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ujf2好看的玄幻小說 大唐掃把星-第308章 李治相助,教主第二展示-mtoxn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
卫生历来都是和健康息息相关的大问题。
大唐人也比较重视卫生,比如说清明渠是河水,但长安人只是用于清洗洒扫等事。而饮用的都是井水。
井水比河水安全,卫生,这是最朴素的观念。
“那些郁积的腐烂东西渐渐污染了渠水,而渠水从地下浸透……这里要说到井水的来源,井水的来源分为两种,一种是潜水,何为潜水?就是就近的水源浸透而来,这里的水井便是如此,它的水源便来自于清明渠的水源浸透……”
尉迟·不插话不舒服·循毓突然明悟了,“先生,那些腐烂的水就浸入了水井,随后喝了这水的人就会生病。”
贾平安一直想收拾他这个毛病,李元婴的反应最积极,一巴掌拍去。
“本王代表先生教训你。”
李元婴说的理直气壮,等看到尉迟循毓一脸狰狞时,不禁有些后悔。
这傻黑小子不会暗地里对本王下狠手吧。
贾平安点头,一脸看看某的学生如何的嘚瑟,心中却暗恨,准备回头就收拾了这个家伙。
“竟然如此?可……如何证明?”有官员提出了质疑。
今日贾平安说要解开这一片百姓容易生病的根源,李治才派了人来。可贾平安开口就是他们不了解的东西,听的满头雾水的。
“若水井里的水来自于沟渠,那为何味道不一?”
长安的水井有的苦涩,有的甘甜。
“因为那些水经过的地方不同啊!”
一群蠢货,贾平安随口就忽悠了。
关键是……
“请了秦公来。”
秦平来了。
“请问秦公,以前家中的水井打出来的水,喝着如何?”
“甘甜。”秦平说道:“当年老夫还小,夏日贪凉,就直接打井水喝,那甘甜的,让老夫至今难忘。可后来就渐渐的变了,味道古怪,最近几年越发的不好喝了。”
“那些腐烂的东西渐渐浸透了进来。”贾平安知晓耳听为虚,“某有两个法子,其一,不喝生水,这是铁律。其二,消毒!”
“消毒?”
贾平安点头,“诸位请看。”
“撒石灰!”
水井里的水被掏空了,从上面撒石灰下去,边上有人瞅一眼,结果撒石灰的李元婴动作大了些,竟然把石灰扬了起来。
“某的眼睛!”
那官员捂着眼睛惨叫着。
“弄水来!这里有水!”
王忠良叫人把他扶过来,准备用先前打出来的井水洗眼睛。
“你若是想让他瞎了就用水洗吧。”贾平安一脸无所谓的模样。
“什么意思?”王忠良回身看着他。
“生石灰腐蚀性强,遇水就会强烈反应,灼烧……”
这群养尊处优的家伙,压根就没弄过生石灰。
贾平安弄了一把生石灰,抛洒在一碗水里。
嗤!
冒气了。
王忠良浑身一软,“那要如何?”
“取了油来。”
用植物油它不香吗?
植物油把眼睛洗几道,那官员惨叫道:“某定然瞎了,瞎了!”
“瞎不了。”贾平安看看眼睛,却是被腐蚀了,但不严重,养一阵子就好了。
“回家养着。”
有人扶了官员回去,王忠良问道:“这是为何?”
“说了……”贾平安本想说说了你也不懂,但依旧解释了,“生石灰遇到水就会发生反应,释放大量的热……”
那碗水有些热。
“那它为何能消毒?”王忠良觉得这个说不清。
贾平安深切怀念着那些学习的岁月,“因为许多病菌都有一种物质叫做蛋白质,生石灰遇水不但能发热,还能生成强碱……热不能消毒,而强碱却能让那些病菌的蛋白质失去活性,由此完成消毒。”
众人一脸懵。
贾平安苦笑道:“并非某不愿意解释,而是解释起来估摸着三天三夜都说不完。”
“某愿意听三天三夜。”一个官员看来很感兴趣。
“但你得从头学习。”
“可以,某好学。”
“是新学。”贾平安微笑道,“你得从头学习……那是一整套知识体系,你确定自己做好了准备?”
