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tfp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第625章 他們知道錯了推薦-p89ck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小說推薦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等了片刻,侦探臂章隐隐传来车子开走的声音,然后又重新安静。
之后一直到毛利小五郎打完电话回来,都再也没有动静。
“目暮警官说会让人帮忙留意,”毛利小五郎神色凝重道,“不过目前还不确定他们真的遇到了杀人凶手,跟他们失去联系的时间也还短,不能立案调查,警方也没办法帮上太多的忙。”
“那我们要不要出门找找?”毛利兰问道。
“一开始的咔啦声,是金属锁扣的声音,非全封闭式货车上的锁扣,”池非迟道,“之后是布料摩擦凝固水泥的声音,最后是车子开离的声音,听发动机和行走间轻微的咔擦声,确实是一辆运送货物的货车,他们应该是在某个水泥建筑物里,看到了有人杀人或者看到了尸体……”
“当时凶手还在那里,所以他们才不敢大声说话,”柯南也仔细回想着,“之后光彦说了‘他好像要将死者抬出来’这种话……”
“那也就是说,凶手或许是在他们所在的地方杀了人,之后用货车将尸体运走了,”毛利小五郎摸着下巴分析,“也或许是凶手将尸体用货车运到他们所在的地方,将尸体搬下车后,开车离开了……那他们几个会不会躲在某个地方,打算等凶手离开后再出来?结果侦探徽章不小心掉了,一直没有发现?”
“您不够了解他们。”池非迟言简意赅。
柯南想到一个可能,眼皮跳了跳,“不会吧……”
“啊?”毛利兰不解。
“他们有可能跟上去了。”柯南硬着头皮道。
“这……”毛利兰笑意勉强,“小树还跟他们在一起,如果小树被吓到了,哭闹起来,就会被凶手发现……”
完了,说不下去了。
三个七八岁的熊孩子带着一个一岁半的小小孩,主动跟上一个杀人凶手……这不是冒险,这是作死!
“也可能是他们打算安全之后,先离开那个地方,再打电话联系我们。”柯南稍微抱着一点希望。
“那就等他们联系。”池非迟道。
毛利小五郎点头,“目前也只能这样了,至少再等二十分钟。”
“别担心,”池非迟道,“我跟小树说过,要是遇到歹徒,不要反抗,告诉对方他家里有钱,让歹徒打电话过来要赎金。”
毛利兰点了点头,还是放心不下。
这么做确实能稳住歹徒。
道明莊的悲喜人生 艷艷瓊花
有了联系,说不定还能获得有用的线索。
不过,确定一个一岁半的孩子能够照做?
……
等了将近三个小时,依旧没有任何消息。
中途,毛利小五郎带着柯南出门,去街口商店问了店员,试着寻找几个孩子的去向,不过始终一无所获,只能折返回来。
就在毛利兰打算再出门找找的时候,一个陌生号码打进了池非迟的手机。
“……你们在哪……知道了,原地等我。”
两句话,电话挂断。
池非迟起身往门口走,“我去接他们,小兰,你做饭。”
“啊……好!”毛利兰下意识地点头。
“我也去!”柯南跟着跑出去,顺手带上了门。
毛利小五郎这才回神,挠了挠头。
自家大徒弟挂电话的速度还是这么快,就不能让他骂那些小鬼两句吗?
算了,等人回来再骂。
半个多小时后,侦探事务所里的咆哮声传得很远。
“你们知不知道这有多危险?!”
光彦、步美、元太乖乖站成一排,低头顶着毛利小五郎的唾沫星子。
“带着一个一岁半的小宝宝还敢到处乱跑,出事了怎么办?”
“说什么看见有人被杀了,就没了消息,害我们担心了那么久!”
“为了你们几个小鬼,我可是把附近都跑遍了耶!”
毛利小五郎一顿喷。
池非迟站在窗前,背对着其他人,看着外面抽烟。
他下楼开车去接一群孩子的时候,停在楼下巷口的那辆车里有人,回来的时候,车里的人不见了,车依旧停在那里。
他刚才走到窗前点烟的时候,街对面昏暗的巷子里有一个红点很快消失,快到会让人觉得那是幻觉。
不过,他很确定自己看到了。
而且巷子里一户人家的墙头上,还站了一只灰白色的鸟,完全把赤井秀一藏身的位置给他标注出来了。
巷子里,赤井秀一站在墙侧的阴影中,将手中按熄的烟头装起来,静静等着某个麻烦人物从窗户前离开。
那个麻烦人物从波士顿回来后,事情又变得复杂了?
