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v9d0熱門都市小說 神魔書 愛下-第三百四十章 歇洛克的棘手任務-5hcpx

神魔書
小說推薦神魔書
从圣玛雅大教堂到老祖母酒馆,一路上乔和维伦亚大眼瞪小眼的相互盯着,马车里安安静静,没人吭声。
歇洛克一路上叼着小烟斗,只顾吞吐云雾,也懒得搭理两个暗中较劲的门徒。
真正是一路无话,直到一行人来到了老祖母酒馆,大伊凡用拳头敲开了酒馆的大门,一行人在还没营业的酒馆中坐定了,乔和维伦亚还是一声不吭。
乔对这个俏丽的小个子女人,还是有点忌惮。
而维伦亚,则是一肚皮的火气——她看出来了,乔对自己有点敬而远之的意思。这让维伦亚,心中充满了不忿。
她就是一朵儿娇艳的花朵,多少狂蜂浪蝶往她身上扑腾她都懒得搭理。
她还是第一次碰到有乔这样的人,居然对自己不理不睬,恨不得退避三舍……这让她充满了挫折感,同时又暗自发狠,恨不得在乔身上片几片大白肉下来!
一名老祖母酒馆的酒保打着呵欠,用力的揉搓着酸麻干胀的双眼,有气无力的朝着乔哼哼着:“乔,你来得太早了,啊,吃食街的馆子,哪一家不是下午才开始营业?”
叹了一口气,酒保放下双手,有气无力的看着乔:“后厨的大师傅都回家了,还没过来,只有几个打杂的工人,他们做的东西,你肯定不要吃……只有酒水管够……呃……”
乔拍了拍肚子,看了看空荡荡的酒馆:“那就,来点烈酒吧,我也不是来吃东西的,只是找个地方聊聊天……我在海德拉堡,可没什么熟悉的地方,所以,就来这里了。”
酒保耸耸肩膀,打着呵欠,摇摇摆摆的走向了后面的酒库。
大伊凡则是眨巴着大眼睛,丝毫不见外的在酒馆里东翻西找。没一会儿,他就在一个小仓库里找到了一片洗扒干净的山羊。他兴奋得招呼了一声,几个跟着他的卢西亚大汉‘咔咔’怪笑着,一伙人涌进了后厨,不多时就传来了锅碗瓢盆的响动。
酒保扛着一桶金标朗姆酒走了过来,重重的将酒桶拍在了乔面前的桌子上。他伸手指了指后厨的方向,向乔挤了挤眼睛:“乔,老祖母的脾气你知道,弄坏了什么东西,‘原价’赔偿!”
乔挑了挑眉头,抓起酒桶上的小龙头,‘嗤嗤嗤’的将它钻进了酒桶。
抓起几个酒杯放在龙头下,乔一边给酒杯里放酒,一边刻意的提高了嗓音:“放心,弄坏了东西,绝对‘原价’赔偿……大伊凡,我每年给他几万金马克的薪水,他有钱,赔偿得起!”
后厨的响动立刻变轻了许多。
兇宅秘錄
大伊凡的嘟囔声隐隐传来:“混蛋们,手脚轻一点,给我盐,那罐子香料也给我……这家酒馆是一家黑店,我给你们说,这是一家黑店……谁弄坏了东西,自己赔钱,别想我为你们花一个子儿!”
酒保咧咧嘴笑了,摇头转身离开。
乔将装满了烈酒的酒杯放在了歇洛克和维伦亚面前,然后举起了酒杯:“为我们在帝都的重逢,干一杯……啊,歇洛克先生,这位维伦亚小姐,真让我惊喜,真没想到,我和她居然师出同门……嚯嚯嚯!”
乔干巴巴的笑着,笑声颇有罗斯公爵的风韵。
维伦亚的脸色骤然一黑,她举起酒杯,狠狠的撞了一下乔手中的杯子:“导师,你知道的,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歌剧演员,而这位乔少爷,看看他……哇哦,德伦帝国的皇室海德拉徽章,还有这么多亮晶晶的好玩意……”
“人家身份尊贵,有权有势,对我不屑一顾,揣着明白装糊涂……我这样的小人物,可攀附不上。”维伦亚狠狠的剜了乔一眼:“”
乔喝了一口酒,他瞪了维伦亚一眼,沉声道:“没错,我揣着明白装糊涂……维伦亚小姐,我可不敢和你走得太近了。上次为了你,我得罪了兰茵河总督家族的成员,更得罪一名帝国皇室成员,我甚至还被一个无耻的老家伙当做了目标,引来了我后面多少麻烦?”
