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w7ij優秀小說 仙宮 起點-一千四百六十五章 晉升天級展示-7ko9l

仙宮
小說推薦仙宮
“属下恭迎魔帝出关!”
此时的魔帝的样貌已经不再是先前那个风情万种的媚惑女子模样,而是变成了一个可爱的小女孩。
即是如此,她只是神色不善扫了一眼那些众魔王们,那些魔王顿时噤若寒蝉的低下头来,丝毫不敢与其对视。
“我先前要你们找那个人族修士,你们找到了吗?”
“我在问你们问题,你们为什么不回答我,难不成都成了哑巴不成?”魔帝面色不善看向旁边的一个魔王,冷声问道。
魔帝这个话一出,众魔王更是不敢吭声,将先前低下头更往下深埋了许多。
“报告…魔帝大人…人…那人类修士,没有找到。”那魔王的话音还未落完,只听“噗呲”一声,只见其身躯直接由内而外炸裂开来,一朵血花瞬间绽放在了地面之上。
魔帝看了看自己的手指上沾染的鲜血,淡然一笑,接着就看向其他魔王若无其事的说道:“既然还没有完成我所说的任务,那你们还呆在此处干什么,还不快去寻那人族修士修士!”
其他魔王听了魔帝的言语,顿感如释重负,当即如同惊弓之鸟快速散开。
待到离去了魔帝很远,几个魔王此时才敢小心翼翼的相互言语。
“那人族修士修士究竟做了什么事情,竟是魔帝大人如此动怒。”
“那个人族修士修士先前让魔帝达人白白的丢失了一具肉身,怕是魔帝大人要将其挫骨扬灰了。”
“人族修士那边有一句古话,叫做伴君如伴虎,云魔王只不过是搭了个话就直接被魔帝大人抹杀,可真是太可怜了。”
“好了,莫要再说此时了,我们也是赶紧出发去寻找那个人族修士吧,若是找不到那个人族修士,怕是我等也是要落得跟那云魔王一般的下场。”
此时的叶天在一处山谷之中,只见其抬起自己手中的火苗,而那火苗周围的虚空都开始逐渐融化。
这融天火法凝聚出来的火焰虽是表面上看起来平平无奇,但是其中蕴含的能量却如此强大。
就在这时,山谷一阵地动山摇,叶天眉目一紧,只见他身下山谷,正在不断的拔高,几个呼吸之间,这山谷就变成了一个高大无比的巨人。
叶天方才所站之处,不想却是这个巨人的鼻梁。
这个整个山谷居然是一个巨人身躯,自己先前还在这个巨人身上修炼了这么长时间,却是全然未能察觉到。
不过这巨人的形成却是极为怪异,虽然叶天能感知到能巨人拥有着巨大的能量,但是却在这巨人身上察觉不到任何灵气的存在。
“人…火…主人…”从巨人口中缓缓吐出了几个词语来。
叶天听罢不禁面露凝色,他思索了一番,眼下这个巨人好似对他并没有什么恶意,反而方才的言语之中,对自己有着一股莫名其妙的亲切感,想来应是手中的火苗的缘由。
这个巨人之所以苏醒,应该是应了自己修炼出来那火苗,想来这功法跟这巨人应该同一人所创。
如今这个局面,自己不妨将计就计,眼前这个巨人的实力完全不亚于魔帝和妖帝那些家伙,自己若是有了巨人的庇护还用得着怕那些家伙吗?