“体系?”
这是个陌生的词。
“对,譬如说某先前说的蛋白质,譬如说某说的病菌,还有生石灰如何生成强碱。”
这是一个庞大的体系,那官员只是想想就觉得可怕。
“这便是新学吗?”
“对!”
生石灰下去消毒,晚些不再取水。
“生石灰和水混在一起可有毒?”
“最后生成了另一种物质,井水反复冲刷数次即可。”
三日后……
消毒数次,清洗数次的水井再度蓄满了水。
“味道变了!”
王忠良尝了一口,讶然道:“虽说还有些怪味,但却有些甘甜。”
“煮开再喝。”
贾平安令人煮开了井水,随后煮茶,一群人在水井边喝了。
“……贾平安喝的最多。”
王忠良也喝了不少,“他就是吃饭般的喝汤,还让人加盐。”
“看来新学里果然有这等学识。”李治对国子监诸学并无兴趣,但却对新学颇有些好奇。
“贾平安说万物都有根由,水井里的水来源于地下的水,而地下水不能凭空而生,都是来自于雨水河水海水的浸透。为何有的井水甘甜,有的井水苦涩?一是要看水源,二是要看浸透的途径。”
“那些泥土岩石?”李治想通了这个道理,“朕记得当年有人说过,在西南看着清澈的溪水,可喝一口就觉着苦涩,随即会死人。后来有人往上去,发现源头有腐烂的树叶,还有颜色绚丽的石碓……”
这个道理一想就通。
王忠良觉得皇帝真聪明,“陛下英明。”
詭異心理研究所 安誌純
冷王接招,悍妃是個檢察官 素歌
“宫中水井不少,用贾平安的法子,弄了生石灰来消毒。”
帝王永远都是最怕死那个人,李治恨不能用生石灰把自己的住所都消毒一遍。
宫中由此展开了一场消毒行动,生石灰丢进去,有宫人咋呼道:“好大一条鱼,翻白肚了。”
武媚离的远远的,身后张天下禀告道:“武阳伯消毒之后,当即就有人买了宅子,其它人还在观望……”
“陛下让人用生石灰给宫中的水井消毒,这便是出手相助。”武媚笑了笑,“他们挣了钱,要记得陛下的好才是。”
当宫中用生石灰给水井消毒的消息传来,那些宅子马上就成了香饽饽。
“他们抢着买,几个亲戚到了家中,说着多年的交情,阿耶说阿翁才能决断,他们就去求见阿翁,结果被阿翁骂了一顿……”
尉迟循毓看着很得意。
尉迟恭自从上次冒个泡后,又回去修炼了。
“我家的都卖了。”李敬业很惆怅,“某让阿翁留两个宅子,以后某好金屋藏娇,结果……”
他拉开衣裳,一转身,脊背上看到两条紫红色的痕迹。
“阿翁随手就是两棍子。”李敬业唏嘘道:“可一点都不疼,某觉着阿翁怕是老了,兄长,你上次说男人越老越不行,要不某去寻几个女妓来给阿翁试试?”
“英国公会打折你的腿。”尉迟循毓在李敬业的身上寻到了智商优越感。
“怎地,看某不顺眼?”年轻人就是这般,一句话不对头就要干起来。
尉迟循毓冷笑道:“某怕你不成?”
李敬业起身,“出去。”
“出去就出去。”
二人出去,李元婴问道:“先生不管?”
“不打死就成。”李敬业和尉迟循毓都是属于那等精力过剩的,打一架更好。
呯呯呯!
外面打作一团,王老二带着徐小鱼在观战,并给他分析了一番。
“李郎君力气更大,尉迟郎君多些变化。”
“那谁能赢?”
王老二装了个老司机,“当然是李郎君。”
话音未落,李敬业一拳捶到了尉迟循毓的肩头。
“住手!”
