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gq0妙趣橫生都市小说 重生東遊記笔趣-第1088章 泰山府君的傳聞分享-rrxtc

重生東遊記
小說推薦重生東遊記
“想不到咱们还能活着回来。”裴无名侧身望了青鱼一眼,忍不住打趣了起来。
“是啊。”
青鱼也不由得深呼吸一口气,附和道:“我还以为咱们的小命可能要交待在地府了呢,这回运气真是不错……”
“不过……”
说到这里青鱼又面色一沉,提醒道:“裴公子,以后这种差事,你可别轻易再接了,咱们不可能每次都这么好的运气,下次再进地府,可能就不是游玩一圈那么简单了。”
嗜血公主的復仇路 水簾冰荔
“我明白。”
裴无名重重的点了点头,不用青鱼说他心里也清楚,这种事情不可能再有第二次的。
“对了,方才孟婆所说的泰山府君又是什么啊?”
“尉迟少泽作为城隍爷,为什么要跑到泰山去述职啊?”
“他既然是阴间的神仙,那不是应该向十殿阎王述职才对吗?”裴无名一边往草庐的方向走,一边饶有兴趣的询问了起来。
对于之前在地府孟婆那一番话,他显然是有着极大的好奇心的。
“我也不是特别清楚。”
青鱼不假思索的摇了摇头,一脸迷茫的回应:“对于这个泰山府君,我了解得并不多,不如我先回万绿湖中去问了问金莲仙子,然后再回答你这个问题,如何?”
“也罢。”
他也知道青鱼不过是一个小妖,对于六界之中的见闻也是有限的,倒也并没有过多的为难青鱼。
“既然如此,那你就先回去向金莲仙子报个平安吧,我则回村子里去向何婶报平安,然后再到何员外的府上去看看,以防他们把何元给埋了。”
“好。”
青鱼冷静的点了点头,然后纵身一跃跳进了溪水之中,化作条青鱼迅速的离开了。
等到青鱼离开之后,裴无名先是回到草庐之中洗了个澡,将身上的晦气给清洗掉,然后换了套干净的衣服,这才朝着山下疾驰而去。
異界邂逅二次元女神 嘆笑紅塵
到何泰家里的时候,已经快要正午时分了,何泰的妻子正手提着一个食盒往外走,瞧那情形是打算给谁送饭。
刚走到门口的时候,裴无名已经迎面而来。
“何婶,你这是要出去啊?”裴无名走上前去,饶有兴趣的询问。
“无名,你来啦?”
何大婶内心一喜,笑道:“我这不是想着给你送点午饭过去嘛,哪里料到这才一出门你就回来了。”
“哦哦……”
见何家夫妇对他如此关心,裴无名心中不由得有些感动不已。
“您不用如此麻烦,我在山中饿不着。”
“再者说了,好荔枝陡峭,您来来回回的奔走也不方便,万一受点伤那可就麻烦了。”裴无名笑了笑,冲着何大婶打趣了起来。
“不妨事。”
何大婶则是点了点头,然后与裴无名一道往屋子里走去。
此时何泰也早就已经听到了二人的说话声,走到了院子里来打量。
“何叔。”
裴无名走进院子之后,看到何泰那张满是风霜的脸庞,心中也不免有些感动不已,能够再次回到阳间,并且见到自己敬爱的人,这是多少幸运的事情啊。
“吃饭了吗?”何泰则是关切的询问。
“还没,我这不是下山来蹭饭吃吗?”裴无名哈哈大笑两声,与何泰夫妻二人往屋子里走去,三人看起来十分亲近,就像是有血缘关系的亲人一样,十分亲近。
“这两天村子里可有什么情况?”裴无名坐下来之后,端起饭碗便询问了起来。
“有。”
商界大佬想追我 陌。
何泰眼珠子微微一转,压低了声音回应:“你不在的这两天,何员外家里又出事了,他大儿子昨天晚上摔断了腿,据说还挺严重的。”
“本来何员外是打算今天安葬何元的,现在大儿子受了伤,下葬的事情也就暂时搁置了下来。”
“我知道了。”
裴无名略微一点头,沉声道:“肯定是女鬼春花弄断了何君的腿,但是她答应过我,暂时不向何家的人报复,所以才没有取何君的性命。”
“这春花还挺聪明的,她弄断了何君的腿,那何员外就没有心思再替小儿子下葬了,如此一来,那也就为何元的复活争取到了更多的时间。”
“什么?”
