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qoa8精品小說 《特拉福買傢俱樂部》-第三十一章 愛偷聽的讓娜小姐閲讀-xucic

特拉福買傢俱樂部
小說推薦特拉福買傢俱樂部
朗度天使坐在了修道院外边的一块岩石之下。
白衣青年进入修道院的时间有些超出他的设想,至今都没有动静……但他并没有着急。他着急的是另外一件事情。
他的身上出现了几只蚂蚁。
蚂蚁是从地缝之中钻出的,然后一路缓缓爬动,最后爬到了他的身上……爬到了他的脸颊之上。
不敗武神
他在猜测,这几只蚂蚁什么时候会张开锋利的牙齿咬下。
等它们咬下,那么他就有拍落它们的理由了……更进一步,即便是踩杀的理由,似乎也是足够了。
冒牌九王妃
轻微的刺痛感,冷不丁地传来,朗度天使二话不说就一巴掌往自己的脸上拍去——就在此时,修道院的大门缓缓打开。
啪——!
蚂蚁并没有被击中,它们掉落在了地上,而此时的朗度天使也顾不上蚂蚁,连忙上前走去,迎接白衣青年的出来。
只有白衣青年从大门之中走出……修道院里面的那位,似乎没有出现的意思。
“不要看了。”白衣青年淡然道:“她是不能轻易离开这里半步的。”
朗度天使点点头,有些事情他是知道的,但他却不知道这些事情为什么是这样……那并不是他能够接触的领域。
离开的时候,修道院的阁楼处,有了一抹身影。
朗度天使下意识回头,只见那修女此时就站在了阁楼上,手上拿着手帕挥舞着,似乎是在说:有空常来。
朗度天使摇摇头,竭力地将这一幕自脑海之中挥去,他看向了白衣青年,低声问道:“大人,您的事情办好了。”
“可以说办好了,也可以说没有。”白衣青年摇了摇头,旋即又道:“我们现在去【晨曦之城】。”
朗度天使点了点头,他没有忘记此行的目的——找出那种违禁药品生产背后的真相。
白衣青年则是此时则是轻轻一抚胸前,临行前修女说过的话言犹在耳。
——弥额尔,我给你一道女神的印记,应该可以驱逐你身上潜藏的诡异力量!
——如果还是驱逐不了的话……就只能说活该你吐血?
——但是你吐出来的这些血,我是补不回来的,你自己多吃点东西补补血哦!
——还有,记住不要再动不动就去感化人家的妻女啦!
——你要先感化人家的丈夫,一家之主都被你感化了,距离感化人家全家还远吗?一家人最重要的是要齐齐整整嘛!
真是个唠叨不停的家伙!
白衣青年心想。
只是第二次吐血直接损失的三成本源,可不是说补充就能够补充的——至少需要抽掉十个子世界的世界之源,才勉强能够补全。
难道……是栋雷米村出了问题?
他突然心中一动,这是心血来潮之所想。
海賊之茍到大將 鹹魚軍頭
……
……
……
……
天亮不久之后,南小楠与阿萨谢斯先生回来了,并且带回来了利瓦尔失踪的消息——这直接就冲淡了阿萨谢斯在看见了洛老板平安归来的喜悦。
武神覺醒
“真是好消息坏消息一个接一个,无法让人休息。”
阿萨谢斯老板直接感叹了一声,“对了,雅克先生邀请我们到他的家中暂住,等会见面的时候,怕是要雅克先生在搜索名单上加上利瓦尔的名字……嗯,我的意思是,我们登门拜访,是不是要带点什么东西,比较合适?”
“阿萨谢斯老板,你觉得带什么会比较合适?”南小楠随意地问道。
虽然问话,但她却悄悄地,狐疑地在洛老板与女仆小姐的身上来回瞄着……自己和阿萨谢斯回来之前,这两个家伙不知道有没有做些什么奇怪的东西。
这完全是有可能的。
毕竟卢迪克和男助理是暂时没有了知觉的……至于女佣克丽丽。
“克丽丽!太阳晒屁股啦,起床啦!”南小楠直接推了推这位趴着,发出呼呼声音的女佣。
“啊?天亮了!糟糕了!糟糕了!我要去擦招牌!我不要扣工资……咦?”惊醒过来的女佣小姐怔怔地看着身边。
身边都是往她投来的目光。
阿萨谢斯先生这会儿更是翻了翻白眼,手指朝着自己的嘴唇边指了指……克丽丽这才尴尬地摸了摸嘴角边缘的水迹。
就在此时,招待所门外却传来的敲门的声音。
一名理了超短发,模样清爽的青年接着推门而入,“你们好,我叫做贝特朗,是雅克先生的属下,这次过来,是按照雅克先生的吩咐,来接各位前往先生家中的……有什么行李的话,可以让我代劳!”
