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yz3精彩絕倫的小說 禁區獵人 起點-第七百五十一章 緊急避難鑒賞-2n8z0

禁區獵人
小說推薦禁區獵人
林朔最近一段时间闭门谢客,那是无论亲疏远近概莫能外的。
哪怕曹余生、苗光启这样的长辈,还有魏行山、贺永昌这样的自家兄弟,也只是用电话报了个平安。
林朔跟他们言明了,既然目前形势稳定,自己那就在家休息一个月,陪陪老婆孩子。
大伙儿也都识趣,没来打扰猎门总魁首的天伦之乐。
章进,这还是第一个来直接叫门的。
其实算算年龄,两人之前差了七岁半,如今已经差不多了。
而且平辈盟礼之后,按规矩魁首之间辈分抹平,章进叫林朔一声哥就够了。
可章进不认这个理,还是按林、章两家的辈分来,他爹章连海是林朔的义兄,那他就叫林朔叔。
而苏念秋他原本叫姐,如今升级了,叫婶儿。
这声“婶儿”他可没白叫,苏念秋最疼他了,今天他叫门也是林家大夫人开的门。
林朔人坐在餐座上,看着走进来的侄子,就感觉认不出来了。
七年前章进十九岁,个子已经长到一米八了,人也越来越壮实。
如今再一看,嚯,好小子,一米九以上的个头,一脸连鬓的络腮胡子,体态那是虎背熊腰,步姿这叫龙行虎步。
这小子一进来,林朔就觉得自家餐厅不够大了,平白无故多出来一座铁塔,屋里空间快容不下,搞得光线都暗了。
章进也没把自己当外人,冲林朔咧嘴一笑之后,一屁股直接坐在之前林映雪的位置上,把那把椅子坐得“吱嘎吱嘎”响,好像随时都会散架似的。
女神的特種兵王 磨劍少爺
章进坐下来之后,林朔的几个夫人就开始纷纷离座,她们上班的点也差不多到了。
人皮手套之陰齋筆記
章进又赶紧站起来,跟几位婶婶打招呼告别。
很快,餐厅里只剩下叔侄两人,林朔还没开口,大闺女林映雪跑出来了。
小姑娘柳眉倒竖,一巴掌呼到章进的后脑勺上,一指旁边的位置:“这是你的位子吗?坐那边去。”
章进摸了摸后脑勺,站起来嘿嘿笑了一下,坐到餐座的下手座,也就是林朔对面去了。
林朔看不惯了,家里孩子没规矩,说道:“映雪,这是你哥,你怎么还动手呢?”
林映雪理直气壮地说道:“谁让他欺负小仙嫂子的,上次小仙嫂子挺着大肚子来咱家告状了,哭得可惨了,我要替她报仇!”
林朔一脸哭笑不得,摆了摆手:“玩儿去。”
媽媽教育我要做個好人 呂天蝦
美女總裁的小保鏢
“哎!”林映雪蹦蹦跳跳地走了。
饭桌上只剩下叔侄俩,这下章进显然放松了不少,看了看桌上的豆浆油条牛奶白煮蛋,一脸为难:
“叔,你早上就吃这个啊?”
“凑合吃吧。”林朔说道,“中午再给你弄顿好的。”
“嗯!”章进应了一声,这就开始动手了。
一大家子早饭,其实还剩下不少,章进看样子是真饿了,左手抓油饼右手捏鸡蛋,三下五除二,不出两分钟场面上就光盘了。
扫光了林家的早饭,章进显然意犹未尽,提议道:“叔,咱中午一块儿烤三头牛吧。”
“三头牛?”林朔吓一跳,“你小子饿死鬼投胎啊,吃得完吗?”
“嗐,不光我。”章进说道,“老白还饿着呢。”
“那老白呢?”
“寄在杨叔那儿了,两个月没洗澡,身上味儿太大,我怕熏着您。”
林朔嘬了个牙花子,说道:“怎么你打个猎把自己和老白弄得那么狼狈呢?不知道把自己伺候得舒服点吗?”
“嗐,我这不是得到信儿,知道您回来了嘛,于是就快马加鞭。”
“什么东西?”