就在这时,眼前的这个巨人发出一声吼叫声,更让叶天感到诧异的一幕出现了。
只见不远处的一个森林之中隆起来一个土包,而在土包之中一个巨人从中站了起来。不止于此,远处还有更多的巨人仿佛都是响应了什么召唤一般,纷纷起身苏醒了过来。
“所有魔王即刻起立刻返回魔都,准备迎接巨灵人袭击!”而魔都之中,魔帝看到了,魔都外面也出现了巨人,顿时脸色一变,随即立刻发布命令。
此刻慌乱则是妖兽森林,三只巨灵人立刻开始围攻妖族王都,而龙天王坐镇王都,剩下的两个天王有心无力。
这些巨灵人从妖鬼魔狱诞生之初就存在于此,每过一百年都会苏醒一次,每次苏醒都会对妖鬼魔狱之中的生灵造成巨大的伤害。
不过这些巨灵人的身体之中可是蕴含着许许多多资源,击杀这些巨灵人的话,也会获得其中蕴含的大部分资源。
但这些巨灵人可不是任人宰割之辈,几乎每次巨灵人苏醒,各个种族的帝王都会以身士卒率先冲出去击杀巨灵人,以缓解其他方面的压力。
如今妖帝陨落,妖族只是维持王都的秩序就已经忙得不可开交。
而叶天站在巨灵人的头顶,只见远处的出现一个妖族城池,一只巨灵人此时直接撞破了城墙大门,随后其他巨灵人在城池之中随意践踏。
不多时,原本完好无损的城池已经变成了一堆废墟。
單挑高冷男神:竹馬你別跑
叶天看着身下的废墟,心中不由得一阵感叹,这些巨人估计是界外之人留在此处的生物,在他的认知中,恐怕此界是没有人可以凭空制造出来如此众多的强大巨人。
就在这时,魂珠亮起,叶天嘴角也是扬起了一丝笑意,魂珠终于冷却完毕。
“终于可以离开这个鬼地方了!”
叶天拿出魂珠,将灵力注入了这个魂珠之中,一时间一股巨大的吸引力从魂珠之中传了出来。
突然,叶天背后的虚空之中出现一个身影,叶天脸色一变,这个身影不正是魔帝本尊。
“还好,我早就知道你这个人族修士修士诡计多端,好在我先前就在你身上留下了印记,如今魂珠已经开启,只要我逃出此处,天地广阔,自是任我游荡。”只见魔帝露出一脸皎洁的微笑说道。
如此清新之下,叶天已是来不及逃跑,正当他准备应战之时,忽然一只巨大的手掌从天而降,魔帝脸色霎时一变,竟是没能躲闪过去,直接被巨灵人一巴掌拍中,吐出一口鲜血。
叶天也是没有想到,这巨灵人的袭击并非迅猛,也并非毫无征兆,这魔帝竟然就这样被一击而中,打成了重伤。
不过眼下情形,叶天来不及过多考虑,只见他掏出魂珠,四周的虚空开始扭曲,叶天带着魔帝瞬间回到了外界。
“噗…出来了,我终于出来了,多少年啦!我终于从那个鬼地方逃出出来啦!!!”魔帝嘴角还向外流着鲜血,即便他现在身负重伤,见到周围如此景象,但是也难以掩饰她内心的激动。
一时激动,魔帝再度吐出一口鲜血,就在这时,一个人影站在了她的身前,魔帝脸色顿时一僵。
“等等,我们也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对不对?你放过我,可以把我身上所有的东西都给你。”
魔帝万万没想到,自己先前一时大意,竟然被那个巨灵人一巴掌拍中受了重伤,不然现在的局势,两个人的地位可能就相反过来啊。
“只要你死了,你身上的东西也照样都是任我索取。”叶天冷冷的笑道。
“等一等,等一等,我可以给你签订主仆契约,你看我相貌这么美丽,而且实力还比较强大,若是留在你身旁做个打手也是不错的。”
“可惜我对你并不感兴趣。”叶天面无表情的回应道。
“等一下,我可以告诉你个秘密,关于界外的秘密!”
“那么现在你就和我签订契约吧。”听到这句话,叶天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稍微一顿,思索了一番,蹲在魔帝面前,语气淡漠地说道。
界外世界,叶天日后是肯定要去,不过现在的他对界外的世界是一无所知,留着这个魔帝倒也算是有些作用,不过还是小心提防这魔帝为上。
但是若是能够得知界外到底是什么样子,这点风险也是可以在忍受范围之内的。
魔帝被迫和叶天签订了契约,而叶天也得知了魔帝的真名,魔灵瑶。
“现在就把你我知道关于界外世界的消息,告诉我吧。”叶天捏了捏魔灵瑶的小脸,笑道。
“我告诉你,我们虽是签订了契约,但是你也不可以这样随意折辱我,不然我就算拼的一个同归于尽,也要叫你付出代价。”魔灵瑶瞪了叶天一眼。
“想要前往界外,只要通过通天梯就可以了,据我所知,通天梯就在一处秘境之中。”听到这句话,叶天也收起了自己的调戏之心,魔灵瑶深深的看了他一眼。
“那你知道这个秘境的位置吗?”
