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9wsh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白首妖師笔趣-第三百零六章 公子妙策分享-uv5gz

白首妖師
小說推薦白首妖師
天生九经,世人只得七经。
而这七经,每一道皆是高深莫测,艰深玄奥。
世人对这九经,皆只有去参悟,去挖崛更多东西的资格,谁敢说个“破”字?
所以讲,倘若方寸如今这句话,被外人听了去,说不准会有无数将《灵经》当作是自己本命经的人,怒气冲冲过来找他的麻烦,到时候挨了打都是轻的,还得跟人道歉……
可是起码在南凰神王与云霄面前,方寸是认真的。
……
……
“《灵经》一书,可以衍化出许多法门来!”
“当然,七经之中的任何一部,皆是如此!”
“而依着大夏炼气士平素的理解,《灵经》往往就代表着蛊、御、种、降四法,其中的蛊,便是炼制蛊虫,多以蛇孑为要。而御,便是御兽,炼化并掌御世间凶兽神魂,达到可以任意驱使,御敌之妙。而种字法,则是一种分身之术,世间有炼气士,可以在兽类甚至植物体内,种下自己的灵,久而久之,灵性成长,便会成为自己的一个化身,如臂使指……”
“而降,则往往是长辈对小辈的护佑之法,在其体内炼制烙印,待到察觉小辈有危,可以短时间内,降下自己的灵识,帮着小辈御敌,再不济,冲对手求个人情还是可以的!”
“至于妖族,因着先天与人不同,它们修炼的乃是‘唤’字一门!”
虐心小蘿莉:我的男友是惡少
“妖族相信,先祖虽然逝去,但却未真正的死亡,而是灵性分散,藏于自己血脉之中,所以,获得力量的最好办法,除了混吃等死,等着血脉之中的祖力苏醒之外,还可以主动将这种力量唤出来,使得先祖灵性在自己血脉之中苏醒,从而获得强大至极的力量……”
“所以,妖类的实力,完全可以在与他们斗法之前,估测出来……”
“妖相,便决定着他们的肉身之力,血脉,便决定着他们的天赋神通,而他们的山头道统来历,便可以在某种程度上,决定着他们准备搏命之时,有可能激发出来的手段……”
“只要这些都掌握在了手里,想输……”
方寸说着,看向了女神王,但又微一犹豫,觉得这等话不能对女神王说,显得太跳。
于是顺势又转到了云霄面上,笑吟吟道:“是不是很难?”
云霄听得这些话,神色已是变得异常惊奇了,愣是半天说不出话来。
而在一边,女神王却是轻轻拍起了手,笑道:“虽然没有完全听懂,但老二,你可以的!”
……
……
当方寸从这小楼里出来之时,前来寻他的,拜会他的人,已经堆得满满了。
守山宗来接自家方长老归山,处理门中之事。
清江六宗齐聚,也要寻方二公子处理大事。
整个鼋城,不知有多少宗门,多少势力,也见方寸现身,过来拜会。
更有林机宜等人,也悄默来到,等着方寸召见。
甚至就连鼋神宫,都送了贴子过来,说想请方二公子赴宴。
一时间,这本是云霄仔细挑选了出来,正好可以隐秘的观看大仙会场上演武的小楼,倒一下子吸引了无数人的目光,各路使者或是亲身来到的人,皆围作了一团,尴尬的打着招呼:
“哟,你也来啦?”
“……”
方寸毕竟还是回来的晚了一些,却没有多少时间浪费,因此他飞快的处理了一下。
守山宗那边打声招呼,回头再讲。
前来拜会的六宗,则是诸位真传,尽皆留下,其他人暂且请回。
鼋神宫那边,则是客客气气,让小狐狸替自己写了一封回贴,暂时婉拒,回头拜访。
林机宜那边,则是抽时间见了一面,直接便是一袋子解药丢到了他的面前,然后笑吟吟的看着他,道:“这一次你也算是立了大功,只是不知道你想让我怎么赏赐你呢?”
此前最让方寸犯愁的,便是如何赏赐林机宜。
但解决这个问题也简单,直接把问题丢回去就好了……
黑心老板必备技能!
“哎哟……”
林机宜听了这话,大吃一惊,忙忙叩拜,诚恳道:“公子之言,让属下汗颜,机宜能有今日,全仗公子提拔,指点,点悟之恩,没齿难忘,此一番也不过是尽些份内事,哪里还敢再言什么赏赐?公子若真想赏赐我,便请赐下新的吩咐,也好让小的有个大展手脚的机会!”
“啧啧……”
方寸都由得感叹:好员工啊!
“确实有事要吩咐你去做!”
王老五的單身生活 王老五
他笑了笑,道:“不过赏赐却也少不了!”
说着吩咐一边的小狐狸,道:“去取一百两银子赏赐给他!”
