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dlld精华都市言情 橫推武道討論-第一百八十六章 商業調查(感謝書友愛·印記的萬賞)展示-g6abj

橫推武道
小說推薦橫推武道
正阳国际广场,周六下午。
作为商大附近唯一的一个大型商业广场,这里平时就非常热闹,到了周六周日这样的休息天更是人气火爆,到处都是成群结伴的年轻人。
一辆出租车来到了广场前道路边停下,两个年轻男女从里面走了出来。
“你那个表弟开的俱乐部就在这个地方?”
有着漂亮容貌和一副高挑身材的郝童蕾看着眼前的正阳广场,挑了挑眉头,“看起来也不怎么样嘛。”
在她眼里,这个正阳国际商业广场,就是一个老破小的乡下地方,和国际两个字完全沾不上边。
少爺,別太壞
“当然和你们家的腾达没得比了,但这已经是商大附近最好的一处商业地段了。”
王家麟对这位大小姐的话并没有太过在意。
偷香
因为他知道郝童蕾并不是故意这么说,而是心里确实就是这么想的。
毕竟是郝家的三小姐,从小就是锦衣玉食,平时买个衣服鞋包之类的东西都是坐飞机飞到国外直购,自然看不上这种普通的商业广场。
对于这位执意要跟过来见识高手的大小姐,王家麟实在没有办法拒绝,毕竟还在人家老爸的手下打工,只能把她带过来了。
他看了下手表,说道:“好了,时间不早了,我们先进去吧。”
“我倒要看看你表弟的身手,到底有没有你说的那么厉害?”郝童蕾一边跟在后面走着,一边说道。
異界之流氓邪神 星辰之戀2
和一般的富家千金不同,她对格斗散打之类的东西非常感兴趣。
所以在偶然听到王家麟说他表弟也是格斗高手后,才会起了兴趣,特意跟着他一起过来想要见识见识。
“马上见面你不就知道了。”王家麟一脸无奈。
很快,他们就走进了商场,乘着电梯一直来到商场六楼。
当两人进入东升格斗俱乐部后,就发现里面看到的学员们一个个不是紧张就是兴奋,就像有什么事情即将要发生一样。
“这是怎么回事,这里的气氛好奇怪啊。”郝童蕾奇怪道。
“我找个人问一下。”
王家麟也很好奇,正好一个穿着白色武道服的年轻学员从旁边经过,他立刻拉住那个学员问道:“朋友,俱乐部今天是有什么活动吗?”
“你不知道吗?”年轻学员惊讶地看了他一眼,“今天是高级学员们月度考核的日子。”
“月度考核?那是什么?”王家麟一愣。
“就是筛选核心学员的月度考核,每个月举行一次。”
年轻学员解释道:“如果能通过考核成为核心学员的话,不但可以学到更加厉害的格斗技巧,而且还不用再交学费,甚至每个月还能领取三千块补贴和其他一些福利。”
“核心学员的待遇这么好?”王家麟有些惊讶。
三千块的补贴看上去似乎没有多少,但是得到这笔钱又不需要付出额外代价,几乎等于是白送,对于这些学员来说非常慷慨大方了。
很多大学生一个月的生活费也就只有两千而已,而俱乐部的学员们,至少八成以上都是大学生。
所以不难想象成为核心学员对于他们的吸引程度。
“对啊,可惜我第一轮体能测试就没过关,没能获得高级学员的身份,参加不了今天的考核了。”年轻学员不由叹了口气。
王家麟微微无语,这家伙比他这种不怎么经常锻炼的还要瘦弱,要连他都能通过那什么体能测试参加考核,那就不叫月度考核,而叫做慈善了。
“你们俱乐部现在的核心学员有多少?”郝童蕾来了兴趣。
“目前就四个,我们俱乐部还没有开多久,月度考核也只是从上个月刚开始。”
年轻学员脸上满是期待,“听说这次核心学员只有八个名额,也不知道最终会是哪八个人……不少人为了这次的考核可是准备了很久。”
和兴致满满的年轻学员分开,两人向俱乐部深处走了过去,而沿途所看到的情况也都验证了那个学员的话。
整个俱乐部都笼罩了那种紧张又兴奋的气氛中。
“你表弟的这个俱乐部确实有点意思,别的不说,至少学员们的精气神就要胜过九成以上的俱乐部。”
郝童蕾做起了点评。
“能让郝三小姐刮目相看,看来我表弟的这个俱乐部确实挺成功的。”
王家麟在一旁附和道。
郝童蕾撇了撇嘴,说道:“只是有点意思而已,格斗这种事光有精神气质可不够,最终还得看手上功夫。
