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qkmt精彩都市小說 璀璨王牌 起點-第兩千一百一十章 三高戰之恢弘的氣勢-hp4n5

璀璨王牌
小說推薦璀璨王牌
“第八棒,投手,天久君。”
一出局,垒上无人。
迎来的天久的打席。
“怪癖球型的左投——泽村荣纯吗?”
踏上打击区的天久,脑海里所浮现出来的关于泽村的所有情报信息,特别是上一局里所投射出来的快速指叉球,那宛如是反复映现在自己眼前的球种,天久摇了摇头,将这一球印迹强行压制下来,深吸一口气之后,那着重前压的身影。
直球!直球!直球!
天久很清楚自身的实力。
这所不足以正面压制乃至于说只是对抗的程度。
自己的目标就必须要最直接、最单纯才可以!
就瞄准直球!
这是天久一直以来给自己定下的策略。
但是!
“playball!”
落下的高亢话语。
“第一球!”
“泽村!内角,来吧!”
“是,御幸前辈!
“轰!”
比对着投手丘之上。
泽村那用力飞甩而出的臂膀。
“咻!”
亮丽的光影。
直面飞驰而进时刻。
天久才发现。
哪怕仅仅只是直球。
“唰”
“乓!!”
“嗯!?这一球!?”
都不是他可以轻易拦截下来的球路。
“砰!”
“界外!”
只能是勉强跟上的时机。
最重要的是角度上的偏差。
非常具有侵略性的球路轨迹。
悍妻之寡婦有喜
“这个家伙!”
看着那投手丘之上的泽村。
感受着这和降谷截然不同的投球轨迹。
“第二球!”
“咻!”
看着那飞驰进来的球影。
天久就是有一种无从适应的感觉。
“唰”
“啪!”
跳动的电光。
拦截不及的球影。
没入进去。
“好球!!”
仅仅只是两记内角直球。
天久便是被直接追逼!
“这家伙!”
然后根本就不给天久太多调整和反应的机会。
“第三球!泽村,来吧,变速球!”
直挺挺果断比划出来的手势。
“是,御幸前辈!”
在看到暗号那一刻。
帝業鳳華
泽村重重点了点头,迅速挺直的身躯。
“咻!”
攥紧在掌心之上的小球。
猛然朝前甩动。
那飞闪而出的光影。
異界之英雄紀元
瞄准着正面方向。
笔直耀现过去。
侧下位置。
“嗯!?”
贴入进来的小球。
天久那下意识挥舞出去的球棒。
方才发现那仍然远在天边的小球。
“变速球!?”
那蓦然一变的表情。
却改变不了那已经是提前挥舞而过的球棒,随后方才正面侧下位置没入进来的小球。
“啪!”
极致的速差。
恰到好处的下坠弧线。
“好球,打者出局!”
完美的空挥。
天久便是被拿下了三振出局数!
“第三球!直接而又果断的变速球,衔接完美的节奏,彰显而出的速差,所无法找准的轨迹!三球便是拿下了八棒天久君的三振出局数!又是飞快追逼的场景,二出局!!”
“nice投球,泽村!”
“OK!OK!OK!”
“还有一个,还有一个,直接拿下来吧,泽村。”
“进攻到底吧!泽村!”
“冲吧!”
把控到位的局面。
还是稳稳压制下来的节奏。
“第九棒,二垒手,宫本君。”
后续所轮到的第九棒——宫本也更加别想要从泽村身上讨到任何便宜,特别还是在这垒上无人,二人出局的情况下,局势节奏都是稳步控制在青道高中手里。
“来吧!”
只需要正面强压的青道投捕。
“咻!”
“唰”
“乓!”
两球威压。
便是直接分出胜负。
被逼无奈只能对着刁钻球路出手的宫本。
这所偏离球心的打击。
根本无法将小球挑飞出去。
就是最近距离下的内野滚地球。
软弱无力的弹射。
“砰!”
“哒哒哒哒哒哒!”
青道高中的游击手,仓持根本就不需要太大步伐的移动。
一个轻松的侧身移动。
“啪”
便是稳稳将这一球拦截下来。
旋即而后迅速甩动起来的臂膀。
“咻!”
将这一球朝着一垒方向甩射过去。
“啪!”
正面之上。
伸直臂膀的前园。
也是轻松将这一球囊入到自己的球套里。
“出局!”