“我只知道这个秘境的名字叫做众神秘境,或许道一教知道些,在我所获得的书籍记载之中,道一教的人曾经登上过通天梯。”魔灵瑶摇了摇头。
“走吧,既然你说道一教的人登上过通天梯,那我们就去找他们问个明白。”道一教,看来自己要去一趟道一教了,叶天看了一眼魔灵瑶,随后说道。
“哈?你是傻子吗?他们怎么会轻而易举就把通往界外的秘密告诉你。”
“山人自有妙计。”
没过几天,叶天带着魔灵瑶来到了其中一个名为天青城的城池,这个城池可容纳一千万人口,也是道一教的附属城池之一。
魔灵瑶隐藏了自己的魔气,表面上看起来就和普通的小女孩儿并没有什么两样。
现在我们已经到了道一教的地盘了,那么你所的说的山人自有妙计,那个妙计是什么?”来到天青城之中,魔灵瑶和叶天到了一家酒楼之中,魔灵瑶无聊地拨弄着筷子说道。
“那就是拜入道一教山门!”
“什么?!”
“既然道一教知道秘境的存在,只要我们拜入他们的山门,展现自己实力,只要受到重点培养,那么到时候秘境开启就绝对少不了我们的份。”
“要去,你自己去,道一教手段高超,万一检测出来我是魔族,到时候几大高人同时对我进行围堵,我这个重伤之躯,可是插翅难飞。”魔灵瑶吹了吹自己的头发,有些不屑地说道。
“也行,到时候我们里应外合,而且你在周边发展属于自己的势力,也可以搜寻一下其他魂珠的消息,不是吗?”
听到这番话,魔灵瑶思索一番,要是有了魂珠,它就可以将自己的部下从那个鬼地方给带出来。
等自己的部下全部都出来了。然后一举将叶天这个家伙拿下,然后逼迫他解除自己和他的契约。
“那好,我就在这城外发展属于自己的势力,而你就进入道一教好好进修。”想到此处,魔灵瑶微微一笑。
“在方才建成的时候,我已经打听好了,三日后道一教就会在此处举办收徒大会。”叶天淡然一笑说道。
“道一教可是名门大教,这次收徒大会所用的场地,都是道一教的高人创造出来的,一个个小世界,这如此高大上的收徒大会可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参加的。”话音刚落,一旁出现一个声音嘲讽道。
“这位道友,你也是来参加收徒大会吗?不如和我一起组队,还能提高几分胜率。”循声看去,只见一个身穿白色长袍的仙长哥,手持一把折扇风度翩翩地来到了魔灵瑶面前。
魔灵瑶看了一眼叶天,突然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一抹坏笑,叶天看到她这个样子,顿时心中咯噔一声感觉不妙。
“真是不好意思啊,我已经和这位仙长一起组队了,除非你比他更强大,那个时候我倒是可以考虑考虑。”
“不过是一只蝼蚁罢了,我乃万古山老祖的孙子,古玄机,小子,你要是识相的话,现在趁早认输还来得及,不然到时候出手,我要是没个轻重,小心丢了你的命。”听到魔灵瑶这番话,那个白衣仙长哥看向叶天轻笑一声说道。
“万古山老祖?!难道就是十大圣地之一的万古山!”
