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i6e火熱都市小說 回檔少年時 鄧丁-第五章 繁星相伴-mvhzs

回檔少年時
小說推薦回檔少年時
张云起和林诗予扯了几句闲话,继续当苦力打枣子,搞了个把小时,提了一箩筐枣子回到张海军家,一伙人稍稍休息了会儿,见时候还早,又跑到将军岭上疯玩了一下午,上树摘果子,溪边摸螃蟹,田埂烤玉米,在蓝天白云下和辽阔厚重的土地上留下了肆意的笑。
王朝重現
城里长大的人,总对山野里的一切都感到新鲜和激动。即便是春兰和小小这样土生土长的农民孩子,在城里生活了一两年,但一旦回到这片厚重的土地上,一样变得格外鲜活。
当然,她们那个在老家人眼里“神通广大”的二哥让她们过上了以前想象不出来的富裕生活,已经变得娇气了,漂亮了,那一身完全够一户农家一整年花销的名牌衣服和鞋子,也明显地将她们和村口穿着破破烂烂衣服的小孩区分开来。以前那些从小玩在一起的村里朋友面对她们时,尽管她们还是一样的真诚,但已经有了距离感,那些穷朋友不自然地就露出某种自卑情绪。刚刚懂事的小孩,胸腔里跳动的心总是敏感而羞涩的,而贫困又使他们过分地自尊。这像极了前世张云起在青春期时面对纪灵的场景。
下山后,他们经过村中的时候,许多人都站在院边上远远旁望着和议论着。有些和张家关系较近的村里人还上前打招呼攀谈,张云起停下脚步挨个发烟,笑着回应。
在村民们眼里,这个娃娃已经脱尽了少年之气,和他们这些粗糙的土把子交谈时,完全是一副大人的骨架,但又不像电视剧里的那些资本家一样高高在上,狗眼瞧不起人。
“娃娃,今晚你到我家来恰饭,我跟你爸已经讲好了哩。”说这话的人是村里的张二麻,他女儿张晴冬现在在张记栖凤渡鱼粉店市二中店务工,他似乎怕张云起推搪,现在想招待这个娃娃吃顿饭可真不容易,又加了一句:“你看你,去城里上学后,这都多少年没来叔家做过客了,怕现在门都找不着咯。”
张云起还没来得及开口,旁边的家乡父老已经围了上来,顺着二麻的话头问他这回来老家啥时候走,然后掐算着日子要请他上门做客,有几个人甚至是为应该先去谁家这样的话题争议起来。
無上真魔
林诗予拿着相机适时地把这一幕拍了下来,她觉得这是难得的新闻素材,张云起却有点不知道说啥好,现在老家里的村民们已经把他这个“大人物”引进自己家里吃饭当成一种荣耀。有些人平日里半年舍不得割一斤猪肉,但是为了招待他,杀鸡捕鱼买肉赶集,一家人忙忙碌碌一整天,把家里最拿得出手的吃食不留余地全摆在他面前,有时候自己娃娃想上桌吃点好的,还往往招来一顿打骂。
靈域 逆蒼天
赤焰天尊
这让张云起心里总有一种说不清楚的滋味。这不是盲目地感动老家人的淳朴,也不是轻贱这些泥腿把子的变相“讨好”。在这个有别于城市的世界里,自有另一种复杂,另一种智慧,另一种哲学的深奥,另一种行为上的伟大!
