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cscx精华言情小說 興風之花雨 ptt-第七百二十四章 汝妻子,吾養之分享-6h6yg

興風之花雨
小說推薦興風之花雨
Ps:前章出了BUG,关于佛门和魔教的关系有删改。
……
權少爹地太過分
怒不兴兵,愠不致战。
风沙准备大开杀戒,说明已经冷静下来,细细地考量过得失。
送走张馆长之后,风沙立刻召见韩晶,将前因后果说了,问韩晶的意见。
韩晶展颜道:“依我看,您正发愁怎么让人坚信四灵参与灭佛呢!强势灭了这个披着佛皮的魔教驻点,动静刚好合适。使佛门警醒,又不至真与佛门结仇。”
“我确有此意。佛门高层非常嫌恶魔教,说不得还得感谢我灭了这个佛化摩尼的淫祠。最重要在外人看来,四灵对佛门动手的讯号将明确无疑。”
“做戏要做足。一切效仿真正灭佛的情景,最好还能过分一些,把所有人都给吓住,以展现风少的威严,看谁还敢把您不当回事。”
韩晶显然在特指易夕若。
风沙哼哼道:“然也。你有什么具体的对策吗?”
“以常理推测,柴兴应该以四灵为刀刃,军队为刀脊,官府为刀柄,握柄挥刀,锋刺刃砍。只要附和大家的想法,更易使人坚信不疑,可以过之,不能不及。”
噬金劍
韩晶的思路十分清晰,娓娓剖析道:“那么这次就需调动禁军,巡城军,白虎卫。柴兴求之不得,加上彤管效命,禁军和巡城军都好说,唯独白虎有些棘手。”
风沙连连点头:“赵仪是白虎观风使,还有他那个特使副使的身份,我没有办法绕过他动用白虎卫,如果请北周总执事出面,动静又实在太大了点。”
北周总执事出面,象征意义太过鲜明,很容易弄假成真。
韩晶往陵光阁的方向虚点几下,小声道:“听说赵仪已经把他的儿女全都送来陪贺贞?”
风沙沉默少许,摇头道:“软禁贺贞只是因为她于四灵的身份和所行之为,她不能走,她的儿女来去自如。”
贺贞这一招叫做以退为进。
在别人看来,只可能是他强行软禁贺贞及其儿女,用以胁迫赵仪。
恐怕连全程参与的赵重光和任松都会这么想,遑论他人。
重生星際之甜妞
谁能想到贺贞是主动把儿女召来让他挟持,奈何说出去根本没人会信。
连韩晶都似笑非笑,一副“我懂”的样子,明显不信。
愛如潮水,染指首席總裁 微笑樹洞
看来他这个黑锅背定了,不背还不行,因为贺贞及儿女呆在他这里,的确会让赵仪投鼠忌器,至少可以起到预警的作用。
汴州的形势波谲云诡,更是高手如云,背后的安全十分重要,起码不用时刻担心赵仪突然射来一支冷箭。
尽管韩晶不信,也不会揭风沙的短,思索道:“既然绕不开赵仪,那就不绕,干脆让赵仪主持此役,咱们和任松通个气,不允许赵仪调动玄武和朱雀。”
风沙眼睛一亮,赞道:“妙!”
最強主宰 晴朗
赵仪跟柴兴乃是一条心,一定会千方百计的调动四灵的力量参与灭佛。
所以,他欲灭打瓦尼寺,柴兴和赵仪绝对求之不得。
他是灭佛一事的全权特使,赵仪除了是白虎观风使,也是他的副使,想要在这件事上调动白虎卫,两人的意见必须一致。
如果他去请赵仪调动白虎卫,那就变成了求人,失却了主动权。
如果把赵仪借助四灵的道路全部封住,赵仪就非得来求他不可。
韩晶这一招也是以退为进,把赵仪推上前台,让赵仪需要为成功和失败负责,需要给柴兴一个满意的结果。
于是,主客易位,本来他被赵仪掣肘,现在轮到他来掣肘赵仪。
黑道邪途 影獨醉
爽!
风沙轻轻地拍案道:“就这么定了,事不宜迟,你代表我去见任松,我去找赵重光和彤管。”
赵重光在具体事情上使不上劲,然而具有定风波的作用。
连北周总执事都不会明着反对这位威望崇高的四灵耄老。
获得赵重光的支持,来自四灵内部的阻力将会降到很低。
“至于赵仪……”
风沙有些犹豫,他亲自找上门,还是等着人家找来呢?似乎都不妥当。
前者太心急,易生变数。后者太被动,没有转寰的余地。
韩晶嫣然道:“风少何不把调动白虎的手令留给绘声,让赵仪见识一下什么叫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你则好好陪着贺贞,让赵仪知道什么叫汝妻子,吾养之。”
前者是刁难,后者是威胁。
一硬一软,足以让赵仪没脾气。绘声出面,又留有余地。
风沙拍手而笑,道了声“妙极”。
送走韩晶,他把绘声叫来身边将事说了。
“知道什么叫刁蛮吗?胡搅蛮缠懂不?撒泼总会吧?不会去问问你弟,他肯定经验丰富,这次你要帮着主人好好地出口气。”
绘声当然知道什么叫刁蛮、撒泼、胡搅蛮缠。
她在外面就是这个样子,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在主人面前当然要一脸懵懂,一副“我既没吃过猪肉,也没见过猪跑”的样子。
说实话,装傻的俏模样当真妩媚迷人。
风沙笑嘻嘻地捏捏绘声那滑腻的脸蛋,又探手裙内摸摸她臀后那手感极佳的毛绒尾巴,最后留下手令,出门去也。
晚饭时分。
赵仪火急火燎赶至勾栏客栈。
同时,风沙再登陵光阁。
这里居高临下,视野极佳,最适合欣赏夜晚绽放之花,红彤彤地那种。
贺贞正带着儿女吃晚饭,怀中抱着小女持筷喂食,另外稍长的一儿一女坐于对面。吃饭并不老实,你锤我一下,我推你一把,活泼可爱。
气氛和乐温馨。
侍奉在侧的一众剑侍欲拜主人,风沙摆手制止,面带微笑地走近。
贺贞的儿子瞧见了风沙,明亮的黑瞳好奇地注视,脆生生地叫道:“母亲,有客人来了。”
浮生劫愛
贺贞扭头瞅见,忙放下怀中的小女,招呼儿女拜道:“快,快给少主磕头。”
三童纷纷叩拜。
偷了他一夜
风沙柔声道:“快起来罢~”
从怀中掏了一本小书、一把木剑、一块令符,摊于掌心道:“初次见面,带了些礼物,喜欢什么就拿罢~”
贺贞忙让儿女道谢,介绍道:“这是贞儿的次子德昭,德昭快叫少主。”
她的长子和三子夭折,次子的年纪最大。
赵德昭叫了声少主。
风沙把掌心的三物伸过去,笑眯眯地道:“选一件拿去玩。”
閨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