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lvii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蜀漢之莊稼漢笔趣-第0871章 重建諸營相伴-drjo2

蜀漢之莊稼漢
小說推薦蜀漢之莊稼漢
虽然张小四有心杀贼,奈何没有关大将军的天赋,最后被冯鬼王反杀。
冯鬼王今晚来了一波双杀后,又悄悄地溜回李慕的房间。
寒冬到来,无事可做。
再加上冯刺史虽说体力不错,但终究不是铁打的身子,折腾到半夜才睡,所以第二天就睡懒觉了。
待他第二日起来,已经是巳午相交的时候。
李慕端来盥洗用具,服侍冯永起床。
待洗漱完毕,又亲自端来吃食。
这个时候的刺史府显得很安静,就连下人都没见几个。
“夫人呢?”
冯永一边吃,一边开口问道。
“夫人带着李郎君去了军中。”
李慕站在一旁,偶尔给冯永挟菜,或者盛饭。
虽然食量比不过关大将军,但冯刺史这些年来坚持不懈的练武和锻炼体术,每日需要的热量也不是个小数目。
“张娘子呢?”
“张娘子前面的院子正在处理政务。”
刺史府是准备要按校尉府的习惯,划成三个区域:最前面的是公共区,中间的是办公区,最后才是居住区。
阿梅就不用问了。
现在冯永麾下军中的制式器械,基本都是汉阳郡制造局的标准,简称汉阳造。
在没有再次大规模改进之前,就算是已经定型的第一代标准。
所以这丫头现在要么是正在研究高数或者物理,要么就是在带学生。
这么看来,刺史府一切都很平静,所有人都在干自己的事。
犹如在校尉府时一模一样。
但冯永知道,这是关大将军与张小四通过自己这个中间人进行交易后,达到的动态平衡。
交易嘛,本来就是漫天要价,落天还钱。
皇家最理想的要求,自然是完全掌握凉州刺史部的军政。
至于心理价位,则是宫里派出去的代表掌握有一定权利。
虽说张小四有重重心机,但关大将军同样有先天优势。
更何况,关大将军与某位丞相夫人情同母女,受到丞相夫人指点也是完全合理的事情。
如果张小四背后是皇家,关大将军背后则是兴汉会。
张小四掌握着刺史府的机要,同时还是凉州刺史部实际上的监军。
这本来就已经是一个很强的制约。
若是皇家再轻易地把手伸入刺史府直领的军中,那就意味着兴汉会离成为皇家附庸的那一天不远了。
关大将军可是牢牢记着一件事:
某个夜里自家阿郎在榻上与自己讲过,大汉的将来极有可能是皇家、兴汉会,还有新兴权贵与新型世家三足鼎立。
这个话自家阿郎只与自己说过。
这就是她硬抗皇家的底气。
皇权至上的思想,现在还远没有达到后世明清时期的那种巅峰。
开国臣子与皇家之间,更像是合伙创业。
要不然高祖皇帝也不至于要搞个白马之盟。
光武皇帝也不至于要纵容豪强地主。
至于先帝,更是与众多开国臣子同是草根出身,给季汉加了一层兄弟义气的风气。
按原历史上,就算是诸葛老妖死了,阿斗开始全面接手权利,但董允照样能吐皇帝一脸口水。
想要往宫里多纳点女子?
看老子喷不死你!
你按规矩做事,你好我好大家好。
你不按规矩做事,那就怪不得我咧!
也就是等那些第一代第二代的实权老臣全部死翘翘了,阿斗才能真正抖起来。
如果把现在的大汉比作一家公司,那么以冯刺史为首的兴汉会,怎么说也是一个不能让人忽视的持股股东。
虽然不能像大汉丞相这种CEO有一票否决的权利,但呲一呲牙,还是可以的。
不呲牙不行。
因为如果皇家完全控制住了凉州刺史府的军政,那么兴汉会只会落得一个结果。
那就是利益渠道最后会被皇家完全控制在手里。
到了那一步,兴汉会本质上就会变成皇家的附庸。
我为大汉出过力,我为大汉流过血,我为大汉捐过钱,我为大汉献过粮。
特么的你居然还想要降低我的社会地位,从持股股东变成打工?
别说是已经有了财阀雏形的兴汉会,就是换了新兴权贵,或者转型世家,你去问问谁愿意?
皇帝就了不起吗?
就算是在皇权加强的孝武皇帝时代,天子不小心践踏了农田,苍头黔首都要站到地头怒声大骂。
更别说现在君权低于相权,你居然还想控制住我的传家基业?