“听说万古山老祖早已到了造化万物的地步,如今正在闭关突破天人合一境界,万万没有想到,他的孙子也会来参加道一教的收徒大会。”
“那个小子可要倒霉了,万古山可不是好惹的。”
“你又不参加收徒大会,至于用这么卑劣的方法,骗别人来给攻击我吗?”叶天看都没有看他一眼,反而看向魔灵瑶说道。
魔灵瑶一脸娇羞地看着古玄机。“古仙长,这个家伙居然诬陷人家,你要替奴家做主啊。”
这娇滴滴的模样,配上他,如今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要是涉世未深的单纯修士,还真有可能一不小心就着了她的道。
但是眼前这个古玄机还真就是那种涉世未深的单纯修士,他从小就生活在万古山老祖的庇护之下,根本没有经历过什么大风大浪。
甚至别人碍于万古山老祖的名号,也会对他敬让三分。
“你这人也太不知好歹了,居然为了避战把女人当做自己的挡箭牌。”当即之下,古玄机面色不善看向叶天说道。
叶天眉头微皱,看向四周,只见人群已经围了过来,看来这件事避无可避。
“既然你执意要比的话,那么我们就在外面的擂台见吧。”
这个天青城可是道一教的附属城池,要是他们在这儿城池之内随意出手,那么无疑是在打道一教的脸,到时候引得道一教的修士出手的话,可就有麻烦了。
古玄机点了点头,万古山虽是是十大圣地之一,但是比道一教还是矮了一头,要不然万古山老祖也不会让自己的孙子拜入道一教。
“对付你这种阿猫阿狗根本不用动用全力,这样吧,只要你接我三招,这次比试就算你赢,如何?”两人站在擂台之上,古玄机十分自信,抬起手中的折扇指向叶天说道。
“随意。”叶天挠了挠头,看向台下的魔灵瑶,叹了一口气说道。
早就知道这个丫头不是省油的灯,当初从妖鬼魔狱出来的时候,就该一刀将其斩首。
台下的也聚集了不少的修士,但是他们的目标根本不是叶天,而是叶天对面的古玄机。
“这个人就是万古山老祖的孙子吗?看起来果真仙风道骨气质不凡。”
“对面那个人看起来也挺帅的,但是很可惜他只是一个普通人,不然的话我也会对他崇拜一二。”
“管他干什么,只不过是一个穷小子吧,看他全身上下那股穷酸样,跟古玄机少爷比起来真是差太远了。”
叶天掏了掏耳朵,即便是到了修仙界,依旧有一些好事之人,不过叶天也已经习惯了。
“准备好了吗?我要出第一招了,你可要接好了。”
總裁爹地 唐意
说罢,古玄机周身灵力爆发,只见他张开自己手中的折扇朝前方一挥,一股飓风凭空升起朝叶天袭击过去。
嬌妻養成計劃 至尊
“风属性道法,看来古仙长是准备用这股飓风将其吹下擂台,只要推下擂台,也算对方输。”
“古仙长果真是仙风道骨彬彬有礼,居然用如此温和的方式将对方击败。”
下一秒,叶天抬起食指,在虚空之中随意一划,只见一道剑气直接将眼前的飓风劈成两半。
古玄机见状微微一愣,没想到自己的道法居然被眼前的这个家伙轻而易举地破开。
“看来你还是有点本事的吧,那么接下来我要动用我真正的实力了。”说罢,古玄机抬手间一道风刃划破虚空朝叶天袭了过去。
别小瞧这道风刃,相比于先前那股飓风,这个风刃的威力不知道提升了多少,表面上平平无奇,但是其中已经蕴含了一丝杀意。
即便如此,叶天抬起手指一道剑气射出,剑气与风刃撞击在一起,直接将眼前的那一道风刃给击穿,随后袭向古玄机。
古玄机脸色一变,抬起手中的折扇,只听见咔嚓一声,古玄机手中的折扇断掉了一根扇骨。
看到扇骨断裂,古玄机不由得背后冒出一阵冷汗,他手中的这个折扇可不简单。
这把折扇是他临走先前万古山老祖特意嘱咐给他的,其中蕴含着十根救命扇骨。
听万古山老祖说,这十根扇骨相当于十条性命,每个扇骨都可以为他挡一次致命伤害。
古玄机看着手中折扇,断掉了一根扇骨,心中不由得一冷,方才那一道剑气看起来平平无奇,居然使自己的一根扇骨折断了。
随后,他看向叶天的眼神也不再淡然,眼前的这个小子看起来平平无奇,其实是一个隐藏的剑道高手吗?
