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edzp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我不可能是劍神 線上看-第七十六章 一支穿雲箭、兩支穿雲箭、三支穿雲箭……【本月最後一次二合一】閲讀-smxul

我不可能是劍神
小說推薦我不可能是劍神
月儿弯弯照九州,几家欢乐几家愁。
几家青楼喝花酒,几家流落在街头。
……
徐陵县外。
骑牛山是徐陵县里罕有的一座高山,其势高耸,却不连绵,像是一道突兀而来的巨门,阻拦在两县之间。
龍珠之諸天穿越 不搖鈴鐺
在徐陵县当地的传说里,此山也确实是凭空出现的。
据传是数百年前神江大水,水漫江南,那时眼看徐陵也要被大水淹没,百姓奔逃不及、遍野哀嚎之际,一位骑牛道人从天而降。
这位骑牛道人不知用何手段,竟平地拔起一座高耸山峰,生生拦住汹涌的大水,救下了无数百姓,随后飘然而去。
事后百姓们不知他的名讳,只好将此山命名为骑牛山,来纪念这位活神仙的功绩。
直至今日,每逢初一十五,仍旧有许多徐陵县百姓来此山踏青野游、当空祭拜,已然渐渐发展成了一桩民俗。
近来,徐陵县发生的那一桩奇闻,即牧童捡到画笔一事。就有不少人说,那牧童误入的应该就是这骑牛山,捡到的就是骑牛道人当年留下的宝物。
事实上,马亮所在的村落离骑牛山将近百里,听闻者也只当做牵强附会。
此夜,这座山峰上忽传来一丝异动。
明明是清朗的秋夜,却突然天降一道霹雳,宛若金龙,咔嚓一声撕裂天幕,狠狠劈在了骑牛山的峰顶!
其声震世,四野惊闻!
许多附近百姓被这一道霹雳吓醒,等看向那个方向,又只有一片茫茫夜色,看不到任何东西。
人们不知道的是,骑牛山上的野兽全都在发足狂奔!
无论是豺狼虎豹,还是兔鼠虫蛇,纷纷奋起本事逃向山下,影影绰绰,连绵一片,好像预见了什么天灾一般。
无数窸窸窣窣的跃动声与脚步声,几乎汇合成隆隆巨响。
不。
这巨响不是它们引起的。
若是此时天光大亮,再退到远处仔细去看,才能看到……
这座山竟好似在缓缓分开两半……
那隆隆的响声,是山体分裂的声音!
虽然缓慢,但……那不是别的什么,那可是一座高山!哪怕只是分开一丝裂隙,对上面的生灵来说都是巨大的震动,也难怪它们要疯狂奔逃。
又或者不止如此。
在那缓缓分开的一道黑色裂隙中,似乎隐藏着什么……幽深的存在。
骑牛山上,未尝没有成精的妖物,可它们此时也在飞速奔逃。其中有些道行稍高的存在,不时地回过头,凝望着山巅那处明显的裂隙,眼中略带贪婪。
可是逃走的脚步却未停歇。
它们能感觉到那裂隙后面有什么在吸引着自己,可是它们感觉地更清晰的……是烙印在远古祖先记忆中的死亡。
……
遥遥而对的另一座远山上。
戴着诡异面具、身着古旧长袍的笑脸人立在山巅,望着那边的景象,道:“妖道仙藏果然在骑牛山,我们没有白白守在这里。”
身后,哭脸人幽幽说道:“仙藏异象一现,想必周遭的大势力都要来了。妖道仙藏彻底打开,估计要三天。三天之后,若是还没有尊者到场,我们能不能进得去还未可知。”
“尊者怎么会不到呢?”笑脸人摆摆手:“安心啦。”
“安心?”哭脸人冷哼一声,“若是别的尊者还好说,这位……”
笑脸人道:“要相信玄鸽尊者。”
“……”
哭脸人沉默了下。
“……”
笑脸人也沉默了下,而后小声说道:“他往常最多也就迟到一个月。”
哭脸人语调低沉:“怒使者下落不明,极有可能已经死了。这次事情回去,我一定要投诉这只鸽子精。”
笑脸人想了想,道:“那都是后话了,以防万一,不如先叫江南王那边的人过来吧?”
“要动那边的人?”哭脸人语气迟疑。
“动吧。”笑脸人挠挠头:“妖道仙藏至关重要,里面藏的……可是骑牛道人当年从神墟里带出的大隐秘。”
“当时十二仙门都有下场争抢那一件隐秘事物,事后纷纷都称没有得手。虽然不排除有哪一家放出假消息……不过十二仙门做出这种事的可能性很低,更大的可能。”
“就是骑牛道人拿到了那隐秘。”
“从此之后,他便消失于江湖,数百年未在任何地方现身过。直到那一场大洪水,出手救下徐陵。”
“其中,必有缘故!”