毒清
“何元还能复活?”一听裴无名这样说,顿时引起了何泰夫妻极大的好奇心。
在他们看来,死人复活那可是极稀罕事啊,他们活了几十年也没有见过这种怪事发生。
“应该可以。”
裴无名略一点头,将自己在阴间的所见所闻全部都告诉了何泰夫妻二人,当然这也说明裴无名对于他们是完全信任的。
“想到不到你居然冒了一个如此大的险,我们还一无所知呢!”何泰不无钦佩的扫视了裴无名一眼,对于他的欣赏之情几乎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同时心中也不免有些感叹他们这些京城来的子弟,确实比乡野之人的格局要大得多。
之前有韩湘子,后来有赵东来,如今又有裴无名,他们几个都是出自于长安城,而且也都是世家子弟,但却一个个能有如此善心和担当,这是寻常人无论如何也做不到的。
“对了,何员外有没有派人过来换找我?”裴无名又话锋一转,询问了起来。
“派过。”
何泰冷静的点点头,回应道:“何员外自己还亲自来过一趟,不过多告诉他你去了荔枝山,但不知道他有没有上荔枝山找你。”
“这个何员外平日里看着老老实实的,想不到他是这种人,我真是对他太失望了。”
許你一世盛寵 錦夜
“就是。”
何大婶也附和道:“想不到他是这种人面兽心的人,日后再也不和他们来往了。”
“哈哈哈。”
见这两人都如此义愤填膺,裴无名不由得大笑:“其实二位也不必如此生气,所谓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以前我对于这些因果之事还没有特别明确的了解,但这一次去了地府之后,我才算是真的了解到。”
“原来恶人在死后,也并不是真正的解脱,而是一个苦难的开始。”
“在世间为恶之人,一般到了地府之后,都会下刀山和火海,阎王爷绝对不会放过那些为恶之人。”
“所以何员外肯定会有报应的,你们就不要如此生气了。”
“那倒也是。”
见裴无名说得也有道理,何泰夫妻二人这才稍微熄了一些怒火。
而裴无名在得知何元暂时不会下葬之后,他也就没有必要再跑到何家去凑热闹了,何况以他的性格,肯定不会主动送上门去,就算是何家的人自己过来请,他也要看心情。
“对了……”
这时裴无名忽然想起了之前在曹溪草庐中的那个梦境。
不由得好奇说:“我前段时间在草庐中做了一个梦,梦到一个姑娘在万绿湖中练功,那个姑娘十六七岁的样子,生得很是灵秀,身着白色的长裙。”
“后来我问青鱼,他说我梦到的那个姑娘就是你们的女儿何仙姑!”
“不会吧?”
“你梦到了素云?”何泰夫妻二人一听,顿时有些紧张了起来。
自从前段时间何仙姑失踪以后,他们两人已经很久没有仙姑的消息了,如今陡然听到了与仙姑有关的消息,他们怎么可能不紧张呢。
“是真的。”
裴无名略一点头,沉声道:“我不仅梦到了仙姑,而且事后我还去了万绿湖,不过金莲仙子不见外人,所以我并没有见到仙姑。”
“但你们可以放心,仙姑现在过得很好,这是青鱼亲口告诉我的。”
“那就好,那就好。”
何泰欣慰的点了点头,尽管之前赵东来就已经强调过何仙姑没有遇难,但直到现在听到这句话又从裴无名的嘴里说出来,他这才放心了一些。
“何泰叔在家吗?”就在三人相谈甚欢之际,一个听着有些稚嫩的声音传了过来。
这个声音听着似乎还比较陌生,之前似乎并没有听过这个声音,至于对于裴无名来说是比较陌生的。
鴻蒙之始 漢隸
不过听他称何泰为叔,可见与何泰一家应该也是有些关系的。
“是小天吗?”何泰朝着门外询问了起来。
“没错,是我,何天。”门外的年轻人欣喜的回应。
“进来吧。”何泰点了点头,朝着门外朗声吩咐。
“何天是谁啊?”裴无名则是厥了厥嘴,饶有兴趣的嘀咕了起来。
“他就就是何元的贴身书单,也是我的本家子弟,从小跟着何元一起读书习字的,是一个不错的年轻人。”何泰压低了声音解释一遍,言语间似乎对这个年轻人还挺喜欢的。
“何泰叔,在吃午饭呢?”
