资料就发到了他这里。
中國球員在歐洲 我們踢球吧
原本他打算在网上找一找,在赏金论坛能找到不少科普贴、技术贴,但是太杂乱了,而且不排除有假信息。
最好的办法就是,从组织这里找到能系统学习的资料,记下、理解之后,再去实际动手试试,等了解得差不多,再去论坛看看一些技术贴,那时候也能分清一些信息的真假和可行程度,不用担心被骗。
还可以顺便向安室透学一下炸弹拆除的技巧。
一上午,池非迟就宅在家里看资料。
而泽田弘树就跟非赤、非墨用电脑聊天,沟通着池非迟身边那些人的小秘密。
吃过午饭,泽田弘树继续趴在电脑前,突然问道,“对了,教父,柯南是不是有点邪门?”
池非迟没抬头,“怎么说?”
“上次奶奶是打算把一些坏消息传递给托马斯的,对吧?她跟我说,打算在游戏发布会之后让托马斯知道那些坏消息,但是没等发布会结束,托马斯杀人的事就被揭穿、被警方逮捕,奶奶说,她的消息都没能及时传递给托马斯,”泽田弘树有些遗憾道,“这次也是一样,赤野角武不是有一个疯狂球迷汇聚的网站吗?我还想让方舟入侵他的网站,发布一些不好的言论,让其他疯狂球迷去找他麻烦的,结果还没来得及行动,他就死掉了……”
“很正常,”池非迟继续看资料,“惹人嫌的人,在遇到柯南之后,很少有能够活下去的。”
泽田弘树:“……”
听起来更太邪门了。
……
下午三点多,泽田弘树戴上隐形眼镜遮挡瞳色后,跟着池非迟到毛利侦探事务所。
池非迟之前答应教毛利兰做草莓水晶糕,毛利兰这几天忙着空手道赛前训练,参加完一个社团比赛之后,才空出时间,打算每天放学不去集训,下午三点就回家,先把草莓水晶糕的做法学会。
不仅毛利兰、毛利小五郎在侦探事务所,柯南、元太、步美、光彦放学后都集合在事务所里。
泽田弘树被抱进门,就被一道道视线盯住……
毛利小五郎坐在办公桌后,盯。
三个孩子坐在沙发上,盯。
毛利兰站在沙发后,睁大眼睛,盯。
池非迟一手抱孩子,一手拎袋子,从容进门,将袋子放到桌上,“我给老师带了两瓶酒。”
“哎呀,”毛利小五郎顿时笑了起来,“你还真是客气耶,不过今晚正好有空,可以一起喝一杯。”
“非迟哥,没想到你还真的在帮人带孩子啊,”毛利兰也回神了,凑到池非迟身前,看泽田弘树,“你好,我叫毛利兰。”
泽田弘树突然想到柯南,童音乖巧,“小兰姐姐好~”
池非迟:“……”
好熟悉的卖萌方式。
“小兰姐姐,小树真的很可爱,对不对?”步美问着,又有些遗憾,“可是他都没有叫过我‘步美姐姐’……”
泽田弘树叫不出口,装傻不吭声。
DOTA2之電競之王 郭怒
也确实没人会勉强一个一岁半的孩子。
“放学的时候,我说你会过来侦探事务所,他们就打算跟过来看小树,”柯南解释,“灰原说她还有事,就不过来了。”
池非迟点头,将泽田弘树放到沙发上,转头问毛利兰,“园子呢?”
我有十萬個分身
“园子突然说不想学了……”毛利兰想了想,“不过她上次学织毛衣也没有坚持到底,这次大概也是突然不感兴趣了吧。”
迷城
柯南心里呵呵,园子那是被池非迟一句‘美人皮’吓到了吧,不仅不会学怎么做,以后恐怕也不会再吃了。
反正他是不会再吃草莓水晶糕了。
第一次对池非迟做的某种食物丧失食欲。
“原材料我已经准备好了……”毛利兰去厨房前,还不忘看看乖巧坐在沙发上的小不点。
如果不是说好了要学习做水晶糕,她比较想跟小宝宝玩,看起来很乖巧……
“池哥哥,你们忙吧,小树就交给我们照顾!”
“放心,我们会照顾好他的!”
“绝对没问题。”
光彦、元太、步美认真保证。
池非迟没再管,去了厨房。
总觉得那三个孩子的保证像是在立Flag,不过在毛利侦探事务所,应该出不了什么事。
就算出事,泽田弘树应该也能照顾好三个小鬼……
等毛利兰掌握了基本步骤,并且做出一份草莓水晶糕后,已经是一个多小时后了。
毛利兰严肃盯着池非迟试尝水晶糕,片刻后才问道,“怎么样?”
