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cm4引人入胜的玄幻小說 李逵的逆襲之路笔趣-第594章 決戰來臨展示-ta95n

李逵的逆襲之路
小說推薦李逵的逆襲之路
鬼瞳虽没有学过算术,但是满脑袋秀发,突然被推了块秃瓢,从心底里都会慌。
他现在就是这样的感受,有种一眨眼,最心爱的瓷器的心痛。但双方交战有来有往,才是正理。他当即下令追击:“追击!”
呼啦啦
冲上来。
又,呼啦啦
追上去。
打仗就是这样,你咬我一口,我砍你一刀。
鬼瞳琢磨着说什么也不能让宋军舒坦的离开,但他想要全军追上,甚至围困宋军,有点痴人说梦了。宋军的铠甲坚固,武器比蕃兵的精良。唯一马术不如蕃兵的娴熟,也在大军作战之中被抹平了差距。他估算着自己麾下士兵和宋军的优劣,琢磨着他顶着脑袋让宋军砍了一刀,接下来就应该他去砍宋军一刀了吧?
这很符合青塘的战法。但是在中原帝国之中,战争永远不是一个人的事。士兵的训练,将军的临战指挥,武器铠甲的防护,甚至还有后勤补给的及时等等
打仗打得是整体,并非个人。
一个人的优秀,挽救不了一支军队的弱点。
军纪涣散的蕃兵,也许因为一时的不察,而落入了宋军的圈套之中。但野战,蕃兵即便受到了打击也很快能够恢复起来信心。因为对他们来说,野战是他们赖以生存的看家本领。任何损失都会被一场酣畅淋漓的大胜给抹平。
李逵见蕃兵冲上来,对张川道:“冲坡!”
冲坡,就是朝着高处冲锋,这样马力会消耗严重,而且还会降低速度。会给蕃兵冲上来的机会。
“往哪儿冲?”张川迟疑道。
李逵果断道:“就往我们隐藏战马的地方冲。要是机会好,再来一下子,青塘兵就该垮了。要是没有机会,就退兵。”
张川很想反驳李逵的命令,他更倾向于见好就收,退兵完全是可明智的选择。可惜,他在李逵没有失败之前,根本就没有底气和李逵争执。尤其是在战场上,他的任何不配合都会给飞廉军带来巨大的损失。他不得已,将令旗打在头阵,往另外一个坡地冲上去。身后的大军紧随其后。
如果蕃兵再多一些,如果是几万人,这样的冲高地是非常危险的。因为一旦敌军围困山下,在高处的军队会被孤立出来,从而变成围困的局面。好在蕃兵也不多,死了不少,最多也就是七八千的样子。这样的实力,完全无法围困宋军。
宋军爬坡,速度降低。
王貴與安娜 六六
蕃兵全力冲击,拉近距离。
这一幕看在鬼瞳的眼中,顿时将宋军将领的本事贬低了几分。
“宋将不会骑战,如此不恤马力,几个来回,宋军将成待宰的绵羊。”
一想到换装几千宋军的骑兵甲,顿时让鬼瞳心头火热起来。他麾下如果拥有三千,或许根本就不需要这么多,只要两千宋军全套装备的蕃兵,他就能成为河湟之地,乃至整个唃厮啰国实力最强大的将军和首领。
如今,他唯一的难题就是选择咬住宋军不放,还是以逸待劳,用他的骑兵拦住宋军,然后彻底困死宋军。
鬼瞳骑在马上,很快做出选择,拉开距离。脱离宋军,将宋军下一次冲锋给拦住。
这个选择不算是错。
当然也不算对。
反正对错,他总要做出选择。
而他认为自己做出了坚定的选择,可让他吐血的是,宋军越过土丘之后,就不见了……
鬼瞳骑在马上差点一口老血吐出来,他憋了大招,宋军不打了,这能行?