丢雷楼某!
吔屎啦!
说来说去,总结起来只有一句话:
等兴汉会成为大汉举足轻重的政治势力,有能力从各个方面维护自己的利益时,皇家你爱怎么伸手怎么伸手。
但是现在不行。
因为现在刺史府几乎就代表了兴汉会全部的利益渠道。
韭菜才刚刚发芽,你就想举镰刀,那就别怪韭菜长成杂草。
冯永的闺女没有和太子结娃娃亲也是同样的原因。
除了冯鬼王疼爱自己的闺女以外,就是因为时机还未到。
这个时候结亲,兴汉会内部就有可能会分裂——会首你这是打算放弃股权去当打工仔?
所以只有等兴汉会真正成为大汉政治势力的一足,同时如果自家闺女还愿意嫁入皇家,那个时候才叫真正的联姻。
双方的地位才有可能相对平等。
所以冯鬼王在关张相争时,看似局外中立,实际上却是暗搓搓地支持自家婆娘。
大概是心电感应,才提到自家闺女,外头就响起了儿女的叫声。
门外人影闪动,只见穿成小企鹅模样的双双,正以双脚犁地的模样,憋红了小脸,两只小手抓着一只大鹅往大厅里拽。
旁边的阿虫也扯着大鹅的翅膀,给自己的阿姊帮忙。
他们的身后,几个侍婢和一个厨子正一脸紧张地跟着,又不敢上前帮忙,只能紧紧地跟在后头。
冯鬼王连忙放下碗筷起身:
“怎么回事?”
“大大!”
双双看到冯永,眼睛一亮,只是可能拽鹅太过吃力,她连“大人”的话都喊不出来,只能喊了叠词。
“鹅鹅鹅!”
我还曲项向天歌呢!
就在这时,大鹅趁着双双分心,突然一个扑愣,当即摆脱了双双的控制。
阿虫一个人拿不住大鹅,被翅膀一扇,当场就摔了一个胖墩。
那个大鹅被两个小孩子折腾了一番,凶性大发,就要上前啄双双。
冯鬼王还没等后边的侍婢反应过来,就已经大踏步上前,一脚过去,直接就把大鹅踢飞。
厨子一个猛扑,把大鹅牢牢控制住。
“哇!”
一脚之威,让双双露出崇拜的眼神。
冯鬼王抱住女儿,扫视了下人一眼。
李慕跟着上前,抱起坐在地上,想哭又不敢哭的阿虫。
“回君侯,李郎君送了几只鹅到府上,小的留下两只放在庖房看门,没想到一个不留神,有一只就逃出了庖房。”
“被小娘子和小郎君看到,非要抓来玩,于是……就……就……”
厨子连忙解释。
“顽皮!”
知道自己女儿的小魔女性格,阿虫最多算是个帮凶。
冯永抱起自己的女儿,示意厨子抱着大鹅离开。
哪知小魔女看到自己辛苦抓来的大鹅没了,登时手舞足蹈地大哭起来。
声音尖锐,直破耳膜。
关大将军不在,无人能镇压得住这个小魔女。
冯鬼王无奈,只得让厨子又把大鹅拿回来。
“被啄疼了别哭啊!”
冯鬼王吓唬道。
他有心让小魔女得到教训,找了个空旷的屋子,让她和大鹅搏斗去。
反正冬日里穿的衣服厚,应该没什么事。
小魔女立马不哭了,蹬蹬蹬地上前,挥舞着双手,嘴里喊着:
“棒棒棒……”
冯鬼王不明其意,侍婢早已拿着一根小木棍递到她的手里。
冯鬼王:……
他突然有点后悔让自家细君这么早就孩子练武。
有了自家阿姊冲锋在前,阿虫也跟着屁颠屁颠地上去报仇。
刚才被大鹅扇倒在地,他可还记着呢。
也不知是不是因果循环,乡下恶霸之一的大鹅,居然只能与两个小屁孩打个平手。
冯鬼王扶额。
李慕抿嘴一笑,看向不断惊呼,时不时笑出声的两个孩子,眼中闪着莫名的光,下意识地抚了抚自己的肚子。
刺史府里的熊孩子无法无天,唯一能镇压得住小魔女的关大将军却正领着李球去军中巡视。
“信厚从一郡太守调到刺史府军中,可曾觉得委屈?”
