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da6j精华都市小说 諸天普渡笔趣-第776章 偷襲 (二合一章)讀書-ka13l

諸天普渡
小說推薦諸天普渡
陈亦念头一动,一颗明珠从顶门一跃而出,滴溜溜转动着,迎向那道靛蓝的幽光。
不得不说,这个藏在暗中的“人”很精擅藏匿、袭杀之道,抓的时机精准无比。
陈亦刚刚摧动八部龙神火,虽焚灭了天帝周紫薇,他自己也付出了极大代价。
四臂金身虽然承担了大半的损耗,却也只是抵消了肉身上的损耗,抵消不了对神意的伤损。
他的神意如今已是大伤。
再加上刚刚破灭大敌,心神必定放松。
又正好是他撤去神通金身,神思不属的一刹那间,那不知积蓄了多久的杀着,便适时而来。
只可惜,那个“人”并不知道陈亦从一开始就将所能想到的可能算尽。
天人之争,又怎么可能仅仅只是天人之争?
这是关系三界气运之争。
三界众生,没有任何人能脱身事外。
自然,也少不了会有从中混水摸鱼之人。
哪怕是被周紫薇逼出了自己最大的底牌,陈亦也仍然留有防备的后手。
这颗明珠,便是定海珠。
虽说他得到的是山寨定海珠,但连邀月、雄霸等人都能将之培养起来,身为小须弥之主,陈亦又怎么可能做不到?
他并没有将培养定海珠的希望,完全放在玩家身上。
五百年时间,也自己花费资源,养出了一颗定海神珠。
只可惜,时机还没到,他没能将尸魂界给吞了,否则这颗定海珠便能初具雏形,自成一界。
一珠子砸下来,就是一个小千世界的重量,足以砸死太乙之下的任何存在。
哪怕如此,他以诸界之力,养出的这颗珠子,也绝非一般真仙可以承受。
至少足以挡下眼前这一道足以令星辰破碎的靛蓝幽光。
“轰!”
明珠与靛蓝幽光相遇的瞬间,周围虚空都在塌陷,周边一颗星辰在余波之中接连破碎。
定海珠急速旋转,绽放出大光明。
那道靛蓝幽光显出了真形,竟是一根不过三丈余长、极不起眼的铁叉。
被定海珠死死抵住,仍在剧烈地颤动,发出呜呜的尖戾呼啸,要钻破挡在前方的定海珠。
一珠一叉还在僵持,自一方虚空之中,突然又暴射出一道道七彩丝线。
这些丝线虽是七彩斑斓,极为炫烂瑰丽,却透出一种腥膻污秽之感。
“本王就不信你强弩之末,还能撑多久!”
七彩丝线朝陈亦缠来,一个声音随之响起。
“哼!”
陈亦冷哼一声,身形未动,周身虚空一阵扭曲,斗转星移。
不是当初虚像,而是确确实实地扭转了空间。
乾坤挪移!
七彩丝线暴射,穿透陈亦的身躯。
却不见陈亦神色有变。
他人还在原地,却也不在原地。
七彩丝线射穿的是他,却没有能真正触碰到他。
这种挪移已经不单纯是空间、维度的扭曲。
而是一种玄之又玄的境界。
色即是空,空即是色,空色只在陈亦一念之间。
“嘿嘿嘿,区区颠倒乾坤之法,也想逃过本王的七宝烦恼丝?”
那声音再度响起,令陈亦眉头微微一蹙。
心中骤然升起种种贪、嗔、痴炽念,五阴大盛。
再生邪神
唯我獨尊 蒼耳
陈亦本就神意受损,这七彩丝线不仅能堪破色空一念的混乱空间维度,其诡异正恰好就针对了神意。
那声音再道:“芸芸众生,莫非烦恼因缘合和而成身,抱惑而生,与之偕老,随逐无明,莫非烦恼,三毒五阴六尘,无人能逃!”
“本王在佛前苦苦侍候了万载,才求得祂赐下真法,虽然本王恨祂入骨,却不得不说,老家伙的本事确实无人可及,”
“莫以为你杀了周紫薇,便可天上地下唯我独尊,在本王的佛门真法面前,也难逃死厄!”
陈亦看着七彩丝线另一头,一只模样古怪之极,隐隐有着蜘蛛之形的巨物自虚空深处,顺着七彩丝线爬了出来。
虽说了一大通话语,却在说话间,于虚空之中,布下了一张巨大的罗网。
陈亦此时便置于罗网中心。
“噗……”
被这罗网困缚住,内心三毒五阴炽盛,化作烦恼丝缠绕、毒火焚烧,陈亦却忽然笑出声来。
“嗯?你笑什么!”