缺乏侦查的鬼瞳傻眼了,随即暴跳如雷,他觉得被宋军的无耻给愚弄了。耿直将军被无耻之徒愚弄,这样的后果很严重,严重到鬼瞳握着战刀的手想要拔刀杀人。
“哇呀呀,气死我了!”
別跑,孩子他媽!
“全军准备,越过土丘,斩杀宋军!”
……
都市煉妖爐 雪落書窗
听鬼瞳歇斯底里的咆哮,就能明白,他要和宋军不死不休了。可这样的情绪,在军中指挥作战,肯定是不合适的。他的一个属下从后队追上来,看到自家将军都快疯了的狂躁,顿时上前拦住鬼瞳,忠心耿耿的大喊道:“将军,三思啊!”
“你要拦我?”
鬼瞳因为愤怒而扭曲的脸变得更狰狞了起来,他这个样子,本来就已经快丧失理智了。
神尊轉世錄
神控天
草原上,想要拦住一头愤怒的公牛,除非比公牛更壮硕。
“将军,咱们刚上了宋军的当。宋军如今是逃跑还是使诈,我等不知。属下担心宋军使诈!将军,不如先派斥候上了山坡,再做商议吧?”
这话,一点毛病都没有。看似是个稳妥的办法,唯独消耗的时间让鬼瞳麾下的军队可能失去咬住宋军的机会。
当然,战场之上,任何一个将军都明白一个道理,打仗,不要想着赢多少,而是先想着不输。这才是为将之道。鬼瞳手中唯一的筹码就是,他的骑兵马力储备要比宋军多。
毕竟,蕃兵只有少数有皮甲,不如宋军的铠甲沉重。背着多二十斤的重物,就算是一匹战马,跑了几十里之后,也会显出疲态。
更可况是战斗非常激烈的战场之上,鬼瞳完全有理由相信,宋军的马力已经消耗一空。只要他麾下的勇士追上了宋军,胜利一定是属于他的。
更可要命的是,鬼瞳却无法接受唾手可得的胜利,被他眼睁睁的放弃。更让他难以接受的是,他一旦放弃追击,他仿佛是个傻子一样,被宋军给戏耍了一番。要是没有损失他或许真退兵了,但是损失两三千人,换回这么个结果,他接受不了。
属下提出来的建议非常稳重,士兵也是好士兵,除了他是个蠢蛋之外,所有人都站在正确的地方。这个结果鬼瞳接受不了,他阴沉地怒吼,声音压抑着,却带着满腔的风怒,就像是只被激怒的豹子:“让开!”
“将军,我军是大王的精锐,不能就此葬送在宋人的土地上啊!”
“这不是宋人的土地,是我们的,我们的!”
“让开!”
“将军,不可啊!”
鬼瞳被气地在战马上发抖,猛地双腿一夹马腹,催动战马冲上去,手中的长刀高高举起,落下的那一刻,甚至连他自己都感觉到了不可思议:“你们还想拦住本将军的,下场犹如此贼!”
在他咆哮的那一刻,长刀上滴下的血液,落入尘土,被贫瘠的土地贪婪地吸的干干净净。
鬼瞳说什么也想不到,他出城谋求和宋军一战,第一个死在他屠刀之下的竟然是自己人。而他也知道,自己在砍下那一刀之后,已经没有退路了。他必须要追击宋军,把这支宋军生吞了,才能让他在军中的威信不至于跌落。
蕃兵们茫然地看着一言不合就杀自己人的将军,心底冒出的寒意,让他们根本就不敢反对。沉默着跟着鬼瞳冲了上去。
唃厮啰国的人纯朴,并不是说他们不会耍阴谋诡计。这个草原部族建立的小国,也有权臣,也有宫廷叛乱,甚至也会有陷害,挟天子以令诸侯的事都发生过。但他们却很容易受骗,尤其是在和宋人往来之中,经常无故被放鸽子,以次充好,欺诈,甚至愚弄。
情感简单,怒气也就更简单。
眼里不容沙子的唃厮啰国人,在受到欺骗的那一刻,想到的唯一办法就是不死不休。
鬼瞳大吼道:“傻站着干什么?还不快追!”