“缅甸的一头吞金兽,不怎么经打,就是藏地底下不好找。”
“嗯。”林朔点点头,“那行,一会陪我去山上走走?”
“哎!”
跟章进约好了行程,林朔没急着直接出门,而是先去了趟二楼。
二楼有五间房,原本住着林朔一家子大人,如今林朔和夫人们挪三楼去了,二楼只住着两位长辈。
一位是苗雪萍,最近一段时间不在,另一位就是追爷。
按照林家的规矩,给追爷的房,必须是林家传人住所里最好的上房。
所以林朔把之间安排给自己的主卧给腾出来了,摆上香案和乌木匣子,追爷就睡在匣子里面。
林朔先点上香,跟追爷聊了会儿,当然尽是些好话了。
毕竟要从它身上取一样东西出来,得哄着人家。
哄完了追爷,林朔打开乌木匣子,一拍追爷身上机括,暗格露了出来。
追爷身上有两个暗格,一大一小。
小的那个暗格,里面放得是乾坤砖,用来调整整体配重的,而大的那格,原本应该放三枚箭矢。
不过自从章连海在昆仑山上去世之后,这个大的暗格,林朔就用来存放义兄托付给自己的章家唐刀了。
所以在林朔心里,这把唐刀就代表着自己跟义兄的情义,比自家的黑凤长枪还重要。
而此刻在一楼等着的章进,那模样体态,跟义兄当年几乎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这让林朔既欣慰又伤感。
总算是没有辜负义兄所托,这把唐刀应该是时候物归原主了。
只不过,义兄当年弥留之际的话语,林朔是不敢违背的。
章进今天要是能接下来自己三刀,刀拿走,接不下来,那就再等等。
收拾了一下心中翻腾的情绪,猎门总魁首伸手拿住了暗格中唐刀的刀鞘。
正要拿起来,他就感觉到整个乌木匣子一阵颤鸣。
追爷似是有些不高兴。
林朔笑了笑,劝道:“追爷,我知道您舍不得,只是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东西该是谁的就是谁的。”
说完这句话,林朔就拿起了这把唐刀,然后又觉得这事儿味道有些不对,于是对追爷说道:“不是,您就这么不看好我?章进就一定接得下我三刀吗?”
乌木匣子抖得跟厉害了。
林朔翻了翻白眼:“您要是这么说,那我就不乐意了,本来还想差不多意思意思得了,现在我要认真了。”
乌木匣子一下子安静下来。
林朔轻轻拍了拍追爷:“呦,原来这是在激我呢,没想到您到这个年纪,智商还能再长。”
然后林朔全身一震,把手给缩回来了,嘴里嘀咕道:“说翻脸就翻脸,蜇人干嘛……”
把乌木匣子合上,林朔把唐刀挽到身后,走出了二楼的这间主卧。
人到了二楼走廊,章进就在下面客厅等着。
这小子抬头一看到叔手上的这把刀,原本百无聊赖的神情一下子严肃起来,眼神炽热。
章进冲着林朔抱拳拱手,说道:“叔,三刀不过瘾。”
“现在能耐大了,要跟叔讨价还价了。”林朔微微一笑,“说吧,你想几刀?”
“三百刀。”章进说道。
“接我三百刀而不败,这么自信?”林朔问道。
“不是。”章进咧嘴笑道,“我是觉得,叔好歹能撑住三百刀。”
“好。”林朔重重点头,“要得就是你这口心气,走。”
“哎!”
