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5v5k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 別叫我歌神 君不見-第1156章:血色《燕燕》-6e7iw

別叫我歌神
小說推薦別叫我歌神
屏幕上,《燕燕》的MV在继续。
沉重无比的号角,依然在吹奏着。
妖孽總裁的呆萌小秘 菠蘿
突如其来的第三支骑兵,杀入了战场。
而这支骑兵,为首的却是一名女子!
她头饰翠玉金环,一头黑发盘在脑后,身体紧紧贴在马背上,向战场疾驰。
战场上,突如其来的帝江,已经搅乱了大汉铁骑、匈奴士兵化身的怪物和乌桓送亲队伍。
三方混在一起,奔逃、厮杀、溃散……
雄浑的歌声,像是从天空中降落下来,笼罩整个战场:
“燕燕于飞,
差池其羽。
之子于归,
远送于野。”
(两只燕子比翼飞,
拍打伸展着翅膀;
你今天就要远行,
薄情郎:妖孽男人別想跑
我在荒原送你离开……)
明明是送亲的一首歌,此时在这充斥着死亡、鲜血、暴力的战场上,却有一种莫名的应景。
如血的残阳洒落,刀兵交鸣化成了《燕燕》的音符,这不是普通的燕燕,这是血色的燕燕!
血色的婚礼!
江卫在人群之中,几刀砍倒了一名怪物,发出了一声雷霆般的大喝:“所有大汉铁骑,向北突围,重新集结!”
他的身边,无数的士兵轰然应诺。
也正是此时,女子带领的那一支骑兵,冲入了混战的三方。
女子砍倒了一名怪物士兵,越奔越近,江卫怒喝一声:“来者何人!”
女子充耳不闻,杀入了人群之中,疯狂砍杀。
不知道对方是敌是友,江卫弯弓搭箭,对准了女子。
刹那间,一张脸映入了他的眼帘。
箭尖所指之处,那女子浓眉杏眼,双瞳含光,有一股寻常女子所没有的英气。
此时她银牙紧咬,冲锋而来,虽然长途赶路,蒙上了一层尘色,却依然无法掩盖她凝脂般的肌肤,只是两颊略带一缕腮红,像是将熟的蟠桃。
下意识地,江卫“咕咚”一声,咽了一口吐沫。
在看到这女子的刹那,就觉得有什么猛然撞进了自己的心里。
这世间,竟然有这样的女子?
但半秒钟之后,江卫却已经一箭射出,呼啸着的箭矢直射那女子面门!
这战场之上,容不得半分仁慈!
间不容发之间,女子偏头侧身,箭矢擦过她的面颊,在她的颈侧带出了一道血痕,射伤了她身后的一名部属。
女子目光转过来,看到了江卫,却没有反击,而是猛然一咬牙,叱喝一声:“驾!”再次冲入了旁边的怪物群之中,一边砍杀,一边疯狂大喊起来:“普巴!普巴!”
乱军对面,一名乌桓青年招架开一只弯刀怪物的扑击,听到声音,露出喜色:“莫兰!我在这里!”
两个人顺着声音互相看过去。
却只能看到影影憧憧的怪物,闪烁的刀光,振动的弓弦,飙散的鲜血。
“莫兰,莫兰,你在哪里……”
“我在这里,普巴!”
两个人互相喊着,却看不到对方的所在。
那混乱的战场上,近在咫尺,却远在天涯。
燕燕的歌声在继续。
“瞻望弗及,
泣涕如雨……”
(怎么也看不到你
我的眼泪如雨下……)
女子咬紧牙关,拼命砍杀着,但那怪物却太多了。
他们宛若困兽,明知必死,在疯狂的挣扎。
最強警官
他们用牙齿、用爪牙、用各种武器,疯狂地撕扯着接近他们的所有人,夺走了一个又一个的性命。
女子一刀砍死了一只弯刀怪,终于看到了远方那身影,她眼睛一亮,却没想到后面有一只狰狞的怪物,猛然扑上,就要跳到她的背部。
“噗”一声,一把环首刀突如其来,将那怪物一刀砍倒。
江卫手持长刀,杀入了怪物群中,他的身边,大汉铁骑已经集结完毕,化成了一个犀利的箭头,破开了怪物群,护在了女子的身边。
女子看了江卫一眼,江卫点了点头,道:“我送你过去!”
两人一左一右,长刀挥出,血如长虹。
歌声继续:
“燕燕于飞,
颉之颃之。”
(两只燕子在天空飞,
忽而飞上忽而下……)
远方,名叫普巴的男子,也在一路杀了过来,两个人终于能够看清对方的脸。
那一瞬间,时间似乎都定格了。
满面鲜血的女子,脸上露出了一丝柔和的笑容。
而远方,那叫做普巴的男子,也咧开嘴,露出了笑容。
漫长的送亲,更漫长的迎亲。
终于见面了。
今日,是迎娶送嫁之日。
血色残阳洒在战场,像是给大地铺上了一层红布。
这一刻,天为盖地为床。
突然,普巴的身体一颤,一把骨刺之刃从他的胸口透出,他整个人僵在那里。
突然间,四周的声音都消失了,只剩下了澎湃的歌声:
“之子于归,
远于将之。”
(今天你就要远行,
我一路送你到远方……)
女子瞪大眼,疯狂地呐喊着,却没有丝毫的声音。
战场上,厮杀在继续,却也没有了声音。
重生之素手鬼醫
画面慢了下来,女子疯狂地向前奔去。
普巴也向前走了一步,却已经失去了力量,猛然跪倒在地,慢慢伸出了一只手,想要抓住什么。
但他却已经失去了所有的力量。
“瞻望弗及,
伫立以泣……”
(直到看也看不见你
只能站在那里拼命哭泣……)
下一秒,所有的声音都回来了。
“嘭”一声,骨刺刀从男子的胸口收回,血压吸住刀的声音,刀抽出,鲜血喷涌的声音,肺部漏气的嘶嘶声……
一切如此的真实。
那一瞬间的镜头,变成了男子的视角,并没有对伤口进行特写,但这声音,却已经让人的汗毛都竖起来。
青蛟化龍
男子的视角中,他看到女子狂奔而来,飞扑到他的身边,抱住了他。
女子大声呼喊着他,但他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他伸出手去想要摸一摸女子的脸,却已经没有了力气。
女子抓住他的手,贴在自己脸上,他拼命想要睁开眼睛,眼前却渐渐黑暗。
突然间,一名怪兽向女子扑去,男子拼命挣扎着,似乎想要保护女子,但却没有一丝的力量。
臉盲獄主修真記 thaty
他握刀的手指动了动,然后所有的力量都消失了。
就在此时,一个伟岸的身影,挡在了女子的面前。
刀光如雪,世界一片雪白……
“燕燕于飞,
下上其音。
之子于归,
大明梟
妖精的十二夜祭 楽舞聆瀟
远送于南。
瞻望弗及,
实劳我心。”
(两只燕子在天空飞
飞上飞下互相应和
我爱的人要归去了
我要送他去南方
我再也看不到他了
我的心啊该放在哪里……)
歌声之中,女子抱着死去的男子,在那沙场之上,在战场中央,在鲜血之中。
她拼命把男子的脸贴在自己脸上,把男子的胸膛贴在自己胸膛。
但再怎么努力,也无法温热那渐渐冷却的脸。
太阳,终究还是慢慢落下去了。
黑暗,笼罩大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