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oald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大田園 如蓮如玉-第六百一十七章 就是他啦分享-e62k9

大田園
小說推薦大田園
等到中午,游客都兴奋地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山庄休整,对于这个滑雪场,他们简直都爱死了。
会滑雪的,可以体会那种风驰电掣般的感觉;不会滑的也没事,不是还可以坐着爬遛往下出溜嘛。
尤其是,搂着一只大黑熊一起往下出溜,那种感觉,比抱着男朋友或者女朋友什么的,刺激多了。
芳華錄
所以,熊大这哥几个,成了最受欢迎的。现在,假如说田小胖再叫它们出国,这几只大笨熊肯定死活不带去的:在家千日好,出门吃汉堡。呸呸呸,俺们都要吃吐啦好不好!
黑熊山庄这边的午餐,也同样丰富,许多菜肴,对于这些老外来说,别说吃了,看都没看过。
深海世紀
“酒,有没有酒。”有几个大胡子的老毛子,吃着吃着就开始要酒。这个国度,盛产酒鬼。
其实也没法子,处于高寒地带,必须摄入大量的脂肪,酒精也能加速血液流动,所以感觉浑身热乎。这也就是为什么多酒鬼和多那种体型肥硕的大妈的缘故。
“中午没酒,晚上管够,到时候,俺陪你们喝。”田小胖吆喝一声,他知道这帮酒鬼的德性,一喝肯定就得喝多,那下午的旅游项目就直接改成睡觉了。
而且,老毛子喝酒还有个尿性,不管喝多少,走在大街上,我就是不倒。因为你要是躺地上,直接就叫警察给抓走了。
显然这些家伙有点不满,都憋足了劲,晚上好好灌灌小胖子。他们也都从不同渠道获知,这位小胖子可是今年的诺奖获得者,能亲自陪酒,啧啧——
伊万诺夫望着这些喜形于色的同胞,心里已经开始替他们默哀:希望你们还能平安回到祖国。跟朋友喝酒是尽兴,跟师父喝酒那是真要命啊。
吃完午饭,休息一阵,就坐上爬犁,打道回府。毕竟这里的白天比较短,下午四点多钟就黑天了。
至尊高手
爬犁穿行在林间,经常可以看到道两边有野生动物出没,或是一群拱雪壳子的野猪,或是树上的松鼠,林间的野鸡野兔,总之,不乏生机。
小猴子最不老实,看到一群野猪在雪地里艰难求生,还很不道德得窜过去,骑到一只大公猪的后背上。
虽然这家伙不是猪不戒,但是小猴子天天在林子里转,也都混个脸熟,所以大野猪也没搭理它,继续拱着地上的苔藓,主要是它知道,这猴崽子不好惹啊。
这下子,那些小毛孩儿又眼气了,也叫嚷着要骑野猪,还真有一个小男娃不知死活,偷偷溜下去,奔着猪群而去。
真以为人家野猪是大善人呢,伴着一声愤怒的嘶吼,一头足有二三百斤的大母猪,狂怒地冲杀过来。它四蹄飞扬,雪雾飞溅,不说别的,就那大蹄夹子在小毛孩儿身上踩过去,估计就是一串血窟窿。
億萬婚約:老婆娶一送一 小酒輕狂
“伊凡,快回来!”小男娃的父母,也跳下爬犁,向着小娃子追去。只是情急之下,陷进雪壳子里面,双双扑倒在雪地上。
那野猪冲锋的气势,十分骇人,惊得游客们也怪叫连连,胆子小的,都已经捂上眼睛,不敢再看接下来的惨剧。
“你个夯货,停下快停下!”田小胖也大吼一声,疾驰而去。这一刻,他已经化身雪上飞,简直踏雪无痕一般,比滑雪还快呢。
游客之中,雷戈和同伴对视了一眼,那个大胡子也点点头,然后举起了手里的相机。
在他们看来,这个小胖子的肯定不是正常人,这速度,还有这雪地上几乎看不到的痕迹,实在太不科学,亏你还是刚获得诺奖的科学家呢。
霸寵狂龍太子妃 念藍夏
不说别的,就凭着这身手,绝对有当盗贼的资格。
田小胖的速度够快了吧,可是还有更快的,只见雪地上又出现一道白影,瞬间就超越小胖子。
吭,那野猪也似乎感应到了什么,警惕的小眼睛向这边张望一下,然后就猛的来个急刹车,哧溜一下,身子都扎进雪壳子里。
素有“一条道跑到黑”之称的大野猪,竟然掉头开始往回跑,瞧那样子,委实吓得不轻。
可是,最后,还是不可避免地被小霸王给追上,轻轻一顶,野猪在雪地上滚了一溜跟头,发出一串惨叫。
“好!”游客们齐声欢呼,尤其是那些小娃子,瞬间被小白鹿圈粉。
田小胖倒是有点不大满意,悻悻然走到那个小娃子身旁,把他从雪地上拽起来,然后朝着溜达过来的小霸王嘟囔着:“臭小子,又抢老爹的风头——别顶别顶,算你见义勇为行了吧。”
抱起那个小男娃,顺手放到小白鹿的身上,一般来说,小霸王是允许这些小孩子骑它的。
伊凡估计是太小,还不知道刚才那种情况有多么危险,还摘下手套,轻轻摸摸小霸王头上的鹿角:“你是圣诞老人派来的吗?”