只是一百两银子,怕是林机宜抠抠脚指甲都能抠出来,但是他听到了方寸的话,却顿时大喜,甚至有些感激了,连连叩首,然后颤抖着接过了小狐狸递过来的银子,喜不自胜。
到了夜里,林机宜的婆娘撇撇嘴,不满道:“你立下如此大功,公子才给你一百两?”
“你懂个屁?”
林机宜神清气爽,直接顶了回去:“青柳大爷每次立了大功,才得三百两,你知不知道?”
……
明朝木工皇帝
……
到得末了,轻轻松松处理干净了,便只剩了方寸与清江六子,来到了云霄在鼋城的宅中。
“你们答应了妖族俊杰们的挑战,是想干脆在这鼋城,一举扬名么?”
方寸看着几位同窗故友,以及当初被硬塞进了清江六子之中,自己都没见过的生面孔,笑着问道。
“妖族启衅,自该应战,如何是为了扬名?”
孟知雪还是那般说着一些旁人一见,就觉得很高傲的话。
“真是个呆子啊……”
方寸笑着说了句,道:“不是为了赢你应战做什么?”
孟知雪迎着方寸,是半点脾气也没有,声音低了下来:“当然也是为了赢的!”
“很好,那我可以帮你们赢!”
方寸笑着看了他们一眼,很有自信的说了一句。
“帮我们赢?”
清江六子顿时怔了一下,孟知雪、鹤真章、梦晴儿、雨青离等人倒还好,而灵雾宗的炼真玄,也是见过方寸的手段的,对他很是敬仰,倒是暮剑宗的陈得鹿,脸色多少有些尴尬,自己毕竟是堂堂金丹,还曾经是暮剑宗的长老,如今却要被一位小辈来指点……
方寸笑着看向了他,道:“陈师兄不信我?”
“没有!”
陈得鹿立时殛口否认,然后看看左右,见其他人没有避讳的意思,只好小心的向方寸道:“借一步说话!”两人来到了偏殿,就见他从袖子里取出了一卷剑谱,陪着笑道:“我们暮剑宗的宗主呀,对当初那个……那个事吧,一直觉得挺不好意思,所以早早的就命我将暮剑宗的七大剑式,送给方二公子一瞧,只是许久没得着机会……您可千万收下,免得我挨罚!”
心之絆
“咦?”
方寸倒是有些哭笑不得了。
当初自己走五宗,悟道术,乐水、云欢、灵雾,甚至是九仙宗,都多多少少帮了自己一把,惟独暮剑宗,因为太过小气,自己干脆跳过了,其实也没有怎么记仇,倒是不成想,如今见着形势变化,暮剑宗倒是惴惴不安,巴巴的一直在等机会,把这七大剑式给自己看……
“那我就……算了,收了吧!”
方寸勉为其难,为了大局,还是收了下来。
暮剑宗陈得鹿长长的松了口气,终于不担心以后被穿小鞋了。
自家宗主虽然抠门,但见势极准的呀!
……
……
回到了殿间,方寸当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笑着向诸位同窗道:“你们天资本就不凡,这段时间,也修得厉害神通,得仙门资源倾斜,根基颇厚,若只面对寻常凝光境修士,我对你们其实是极有信心的,不过,此一番妖族来势汹汹,且又是由他们挑选得你们,所以我若料得不差,妖族必然已经早有准备,你们该当自己面对着金丹境界的对手才行……”
一席话说了下来,众人皆有些振奋。
孟知雪惊喜道:“你愿意教我们?”
梦晴儿则是笑得温惋清纯:“哎呀呀,方二公子教我们,那定是没有问题的呀……”
方寸忍不住打个了寒颤,瞪了梦晴儿一眼:“好好说话!”
梦晴儿白了他一眼,大大咧咧往椅子上一倒,叹道:“可累死我了……”
……
……
方寸看向了孟知雪,道:“妖族共有三十六人参加演武,但大仙会演武,少则七天,多则半个月,前期并不如何受人关注,再加上妖族也想多多观察,所以一开始,妖族出手的不会太多,不过你名声最响,想是会排在前面,需要做好第一个出手与对手较量的准备!”
孟知雪点头:“我没问题!”
方寸点了点头,道:“若你赢了第一战,后面的人,便会好过许多了!”
霸道總裁來PK 月半傾城
众人听着,皆有些激动不已,暮剑宗真传陈得鹿已忍不住问:“方二公子有何妙策?”
“想赢妖族不难,但也需要几步准备!”
方寸笑着说道:“第一步,便是知己知彼!”
“第二步,便是有的放矢!”
“第三步,庆功宴!”
“……”
众人听得都有些讶色,一脸不明觉厉的样子。
倒是鹤真章,在众人都一片凝重之时,期期艾艾的抬头,道:“老方啊,需要几步干掉那些妖魔倒是不重要,知不知己彼也不重要,我现在倒是有件头等重要的事情找你……”
方寸信心满满,笑道:“讲!”
便见鹤真章有一点点不好意思,扭捏道:“我在晚香居有个账,你能不能给我报了?”
方寸:“?”
众同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