……
昆仑生物研究院,自从成立以来,一直是那么忙碌。
杨拓今年已经四十岁了,白头发越来越多,抬头纹也出来了。
这天上午狄兰来上班的动静,杨拓又听到了。
这个女人,这七年时间一点变化都没有,一直是二十岁的模样。
现在整个研究院上下,已经没多少人相信两位院长以前是同学了。
狄兰个子很高挑,又喜欢穿高跟鞋,早上上班的时候,高跟鞋鞋跟敲在地板上的声响,能在整个科研大楼里回荡。
而同时,也相当于给研究院上发条。
姿容艳丽又雷厉风行的狄副院长一到,所有科研人员手上动作,自然就会加快几分。
有这么一个强势的副手存在,杨拓最近几年是完全沉浸在科研工作中了,管理方面的事务全都交给了这位大学女同学。
而山阎王的活体移植项目,在前年就已经宣告失败了。
杨拓当时已经证明,当年苗光启用的手段,那是绝对的反人类,变态的程度令人发指。
以现有的国际生物科学伦理观,根本就不可能以合法的手段复原。
最強領主系統 挽歌中的流年
而就算杨拓和狄兰不管这些,这种手段本身实现的几率也很低,当年狄兰能成功接受移植,而且林小九的品质还那么好,那是中彩票了。
所以这两年,关于山阎王的研究方向已经变了。
不再去追求活体移植,而是让林小九这个无与伦比而且无法复制的个体,进一步进化,看看之后会发生什么。
到目前为止,进展很大。
林小九在进化之后,它改变人类基因的能力加强了。
不仅仅是宿主狄兰,它甚至能影响其他人。
这个现象一旦被发现,那接下来的应用方向也就很快找到了。
那就是筛查目前猎门传承猎人的基因序列,找出属于他们个人杰出天赋的基因表达,然后让林小九把这种代表杰出修行天赋的基因,输送到其他人体内,从而改善这些人的修行天赋。
如果这个项目一旦实现,那么天赋这东西,就不只是“天赋”了,而是可以被人为赋予。
而这么一来,猎门如今传承共享的意义,就被进一步加强了。
未来的昆仑学院毕业生,那是人人如龙。
不过这个结合了山阎王奇特性状的基因项目,前景令人振奋的同时,工作量也是让人头皮发麻的。
光是第一步筛选,那就是海量的工作,杨拓头上的白发,就是这么被逼出来的。
而这一天杨拓在研究的,就是适合林家传承的基因。
基因样本有两个,一个是林朔本人,另一个是歌蒂娅。
特種都市 浮雲13
因为这两人都是林家传承九境的修为,而且一男一女,甚至有一个不是林家人,这样进行比较研究,效率较高。
实验室里,杨拓手里拿着两个试管,正在进行溶液混合,这一步手上动作要匀速,而且要非常慢。
而狄兰的高跟鞋越走越近,那种“噔哒噔哒”的节奏,鲜明而又响亮,不知不觉就把杨拓的两只手给带跑偏了。
于是杨拓停下手,略带不满地看着走进自己实验室的狄兰。
狄兰看了看杨拓的神情动作,心里也就明白了,说道:“你不事修行,年轻的时候手很稳,现在快不行了吧?”
“谁说的?”杨拓继续手上的动作。
“你啊,去买个二十磅的哑铃,平时没事在家就举一举。”狄兰双手插在白大褂的衣兜里,建议道。
“我有没事在家的时候吗?”杨拓反问道,“尤其是这几天,你夜班都不值了,害得我已经三天没回家了。”
“我老公回来了嘛。”狄兰白了杨拓一眼,“你又不是不知道。”
“倒也是。”杨拓微微一笑,“林朔家里夫人多,你得回去竞争上岗。”
话说到这儿,杨拓忽然手一抖,试管里出现了气泡。
得,这两管价值十万美金的溶液报废了。
杨院长眉头一皱,然后发现这不是自己的事儿。
因为此刻实验室里的所有容器的液面,都在微微摇晃。
不是他手抖了,而是附近发生了轻微的地震。
“什么情况?”杨拓问道,“装备研制所又在试验新装备?不是说了他们如果做这种破坏性实验,必须要报备吗?”
“我看过部门通报了,今天没这种实验。”狄兰幽幽说道。
“那这是什么?”
“章进回来了。”
“章进回来我知道啊,老白他就寄在我这儿了,这会儿在一楼会议室睡觉呢。”杨拓说道,“这有关系吗?”
“章进一回来,肯定会去找我老公嘛。”狄兰指了指山外绵绵不绝的昆仑山脉,“然后两人就打上了呗。”
狄兰话音刚落,大地又一次震动传来,这下不仅实验室的容器页面,就连窗户玻璃都在抖了。
“胡闹!”杨拓拍了拍桌子,“赶紧通知所有实验室,停止实验,所有人进防空洞避难!”
“早通知下去了。”狄兰淡淡说道,“我来就是通知你这个院长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