道嶽獨尊
“它是猴子派来的。”田小胖又嘟囔一句。
三國之宅行天下
很快,那对年轻夫妇也奔过来,将小家伙紧紧抱在怀里:“哦,伊凡,你吓死我们啦。”
田小胖也安慰一番:“没事,在俺们这里旅游,安全是最有保障的。别说是野猪了,就算是东北虎远东豹啥的来了,俺们也照样打跑。”
真的吗?游客们表示怀疑:别以为俺们好忽悠,你说的东北虎,在俺们那嘎达,叫西伯利亚虎,这才是正宗的名字!
正说着呢,就看到野猪群忽然一阵慌乱,然后连大带小的,全都钻进林子里。小猴子差点被树枝子给刮到地上,还好它反映比较快,嗖的一下子,蹿起来足有一两丈高,攀到树上一个高高的树杈,然后抓着在那荡秋千。
伊人淺笑醉雲州 蘭峭
雷戈再次望望同伴,而大胡子正专心拍摄呢,看样子,就像是一个好奇心强烈的游客。实际上,这两位心里再一次被震撼了:就这只小猴子,简直就是盗贼最好的帮手啊!
我等你,與你無關 貓的尾巴
“哇呜,真的是远东豹!”游客之中有人大喊大叫,还有不少人望向小胖子:哥们你这嘴咋回事啊?
很快,游客们就发现,不仅仅是远东豹,这豹子后边,还跟着一群小豹子,呼呼啦啦的七八只,难道,这豹子比野猪还能生?那还叫食草动物活不活了?
随着远东豹迈着优雅的步伐,踏着皑皑白雪又走进一些,人们才惊愕地发现:后面跟着的不全是小豹子,从身上的条状花纹来看,赫然还有几只小东北虎!
难道,是豹子和老虎来了一场轰轰烈烈的跨越种族的爱情?脑洞大开的人,已经开始脑补了。
哎呀,你们这一大家子好像过得还不错嘛,来,让俺抱抱,看长点份量没有——田小胖也大大咧咧地迎上去。
上几天,他就听说了,一直给小老虎当奶妈的鹿群,已经回归,也就是说,这些小虎崽和小豹子,彻底戒奶了。
只是这样一来,母豹子就更难了,必须捕获更多的猎物,才能供得上这七张小嘴啊。俗话说,半大小子,吃死老子,这个说法,可不仅仅对人类适用。
一个小毛球,迅速向田小胖奔过来,在奔跑途中,还向前滚了两下,这个是小豹子球球,因为回春藤的羁绊,所以对田小胖最亲了。
就是这个小家伙养成习惯了,跑着跑着就喜欢打个滚。
吼吼——田小胖把球球高高举起,小家伙现在挺重的,应该有二三十斤了。
球球也伸着小舌头,想往田小胖脸上招呼,可惜够不到,只能一个劲去舔着田小胖的手背。跟别人不一样,即便是大冬天的,田小胖也不用戴手套的。
“我也想要抱小豹子啊!”那些小毛孩儿都羡慕死了,要不是家长拽着他们,估计早就跑过来了。
就连大人们,也无法经受住这种诱惑。要知道,小豹子那种凶萌的特质,对女性具有莫大的吸引力。有几个大胆的毛妹儿,还是勇敢地冲了过来。
剩下的几只小老虎,当然也都认识田小胖,不过,它们可就没有球球这么友好了,一个个围着田小胖,抱着他的大腿,撕扯他的裤脚,嘴里还发出呜呜的叫声。
看到有人冲过来,而且还是不认识的人,尤其是身上带着一股刺鼻的香水味,母豹子当然不干了,呲着呀,发出几声低吼。
“你们都别过来,这些都是真正野生的,凶着呢!”田小胖吆喝一声。
那些毛妹儿都将信将疑:瞧你抱着的小豹子那么可爱,可一点也不凶啊?