他说的这些,哭脸人自然也知道。
思忖片刻,他才点了点头。
接着,笑脸人吹了一声响亮的口哨。
夜空中哗啦啦两声,一只体型硕大的青色飞鸽从天而降,落在笑脸人的掌心。
笑脸人托着这肥硕的鸽子,对着鸽头说道:“妖道仙藏将开,去江南王府摇人。”
“咕咕。”
鸽子极点了点头,接着振翅升空。
哭脸人嘀咕了一声:“我讨厌所有鸽子。”
噗呲——
话音未落,天空中似乎有什么东西,新鲜热辣地落在了他的肩膀。
……
在距离徐陵县千里之外的某处。
群山掩映间,有几座颇精致的草庐。
小马亮和墨仙被老牛带到这里,已经过了一阵子没羞没臊的生活。
牛耕田来女织布,牛挑水来女浇园。
宛若世外桃源。
这一日,月光铺地,马亮于梦中突然惊醒。
他心有所感地走出草庐,就看见顶着一颗牛头的老黄坐在院中,呆呆地望着南方发呆。
马亮走过去,问道:“你怎么了?”
牛头人看着他,好一会儿,才闷闷地道:“有些事俺应该去做。”
“危险吗?”马亮小心翼翼地问。
“大概吧。”牛头人挠了挠头,“不过俺不怕,俺只担心……”
“担心我吗?”马亮心思敏锐。
“嗯。”牛头人颔首:“俺担心你不知节制。”
马亮小脸一红。
“你平时不要光沉迷画画,也要多读书。”牛头人叮嘱道。
“噢,你说这个啊。”马亮舒了口气。
“嗯?”牛头人一怔,“你以为呢?”
“额。”马亮神情紧张,赶紧转移话题道:“能跟我说说你要去做什么吗?”
牛头人心思憨直,立即回答道:“我曾经的主人……他是一个很厉害的大人物,厉害到……我这么笨的一头蛮牛,经他一指点化,就有了灵智。”
“他也许活了几千年,可最后还是死了。他死了之后,留下了一片宝藏,那片宝藏马上就要打开了。”
“我比别人都先知道这个事情,本想带你进去偷偷拿一点出来,也够你享用一生。”
“谁知道你带出来的是那支笔,差点害了你自己。”
“现在……那个宝藏终于要打开了,我想他应该不希望那些宝物落在坏人手里。”
“我要去守护它。”
小马亮想了想,突然站起来,勉强拍了拍牛头人高高的肩膀,他眼神认真地说道:“我不拦着你,但你一定要安全回来。”
靳少的高調寵妻 五分之二
牛头人憨憨一笑:“俺知道该怎么做。”
……
嗤——
夜幕中掠过一道劲风,隐约有厉鬼哭号。
杭州府一处偏僻的巷子里,忽地冒出几条狰狞鬼影,其状凶恶,其态惊惶,争先恐后地逃窜出来。
一钻出小巷子,几道鬼影蓦地愣住。
爆笑冤家:霸寵小蠻妃 蘇珞檸
因为在外面的街上,居然围绕着一大群活生生的人,一眼看去怕是过百,女子居大多数,正用兴奋而火热的目光盯着他们。
厉鬼们懵了。
按理说,他们化身鬼物的年头也不少了,可又什么时候受到过这种待遇?
而且……
这些明明都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凡人女子,她们……不怕鬼吗?
就在它们发呆的那么一瞬间。
身后风声一过,厉鬼们短暂的出神结束了,顿时想起了自己为什么要逃窜。
再想跑,却已经来不及了。
一道冷酷黑色影子一闪而过,落在巷子口。
而几丈外的厉鬼们已然身躯崩碎,化作尘埃,在场没人能看清他的动作。
可她们看得清他的脸。
“展留名——”
一个中气十足的女声开启了第一声尖叫,之后便是莺莺燕燕们大批地簇拥上来。
展留名斩鬼落地,原本潇洒无比,看到这一幕,刘海儿后的眼眸闪过一道慌乱。
果然,在府城里出手就是会这样。
即使自己已经挑了半夜三更,来到一个无比荒僻的地方,还是每次都会被人提前蹲到。
明明已经很注意保密了……
朝天阙内部,肯定有内鬼!
