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gikp精华都市小说 道長去哪了討論-第六章 天要下雨(爲taif盟主加更)分享-xyblf

道長去哪了
小說推薦道長去哪了
两天之后,南吴州抵近陆地,距离海岸尚有五六里时停了下来,再向前就要搁浅了,毕竟南吴州这座岛屿的最底部有一百三十余丈。
在逐渐靠近海岸的过程中,前往陆地巡视的修士越来越多,等停驻下来的时候,几乎所有金丹以上修士都飞过去转了几圈。
有不少金丹修士在陆地上伐树造排,提前准备好了一切,等南吴州停下来之后,便划着竹排靠拢过来,准备将人接走。
按照顾佐的规划,是希望能在海边停驻几天,先把地方全部看好,绘制出舆图之后,再有规划的进行安置,到时候建设房屋、划分山头,一切都好说。
负责警戒守卫的成山虎尽职尽责,拦住了这些异动的修士,可惜群情汹涌,差点爆发冲突。双方形成对峙之后,成山虎赶到西河道馆,向顾佐请令,打算武力镇压。
赶到顾佐书房外时,何小扇问清情由,连忙将他带了进去,刚到顾佐的书房门口,就见顾佐将一位修士送了出来,此人成山虎也认识,正是铜鼓门石掌门。
石掌门见了成山虎,向他微笑着点了点头,又向顾佐躬身施了一礼,准备离开西河道馆。
铜鼓门是怀仙馆治下田州的大宗门,宗门中有三位金丹。当年崇玄署分封天下后,灵石的供应不断减少,很多宗门为了能够继续修行,纷纷投效怀仙馆,铜鼓门却为了宗门传承苦苦坚持,始终没有并入怀仙馆。
此刻,海边吵嚷得最凶、最想尽快上岸的人里,铜鼓门便是主力。
問天神曲 右師爾襆
成山虎拦住他:“老石,你们家的人怎么回事?我这边准备抓人了,他们还在里面带头闹事,我是抓还是不抓?”
石掌门笑了笑,望向顾佐,顾佐叹了口气,道:“放行。”
石掌门又向成山虎拱手:“这些年,多承成参军关照,将来若有机会,可多多来往。”
大懸疑 王雁
萌妻囂張:老公,我錯了
等人走后,成山虎问:“馆主,这是……”
顾佐道:“见我手令的,就放人吧。既然不愿在一起,好聚好散。”
成山虎跺足骂道:“这帮子喂不熟的白眼狼,我这就去剿了他们!”
顾佐仰天长叹:“天要下雨,娘要嫁人,由他去吧。”
成山虎怏怏而去,门口又撞见一位,却是华山西玄派的谷执事,见面之后互相打了个招呼,见成山虎怒气冲冲,谷执事问:“成参军这是怎么了?”
成山虎骂骂咧咧道:“铜鼓门这帮子混账,这就准备分家了!将来不得好死!”
谷执事缩了缩脖子,目送成山虎离去,犹豫片刻,跺了跺脚,还是进了西河道馆。
见了顾佐后,道明来意,谷执事不好意思道:“原本我是说和顾馆主共进退的,但很多弟子都打算走,说是宗门传承不能就此断了……其实倒也不至于,只是两位长老考虑,华山西玄派弟子太多,在南吴州待久了,给顾馆主添麻烦,所以打算……我们只带自己的东西,不分润南吴州一分一毫……谷某有愧……”
九龍魂
顾佐劝道:“此间情势未明,何苦如此着急,不如再等等?”
谷执事道:“就怕好地方被别家占了去,还请顾馆主见谅。不过两位长老也说了,顾馆主异日若有事相招,一句话的事,我华山西玄派定举派相助。”
腹黑王爺的懶惰妃
顾佐沉默良久,道:“既然如此,待我写个条子,让老成放行。华山西玄派弟子众多,还是带一些粮食吧,去寻赵香炉,取三百石,如何?”
谷执事一躬到底:“多谢馆主大恩!”
荒唐的青春,我不負你
顾佐刚写完放行和取粮的条子,苏份就到了,见了谷执事后笑问:“华山西玄派准备走了?你们动作倒快,大包小包的,都堆在岸边了。”
谷执事惭然无地,不敢再发一言,拱手道别,刚走出屋子,还没下台阶,就听身后的苏份大大咧咧道:“顾馆主,老朽特来辞行,这段日子承蒙关照啊,呵呵……”
谷执事连忙加快脚步赶回去,连粮食都不取了,向两位长老道:“二位师叔,咱们赶紧走,不能再等了。”
两位长老询问究竟,谷执事道:“大厦将倾,都要离开南吴州,就怕顾馆主心有不甘,再生变故。”
两位长老笑道:“怕他作甚?”表面上风轻云淡,实则加快了动作,催促弟子们迅速整理行装,来到岸边。
谷执事将顾佐的手令交给拦阻的军士,那军士手一挥:“放行!”
华山西玄派登上了二十余张大竹排,近千人挤在竹排上,人人兴奋,谈笑不禁。
竹排很快向岸边漂去,望着逐渐远去的南吴州,谷执事忽然间心生不舍,惆怅难言。
铜鼓们走了,华山西玄派走了,苏仙馆走了,很多宗门都纷纷告辞,令顾佐意想不到的是,他视为铁杆盟友的丽水派居然也要走。
来向顾佐道别的是薛国主,说辞各有不同,但要求却没什么太大区别,就是要走,奔向宗门美好的未来。
当然,薛国主的要求还是和别家有所区别的,她们除了自己离开外,还想带走一些粮食。
“馆主也是知道,我们丽水派家业太大,上上下下七千多口子,离开之后,一时间恐有饥荒之忧。我们也不是要争怀仙馆的东西,去年迁入南吴州时,我们添入大库三万石粮食和部分修行材料,除去吃的用的,应当还余两万石,那些材料应该也剩下不少……”
危險愛火,殿下的親密敵人 夜神翼
重生之養蛋系統 祈幽
说着,薛国主取出一张单子递给顾佐:“请馆主过目。”
顾佐木然结果单子,眼睛盯着上面列举的一排排名目,实际上啥也没看到。
薛国主还在旁边笑道:“馆主放心,绝不会有虚报,这是我去年将东西入库时,特意让香炉参军清点记录的。”
顾佐点了点头,实在不想说什么了,将赵香炉请来,道:“去年丽水派入库的东西,没有用掉的,你给清查出来还给她们。好聚好散。”
赵香炉深吸了口气,咬着嘴唇道:“第二回了!”
薛国主脸上一红,继而又冷笑道:“对了,临别之际,再送馆主一句,外面的人也别拦着了,馆主怕是不知,背地里多少人骂馆主是刽子手,沾满了鲜血。”
赵香炉怒目而视,正要驳斥,顾佐冲她摇了摇头,道:“别说了……咱们大气点,以后多长个记性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