尉迟循毓蹲在地上,捂着肩头骂道:“你特娘哪来那么大的力气?”
洪荒之蟹王尋道 上古青墟
“天生的。”李敬业一脸无敌的寂寞,唏嘘不已。
“谁能是某的对手?谁?”
里面的贾平安听到这话不禁莞尔。
“某。”
身后有人应声,李敬业一个蹦跳转身,然后挠头道:“公主莫要玩笑。”
高阳又发财了,小皮鞭上镶嵌了几块宝石,看的贾平安有些眼馋。
“宗室里不少亲戚都来寻我,说是那地方养老好,不卖给他们就是不尊老,我说不尊老就不尊老,怎么了?”
高阳就是个服软不服硬的性子,当然,贾师傅除外。
她不屑的道:“后来肖玲劝我卖了,一下挣了许多钱,这钱太多了也麻烦,看着就烦。”
贾平安单手托腮,“知晓为何能卖的这般好吗?”
高阳摇头,“我只要钱,其它哪管。”
“陛下在宫中令人用生石灰给水井消毒。”
贾平安觉得高阳不自觉,“挣钱了,记得给宫中送些好东西。”
人要有良心呐!
但贾平安不准备给。
原始大廚王
“郎君,咱们家清淤花费不少,还借了钱,这卖宅子下来填补了亏空也没挣多少。”
杜贺很心痛,觉得自家郎君筹谋如此,竟然还落了白干,很不公平。
“别担心。”
攻心計:妃惑君寵 笑茹幻
贾平安压根就不担心这个。
“武阳伯可在?”
杜贺去开门。
门外是个中年男子,拱手笑道:“某是梁家的管事,奉阿郎之命而来。”
他回身,“带过来。”
杜贺还在不解,就见几辆马车缓缓而来。
“阿郎说了,小贾此次干得好,梁家挣钱不少,可吃水不忘挖井人,这便是谢礼。”
一车车的钱财被拉了进来。
接着还有。
“某英国公府的。”
“某是……”
马车络绎不绝,杜贺喜的合不拢嘴,一迭声叫曹二赶紧弄了酒食来待客,又要带着人把钱财入库,顺带登记入册,忙得不可开交。
贾平安就是开始时出来说几句话,然后回书房。
清理完毕,杜贺来了书房禀告,“郎君,库房堆满了,若是再来钱,咱们家还得建造库房。”
悠悠田園藥草香
这货得意的不行,随即清点送钱的人:“就公主没来。”
“那边别指望了。”
贾平安和高阳的相处方式无需如此,若是高阳送钱来,那反而落了俗套。
“郎君,某如今回想起来,那些人为何这般迫不及待的卖宅子呢?”杜贺觉得这事儿有些奇怪。
“有人在背后撺掇。”
贾平安吩咐道:“把那放贷的叫来。”
晚些,放贷的男子来了。
“贾家从不拖欠,咱们按照契约上的来,一日一日的计算利钱,连本带利今日结清。”
那男子面色发绿。
若是短期借贷的话,八分年利真心不算高。
贾平安才借了没多久就还钱,他按理也挣了,可看着就像是把亵裤都亏了的绝望。
等他走后,杜贺有些好奇,“这人竟然这般和善。”
“他是在挖坑,本以为贾家半年内都还不清那些钱,如此利钱可观。可谁曾想某从未想过长期借贷,如此他目的落空,背后那人要哭了。”
……
“王尚书,那贾平安弄了生石灰来什么消毒,那些宅子全卖出去了。”
周醒跪坐在案几之前,面色难看。
王琦放下针线,缓缓抬头,眼神竟然格外的冷,“生石灰可能消毒?”
“不知。”
“那些人惜命,为何会买?”
“说是宫中也在用生石灰给水井消毒。”
谁能有宫中的贵人们惜命?
王琦呆呆的看着他,嘴角微微翘起,“这么说……咱们的谋划全数落空了?”