说完,鬼瞳一马当先冲上了土坡。
要是之前蕃兵站的地方,李逵即便想要冲到高处,往下冲击,蕃兵也有足够的时间反应过来,并拉开距离。
一旦骑兵的距离被拉开在三箭之地,任你武功再好,军队再彪悍,也是徒劳无功。毕竟,宋军骑四条腿的马,唃厮啰国的蕃兵也不是用两条腿跑。而冲坡而下的骑兵速度再快,也是有限的。而且会随着战马的体力消耗,速度越来越慢。
鬼瞳这么一冲,七八千蕃兵也只能跟着冲击。
眼瞅着已经快冲到一半了,山坡顶部却出现了宋军。
那面让鬼瞳气地眼珠子都快喷火的大旗亮出来的那一刻,他顿时傻眼了。
原来宋军是真的使诈!
其实也不算是使诈。
只是李逵看到蕃兵没有冲上来,本来他只想爬一半高度的土坡,干脆就命令全军上坡顶。而在坡的另外一面的平地上,三千匹战马在百余士兵的看守下,静静地等待着。
李逵干脆上了坡顶之后,下令换马。
反正胯下的战马已经冲刺了两次,体力消耗也不小。换了体力充沛的战马,重新上到坡顶。
如果李逵发现没有机会的话,只要鬼瞳带着蕃兵在坡底,或许他就真的放弃了。
毕竟,骑兵作战,空间和距离才是最重要的外在因素。一旦被拉开了距离,就算飞廉军的实力再强,恐怕也没有机会击溃蕃兵。
可当他一马当先再次出现在坡顶的时候,他有点意外,他发现蕃兵正傻乎乎的在爬坡,西夏的将军绝干不出这等蠢事。
当然,用西夏士兵冲击西夏军阵的时候,李逵根本就不在乎伤亡。
所以,他在西夏的名声很臭,屠夫、黑旋风之名,不胫而走。
可当他指挥宋军的时候,就不得不考虑宋军的实力和规模。
飞廉军的三千骑兵,已经是西北境内规模最大的一直骑兵了。
大宋虽然有数量惊人的骑军,那些不过是中看不中用的样子货,只不过是骑着马行军的步兵。根本就不能算是骑兵,因为大宋枢密院的马匹根本就无法适应战场上的战争强度,也跑不快。所以,宋军骑兵只有在西军之中才会像点样子。
可以说,飞廉军的这上万战马,是大宋的命根子,李逵是拿着大宋的命根子在和青塘蕃兵拼命,任何损失都是需要谨慎对待的。
之前的冲杀,是杀了蕃兵的一个措手不及。
如果面对是步兵方阵的话,骑兵根本就不需要跑,寻找合适的战机。这时候应该是分割敌军,屠杀蕃兵的时候了。
可惜面对的是骑兵,他在考虑伤亡的前提下,不得不采取最稳妥的手段。
而机会在李逵换马之后就出现了,体力充沛的战马,在高坡上喷着响鼻,有点躁动的想要飞奔起来。
李逵下令:“全军出击!”
面对如此好的机会,他要是不冲上去斩杀蕃兵,更待何时?
“杀啊!”
马可以换,但是士兵就这么多。一人三骑也好,一人五骑也罢,骑兵却不能更换。虽说已经冲杀过一阵的士兵略显疲倦。但胜利唾手可得的激动,还有战场上如同海啸般的进攻,让他们身体内所有的能量都开始燃烧起来。
三千精锐,一跃从土坡顶部冲杀下来。
“宋人好卑鄙!”
