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jlkk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撿漏-4452把葛姐埋了推薦-898ig

撿漏
小說推薦撿漏
牲口!
畜生!
唉,这两个女娃子也是瞎了眼睛才会找那个黑钢碳。
两朵鲜花插牛粪上,太可惜了!
太不值得了!
货下了一大堆,葛芷楠却是不知道怎么归类,金锋连早饭也顾不上就手把手教葛芷楠如何整理如何打包。
哪些破烂是需要二次分类,哪些东西需要粉碎做颗粒,哪些需要拆卸。还有哪些东西需要特别注意。
大神的專屬糖寶
“纸壳子都需要拆开?”
“有啥子拆开的意义?直接拉纸厂卖了就是。”
面对葛老大的不解和抱怨,金锋耐着性子解释。当着葛老大的面将包裹好的纸壳拆掉,当即葛芷楠就破口大骂。
轻卡司机兼废品站老板竟然在几包纸壳里装了不下五十斤的其他物品。其中就有石头和水泥块。
这可没把葛芷楠给气死。
加塞本就是废品站不公开的秘密,几乎每个废品站的老板都会这么干。当年金锋四兄弟老实本分收破烂送给城北的刘大可刘大胖子老板却是被他克扣斤两。
后来三水就在纸壳子中加塞石头钢筋想要多赚一点。但被刘胖子发现,还挨了好几脚。
直到做这一行久了,吃了很多亏上了不不少的当,几兄弟才学会了辨别各种破烂的价值。
这些,都是靠吃亏上当总结出来的教训。
把加塞的石头水泥块清理出来,葛芷楠重新对纸壳打包又被金锋制止。
“你龟儿子又要整啥子?”
“别着急。有好东西。”
嘴里说着,金锋将纸壳子的一干其他物品一件件捡出来。
叮叮当当的悦耳声音传来,金锋手里拎着几个奖牌冲着葛芷楠嘿嘿傻乐。
“纸壳亏的赚回来了。”
葛芷楠有些疑惑:“就这?”
金锋手里拿的是七八块的奖牌,都有些年头了。两个是省运动会摔跤的金牌,两个银牌。剩下三个可不得了。
全国少数民族运动摔跤金牌!
大凉山那边彝族同胞的摔跤在多年以前高手如云,很是拿了不少的全国冠军。
“这些牌子有啥子搞头嘛?哪个还稀奇这种东西?”
金锋曼声说道:“你不需要,有人喜欢。拍照挂网上,标价三五百一个,有人下单就是赚。”
葛芷楠恨恨瞥了金锋一眼,一把将奖牌夺在手里长长的打了个哈欠。
“那我这一车赚个几百千把块钱没得问题撒。”
金锋嘴角狠狠一抽。
超級吸收
自己实在不想打击葛老大。
重生校園之商
葛老大这一车破烂足足比其他人多给了三千块!
这一车赚几百千把块钱完全就是虚构的故事。亏得裤子都没了。
要是那些奖牌能照五百一个卖出去,基本上能做到保本不亏。不过这还不算葛芷楠去大凉山的油钱过路费,还有吃住。
钱,葛芷楠多得伤心可劲造都造不完。亏多少就无所谓。她收破烂也就是图个乐子。就是为了打发无聊的时间。
夢境修真記 八條戒規
耐心的给葛芷楠讲了不少破烂行当里的猫腻,葛芷楠却是听得直打瞌睡。
“收个破烂还这么多门道。老娘跑了整整三天,这一车才赚几百千把块钱……太他妈累了。”
听到这话金锋眼睛里透出一抹光亮,压低声音给葛芷楠讲起昨晚博物馆演习的事来。
听见演习葛芷楠就来了精神,再听见安保演习,葛芷楠眼睛都亮了。
当金锋告诉葛芷楠博物馆里放着哪些东西之后,葛老大的神情变得极为振奋。
当金锋忧虑的道出将会有无数世界级的顶级高手来偷盗,葛芷楠噌地下就跳将起来大声叫道。
“老娘要干安保头子。”
金锋一把抓住葛老大胳膊轻声说道:“你不行。你脾气太躁。”
葛芷楠毫不客气就呸了金锋一口,双手揪住金锋衣领厉声大叫:“龟儿子再说一遍,老娘把你打成瞎眼金。”
金锋呵呵呵笑起来,轻言慢语慢慢把葛芷楠引到早已挖好的坑里。
“我也想让你带队,可你就三分钟的热度。真不行。”
“哪个龟儿子砍脑壳的狗杂种说老娘只有三分钟热度?老娘把他龟儿子砍成渣渣喂狗。”
“你去做了安保头子,那谁来收破烂?”