與婚為鄰
田小胖放下球球,挨个抓着小老虎后背上的皮毛,把它们拎起来。这些小老虎都呲牙咧嘴地朝他凶,不过没啥威慑力,倒是更勾引得那些毛妹儿心里痒痒。又试探着往前走了几步,结果母豹子眼睛瞪起来,那凶巴巴的目光,叫她们齐齐打了个哆嗦,连忙停下脚步。
行,这些小虎崽子一个个都挺沉的,看样子没饿肚子。田小胖没啥工具,只能这么简单过过手,反正瞧着这些小家伙凶巴巴的样子,挺有精神的,也就放心了。
随着黑瞎子屯领地的扩大,等小老虎和小豹子长成之后,林子里的地盘,应该也足够它们分了。
就是不能再有下次了,总叫母豹子当奶妈,也不是那么回事啊。关键是,林子里食肉动物和食草动物的数量,必须保持一个合理的比例,否则失去平衡就麻烦了。
而且,等以后这些小老虎成年之后,也会繁殖后代,以黑瞎子屯这种优越的环境来看,猛兽肯定会越来越多。
等到超过一定数量,就得往别的地方分流了,也就没有必要再搞什么野化训练了。
小胖子正琢磨着呢,就听到身后传来一个满是诱惑的声音,当然是用俄语说的:“亲爱的,叫我也抱一抱小远东豹可以吗?等回去之后,我再抱你,嗯哼——”
回头瞧瞧,是一个毛妹儿,正舔着嘴唇,张开怀抱,极具诱惑。看来这妹子为了抱抱小豹子,也是拼了。
当然,人家也是瞧上小胖子了:年少成名,孔武有力,还这么勇猛,对女性来说,诱惑力也是很大的。
“俺咋感觉不对劲涅,好像在勾搭小胖子似滴?”包大明白这回还真瞧明白了,赶紧问身边的伊万诺夫,把刚才那个小毛妹儿的话翻译过来听听。
别到时候小胖子经受不住诱惑,人家小格子刚刚怀孕,可经不起这种打击。
“人家是要抱小豹子——嗯,顺便再抱抱小胖子师父。”伊万诺夫这小子也没个正经的,不过呢,翻译的也没错。
包大明白一听,连连摆手:“要是实在不行涅,俺就主动献身,帮着小胖子挡挡雷。俺不怕犯错误啊,反正俺都这么大年龄涅,也不怕媳妇儿闹滴。”
大伙听得哈哈直笑,也都知道是他开玩笑呢。包大吵吵更是直接开掐:“大明白啊,咱们要点脸不,就你这老干八尺的,人家能瞧上你才怪呢!”
他们在这说笑,而雷戈和同伴则又是对视一眼,然后同时点点头:看来没错,就是他啦!这个小胖子果然是一位大萨满,这么凶悍的母豹子都能降服,更别说人了。
大英博物馆的那些警卫,都是直接被弄晕的,第二天醒来的时候,都查不到什么原因,没准就是被施加了什么法术。而根据他们的观察,这个小胖子的嫌疑,越来越大。
那边的田小胖,则抓抓后脑勺:“对不起啊,晚上回家,俺还得抱媳妇呢——”
一瞧这个小胖子不为所动,那个毛妹儿未免有些失望,不过很快,她的眼睛又亮了,因为她瞧见,那只小猴子,竟然也凑上来,跟小老虎和小豹子开始打闹,好像很熟的样子。
就连那只母豹子,也只是看着,根本不管。
于是又朝小猴子招招手:“亲爱的小白,带一只小豹子过来,叫我抱抱,我给你钞票!”
这一次她倒是没有施展色诱,都打听好了,这小猴子比较贪财,所以直接用卢布就好。
小猴子扭头朝这边瞅瞅,它可听不懂对方喊啥,不过一瞧手里挥舞的钞票,也就明白了。朝着那毛妹儿做了个鬼脸:糊弄谁呢,你们那钱一点都不值钱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