这些簇拥上来的爱慕者是最难对付的,她们毕竟也是百姓的范畴,若是转身就走,就显得太不亲民,对朝天阙形象不利,何况很多时候还需要这些人支持。若是全都热情招呼,这一夜任谁也顶不住……
无奈,展留名只得先在她们递上来的物件上一一签名,另想办法脱身。
被围拢住的他,只能露出一只高举的手。
“这件手帕是谁的,签好了。”
“这封信笺是谁的,写好了。”
“这个扇面是谁的,写好了。”
“这个肚兜是谁的……麻烦穿好。”
“……”
正当此时,阳春街的方向忽然传来一声锐响,鸣镝升空。
展留名抬眼一看,神情一凛,旋即又露出解脱之意。
“门中有紧急任务,很遗憾不能继续了。”他顿喝一声,接着朝天一纵。
呼——
一只庞大的夜枭低空掠过,瞬间带走了他的身形。
“啊——”
只留下面一片此起彼伏的尖叫声,也不知是激动还是不舍。
夜枭展翅,转瞬便回到了朝天阙的驻所。
一落地,便看到众多玄衣卫齐聚。
一身白袍的驻所首领段璋静静站在最前方,神情肃穆。
他情知是有大事情即将发生,不然绝不会深夜召集府城内所有玄衣。
段白袍见展留名回来,点头示意,而后才开口,沉声道:“徐陵县骑牛山天降异象,有神雷开山,预计三日内便有秘境开启。”
“有如此威势,定是大能甚至陆地神仙遗留的所在。所有神合中期以上,随我前去探查。神合中期以下,留在府城坐镇。”
“徐陵县?”
展留名眼中闪过一抹回忆,想起了那些奇怪的人和硕大的死兆星。
此间果有不凡。
……
夜至终点,还是回到了江南王府。
那处阁楼上。
江南王面色阴沉,面对着刚刚赶到的火诸葛,道:“可能魔门的人要提前动了。”
“哦?”火诸葛皱了下眉,“王爷要做什么?”
“骑牛山将有秘境开启,我需要人手帮忙。”江南王并没有对他说出全部。
“我等寄身于这王府之中,供王爷差遣本是分内之事。”火诸葛沉吟了下,道:“只是这些魔门名宿不像是寻常供奉,他们为王爷做的事必须隐秘……”
“毕竟这些人身上多少都背着些血案,若是被人发现,免不了要有麻烦。”
江南王点点头,表示理解火诸葛的顾虑。
他也紧皱眉头道:“若非事情紧急,又颇有几分麻烦,我也不想动用这些魔门名宿。只是这次……迫不得已。”
腹黑boss掠妻有道 莯梓
“只是……若是事情成了,那对我们的大事说不定也会有极大助益。”
火诸葛道:“王爷有命,自然莫敢不从。只是还是要劝王爷一句,越是举事在即,越是不可轻动。”
不滅天主 胡火起
“我有计较的。”江南王最终还是道:“这次的事情,到了以后我再与你细说。只要成了,暂且不举也无所谓。”
火诸葛自然不再反驳,“那好,我这就为王爷召集群雄!”
说罢,两人并肩来到阁楼的一端阳台。对着王府广袤的后园,火诸葛翻手抽出一张符箓。
偃月教专属的唤兵符,只有魔气在身者才能感应到其中的信息。
但见他左手掐诀,右手将符箓朝天一抛。
咻——啪!
仿佛一道烟火升空,瞬间照破高天,而后炸成一朵烟花,绚烂夺目。
一支穿云箭,千军万马来相见!
虽然豢养这些魔门中人多日,但江南王也从未召集过他们。如果没事,他也不想见这些个个行事诡谲又桀骜难驯的怪人。
但此时,迫于某些压力,让他不得不动了。
“养兵千日,用兵一时。”火诸葛微笑道:“相信他们绝不会让王爷失望的。”
“我也相信。”江南王也露出晦暗难明地笑。
然后……
半晌过去……
江南王眨了眨眼,“人呢?”
火诸葛也深深蹙眉,“不应该啊,无论是魔门哪一路分支,见到唤兵符必须聚齐,这是当年阴帝大人定下的规矩。”
“何况引他们进入王府之前,我就与他们全都说好的。”
“就算有人动作慢些,也不该一个都不现身啊……”
江南王略显不悦,道:“是不是刚才照那一下太短了,要不你再照一下?”
火诸葛虽然觉得这个说法很愚蠢,但无奈,也只能再召唤一次。
一翻手,再次打出一张唤兵符。
咻——啪!
又一支穿云箭!
然后……
又过了半晌……
咻——啪!
第三支穿云箭。
江南王看看火诸葛。
火诸葛看看江南王。
面面相觑。
一丝冷汗从火诸葛的额前滑过,他小声说道:
“我想……应该是有哪里不太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