刺史府一切都是刚刚开始,校场之类的还没有完全改好,再加上冯君侯麾下,每年本就有冬日作训计划。
诸多事情,都要关大将军亲自处理。
李球跟在身后,闻言连忙回答:
“回将军,球能得太守之位,不过是沾了族叔与兄长的光,非是立下功劳所得。”
“若是无此自知之明,以后难有寸进不说,只怕更有隐祸之害。”
“如今能入刺史府中,得兄长教诲,随兄长征战,若是侥幸立功,方不失球之愿。”
太守与太守也是不一样的。
比如霍弋的太守位,那就真的只是一个普通太守。
但张嶷和句扶,分别任天水郡太守和汉阳郡太守。
一个是陇右最主要的大郡,一个是防备曹魏逆渭水而上的前线。
所以两人手里都握有超过普通太守的实权,以及一定数量的精兵。
甚至以后极有可能会加将军号。
地位与普通太守不可同日而语。
在先军政治下,身上没有军功,手里没有军权,就算再大的官,又能如何?
当年刘琰身为车骑将军,厉不厉害?
但在护羌校尉的兄长面前,那就是个屁!
李球所说的“以后难有寸进”,指的就是这种情况。
至于隐祸之害,那就更不用解释。
陇右之战时的马谡,就是最直接明了的例子。
不是脚踏实地的升迁,而是骤然获得高位,掌控实权,得一时风光,遗一世之祸。
除非能有兄长那等绝世才智。
但兄长这等人物,天下才出几个?
就算是升迁极快的兄长,那也是一步一个功劳走上来的。
关大将军听到李球这个话,微微点了点头。
她对自家阿郎的目光,还是极为佩服的。
当年从一开始所结交的人物,到最后算是颇有才干之人。
带着李球巡视军中诸营,一路上又特意问了不少问题。
待回到帅帐,关姬坐到主帅位上,看向下边站着的李球,说道:
“君侯麾下,与大汉他军有所不同。以步卒而言,陌刀营与无当营为要。今此二营皆无人统领,信厚愿领哪营?”
李球心头一跳,好一会这才诚恳地说道:
“将军,此二营乃是刺史府所倚重之营,球就怕才能疏浅,有负重托。”
关姬摆了摆手:
“吾岂会轻言军中之事?信厚在南乡时,曾沿水筑坞堡,又曾领军沿汉水而下。”
“任金城太守时,虽说无大战,但吾自陇右行至武威,曾亲自前去信厚驻军旧址查看了一番。”
“再加上君侯所荐,还有吾方才巡视军中时与你所言,吾知信厚领军之能。”
李球肯定是比不过张嶷和句扶的,但也勉强能当得起一营之将。
“若是信厚心有疑虑,吾再给你派一员副将,到时信厚只管坐镇军中,临阵杀敌自有人当之。”
关大将军经过萧关一战,已经隐有名将之风。
是真·名将,不是冯鬼王那种含水份的名将。
她安排军中之事,自然是有一番道理。
但见关大将军坐在主帅位置上,不怒而隐含凤威。
李球心生凛然,连忙应道:
“一切听从将军安排。”
关将军点头,吩咐身边的女侍卫:“让鄂顺进来。”
“传鄂顺!”
一个身材极为高大,面目狰狞的校将大踏步进来,对着关将军行礼:
“见过将军。”
关姬颔首,算是应答:“起。”
待鄂顺站直后,她才示意李球道:
“这位李将军,他将统领陌刀营,以后你就是他的副将。望你们二人,共同把陌刀营领好,莫要堕了陌刀营的威风。”
李球和鄂顺连忙应道:“诺!”
关姬又对着李球说道:
“鄂顺将军力大无穷,乃是难得的冲锋之将。当年被君侯收于麾下,后又转至赵老将军军中。“
“如今陇右都督府已撤,赵老将军又回汉中,所以我特意把他要了过来,助你一臂之力。”
当年丞相南征,鄂顺想要为高定复仇,找自家大舅哥关兴的麻烦。
于是寻了一个机会,掳走现在的云南郡太守吕凯。
哪知遇到了关索与鲍三娘,被夫妇俩合击暴打,吕凯也趁机逃出生天。
最后冯鬼王发动巧言令色技能,以高定的妻儿为诱饵,招降了鄂顺。
陇右之战时,冯鬼王生怕赵老将军的偏师有失,于是把鄂顺借了出去。
没想到这一借,就是好几年。
直到赵老将军退休了,鄂顺才被重新归还回来——还是没有利息的那种。
看着鄂顺那鬼神避让的模样,李球不怕反喜,连忙道谢:“谢过将军!”
陌刀营是以陌刀为主,多种兵器辅助的作战体系。
鄂顺这等人物,与陌刀的配合,这是最为合适不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