这种不正常的反应,古怪的蜘蛛本该警惕,但不知为何,它感觉到了深深的冒犯,令它莫名大怒。
陈亦是真的觉得好笑。
这东西,虽有蜘蛛之形,却背着一个螺旋状的硬壳,若不是八根腿奇长无比,还顶着一颗小小的人脑袋,看起来倒是和寄居蟹一般无二……
堂堂妖王,竟然是一只寄居蟹。
还取个什么龙象法螺天蛛的名号……
陈亦一眼便认出,这只寄居……蜘蛛就是那个妖族之王。
問鏡
他一直很好奇,这么威猛的名字,到底是种什么样的生物……
寄居蟹妖王眼见陈亦无视它的大法,还在笑,不由更是大怒:“不许笑!”
“行,不笑……”
陈亦从善如流,面上带着掩不去的笑:“寄……妖王阁下,不知那位佛主有没有告诉过你,你这……什么佛门大法有没有名字?”
说话间,陈亦却神念暗动。
“哼,告诉你也无妨,此大法,名为菩提净业大法!”
寄居蟹妖王小小的人头上出现了极为丰富的表情,满是得意自豪,似乎在等待陈亦的惊呼。
“菩提净业大法……”
陈亦点点头:“确实是无上大法。”
寄居蟹妖王得意地昂起小蟹头,突然两眼一瞪:“不可能!你明明……!”
只见陈亦身躯一摇,再度显化四臂观音法相金身。
却并非那具清净吉祥的寂静相,而是有着靛蓝、赤红、月白、死灰四色四相的四颗头颅的忿怒相。
一手捧骷髅碗,一手执水瓶,一手持匕首,一手轻扶座下莲台上的一弯月轮。
四首摇晃,急急转动,再停下时,却是一颗赤红的头颅在前,头颅上一张赤脸,竖眉登目,口有獠牙,满是愤怒,狞恶非常。
那旋转如轮的弯月提起,握在手中,便化作一把闪烁着慑人寒芒的月刀。
滔天的狂暴怒气,和着冰冷的杀戮气息,喷涌而出。
寄居蟹妖王只见几道月光闪过,便觉一阵钻心的绞痛,它所布下的弥天罗网,便已崩散。
“清净不染,造作即业,凡夫即佛,烦恼即菩提,前念迷即凡夫,后念悟即佛,前念著境即烦恼,后念离境即菩提。”
“实性在凡不减,在圣不增,住烦恼而不乱,居禅定而不寂,性相如如,名之为道。”
陈亦叹道:“此为菩提净业,你空有大法,却不知其意,空坐宝山而不自知,反而炼出个不知所谓的烦恼丝,真是枉费佛主一番苦心。”
“清净不染,菩提净业……清净不染,菩提净业……”
寄居蟹妖王喃喃重复着这几个字,脸上戾气与茫然不断交错。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
它大声暴喝:“这是佛主赐给本王的大法,你怎么可能比本王更了解!不可能!”
“执迷不悟。”
陈亦四臂缓动:“不管如何,还要多谢你的烦恼丝,承你之德,也不忍见你永堕无明,你便随我座下,何时参悟菩提净业,何时再出来吧。”
絕代皇後
说话间,一臂抬起,手中托着的骷髅碗罩向寄居蟹妖王。
“不——!”
骷髅碗中幽光闪动,却不容它反抗。
无匹的伟力,将一道模糊的影子从巨大的寄居蟹身上吸扯了出来,没入骷髅碗中。
盛夏浮華 磨硯少年
剩下的巨大身躯,不过是一具空壳,静静地漂浮在无声的太虚之中。
陈亦伸手一抹,便将这具空壳收入了小须弥中。
却没有就此停手,又翻转骷髅碗,罩向一方虚空。
“让这只寄居蟹出来送死,难道以为你还能逃得了?”