想起先前他的爷爷万古山老祖对他说过,剑仙之士大多都是清修苦修之辈,虽是表面上看起来与普通人无异,但是其中蕴含的能量却让人望而生畏。
“方才那一道剑气的威力着实让小生有许些佩服,不知阁下乃为剑道大才多有得罪,还请阁下第三招能够手下留情。”当即之下,古玄机看向叶天,随后说道。
“这股仙长怎么突然就服软了,方才不还是挺嚣张的吗?”这一幕落在台下众人眼中,其中一些修士不明所以,还像一旁人询问道。
“方才那两张你还没有看出来吗?对面那个小子也不是吃醋的,很有可能是一个剑道天才,要知道,剑道一途易学难精通。”
“古往今来,剑道大成者到最后都会留下一番丰功伟业,对面那个修士的剑道已经到了返璞归真的地步,这一届的收徒大会有意思了。”
话音刚落,只见擂台之上,古玄机周身灵气化形,化作一支弩箭,古玄机一掌印在弩箭之上,只见周围空间微微扭曲。
嗖地一声,叶天抬起手来灵气化形,居然也凝聚出一只弩箭,只不过他的掌心出现一缕火苗,一掌印了过去,霎时间灵气弩箭化作火焰弩箭。
两支弩箭猛地碰撞在一起,一股狂暴的飓风和炙热的火焰当即爆炸开来,擂台周围的灵气护罩迅速升起,只见整个擂台都被火焰和飓风所充斥着。
此时的天青城上空,两个老者盘坐在天空之中,虽是闭着眼睛,但是天青城之中所发生的一切都逃不过他们的法眼。
“这一届的收徒大会好像有不少好苗子。”
“那可不是,你看看,这个小子的剑道如此强大,要是让天剑老头看见了,估计这个家伙直接出关,将这个小子当做关门弟子来培养。”
“那个万古山老祖的孙子也不赖,小小年纪,已经将风灵力的运用做到炉火纯青的地步,只不过他那性子还需要再磨练磨练,不然以后恐怕是要吃大亏。”
擂台之上,叶天拍了拍身上的灰尘,与它相比较,对面的古玄机就显得十分狼狈,他身上的白色长袍下摆已经被烧焦了。
“古玄机输了?万古山老祖的孙子居然输了。”
“那个小子到底是什么来头,居然连古玄机都赢不了他。”
“走吧,看来我得和你好好谈一谈。”叶天径直走下擂台,只见人群之中魔灵瑶正准备偷偷溜走,叶天一把抓住她的耳朵说道。
“果然,爷爷并没有骗我,在万古山之外,比我强大的人多了去了。”擂台上的古玄机看着叶天的背影,心中暗道。
“我好歹也是魔帝,你就不能尊重一下我吗?”随后,叶天和魔灵瑶来到了天青城外,魔灵瑶鼓着腮帮生气地看着叶天说道。
“爱要不要,实在不行,你就继续当你这光棍儿司令得了。”
原来,叶天得知在这天青城外,不远处就是一个魔族巢穴,这些魔族诞生于天地之间,无根无生。
但魔灵瑶却嫌弃这些魔族实力低下,但是自己到现在还没有自己的班底,当初在妖鬼魔狱的时候,可是天天有人伺候着自己,哪像现在自己光棍司令一个,干什么事情都要亲力亲为。
白夜行 東野圭吾
到了那个魔族据点,只见几个黑色的小魔灵正在周围巡逻,这个山头被魔族改成据点,而魔族首领就在山腰的山洞之中。
“切,小魔灵这种东西在妖鬼魔狱连捡垃圾都不配,这种没有攻击力的家伙,光做巡逻有什么用处。”
魔灵瑶直接走了出去,那些如同煤球一般的小魔灵,看到了魔灵瑶之后当即开始朝山洞跑过去。
谁知还未等它们逃跑,魔灵瑶直接伸出十几根丝线,大量的魔气注入那些小魔灵体内。
接下来,这些小魔灵在叶天的眼前。逐渐从一个黑球一般的小魔灵变成了一个完完整整的魔族。
“你们,去把你们此处的所有小魔灵都给我召集过来。”
魔灵瑶对那些魔族说道,那些魔族顿时明白了她的用意,于是跑到山洞之中,将山里洞里面诞生的小魔灵全部给叫了出来。
没过多久,只见大量的魔族全部诞生,魔灵瑶大手一挥,只见这些魔族全部如同潮水一般涌进山洞之中,没过多久就将一个肥胖的魔族男子给抓了出来。
十三太保
来来往往,打下这个魔族据点,总共用了不到一炷香的时间。
随后,魔灵瑶躺坐在一个石椅上,方才那个胖子魔族在一旁端茶倒水,这个时候的魔灵瑶倒是有了一丝魔帝的样子。
“既然你在这边已经安定下来,那么我也该去参加收徒大会了。”
离开了魔族据点,叶天进入天青城之中,刚找到一个客栈,没想到古玄机紧接着就跑了过来。
“道友,好巧!你也在这家客栈!”