门外一个看起来大约也就十七八岁,长得憨憨的少年走了进来,大概是平日里没有少干农活的原故,看起来他还挺黑的,不过身子骨倒是健壮,与清瘦的何元可以说是两个精神面貌。
另外从他憨憨的笑容来看,这应该是一个心思非常单纯,没有什么谋略的淳朴少年,倒也符合他们岭南乡野之地的民风。
“咦……”
“这位就是裴公子吗?”少年打量了前方正襟危坐的年轻人一眼,语气里充满了惊奇的意味。
“没错。”
何泰浅笑着点了点头,介绍道:“他就是京城来的裴无名裴公子,也是大理寺的寺卿,这回到咱们荷花村来,主要是看望你湘子哥和贞姐的。”
“哦……”
何天咧嘴笑了笑,然后朝着裴无名拱了拱手,笑道:“小的见过裴大人。”
“无须多礼。”
裴无名略一点头,吩咐道:“用过午饭了吗,没有的话就坐下来一起吃点吧?”
“这……”
無限之開荒者 傾世大鵬
心尖獨寵:霍先生別鬧
估计是没有料到这个京城来的大官爷居然如此随和吧,一时间还真令何天有些适应不过来。
从何天的角度来看,在他的潜意识里,但凡有点小官的人都喜欢耀武扬威,而这位从京城来的大官爷却如此客气,这简直太出乎意料之外了。
“对啊,坐下来一起吃点吧,反正都有菜呢。”何大婶则是敏捷的取了一副碗筷过来,一把将何元给拽着坐了下来。
看来他们两家的关系也确实不错,所以何大婶才会如此不见外。
“那好吧。”
看眼前的几个人都如此热情,何天也没有理由不从,当下便点头答应了。
“裴大人,其实我这回是来找你的……”
坐下来之后,何天又有些胆怯的嘀咕了起来,估计是震慑于裴无名强大的气场吧,所以没有见过世面的何天一时间还不太敢说话。
“我知道。”
裴无名轻轻点了点头,朗声道:“听说你们家大公子腿受伤了,等会儿咱们吃了午饭,就去看看他。”
“太好了。”
见对方居然如此爽快的答应下来,何天几乎已经有些喜出望外了。
因为之前他也听府里其它人说了,就连老爷亲自出马,也没有请到裴无名,而自己还没有开口,对方就已经答应了。
如此一来,何天心中对于这个京城来的大官人,出就更多了几分钦佩以及好感。
“你们家二公子的事情安排的怎么样了?”
“何员外打算什么时候为他下葬?”出于谨慎的考虑,裴无名还是忍不住询问了一次。
“还不太清楚。”
何天一脸迷茫的摇了摇头,嘀咕道:“本来是打算今天下葬的,但是昨天晚上大公子又受伤了,现在老爷无暇顾及下葬之事,只能先等到风波过后再作打算了。”
“另一方面,老爷也希望你能尽快帮他把凶杀案给查清楚,只有把案子查清楚了,他才能安心的给二公子办丧事啊。”
“嗯。”
裴无名冷静的点了点头,在确认何元暂时不会下葬后,内心自然就淡定了许多。
“你家大公子可曾娶妻生子?”裴无名话锋一转,开始询问起一些私事来。
“娶过妻,但没有生子。”
何天尴尬的挠了挠头,回应道:“去年他曾娶过一门妻室,不过在一起生活了几个月的时间,他就把对方给休了。”
“后来他就一直没有再娶,不知道裴大人为何突然问这个事情啊?”
“没事。”
裴无名洒然一笑,朗声道:“只是随口一问罢了,对了,你们家大公子的腿是怎么受伤的,你可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