先是朱蒂那边打电话给他的时候,不小心被池非迟听到。
虽然只被听到了一句吐槽,但池非迟肯定发现了,朱蒂在跟其他人分享有关他们一群人的事。
再之后,朱蒂住的公寓楼住进了一个跟池非迟关系很好的女人,正好就在朱蒂楼上,那个皮肤黑黑的高中生也跑去试探朱蒂。
而这两天,朱蒂在电梯间碰到过那位矶贝小姐两次,试探之后,对方似乎只是辞职来东京开店,正好就住在那里。
不过,由于朱蒂主动约那位矶贝小姐逛街打探消息,两人关系拉近了一点,那位矶贝小姐也开始邀请朱蒂出门。
现在朱蒂出门要注意避开那位矶贝小姐,要注意不被跟踪,除了去学校打探消息的时间,回家之后就会被约出去……他总觉得朱蒂被拖住手脚了。
原本他们还打算让朱蒂住进池非迟的公寓楼里,不过考虑到池非迟的敏锐程度,还有那栋公寓住房的价格,最后还是放弃了。
没想到池非迟反过来钉了颗钉子在朱蒂身边。
不管是有心还是无意,这确实是个让人头疼的麻烦人物。
今天跑到毛利侦探事务所,突然出门开车,吓他一跳,刚才又突然跑到窗户前抽烟……
逍遙小鎮長 全金屬彈殼
那家伙刚给朱蒂带去不少麻烦,该不会又调头冲他来了吧?
仔细回想,他刚才应该没露出什么破绽。
……
毛利侦探事务所。
三个小学生等毛利小五郎喷累了,整齐鞠躬,“对不起,我们知道错了!”
毛利兰有点不忍心追究下去,不过想到三个孩子的莽撞,还是严肃脸警告,“以后不可以这样子了!”
顧先生,我在暗戀你
“是~”三个小学生继续装乖。
“非迟哥,”毛利兰转头看站在窗前抽烟的池非迟,“你要不要说点什么?”
光彦、步美、元太:“……”
不要了吧……
泽田弘树站在沙发前,摆弄着柯南丢在沙发上的漫画书,有些同情。
回来就被轮流教训,真是太惨了。
还好,他现在是一岁半的小小孩,不懂事也正常,还被放在‘受害者’的角度,没人批评他。
池非迟转身,将烟按熄在毛利小五郎办公桌上的烟灰缸里,平静道,“吃饭。”
“哎?”元太一懵。
责骂呢?批评呢?
“非迟哥……”毛利兰半月眼。
家有狐貍總裁 花開半夏
她问池非迟要不要说点什么,是想让池非迟认真、严厉地批评一下熊孩子,不是让池非迟宣布开饭。
“他们知道错了,但是下次还敢,说一百次也没用,”池非迟抱泽田弘树到饭桌前坐下,“平安回来就好。”
“嘿嘿……”光彦挠头笑。
说什么‘下次还敢’……池哥哥瞎说什么大实话!
“嘻嘻……”步美也有些不好意思。
元太沉默了一下,“哈……呃……”
算了,他不笑了。
柯南无语瞥傻笑的三人。
他也觉得这三个家伙下次还敢。
臨時城隍爺 城隍老爺
毛利兰顿觉无力。
说了没用就不说,非迟哥要不要这么现实?
算了,吃饭。
吃着饭,元太、步美、光彦三人叽叽喳喳说着整个经过。
“在街口那家店,我们一直买不到稀有的假面超人卡片,就想带小树去另一条街上看看,”步美道,“不过半路元太突然跑到那栋废弃大楼里去,怎么说他都不听。”
“因为我在外面看到大楼窗户那里有人形模特,突然想到可以带小树玩过家家嘛,”元太道,“有模特扮演大人角色,会比我们一群小孩子玩更有意思……”
“我们跟进大楼后,打算拿着人形模特跟小树玩一会儿,”光彦道,“就突然听到大楼里面有人争吵……”
“虽然大楼里面黑漆漆的,但我们确实看到一个人影将另一个人打倒在地,”步美接过话道,“之后,另一个人就躺在地上、一直没有动静,绝对是死掉了。”
光彦继续道,“然后凶手就开始搬尸体,我和元太打算看看他那辆货车上有没有什么线索,顺便看看他想把尸体运到哪里去,方便报警通知警方。”
“至于步美,就让她带着小树留在废弃大楼等我们,”元太看了看步美,“不过小树跟着跑到货车货厢里去了。”
“那是当然的啊,”柯南半月眼瞥三人,“你们两个都跑到货厢里去,小树大概是以为你们在跟他玩游戏,所以才跟上去的,你们好歹也要考虑一下他的年龄,当时就不应该乱跑的……然后呢?你们就全部跟去了?”
泽田弘树默默低头用勺子吃饭,装乖宝宝。
“我本来想带着小树赶紧离开,不过刚打算下货厢,凶手已经搬着尸体出来了,”步美解释,“我们只能一起躲在纸箱后面,看着凶手把一个包裹着棉布的人形物搬进货厢,开车去了山里。”
“我们还看到尸体里渗出了一滩红色,”元太不由看泽田弘树,“小树还想上去看那些红色的液体,不过我们把他拉住了。”
毛利小五郎倒着酒,“小树没被吓到大哭,还真是谢天谢地……非迟,你要不要再喝一点?”
池非迟点头,“谢谢老师。”
看着一群人把泽田弘树当成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子,挺有意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