看着古玄机的模样,叶天淡然一笑没有点破,当他方才踏入天青城的那一刻,便有人盯上他。
但,此处毕竟是道一教的地盘,还没有人敢在道一教的地盘光明正大的动手。
然后他方才踏入这个客栈,那股奇奇怪怪的视线便消失了,紧接着古玄机就过来了,装作一副很巧的样子。
“确实很巧,不知道道友找我,有什么事情吗?”看来那个眼线就是古玄机派来的叶天也没有点破,只是笑着回答。
傾心之戀:總裁的妻 韓降雪
異世之惡霸至尊 遊戲規則
“其实,实不相瞒,我看到道友剑道如此高深,不如和我一起组队参加着收徒大会,如何?”
“和你组队我有什么好处?”看着古玄机真诚的目光,叶天问道。
“道友有所不知,收徒大会之中有不少团体项目,在比赛先前寻找盟友进行结盟,到时候能够在一些团体项目之中率先获得优势。在最后的对决先前,可以保证我们能够更大的几率进行晋级。”
“那么现在你找到了几个人组队?”叶天看了一眼古玄机,随后又问道。
“我的目标是五个人,叶兄你的第一个,我先前还联系了我的一个朋友,他过几日就会到达此处。”
叶天听完之后点了点,算是答应了古玄机的组队邀请,自己身为一名散修,知道东西肯定没有比古玄机他们要多,和他们组队,自己也可以轻松不少。
随后,叶天找到客栈住下,过了几日之后,古玄机给他的通讯护符亮了起来,五个人已经全部到齐,现在在龙凤酒楼集合。
此地终究人间,不似先前妖界鬼界那般清冷。四处皆是华灯通明,烟花柳巷,人潮似锦。
街道上车马如龙,高大的骏马和形态各异的异兽缓缓穿行过人流,几个雕龙画凤的轿子无人抬弄就自信腾空而起,街旁的凡人见了这等景象,也是啧啧称奇。
即是人间,也是沾染了些许仙气的,城中的的光华之上,就能寻到几名身着彩衣,绸缎凌空的貌美修行女子,夹着五色祥云飘飞而过。
龙凤酒楼做为天青城第一酒楼,来此处消费的基本上都是名门贵族的富家子弟。
叶天寻了一处安静的角落落座,安静地抿了一口茶,这茶虽是凡品,但是胜在茶是新近采摘的,也能有飘香四溢。
即使是这样的一座小茶楼,也是因为靠近了这收徒大会的场地,如今却是人多得有些出奇,叶天今日也算是侥幸,寻了的还算僻静的位置。
而在叶天邻座,似乎是某个修仙门派的弟子,叶天瞥了一拿弟子眼,察觉到其修为身为一般,就没有再做理会。
他又继续去品手中的茶水,就听到身旁几名修行之人议论纷纷起来。
“这些茶果然比不得宗门内的灵茶,当真是难以入口!”
“师兄,你是平日里想来是养尊处优惯了,这茶虽然有些寡淡,可也没有你说的那般不堪。”
“如今城内人倒是不少,这收徒大会想来就要举行了,我等即是不能参加,也要去观望一番。”
“一群弱者打架,有什么看的。”不知道是谁冷冷的说道。
叶天听了那人的张狂言语,不禁看向了说话之人,是一个面目阴沉的男子,不过两人的目光就这么对到了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