云溪的夜晚是最美的,月光和星光同在。
武霸九霄 香煙下酒
吃过晚饭后,张云起回了自己家的老院子,年前这里被修整过,用作云溪村股份合作社的临时办公场所,晚上工作人员都回自己家了,他可以来这边休息。按照安排,他本来是睡在张海军家,但这次来的人太多,没那么多床铺,当然,主要还是他自己想重温一下陪伴了他整个儿时的老木床。
初见也一起过来了。
这本来是张云起希望的,甚至心里难得的有些激动,他以为终于能有个两人世界了。这趟来云溪村,他都没有机会和初见单独呆一会儿过,好多事情都没法做。但是他奶奶的鸡儿,那里晓得一连串小屁孩全都跟着过来了。
因为初见过来住,她妹妹初心就要来,初心要来,小小也闹着非要来,最后春兰和纪灵全都来了。一共三张床,抱着新被褥换了新床单,女孩们挤挤也能睡。
张云起一个人躺在小院子里,看着天空上的那一轮明亮的月亮,万千繁星就像后宫嫔妃一样拱卫着它,心情实在不美丽。
第二天清早,一伙人还在呼呼大睡,张云起已经起床了,他在李季林和牛奋等人的陪同下,去龙景园在云溪村建的产业园看了看,产业园的面积很大,不算两个2000亩的生产基地,光加工区就有150亩,不过眼下项目才刚刚起步,正在平整土地、铺设基础设施、申请相关审批阶段。
厂区建设项目审批相当复杂,工厂项目立项备案,用地、选址及环境评审,获取土地使用证及规划审批等等等等,涉及到工商行政管理局、计划局、发改委、环保局、建设局、土地局、龙湾镇镇政府一大堆政府部门,但这个94年投资超过1000万的项目,是封阳县人民政府眼里生金蛋的鸡,一路绿灯,就连最老大难的土地流转的问题,云溪村的村民们也相当配合。
妹妹,再讓我愛一次
最強特種兵之戰神傳說
同步进行的是新厂区整体及配套设计。
小二葵的春天
设计任务书由政府那边组织编制,然后请江川市设计院根据批准的设计任务书设计图纸,等消防审批和验收以及办理一大堆证件后,就可以进行厂房建设。整个设计图按照一次规划,分期建设的原则,一期建设项目包括调理食品车间、冷冻车间、罐头加工车间、大宗辅料库、材料库、职工公寓、办公楼、成品库、冷库、筛选车间大棚、锅炉房等等。
当然,这些都还只是规划,眼下厂区主要在搞三通一平,这玩意儿在城里比较好说,直接到供水公司、电力公司办理开户,搞一条进出场地的简易道路,验收之后报国土局建工科备案,拿到施工许可证立马就可以开工。但在云溪村这么一个破破烂烂的小村庄可就没那么方便了,这里80年代才通电,基础设施差得要命。
过来参观的时候,李季林就告诉第一次来这里的张云起:“眼下云溪村人用水还是靠井水,但这个井水不仅满足不了建设工程,以后新厂区投入运营后也是杯水车薪。我这边对接了市里的设计院,他们实地考察后给出的解决方案是,从生产加工园修一条路至龙湾镇,全程7公里,途径邹庄水库,我们可以从邹庄水库引水,这样一来,我们既解决了施工和投产之后的水源问题,又解决了罐头成品运输问题。当然,为了节约成本,我们可以完全按照原路的路线修建,只在原路的基础上加厚20厘米并且修建成了水泥硬化路。修路资金这一块,我们拿一部分,另外一部分由龙湾镇镇政府出资,改善路基本来就在双方的招商引资协议框架之内。”
元龍
张云起点头:“还有吗?”
李季林讲道:“还有就是电力问题。我算了一下,每天处理72t黄豆的实罐车间装机总容量是1000KW,48t/d的装机总容量是800KW,24t/d的装机总容量是500KW。除了这个供电量的要求比较大之外,其次就是不能突然停电或频繁停电,否则会给生产造成很大的损失和浪费。但根据下面的人反馈,这边用电一直比较紧张,老百姓们都把电力局叫电老虎,如果照顾不好,随时会被停电。”
张云起笑了笑:“阎王好惹,小鬼难缠。这事就让王贵兵处理吧,他在这边关系搞的不错。还有个事情,老李,你要在联盛总部把握大局,也不能老往这边跑,龙景园得重新招一个经验丰富负责生产的厂长;第二个呢,今年春节前,龙景园新厂区一期工程必须完工投入运营,除了联盛总部的人,老厂区的员工全部都要转到这边来上班,这件事情肯定很不好办,但必须得落实下去。你们尽快讨论一个落实方案出来,还是要尽可能的满足员工们的待遇和交通需求,实在说不通的不配合的,直接安置下岗。至于养殖生产基地这块怎么搞,下午和云溪村合作社开会时再讨论吧。”
正说着话,张云起忽然听到远处传来车子行驶的声音,他一抬眼,就看见了一辆奥迪从泥巴路上驶来,车他认识,车里的人似乎也看见了他,驶到近前时,车窗滑下,露出一张国字脸,是纪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