威纶大法官和乔结怨,就是因为乔在耳语森林俱乐部帮了维伦亚一把。
正因为这一次的结怨,导致了乔对耳语森林俱乐部出手,导致了走投无路的威纶大法官和贝尔·容·伯格曼联手,下黑手栽赃陷害乔。
乔絮絮叨叨的,将自己最近遭遇的事情一一说了出来,除了的确是他下手搬空了耳语森林俱乐部的宝库,以及那些图纸的来源之外,他将自己遭遇的事情,详细的述说了一遍。
维伦亚不由得有点傻眼。
常理不存在的輪回
乔指着维伦亚,很认真的对歇洛克说道:“这个女人,绝对是个天大的麻烦……如果有可能,我并不希望再和她有任何的牵连。”
歇洛克用力的揉了揉眉心,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将酒杯重重的放在桌上,歇洛克看看乔,又看看维伦亚,然后摇了摇头:“我想,这是误会。这些麻烦并非维伦亚的本意,她也是受害者……乔,你的确为她承担了很多事情,这也足以凸显,你是一个重情义的人。”
“所以,以后你们需要相互扶持。”歇洛克耸耸肩膀,看看翻白眼的乔,和同样翻白眼的维伦亚,他摇头道:“一如乔所言,你们师出同门,你们哪怕不能成为最坚定的盟友,但是也不要成为敌人……你们,起码可以成为相互合作的伙伴。”
乔看看维伦亚。
维伦亚看看乔。
两人同时看向了歇洛克,异口同声的问道:“您来帝都,是为了什么?”
歇洛克看了看四周。
酒馆里,只有乔带来的人分散坐在四周,而且距离这张靠窗的桌子都很有点距离,四周空了一大片。酒馆外的大街上,除了一群市政工人正在铲雪,整条大街空荡荡的,只有十几只耐寒的麻雀蹲在街角。
和女上司荒島求生的日子 我愛廠花
痞子在異界 低調的天空
“乔,这是你引发的事情。”歇洛克压低了声音:“你抓了卢西亚帝国公主洛夫娜,这是小事,不值一提……但是你从她手上,拿下了苦难骑士团宝藏的线索。”
乔挑了挑眉头:“啊?您冲着那所谓的宝藏来的?”
歇洛克摇了摇头:“不是我,我对这宝藏没什么兴趣,我不缺钱,相反,我在冰海王国、圣希亚王国、尼斯联合王国的一些投资和固定产,足以让我无忧无虑的,像一个富足的国王一样过一辈子。”
乔轻轻的吹了声口哨……对宝藏没兴趣,不缺钱……哦,哦,歇洛克有底气说出这样的话,乔突然对他究竟有多少身家产生了很大的兴趣。
杠上鉆石老公 品品妖
将酒杯放在酒桶的小龙头下,给自己满上了一杯酒,歇洛克抿了一口酒水。
“冰海王国王室,尤其是现在王座上的那位老太太,她和她身边的人,坚定的认为,她们才是这个宝藏最正统的继承人……我作为王室的特别顾问,作为拥有一点点王室血脉的倒霉蛋,我奉命,配合王太孙乔治王子,索回这笔宝藏。”
歇洛克无奈的耸耸肩膀:“真是个倒霉的任务,不是么?在贪婪、凶残的海德拉的老巢,谋取他们已经吃进嘴的猎物……我已经做好了任务失败的心理准备。”
快穿之女配有毒
“洛夫娜的丈夫,乔治王子?”乔隐隐想起了这个茬儿:“他在德伦帝国了?”
歇洛克轻咳了一声:“他昨天抵达的海德拉堡,他属于秘密潜入,以一个普通商人的身份进入这里,还没有正式知会德伦帝国官方。”
乔眨巴着眼睛看着歇洛克:“这件事情,我能帮您什么呢?”
歇洛克指了指乔领口上别着的皇家海德拉徽章,又指了指他左胸口挂着的黑森林捍卫者勋章:“或许,当面临某种困局的时候,你可以成为一条备用的,让我们和德伦帝国高层进行沟通的渠道……当然,这并不是我找你的主要原因。”
“您,还有别的任务?”坐在一旁小口小口抿着酒的维伦亚轻声问道。
“啊,这个任务,才是我找你们帮忙的主要原因。”歇洛克叹了一口气:“来自艾尔的命令,我必须获取宝藏中的一件东西,如果它存在的话,我必须得到它。这不是一次普通的任务,而是一次晋升的考验。”
“我是艾尔二十二级执剑人,我站在黄金之门内侧,我已经看到了更高处的真理之光。”歇洛克瘦削的面庞微微泛红,深陷的眼眶里闪烁着精光:“我想沐浴真正的真理之光……不仅仅是看到,而是要身处其中。”
“踏入黄金之门,每一阶的提升,只有三次机会。”歇洛克沉声道:“有能力进入黄金之门,证明你的智慧、你的能力、你掌握的力量,远超世俗,超脱凡人……黄金之门,代表了无比强大,代表了趋近完美……所以,身处黄金之门者,若要晋升,需要接受真理的考验。”
“每一阶,只有三次机会。”
“若是三次都失败了,就证明……你是有缺陷的,你就只能,一生一世囿于这个阶位,再也无法提升。”
“十年前,我失败过一次。这是我的第二次机会,我必须抓住它。”歇洛克看了看乔,又看了看维伦亚:“我希望,你们能动用你们所有的力量,帮我完成这次的考验。”
乔皱了皱眉头:“您这次的考验,是什么?您要获取的那件东西,究竟是什么?”
歇洛克再次压低了声音。
乔有点头大的挠了挠脑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