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7fvs优美都市异能 美漫喪鐘 線上看-第2264章 打靶遊戲讀書-g5ba2

美漫喪鐘
小說推薦美漫喪鐘
吸血鬼电影相信很多人都看过,不光是被吸的人会一脸舒爽地走向死亡,那吸血的一方也会非常陶醉。
在十字教的观点中,血液是与灵魂息息相关的,当血液离开人的身体,也意味着灵魂的离开,人会因此死掉。
在最后的晚餐上,耶稣曾经说过:“你们中有人出卖了我,但需知,这面包是我的肉,葡萄酒是我的血。”
而吸血鬼作为被上帝诅咒的一族,他们只能饮用人血维生,代表着他们对上帝信仰的背叛,这就是诅咒的内核。
总而言之,吸血鬼喝血的时候,会在这种诅咒中感受到无尽的快感,让他们的罪孽进一步加深,就像是现在的卡西迪,大概喝了两包血之后,他就表现得有些醉了。
好久没有喝血了,这一次有点暴饮暴食,脑子就晕晕的。
而自称爱德华的帅哥吸血鬼一口血都没有喝,只是带着矜持的微笑,坐在他身边和他聊天,并不时发出克制的笑声。
虽然知道双方肯定不是一个阶层的,但这不妨碍卡西迪有些佩服人家,既有贵族气度,又不会难以接触,这难道就是千年血族世家的底蕴么?
比不了,比不了。
对方看着自己大口喝血,眼中却没有一丝欲望,这是何等强大的意志力?自己光是闻到血腥味就心乱如麻了。
不过在钦佩中卡西迪就渐渐喝多了,他很快也忘了什么身份地位,和对方勾肩搭背起来,两人坐在最前排的祷告长椅上,对着十字架上的耶稣基督吹着牛皮。
和所有的血族一样,爱德华的身上凉得吓人,他就像是一块冰那样在黑夜中散发着寒气。
煉獄巫魔
两人从镇上的女人开始闲聊,谈论屁股大小和血液口感的关系,随后又开始聊起了人类的凶残和黑暗,以及生活的不易。
超級大老板
随着科技的进展,以前只在白天活动的人类开始侵占黑夜,血族的生活空间越来越小了。
接着卡西迪就开始抱怨镇上的钱难赚,脸难看,他原本想要借着教堂看门人的身份证明出去打点工,可是镇上的人根本都不信上帝,他们连神父都不放在眼里。
“上帝……就是个废物!”卡西迪醉眼朦胧,还打了个嗝,鲜血的腥味从他嘴里伴随着口臭一起冒出:“镇上的居民都不给他脸面,还不如个资本家说的话有用!”
“说得好,这样,我们来玩个游戏吧。”
本质是丧钟的爱德华站起身来,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一把手枪来塞进卡西迪手里。
重生射雕之郭靖 土豆粉絲
随后他仿佛漂浮一样跳上了十字架,掏出一根笔来,在圣像上画了几个圈,最里面的那个小圈还涂黑了。
简单来说,就是在上帝身上画了个靶子。
接着他跳下地面,点亮了圣坛旁的蜡烛,又从斗篷下面取出几包血来:
“我们来比赛使用人类武器,反正晚上闲着也是闲着,如果你能赢我,赢一局我就给你一包血怎样?”
“不太合适吧?”
卡西迪只是有点飘飘然,不是被降智了,寄宿在教堂里是一回事,而朝上帝开枪是另一回事。
侯夫人 小宴
春欲撩動gl 錦瀟竹幻
枪械他也会用,但是真的要比赛打上帝吗?
“放心,上帝就喜欢别人打他。”苏明顶着血族外貌回到他身边,拉着他向后退了几步,到了大概距离十字架三十米的位置,用鞋尖在地板上画了条线:“血族真祖德古拉对着十字架吐痰撒尿,换来了永生不死的诅咒,你朝上帝打几下手枪,还能被雷劈了不成?”
卡西迪歪着脑袋想了想,放多攒点储备粮也不错,平时放冰箱里就好。
“这倒是,那我先来吧。”
“嗯,每人五发子弹,你先。”
名为爱德华的血族笑得很帅气,他做了个‘请’的手势,举手投足都充满了气度。
至于彩头会不会兑现?卡西迪已经不怀疑了,自己一穷二白的,人家这贵族少爷根本不缺血啊,更不会因此骗自己。
于是接下来枪声在教堂中响起。
正门外,歪脖子树下挖坑的卡西听到了教堂内的动静,他立刻丢下了铁掀,跑回了教堂内。
结果就看到卡西迪和一个陌生人在拿上帝打靶。
原本还紧张是不是遇到抢劫什么的,结果就这点事?神父顿时松了口气:
“玩枪呢?”
異世妖妃 鐘無鹽
“嗯……”
卡西迪藏起了血袋,显得有些心虚。
“这位朋友显得有些面生?你认识?”
杰西却没有注意到吸血鬼手上的动作,他的注意力都放在陌生人身上。
“我是卡西迪邻居的二舅他爷爷的远房亲戚,神父你叫我爱德就行。”苏明直接接上了话题,带着温和的笑容,伸出手和杰西握手:“专门过来看看他过得怎么样,就是迷路所以晚了点,刚才还走到后门去了。”
本就喝了酒的小镇神父顿时更放松了,没有从前门过来,就意味着没有看到尸体,那就没事了。
“你好爱德,我是杰西,这座教堂的神父,你今晚可以住在这里。”他也友好地握手,吸了一下鼻子:“你们的手还都挺凉的,这大夏天的我真羡慕你们的体质,对了,你们这是什么玩法?”
“我们在赌酒喝。”爱德华变魔术一样取出几瓶酒来,放在一旁的长椅上:“杰西你要玩吗?每一轮谁环数最高,谁就能喝一大杯。”
杰西可是个老酒鬼了,再加上那酒瓶一开,香气四溢,他觉得埋尸体的事情稍等一会也行。
反正尸体总不会跑掉,平时晚上也不会有人到这片荒地上来。
“说到酒我就不客气了啊,哈,其实我枪法挺好的。”神父从卡西迪手中接过枪来,朝着十字架上的上帝瞄准开火,只见那圣像的头上‘丢丢’地冒火星,再看那印子,全是十环。
樹宗 祖樹
“你赢了,来一杯,多喝点,我看一会你还能不能打这么准。”爱德华笑着递来一大杯烈酒,棕色的液体在月光和烛火下显得美轮美奂,充满诱惑。
神父接过酒杯就是一口闷,随后交出手枪,这一轮让卡西迪先来。
他美滋滋地沉迷于酒精带来的爽快感,挖了半天的土了,来上这么一杯简直爽到心底。
網遊之江山美人
哪怕胸中有着‘创世’这种级别的东西,他的脑袋后面也没有眼睛。
特種兵ⅰ 李建林
此时看打靶的他根本没有注意到门外歪脖子树下,有一大一小两个黑影,正无声地用雪亮钢刀剁着尸体,随后像是蚂蚁搬家一样,把尸块运进远处的草丛里。
没有五分钟,哥谭出身的哈莉就把两具尸体处理得干干净净,她擅长这个,就像是学会骑自行车后就不会遗忘一样。
無愛不歡:霸寵冷情嬌妻
她远远地露出了一个笑脸,朝着变形成帅哥的丧钟打了个OK手势,然后一溜烟地消失在夜幕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