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7qm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 道長去哪了笔趣-第七章 大廈將傾展示-h6f5g

道長去哪了
小說推薦道長去哪了
丽水派是南吴州仅此于怀仙馆的第二大势力,当时迁入南吴州时,修士连同家眷,总计七千多人,连带各种物资,用几十张大木排运了一天才全部送上岸。
招陰人 老黑泥
百花门四大长老赶到海边,望着木排上一批批被送走的女修,个个痛心疾首。
查六捶胸顿足:“都是好女子啊,作孽啊!”
逃家少奶奶 陳小錯
空仓道人则趁乱挤进丽水派等待登船的人群中,拽住一位女修急问:“怎么就走了呢?不能走啊!都说了将来白头偕老……”
那女修甩开他的手,道:“师命难违,你我无缘。”
空仓道人的手又抓了上去:“师命?你当初可不是这么说的……要多少钱?要多少灵石?你开口啊!”
那女修再次将他的手甩开,怒道:“放尊重点!你把我当什么人了?”斥罢,回到师门中。
身旁一位师姐还问:“怎么了?”
那女修冷冷道:“没什么……有些人还真以为自己有几个臭钱就能如何如何,再说了,灵石还有用么?钱还有用么?”
空仓道人望着理也不理自己的女修,双手掩面,转过身来一步一步往回走,被伍胖子拉住:“怎么回事?”
空仓道人狠狠揉了揉脸,将泪水擦去,咬牙道:“婊子无情!一世打雁,今日被雁啄了。”
伍胖子拍了拍他的肩膀:“别急,上岸以后弄她!”
別裝了,超能力者! 樂鼎
莫五转过头来问道:“兄弟们,怎么没见三娘子跟着走啊?她一日不走,咱们寝食难安啊!”
對著劍說
又拉住旁边同样心痛不已的贾贵:“老贾,有个事要你帮忙。”
贾贵咧着嘴哀叹:“我刚设计了可供女修吸食的细烟,带凉味的……”
“老贾!”
“啊?啥事?”
“去,打听打听,怎么没见三娘子?”
贾贵翻了个白眼,看见旁边的陈眠花,一把拽了过来:“去,打听打听,为啥没见三娘子?”
按理,陈眠花是怀仙馆的四朵金花之一,如今也是有牌面的人物了,但这两年着实吃了贾贵不少好处,俗话说吃人的最短,几乎就要沦落成贾贵的跟班了,当下屁颠屁颠就去打听,左看右看,见到了王如虎,拉住他问:“你们丽水要走,怎么不见孙国主?”
王如虎笑呵呵道:“原来是眠花兄弟啊,哈哈,正要说呢,今后老兄我就靠眠花兄弟关照了。”
陈眠花诧异:“你不走?”
柯南世界偵探成長系統 隨夢輝筆
王如虎回头看了看海边正在登船的丽水派修士,冷笑:“闹翻了,这帮娘们儿脑子都有点不清不楚,行事稀里糊涂,跟着她们,怕是将来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啊,也不是说娘们儿就不好,我们孙国主就很明事理,这次我们法司和户司的六百多人都留下了,不跟她们搅和在一起。将来你我兄弟多来往!”
陈眠花笑道:“行,以后有事说,我能帮的就帮,帮不了的,就让我老师出面,我老师是大长老,你晓得的啦!”
陈眠花回去跟贾贵一说,贾贵点头:“行,今晚双响楼,我做东,你叫上王如虎。”
陈眠花又一蹦一跳去找王如虎了,贾贵把打听来的情况跟百花门四大长老讲述完毕,莫五顿时泪流满面,仰天长叹:“该走的不走,不该走的瞎走,丽水派都是些什么人哪!”
丽水派离去的第二天,精确道长也来告辞了,他要离去的主要原因,还是想用步伐丈量这个世界,都峤山好歹也是当年十八诸侯之一,没有长期寄人篱下的道理,他要走,门下弟子当然要上岸另立山头,对此,顾佐也一概放行。
精确道长还想拉着少林派一起走,但少林派弟子们没打算和他同行,一行和怀素他们想要寻找西天参拜佛祖,怎么能跟精确道长搅和在一起呢?万万不行的。
而且在顾佐的遮护下,少林派日子过得很潇洒,就算要去西天,也要拉着顾佐一起去,这才是报恩之义嘛。
华山西玄派、丽水派、苏仙馆和都峤派的离开,对南吴州的震动很大,很多还在犹豫观望的宗门,此刻也忍不住纷纷告辞了,云梦宗、洞庭派、南华派、平都八阵门,各家宗门的离去,进一步掀起了离开南吴州的高潮。
很快,因为灵石紧张而并入怀仙馆的诸多“分馆”也试探着向顾佐提出了离去的请求。
首先是黑山四部中的银生部、黑齿部,这两部决定离开时,还和钟子瑜、陈大麻子爆发了激烈的争执,钟子瑜主张再等一等,看一看,因为多年的经历表明,顾佐的决策很少出现过问题,越是看不懂,获益就越大,对此,陈大麻子深表赞同。
但银生部薛长老、黑齿部宋长老却把关注点放在外界,他们担心再晚上几日,好地方就被人占了。
到了这一刻,顾佐也对维持怀仙馆当前的宗门体系不抱任何期望了,但凡愿意走的,他一概照准,甚至要求成山虎不必再行设卡阻拦,让户部派人守在岸边,离去的人都从户籍上划去。
只是除了少许口粮外,不允许他们带走任何东西,他们和外宗不一样,怀仙馆养了他们六、七年,若是走时再送东西,那就不是仁慈,那是傻。
银生部和黑齿部的离去,起到的示范效应极其强大,怀仙馆数十家分馆大多紧随其后,拖家带口乘上木排,就算没有拿到物资,也依然满怀对未来的美好期望,驶向了幸福生活的彼岸。
毕竟曾为“同宗”,他们走的时候,顾佐站在岸边向他们挥手告别,各家都在木排上向顾佐躬身行礼。
屠夫叹了口气,摇头道:“良莠不齐啊。”
顾佐笑了笑,道:“过去的实践证明,一家集……一家宗门,在融合的过程中千万不能手软,一定要吃干抹净,否则必留遗患。一旦灵石无法再约束他们,大厦立刻就倾覆了。走得好啊,给怀仙馆减负了,抖掉了臃肿的赘肉,轻松了。只是减得还不够,抖下来的赘肉还不够多,还要加把劲,争取轻装上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