正在她说话的时候,一阵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王家麟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来电号码后对女友说道:“是我表弟的电话。”
随即他就按下了接听,脸上带着微笑:“喂……我们已经到了……嗯……不用出来接……”
郝童蕾在一旁也听到了对面的声音,是一个很温和的年轻男声,听上去给她一种邻家男孩的感觉。
和她原本想象中的声音有些出入。
不过感觉还不错。
郝童蕾听着那个年轻的男声,心中不由闪过这个念头。
就在她这么想着的时候,忽然就被一幕吸引住了视线,那是悬挂在前面的一个液晶大屏幕,原本里面一直都播放的流动广告。
就在刚刚,广告忽然就消失不见,画面上变成了一个圆形擂台。
擂台上面站着两个穿着白色武道服的年轻人。
“开始了开始了。”有学员兴奋地叫了起来,顿时间呼啦一大群人都纷纷涌到了电视前,一个个都非常激动。
郝童蕾看到这一幕,立刻明白画面中的那个擂台应该就和考核有关。
她不由就仔细地看了起来。
擂台上的两个年轻学员都是那种身高体壮的类型,郝童蕾隔着屏幕都能感觉到这两人很不好对付。
以她的眼光一时也看不出哪边的体格更占优势。
“……这位是表嫂吗?”就在这时,一个年轻的声音忽然在郝童蕾耳边响起,让她回过了神来。
她下意识转头望去,这才看到不知何时起,身前多出了一个年轻男生。
男生个子很高,长相也只能算比普通相貌强上一点,乍眼一看并不能看出什么过人之处。
陽債陰償:鬼王大人夜夜撩
但不知道怎么,看到对方脸上笑容的那一瞬间,郝童蕾莫名有种心脏被击中的感觉,让她整个人都愣了一瞬。
以至于连对方那句错误的称谓都忘记计较了。
“千万不要误会。”
王家麟连忙纠正了起来,让郝童蕾这种千金大小姐做他女朋友,他实在消受不起这种‘福分’。
他解释道:“她是……”
“我是王家麟的同事兼朋友,我叫郝童蕾。”还未等王家麟怎么想好介绍郝童蕾,郝童蕾就先一步说了出来。
“你好,我叫李悼。”
位面征服系統
農門辣妻
李悼看着王家麟脸上的蛋疼,隐隐猜出了两人之间的关系。
哗!
突然场间一片沸腾,郝童蕾连忙转头望去,便看到擂台上已经只剩下一个人站着了,另一个人捂着肚子倒在地上。
“这么快就结束了?”她张大了嘴巴,哀嚎了起来,“我还什么都没看到啊!!”
李悼见她这种反应,不由望了一眼王家麟。
“她很喜欢格斗技击这些东西。”王家麟撇了撇嘴,就差把暴力女这三个字直接写在脸上了。
“不错的爱好。”李悼眉头微挑,“直接去里面吧,接下来还有好几场,那里可以现场观看。”
……
原本考核就是纯粹的体能测试,通过体能测试的就能通过考核成为核心学员。
無道天途 書寒
但让李悼没有想到的是,核心学员的待遇对绝大部分普通学员来说吸引力太大了。
以至于在见识到了第一批核心学员的待遇后,许多的普通学员也都像打了鸡血一样努力了起来。
再加上这个待遇流传出去后,又吸引了一波新学员报名,其中不少本身就是格斗爱好者。
使得最终通过体能测试的学员远超预计的程度。
这和李悼原本的计划不符合,于是为了缩减可以通过的人数,他听从总教练曹刚的建议,又增设了一个高级学员的等级。
能通过体能测试的就可以升为高级学员,而考核也变成了擂台赛,决出最强的八个人便可获得核心学员的待遇。
而擂台赛的场地便是俱乐部最大的一个练功区,虽然地方确实不小,但要想让所有学员都能进来观看却是不现实的。
所以才以那样的形式直播给普通学员们观看,而高级学员们就可以在现场看了。
“原本以为你开俱乐部就是一时兴起,没想到居然经营地这么好,真的很出乎我的意料。”
王家麟坐在办公室的沙发上,由衷地说道。
郝童蕾则站在落地玻璃前看着外面的擂台,同时用手机对外面拍摄着。
“虽然不是一时兴起,但能发展成这样却也是我没有想到的。”李悼将装着热茶的茶杯放在王家麟面前,端着另一个杯子来到郝童蕾身前。
“谢谢。”
郝童蕾接过茶杯,不小心碰到李悼的手后,脸上飞速闪过一抹红色。
因为角度的问题,王家麟并没有能注意到这一幕,不然他肯定会惊掉下巴。
“咦?”李悼看着郝童蕾的手机,眼中闪过一抹讶异。
“怎么了?是不可以拍摄吗?”郝童蕾问道。
“这倒不是。”李悼微微一笑,说道:“你用的这个是魔音APP吧?”
