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1a7l非常不錯小說 光怪陸離偵探社-一百七十六.廣播聲讀書-y78up

光怪陸離偵探社
小說推薦光怪陸離偵探社
杰米尼·雷德打算关掉收音机,或是调到其他频率,不过这时,嘈杂地收音机噪点里忽然传出虚弱的咒骂声
【该死……有人能听见吗……我……需要帮助……】
杰米尼·雷德顿住动作,扭头看向陆离。
断断续续的嘈杂声音仍从声音激励传出,时远时近:【……到处都……它们……沙沙……小心……到莱姆街区44号……地下室,趁我咳还没……无论是谁!】
似乎是使用收音机的人意识到地址的重要性,那段地址格外清晰响亮,就像凑在话筒旁大喊。
随着结束,喊声消失在沙沙嘈杂中。
“可能是陷阱。”等待十几秒,确认对方不会重复一遍,杰米尼·雷德顿提醒陆离:“不止我们能用它和知道这个频率,而且地址说的太清晰了。”
誤惹妖孽BOSS
清晰的就像布置在平坦路面的显眼陷阱。
陆离没做回答,抬眸看向安娜。
他更倾向前往,因为收音机里的声音让他感到熟悉,又难以回忆起源头。不过可以肯定,在某个时候,这道声音曾对陆离说过什么,且令他记忆犹新。
“麻烦来了,我会解决它。”安娜回答陆离的注视,走向服装店后门去牵后院的马车。
總裁如火我如柴
“不管是不是陷阱,收音机里的人应该知道什么。”陆离轻轻颔首,对杰米尼·雷德说:“你知道莱姆街区在哪么。”
“当然……”杰米尼·雷德告诉陆离莱姆街区的方位。他也知道这是触及真相的最好机会,如果错过,他们再难获悉那段断断续续的警告是何含义。
“我会保护好这些人的,以自己的性命起誓。”杰米尼·雷德只能做出自己所能做的最大保证。
“尽力就好。”
攝政王妃 葉陽嵐
牵着马车的安娜已经来到橱窗外,陆离收回视线,杰米尼·雷德的注视中坐上马车,清脆的马蹄声中驶向远处。
“我们都躲进地窖里会不会好一些?”柜台后的约克问。“隔壁民居的地窖足够藏下我们所有人。”
杰米尼·雷德挂上门闩,回到壁炉前的躺椅里:“之前可以,现在等于告诉怪异们,我们是人类。”
主动露面的人类越来越少,乐园的规则已经从找内鬼过渡为捉迷藏。民居、地下室、地窖这些能够躲藏的地方必然会被怪异们寻找搜索,伪装成它们反而是最安全的举动。
嘭嘭嘭——
急促的敲门声突然传进服装店。
木门簌簌震落的灰尘表示并不是陆离他们回来。
杰米尼·雷德和不安的约克对视一眼,他站起来走向门口:“你现在是老板,我是伙计。”
无法掩藏情绪的约克可能酿成大祸,而他知道怎么更像是怪异。
杰米尼·雷德卸下门闩,打开木门,他的眼皮耷拉下一半,脸庞绷直僵硬地打量门外的身影,语气冷漠:“……客人?”
“我想买些东西。”门外客人咧起狰狞般的笑容,没有掩盖的阴冷气息从它体内漫向杰米尼·雷德。
……
莱姆街区离他们有一段距离——它更靠近王城中心区域。陆离一直在避开那片区域,作为中心,那里的危险肉眼可见。
事实的确如此。这里街道上游走的轮廓更密集,颠倒城里的倒影也更恐怖和不可名状。
外围游荡的怪异更像是没有资格踏入中心,而被驱赶挤压到边缘的可怜虫。
無限神降 七殺真人
錦繡醫妃之庶女不善
安娜不得不主动散发微弱气息表明身份,以免遭到怪异侵扰,代价是近乎停滞的理智值计数器再一次缓慢响起。
“它们在向外面扩散……”安娜低声将发现告诉陆离。
往他们来时的路走的“人”比和他们顺路的“人”更多。
马车进入莱姆街区,路边号牌快要数到40号时,陆离注意到街边一道人类身影与他们方向一致。
安娜牵动缰绳靠近他,马车上的陆离询问道:“你也是因为广播?”
在黑色西服外面套上一件大衣的中年男人奇怪望向他:“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一丝阴冷气息忽然从他身上散出。
陆离留意到他曾隐蔽望了安娜一眼。
示意安娜收敛起气息,陆离径直对他说:“我是高级调查员,陆离。”
陆离不善于用言语打动他人,起码这名同样被广播引来的驱魔人没有相信他,故作出不耐神色,警告陆离这只“怪异”不要打扰他,压下帽檐离开。
“认错了?”安娜在他离开后低声询问。
陆离轻轻摇头,注视这位同类在经过莱姆街区44号略作停顿,然后推门走入。
“我们也过去。”
在路边停下马车,陆离和安娜走向44号,被安娜挽着他环顾四周,留意那些房屋窗户。
是否也有其他被广播引来的幸存驱魔人正藏在暗处观察?
重生之展翅高飛 宛海
还有怪异。
【安普勒斯贵族银行】
这栋三层楼高,棱角分明的砖石建筑不久前还是家银行。现在透过破碎的大门,只能窥探到幽暗内部的空旷和杂乱。
踏踏踏踏——
幽暗空荡的大厅里忽然响起杂乱脚步,隐约有一道身影跌跌撞撞向门口的陆离和安娜跑来——
“救——”充满惊惧的音节刚出口便被什么阻止,幽暗深处有触须般的阴影抓住了他,层层裹紧他的身躯与喊声,拖着挣扎的轮廓缩回幽暗,消失不见。
“是陷阱。”安娜紧盯着门内幽暗低语。
陆离挪开放在枪套上的手掌。一切发生得太快,去救人已经来不及了。他认出了被拖走的那道身影——刚才进入建筑的驱魔人。
“不一定。”
也许他们来晚了,怪异先一步抵达这里,也许……
“鱼饵可以用来钓更多的鱼。”陆离说道。
“你是说盘踞在银行里的怪物故意让驱魔人来救那个呼救的人?”
陆离抬头,观察银行是否有其他地方可以进去。
“交给我。”安娜这时说道。
陆离没有反对:“注意安全。”
寵妃萬萬歲
抿起唇瓣轻轻颔首,安娜离开陆离身边,踏上台阶。每走出一步,安娜所散发的气息都变得更加阴冷、晦涩,涌动着不含掩饰的里世界气息。扭曲的投影在她脚下延伸,与身形一起融入大厅里的幽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