所直接斩获下来的封杀出局数。
“三出局,攻守交换!”
终结掉了市大三高在这第八局里的攻势!
“噢噢!!Nice投球,泽村!”
“干的漂亮!!”
“上吧!泽村!”
“青道,青道,青道!”
干净利落的斩获下来的三个出局数。
虽然是下位打线。
但更显凌厉性的投球。
不只是一垒板凳席和看台之上的青道高中选手们随之欢呼起来,那在三垒板凳席里的市大三高选手们也是看着这位从第六局开始登场便是妥妥压制住他们三局,连一支安打都十分艰难的青道左投,星田、宫川、佐佐木、千丸等三高核心选手们各自流露出一缕极其严峻的表情而来,那踏立在最前排位置上的田原监督也是无奈的摇了摇头,青道双投的韧性有点超出了这位三高总教练的预料,他是真的没有想到足足八局下来。
面对着双投,自家打线居然只拿到两分。
如果说是此刻投球的是茂野信。
田原监督会觉得这极其正常。
甚至是感到一些高兴。
毕竟对手是名震全国,拿到两连霸的茂野信!
如果我們停留在青春年少 青竹linn
然而并非如此。
从头到尾。
茂野信都只是待在左外野。
哪怕从理智出发。
田原监督也可以判断出来双投实力其实已经是无限接近到茂野的层次,可还是那句话,人的名,树的影!
都别提双投。
纵使是天久光圣已经展现出不输给茂野信、成宫鸣的统治级别投球。
在世人眼中。
天久还是要比茂野、成宫低一头。
竞技比赛。
实力为王。
成绩为显!
换到双投这里更是如此。
这也是田原监督在情感上有些波动的缘故。
“高见boy、天久boy!”
田原监督目光炯炯看着自家王牌投捕,那瞳孔里流露出来的一缕别样亮光。
“呵呵,您放心吧,监督,我会压制下来的!”
天久深吸一口气,那微微扬起的头颅,用着一抹极其坚定的语调如此说道。
獵妻計劃:老婆,復婚吧!
跟在天久一旁,刚刚穿戴好捕手护具的高见也是重重点了点头。
2比2。
来到终盘的战斗。
这是双方都要考虑可能到来延长赛的局面。
而对于三高来说。
却并不想要看到那样的局面。
因为对面是继投。
王牌甚至都还没有登场。
而天久已经是连投七局了。
接下来就是第八局的投手丘。
若是无法在最短时间里决出胜负。
青道拖都可以将三高给拖死!
在这一刻,纵使是同属于名门,但投手阵的厚度和深度差距就是在这里体现出来了。
“那就交给你了!天久boy!Fight!”
田原监督拍了拍天久的肩膀,沉声说道。
都是战至这个局面了。
市大三高断然不会轻易选择退让。
决赛的舞台。
夏季甲子园的门票。
这是市大三高这些三年级选手们梦寐以求的最后机会。
别说现在还只是五五开局面。
哪怕仅存最后一丝希望。
星田、宫川、天久等人也断然不会轻易放弃!
“我们上吧!”
“噢噢噢噢噢噢噢噢!”
各自就位的市大三高选手们。
霸道鬼夫太心急
一垒侧,青道这边。
在这临近终盘的对抗里。
片冈监督也没有多说任何话语。
该交待的都已经交待了。
需要布置的战术,所有选手也都敏记在心了。
还是那句话!
将自己的挥棒贯彻到底就可以。
至少在场面上占优的是他们青道高中。
“第八局下半,青道高中的攻击,第一棒,游击手,仓持君。”
媚公卿
第七局里的宛如狂风骤雨一般的侵袭。
在令青道抢回主导权的同时。
也令三高的野手们承受了更大的压力。
这所来到的第八局攻防战。
还是第四轮的上位打线。
“哼!”
蓄势待发的青道猎豹。
仓持那直挺挺踏上左侧打击区的身影。
微躬的身躯。
轻轻晃动的球棒。
所比对而上的视线。
“plyaball!!”
迸发而出的那一缕森然气息。
“第一球!”
“高见!”
“是!”
要选择的正面强压态势。
天久所瞅准的内角低空位置。
“咻!”
朝前用力挥舞出去的臂膀。
压低的那一刻。
所耀现而出的小球。
于空中化作一道亮丽的白芒。
侧身挺入进去的位置里。
低空角度。
仓持那蓦然一缩的瞳孔。
仍然还是保持不住的态势。
“咚!”