“过关。”
池非迟放下尝了一口的水晶糕。
他吃起来甜了一点,不过这是个人口味问题,对于女孩子或者小孩子来说,应该刚刚好。
毛利兰失笑,将水晶放进摆盘里,端着往外走,“那我送出去给大家尝尝,顺便问问大家晚饭打算吃什么。”
池非迟跟出厨房,就发现……
自家教子不见了。
不仅泽田弘树不见了,就连光彦、步美、元太也不见了。
电视机里播放着假面超人的节目,只有柯南孤零零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毛利小五郎坐在桌后看赌马的报纸,整个屋里看起来冷清了不少。
“咦?”毛利兰将盘子放到桌上,看了看四周,“大家去哪里了?”
“他们说要带小树去买假面超人的卡片,”柯南道,“去了外面街口那家店。”
“不用管他们啦,那家店就在街口,距离不远,等会儿让柯南小鬼去叫他们回来吃饭就行了,”毛利小五郎放下报纸,走到桌前,伸手拿盘子里的水晶糕,“看起来很不错嘛,我尝……”
手没碰到水晶糕,盘子就被毛利兰拿走了。
“那就等大家回来一起吃,”毛利兰将盘子端起来,笑着对柯南道,“柯南,你去叫大家回来吃晚饭吧,晚饭想吃什么?”
“我想吃……”柯南跳下沙发,乖巧应声后,抬头看池非迟,“炒苍蝇头,可以吗?”
毛利兰脸上的笑意僵住,“炒……炒什么?”
她听错了吧?
毛利小五郎一脸惊奇地打量着柯南。
这么重口味?难道被他锤头太多次,这小鬼脑子坏掉了?
“是一种菜的名字,”柯南顶不住毛利兰复杂的目光,连忙解释道,“没有真的放苍蝇,是因为用了豆鼓,看起来有点像苍蝇头,所以才会叫这个名字,我在池哥哥家里吃过,街口那家便利店有卖瓶装豆鼓,我可以顺便带回来。”
“原来是这样啊……”毛利兰松了口气,转头看池非迟,“非迟哥,那麻烦你教我做吧!”
池非迟点了点头,教做菜是没问题,不过他担心孩子安全有问题。
……
在池非迟和毛利兰待在厨房做晚饭的时候,柯南去了街口回来,瓶装豆鼓带回来了,不过孩子们没带回来。
“店老板说,他们大概十分钟前离开了,”柯南将瓶装豆鼓递给毛利兰,“我用侦探臂章联系他们,问问他们在哪里。”
“真是的,一群小鬼整天东跑西跑……”毛利小五郎无语。
柯南刚拿出侦探臂章,侦探臂章就‘滴滴’响了起来。
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柯南,不好了……”步美压低的声音里满是紧张,“这里有人被杀了。”
“什么?”柯南脸色大变,急忙问道,“你们现在在哪里?”
“把声音调大。”池非迟提醒。
柯南立刻将侦探臂章的声音调大。
“这里是……”步美说着,被‘咔啦’声打断。
那边隐约传来光彦放轻的声音,“不好,他好像要将死者抬出来耶……”
毛利小五郎坐直了身,凝神听着。
然后,那边刷啦刷啦一阵,就没声了……
柯南等了片刻,见那边还是没声,紧张追问道,“喂,步美,你们怎么了?快回答啊!步美?!”
依旧没有回应。
“追踪眼镜。”池非迟再次提醒。
柯南按了一下眼镜架,看着镜面显示,“不行,距离不够,没法追踪到他们现在的位置。”
“怎么办?”毛利兰担忧看向池非迟,“他们不是出事了吧,小树应该也和他们在一起,我们要不要先报警?”
先不说其他孩子,小树应该也在那里,真遇到了什么坏人,一个一岁半的小孩子,想跑都跑不了。
“毛利老师最好跟目暮警官说一声,”池非迟坐到沙发上,“再听一会儿,他们刚才没有惊叫,也没有传来被攻击的声音,目前应该还没有遇到危险。”
“我知道了!”毛利小五郎严肃点头,拿起桌上的座机,走到一旁,“我跟目暮警官说一声,让他找执勤的警官帮忙。”
柯南抬眼看了看池非迟的平静脸,又开始怀疑池非迟没有紧张或者恐惧的情绪。
仔细想想,认识池非迟以来,他还真没见池非迟慌乱过,唯一变脸色的一次,大概就是听说泽田弘树自杀那一次,虽然他没看到,但他相信步美不会乱说,绝对是看到了。
有这么一个人在旁边,他感觉自己都能冷静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