郝童蕾点头道:“就是魔音,你也玩这个吗?”
这是十一月份刚出的一款短视频社交软件,面世还没有多久,她也是最近被闺蜜推荐才玩起了它。
因为现世还不到两个月,所以现在玩的人还不是很多。
“我不玩,只是见别人玩过。”李悼笑着说道。
他之所以能一眼认出这款软件,当然不仅仅是因为见其他人玩过,更因为这款APP就是零时科技的旗下产品。
零时科技正是他父母的那个公司。
“这款APP很有意思,你没事也可以玩玩。”郝童蕾顿时热心地为他推广了起来,“我不少朋友都开始玩了。”
尽管现在玩魔音的人还不多,但她认为以这款软件的娱乐性,迟早会火遍整个帝国。
反正她现在是有点沉迷于其中了。
“嗯,我待会儿就下一个看看。”李悼倒也不是敷衍人家女生,而是真准备在手机里下一个魔音。
毕竟是爸妈公司做出来的产品,怎么也得支持一下。
“怎么不告诉她真相?”王家麟看到李悼走回来,前倾身体凑近过来小声说道。
他当然知道魔音就是零时科技推出的产品。
“这有什么好说的?”李悼一阵无言,喝了一口茶,“又不是什么值得炫耀的事情。”
“对你来说的话,确实如此。”
王家麟笑了起来。
换成别人说这种话他可能会觉得刻意装比,但是李悼就不会给他这样的感觉。
两人闲聊了起来。
“大舅最近身体还好吧?听说我妈说,他十月初的时候还进了一次医院。”
聊了一段时间后,李悼放下茶杯问道。
寿宴的事给王家带来了很大的影响,以至于王宏伟因为奔波劳累,再加上心理负担太大,导致进了医院。
他也是后来才听王素琴说了此事。
不滅劍體 十步行
“说好也好,说差也差,反正就那样。”
地獄十九層——天堂
王家麟没好气地说道,“依我看他要干脆彻底累趴下来才好,才能真正安分休息一段时间,不然有的折腾。”
“大舅一向以家族事业为重,几乎倾注了他所有的心血,你让他怎么轻易放下。”李悼摇了摇头。
“我当然知道。”王家麟叹了口气。
“他和我二叔都是这样,所以我才选择留在了商都发展,尽管可能没有回去后那么舒适,但至少不用太压抑……”
还未等到他说完,李悼忽然望向了办公室的房门。
下一刻,房门就被人从外面推开,一群西装革履,宛如职场精英一般的陌生男女从门外快步走了进来。
为首的是一个面容冷酷的青年,他从办公室内三人身上扫过,视线很快就落在了李悼身上。
“你就是李悼?”那个青年快步走了过来,站在沙发前用一种居高临下的方式审视着李悼。
法定幹坤
李悼眉头微皱,问道:“你是谁?”
“帝国刑侦部,商业犯罪调查科,宋博文。”那个青年从怀里掏出了一张证件,打开面向李悼。
他冷冷地说道:“有证据显示,你涉嫌参与一场恶意收购案,根据帝国有关规定,现在我要求你跟我们回去一趟,配合我们的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