作为一个主将,鬼瞳说出这样的话,只能惹人耻笑。
可他却在愤怒之余,想到了个保全自己的办法,迎头冲上去。土坡后面肯定有宋军的战马,只要抢了宋军的战马,没马可换的宋军,恐怕想要赢他就是白日做梦。唯一让他但心的是,万一损失太大,他恐怕只能带着几千缴获的战马退守兰州城。
但这是他如今唯一能够想到的办法。
“迎上去!”
鬼瞳几乎和李逵差不多时间下令。
宋军居高临下,战马跑动之后速度越来越快,可是蕃兵的坐骑却因为消耗不小,都喘着粗气,努力往上爬。
两军在半腰区域碰在了一起,如同潮水撞在了岸边的巨石之上。
蕃兵顿时被冲散开来,没有人后退。不是他们不想退,而是后退的路被堵住了。只有咬着牙和宋军比拼耐力。
影帝頭條見
李逵一马当先,如同冲入庄稼地的千斤野猪,连拱带刨,掀翻了冲锋过的两丈之内所遇的蕃兵。而他身后的张川、阮小二带着亲卫不停的撕裂着蕃兵的战阵口子。直到蕃兵彻底奔溃。
可是战马冲杀毕竟时间有限,更不能停下来。
等到李逵发现蕃兵并没有后退,而且落在他们身后的那一刻,李逵也有些紧张。会不会对方瞅准了土坡后面的战马?
但蕃兵付出的代价,可一点也不比之前的小多少。
许是山坡后面的宋军牧马士卒也发现了情况不对劲,立刻赶着战马从土坡高处冲了下来。
百十来人的士兵威胁不到几千人的蕃兵。但是三千战马不是假的。好不容易鬼瞳看到登顶的希望,却如同快爬到终点的王八,在此被掀翻在地。
等到他回过神来,发现宋军带着战马已经冲过了他支离破碎的骑兵军阵,和宋军主将汇合了。
这一幕,让鬼瞳气地差点吐血。尤其是,看到经历过这一战之后,他的士兵基本上都你能混上一人两骑,甚至一人三骑兵。
这说明,不知不觉之间,他的军力已经被再次削弱。甚至伤亡可能过半了。
鬼瞳的目光之中落下不甘的泪水,甚至还有悔恨,但这一切无法逆转,他唯一的办法恐怕就只能退守兰州城,等待援军了。
可是李逵会眼睁睁把嘴巴前的这口肥肉给丢了?
他果断下令:“庞万春,带两个指挥的人马,从左侧用弓箭袭扰敌军。”
“尊令!”
而李逵却扭头对张川道:“全军轻装,丢弃除武器之外所有的累赘,准备决战。”
张川惊喜万分的高呼:“得令”!
出城容易,回城难。
张川已经猜到了李逵的想法,宋军疲惫,但是唃厮啰国的蕃兵就不疲惫吗?
大家都是人,而宋军的装备占据绝对优势,拥有更严明的纪律。而蕃兵接连两次冲杀之后,一万人马,最多也就四五千的样子。
关键是,蕃兵如今不复出城之前的勇气,而是胆战心惊的惶恐之中。只要再给一点压力,这支军队就彻底垮了。
李逵振臂高呼:“全歼蕃兵,血洗兰州!”
“全歼蕃兵,血洗兰州!”
张川也跟着喊,这时候振奋人心没有比一句响亮的口号更得劲的了。虽然,喊起来有点怪怪的,兰州好像之前属大宋,被青塘人偷袭,才失去了兰州。
可这并不妨碍他声嘶力竭的大喊。就像是在金明寨之战之中,那种酣畅淋漓的战斗,从军生涯遇到一次就是一辈子的资本,遇到两次,这是要走上人生巅峰的节奏。
黄河南岸,蕃兵和宋军的决战一触即发。
而在黄河对岸的山岗上,偷偷赶来的西夏皇帝李秉乾,还有西夏的军政大员们眼神颇为失落。
没错,连他们都看出了青塘兵完蛋了,三千对一万,就半天时间折腾的差不多了。此时的李秉乾心里就一个念头:“幸亏朕没冲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