骷髅碗放出一道幽幽的光柱,在虚空深处照出一道影子。
这个影子虽有着人形,头颅的轮廓却十分古怪,佝偻着背,显得有几分猥琐。
细长的双腿在虚空中狂奔,像是在拼命逃跑。
骷髅碗照出的幽光,始终如影随形,将它照得无所遁形。
猥琐人影发现自己始终无法逃出骷髅碗的笼罩,似乎急了,一双纤细如柴的手挥动。
之前那道偷袭陈亦,散发着靛蓝幽光的铁叉子,也被其招回,回落手中。
人影一把抓住铁叉,疯狂舞动着。
这里是太虚星空。
一切虚无。
但它舞动铁叉之时,竟有无数巨浪从虚空深处狂涌而出,被铁叉搅起,巨浪滚滚翻涌,每一颗浪头都足以将星辰都淹没。
猥琐的人影就这般踩着一个个浪头向前狂奔,穿透了重重空间,奇速无比。
骷髅碗中的幽光虽同样能穿透重重空间,照落其身上,却已经不像之前一般如影随形,略显捉襟见肘之势。
这只碗毕竟只是一丝虚影,不像摩尼宝珠一般已经由虚而实,威能不凡,却仍有限。
而且陈亦虽得那只寄居蟹莫名其妙地来送温暖,在他已是强弩之末之际,用所谓的烦恼丝反给他提供了现出忿怒相的余力,但这三毒五阴来得快,去得也快,根本无法维持太久。
庶族
连续催动骷髅碗,更加快了这个进程,神意已如一根绷到极致的弦,竟令陈亦生出一丝疲惫。
在这瞬间的迟滞之中,碗中幽光已追之不及,那猥琐人影已经踏着巨浪,钻进了不可知的虚空深处。
忿怒相四颗头颅一晃,陈亦便现出了真身。
看着那人影隐没之处,陈亦蹙起眉头。
这种手段……
不像此界中人能做到的。
哪怕是天帝周紫薇,或许其伟力远超出此“人”,但论及精微奥妙,未必能及得上对方。
而且这个世界的仙道之人,都过于依赖天地之炁,也就是天地的力量。
那个“人”却明显不一样……
陈亦脑中转了几个念头,便没有再多想。
当务之急,他要尽快恢复。
虽然灭杀了周紫薇,但他也还称不上胜了。
伐天之战,并未结束。
虽说“天帝”没了,但联军想要就此攻破天界九重霄,却还不是那么容易。
两国交战,不是过家家。
你把我杀光,或者我把你杀光就完了。
何况是天人之战?
这将是一场旷日持久的大战。
而陈亦并没有打算插手。
因为他的目的只是伐天,而不是灭天。
他要做的,只是坐镇高处,以防意外横生。
絕品狂少
为了威慑三界,陈亦没有回到小须弥养伤恢复。
而是来到那只脚踏昆吾铜柱的希有神鸟背上。
这只神鸟的状态很奇怪,像死了一般,连陈亦踏上其背都没有一丝动弹。
却仍散发着无穷的神威。
也就是陈亦,其他人等闲连靠近都难。
三界之中,诸神通者感受到九霄之上的那股气息,便知晓这天人之战的结果,已成定局。
胜负之分只不过是时间问题罢了。
天,真的要变了。
三界诸神通者,都以为陈亦这个杀了天帝的人,是想要做新的三界之主。
但他们却发现,这位即将要成为三界之主的人,自在希有神鸟背上一坐,便再也没有动弹过。
任由九重云霄中两相交战,却不管不顾。
虽说联军有不少奇奇怪怪的武器,人数相对于天兵虽稍有不及,可这些人似乎是不死之身一般。
被杀之后,过了不久,竟然又重新出现在战场之上。
令三界中人,都莫名惊疑。
顶尖的神通者竟也不少。
天界之中,不说那九司仙官,便是十方天神、三十六殿主、七十二神将,一百零八部天兵将主,都不是易与之辈。
虽说失了天帝,但只要这些人存在,天界就仍然安稳。
人界联军却接连出现能与之匹敌的神通者。
最初之时,还应付得手忙脚乱,明显落于下风,只靠着多人围攻,或是那些古怪的武器压阵,方能维持勉强不败的局面。
輝煌歲月:仙路風月圖
但这些人的成长速度极为惊人。
短短十数年之中,就出现了许多能与各部将主、甚至神将分庭抗礼的强者。
那人皇亲封的五方岳神,也在以惊人的速度成长。
与联军之中的几位高手一道,与九司仙官、十方天神相抗衡,方才能有此局面。
这一战,从开始至今,就持续了将近一个甲子。
人界联军,终于攻破了第九重云霄。
前几重的天界诸仙神与各部天兵,也并非尽数败亡,只是收缩范围,退入了这九重云霄之中。
也正是因此,所有人都认为,这将是最后一场,也是最惨烈的一场决战,即将来临。
神木絕兵 青色妖火
两方依然是军阵陈列在前。
哪怕如今这些军阵军兵,已经并非决胜关键,却也是双方争势所在,寸步不得让。
黑暗武俠登陸器
天兵天将阵列森严。
联军经过近甲子的大战,玩家们也已经成了百战骁兵,气势虽稍弱,却也不输太多。
可就在此时,已经神隐了将近一甲子的陈亦,却忽然于两军阵前现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