“是!”周醒低头,那种羞辱感让他想发狂。
“他不但反转了局势,还利用咱们的钱去买宅子大赚了一笔,也就是说,他清淤的钱全回来了,还有赚头。”
王琦的目光下滑,看着桌子上的一根长针。
周醒身体颤抖着,“是。某本想在他绝望时给放贷,如此他会更艰难……”
“可你失败了。”王琦的面色渐渐发红,他喘息着,撕扯着衣襟,“某难受!”
陈二娘就在门外,她听到了这话,但却没有回身。
周醒赶紧过去帮忙,拉开了王琦的胸襟。
王琦喘息着,突然抓住了周醒的手腕,死死地盯住了他,嘶声道:“某可是败给他了?”
周醒下意识的道:“并未,咱们还没输。”
王琦冷笑道:“他可会摇尾乞怜?”
这人疯了!
周醒点头,“一定会。”
“某是王尚书!”王琦突然大笑了起来,“输了,此次某输了,他竟然想到把渠边改造为花园的手段,某不如!某不如他,哈哈哈哈!”
这人没疯!
周醒心中一松。
王琦握紧他的手腕,“可你却让人去借贷给他,愚不可及。你说,某该如何处置你?”
周醒心中一紧,“某愿受罚!”
王琦冷冷的道:“抬头。”
周醒抬头,王琦右手挥动。
尖锐的刺痛从脸颊处传来,周醒不禁惨叫了起来。
“啊!”
王琦用长针扎着他的脸颊,喘息着道:“无能之辈,害某丢人现眼,扎死你!扎死你!”
陈二娘听着这个声音觉得不对劲,太过癫狂,就看了一眼室内。
周醒跪在那里,仰头近乎于铁板桥般的,王琦手持做针线活的那根针在戳着他的脸颊。他脸颊潮红,眼睛发红,一边踹息一边叫骂……
陈二娘心中骇然,悄然躲开。
王琦自信的近乎于狂傲,但被贾平安一次次的打击,渐渐的竟然就成了这样。
她越想越觉得可怕,就和人说了一声,悄然出门。
到了皇城外,她说有事求见百骑的贾平安。
守门的军士见她身材丰腴,不禁暧昧的道:“武阳伯少年英俊,你这倒也合适。”
什么合适?
陈二娘不解。
她就在外面站着,身后几个军士在闲聊。
“寻这等才好。”
“为何?”
“知道疼人。”
“就是太厉害了些。”
“武阳伯一看就是厉害的,难道会怕她?”
“也是啊!这女人丰腴,来寻武阳伯数次了,可见也是暗中喜欢他吧。”
“把暗中去掉。”
陈二娘觉得浑身发热,那种尴尬让她想寻一条地缝钻进去。
“二娘?”
身后传来了贾平安的声音,陈二娘回身,“贾郎。”
这女人怎么面色绯红,一脸娇羞的模样?
極品器煉師
贾平安下意识的就觉得她发烧了。
“贾郎,我有个亲戚犯病……”
“什么症状?”
这女人竟然来问这个,让贾平安觉得有些好笑。
但要认真,要做出关切的模样。
陈二娘看了他一眼,见他神色专注,一脸关切,心中不禁有些小内疚。
“病人原先得意,后来失意,脾气越来越不好,还喜欢做针线,和人争执喜欢用针去扎人……他看人时,眼里冷冰冰的,只是发脾气的时候癫狂。”
“这是变态了。”贾平安随口问道:“男的女的?”
陈二娘犹豫了一下。
就一下,贾平安差点笑喷了。
病人原先得意,王琦号称尚书之才,可却无人赏识,这倨傲自信的让人无语。
后来失意,遇到贾平安后,王琦被数次打击,所谓的尚书之才顿成笑谈。
那货竟然开始绣花了?
“是男的。”话一出口,陈二娘就觉得浑身轻松。
“那是变态了。”
贾平安很认真的道:“这等人喜怒无常,还心狠手辣,虽然是亲戚,可你要小心些。”
王琦竟然被他弄成了变态……
还玩针线。
贾平安瞬间就想到了教主。
……
还有月票的书友……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