窜入进去的小球、
落下的剧烈响声。
“好球!!”
主审的高亢裁定话语也是同步落下。
“首球!内角偏低位置直球,打者仓持君没有出棒,非常精妙的角度控制,一好球!”
姑且算是刁钻的角度。
但这仍然是属于可以出手的范畴。
仓持却是丝毫没有挥棒气息。
本垒之上。
高见的眉头也是微微一皱。
“还是想要和前面一样,进行诱导欺骗吗?我不会给你这样的机会啊!”
高见深吸一口气,瞳孔里一缕厉色浮现。
旋即。
那在底下再次飞快比划出来的暗号。
“第二球!光圣,曲线球,直接投到外侧大角度来,不用进入到好球带里,尽可能要弧线拉扯出来,不给这个打者轻易出棒的机会就可以了!”
想要进行反向压制亦或者是诱导的配球。
“嗯!我明白的!”
天久也是立即get到自家捕手的配球含义。
只是!
他们这错估仓持的意图的第二球选择。
挺直的身影。
天久那再次果断朝前甩射出去的小球。
“咻!”
飞奔的球影。
所直接没入进来的高空弧线。
出乎意料的姿势。
仓持那明显伸缩回来的身影,前倾躬身的举动。
“这个混蛋!?”
在高见那猛然一变的表情之中。
仓持那快速摆出来的触击姿态。
横向持棒的态势。
“乓!”
精准礼仪的制导。
一声清脆而又刚劲的响声落下。
绝妙的角度。
精妙的技巧。
更是因为是变化球的缘故。
这所被完美卸掉的力度。
纵使因为变化幅度的影响。
仓持没有真正抓住球心。
但对于触击来说,这已经是足够的横线拦截。
“咻”
从而反弹出去的小球。
“砰!”
重重砸在了三垒面前地表之上。
濒临终盘。
体力层面、精神层面本来就已经是消耗过度的野手们。
更是由于将注意力都集中在正常打击的弹射弧线上。
下意识里所忽略掉的触击。
这没有意识到的奇袭。
第一时间里。
市大三高的游击手和三垒手都还出现了细微的愣神。
慢了半拍的举动。
滚动的球影。
“哒哒哒哒哒哒哒!”
在进垒线上疾驰飞奔的猎豹身影。
“噢噢噢噢!?”
“一垒!?”
“这是要上垒吗!?”
“快一点啊!?”
于看台之上一片惊呼声暴起之际。
“啪!”
球场中央。
那所被聚焦的视线。
勉勉强强在极限角度里将小球拦截下来的安达,以着最快的速度转身将掌心里的小球朝着一垒方向甩射过去。
但这显然是有些来不及的守备。
小球还在空中折射。
“哒!”
仓持便已经是强行登上了一垒。
“安全上垒!”
那所落下的高亢裁定话语。
看着那在一垒之上高举起右手拳头的仓持。
不提一般的三高选手们。
天久都是在这一刻表情变得有些阴沉起来。
“哈哈!仓持!就知道你可以做到啊!”
“OK!OK!OK!”
“哟西!猎豹大人终于上垒了!”
“火力全开吧,青道高中!”
“冲啊!!!”
第七局的爆发。
然后迎来第八局的承继攻击。
被整整压制了三个打席的仓持洋一。
在这第四次的打席上终于登上了垒包!
号称上垒之后。
青道得分率就可以高达七成以上的恐怖跑者!
“哦哦哦!?”
“第四次打席终于是压制不住了吗?”
“触击上垒,还真是干的出来啊,仓持!”
“啧啧,这就厉害了!”
“一垒有人,接下来是小凑的打席!”
“天久危险了啊!”
一下子便是有所变化的局势。
哪怕只是一垒有人。
但这一垒的跑者是仓持洋一!
那便是有着极大的不同。
光光是看仓持那大幅度离垒的姿态。
就已经是一个非常明显的信号了。
“不要notice跑者!Focus注意力在打者身上!天久boy!以拿到出局数为主!”
一样很清楚仓持威胁系数有多高的田原监督。
几乎就是在看到仓持上垒那一刻,便是脸色微微一变。
在看到自家选手们的注意力似乎有点被仓持带走之际。
田原监督也是立即踏步上前,很是果断的比划出一个手势而来。
“是,监督!”
球场之上。
天久也是摸了摸自己的帽檐,重重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