葛芷楠顿时呆立当场,完全傻了眼。
过了半响,葛芷楠狠狠一拍大腿咬牙切齿叫道:“这个破烂老娘不收了。老娘要重新披挂上阵,重出江湖,风云再起。”
“你这个博物馆安保头子,老娘做定了。哪个敢来抢,老子就把哪个打成熊猫!反正老子有你罩到,哪个都不敢碰老子一下。”
魔炮特種兵 尼克爾·浩劫
激动之下的葛老大连老子都迸了出来。
看着葛芷楠杏眼圆瞪怒火万丈高的样子,再看看葛老大眼角泛起的鱼尾纹,金锋暗里说了句对不起,嘴里却不急不躁挖坑埋人。
“你那天才说要收一辈子破烂……”
“不准说了哈。警告你,再说翻脸。”
“你真不适合做安保头子……”
曾想盛裝嫁給你
“这句也不准说。你只准说同意!快点说同意,不然老娘发飙。”
金锋怔怔说道:“你要做也不是不可以,我先让你做三个月试水。玩万一你做烦了又要收破烂,我也没得损失。”
呸!
葛芷楠又喷了金锋一脸攥紧拳头狠狠捶了金锋脑袋几下嘶声叫道:“三个月!?够个锤子!老娘要干一辈子。”
“老娘把你的博物馆守到。守到老娘死!”
真情流露的话让金锋感动,不过还没彻底把葛芷楠埋死,金锋自然不会罢休。脑袋甩动如五档电风扇,一迭声的说不行。
跟着金锋拉着葛芷楠又教她怎么捆绑拾摞废品。
这时候的葛老大那还听得进去。
金锋孜孜不倦手把手的教,葛老大却是早已神游天外,神魂早就飞到隔壁博物馆,脑海里想的全是跟各国高手较量的画面。
突然间,葛芷楠狠狠将金锋的手一甩,尖叫大叫:“子墨,小贝,梵青竹,小静,小寒你们过来。老娘要做安保头子,你们必须给我说话。”
子墨金贝梵青竹黄薇静几个女孩有些错愕,很快的就明白了金锋的用意,纷纷劝说葛芷楠放弃这个打算。
劍泣 無頭D
葛芷楠急了,抬手将钢筋棍砸在地上厉声大叫:“你们越不准,老娘越要做。”
“哪个再说一个不,老娘就跟她绝交。”
一帮女孩没了话说,金锋却是坚决不同意。葛芷楠又急又气,揪着金锋衣领破口大骂,细数自己对金锋曾经的好。
“那年要不是老娘救你,你有今天不?”
“你忘恩负义。你狗杂种,龟儿子,长大了就不认人了。老娘看错你了。”
骂到情深处,葛芷楠声音哽咽,完全成了泼妇。
金锋重重一拍沉声叫道:“你要做就给你做。”
“但是我有个条件!”
葛芷楠呆了呆,眨眨眼,破泣为笑,叉着腰哇咔咔的仰天狂笑,飒爽得一逼。
“十个条件老娘都答应你!”
当场签了聘用合同,稳稳当当的把葛芷楠给埋了。从今往后,葛芷楠终于找到了一个最喜欢的职业,一辈子为金锋打工看守博物馆。
葛老大拿着合同慎重贴好放进上衣包,笑得前俯后仰,手舞足蹈抱着小贝连着亲了两口。
临走,葛芷楠又跑回来双手把着金锋脑袋搓狗头样搓了好几通,飞一般冲向博物馆去接班。
冷不丁的,一辆黑色越野车开进来。葛芷楠嗖的下往左急闪躲开,嘴里痛声叱喝。
“你他妈眼睛瞎了!”
“嗯?”
我的世界突然變成了遊戲
“王晓歆!”
越野车刹停,王晓歆跳下车对着葛芷楠一个劲的道歉。葛芷楠摁着腰没好气骂了两句都不带听王晓歆解释走了人。
大冰山的到来让现场一片和谐的气氛变得有些微妙。从来就和大冰山势同水火发誓老死不相往来的梵青竹调头就走。
两个人之间唯一的联系就是金锋。而两个人唯一的三次合作,一次是当年追捕金锋,一次是星洲斗宝,最后一次就是为了金锋报仇抓李旖雪。
小贝因为自己哥哥断臂的事也对大冰山没什么好感,跟在梵青竹身后进屋。
不过小贝还是很有礼貌的对大冰山点头致礼!
東方海盜王
黄薇静和王晓歆接触过几次,几乎就没说上过话。对于这头高高在上的神兽没啥感觉,尤其是她的孤傲与冷漠不感冒,当下也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