“贝特朗,先生。”
女仆小姐忽然喊了一声。
清爽的青年此时有些诧异,不知道这个貌美的小姐为何会直接叫唤自己的名字……他定了定神,从容道:“是的,我是贝特朗。这位小姐,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到你。”
“没什么。”女仆小姐轻笑道:“只是想要记住贝特朗先生的名字,加强一下记忆而已。”
“这样……”青年贝特朗虽然稍感疑惑的样子,但很快便点点头,看着各人道:“好了,时候不早了,各位请跟我来吧,雅克先生已经让人开始准备午餐了,他将会亲自接待各位。”
“我们这还有两名病人。”阿萨谢斯先生忽然说道。
贝特朗道:“这位一定是阿萨谢斯先生了!请放心,雅克先生已经吩咐过了,所以我还带了几个人手,还有运输用的工具。”
穿越之我在香港
“贝特朗先生做事情,很细心呢。”女仆小姐微笑着道。
贝特朗只是礼貌性地笑了笑,算是回应。
很快,一番收拾之后,作为病人的卢迪克以及男助理便被搬上了一辆运货用的木头车上——人力推的。
而洛老板一行,也在青年贝特朗的带领之下,朝雅克先生在村庄的居所走去。
“所以说……雅克先生虽然是农场主,但农场看起来也不大的样子啊?他也不是贵族,哪来的那么多的财富,村子建了一栋大宅不止,就连森林那边的【蔷薇公馆】,也是他建的?”
南小楠此时忽然压低了声音,让声音在己方一行的耳边流传着。
其实最诡异的还是【蔷薇公馆】的事情。
【蔷薇公馆】在【自由之城】,来到了这个栋雷米村子之后,它依然存在——但却变成了是雅克先生所建造的。
而且,村里人都知道这件事情。
“各位不知道吗?”贝特朗在前面回过了头来,好奇地看着众人。
南小楠眨了眨眼睛,似不在意贝特朗听见自己的言论,道:“贝特朗先生,你觉得作为外乡人的我们,能知道什么?”
“也对。”贝特朗点点头,随后道:“其实,这是因为……”
贝特朗的声音突然一停,目光却看向了村庄外边的路上,随后眉头轻轻皱起。
众人因为贝特朗的举动,而也一同看了过去。
不远处,尘埃扬起,竟是看见了一支骑兵队伍,此时正迅速地策马而来!
“怎么回事……难道是勃艮第人的骑兵又来了?”克丽丽下意识就抓住了阿萨谢斯老板的手臂。
“不是勃艮第人的骑兵!”贝特朗凝重的神情忽然化开,随后露出了一抹喜色,“看到他们高举的旗帜没有!那是皇室的旗帜,我不会认错的,这就皇室的徽号!”
你不会认错……你一个偏僻农村的村民怎会认得皇室的旗帜?
南小楠顿时眯起了眼睛,却见老板和女仆小姐此时不动声色,也就没有提起,只是想了想道:“这群骑兵似乎去的方向是……雅克先生的大宅子?”
“确实,这是去先生家的方向。”贝特朗点了点头,旋即飞快地道:“或许出了什么大事,各位……我们加快脚步吧!”
接下来一路,贝特朗看起来心急火燎,并没有再说什么,用了很短的时间就走完了剩下的路程,带着一行人来到了雅克先生的大宅之中。
而此时,那群手持着皇室旗帜的骑兵的战马,也已经停在了雅克先生的府邸处了……当贝特朗领着众人走入的时候,却见雅克先生已经领人,在门前迎接这群骑兵。
……
……
重生背靠大樹好乘涼
雅克先生有注意到贝特朗将几名外乡人带回,并且也看到了那位在公馆中出手拯救自己的勇敢年轻人,雅克先生给了洛老板一个和善的眼神之后,便挥手悄悄示意让贝特朗将客人先行带去休息。
“那些是什么人?”
骑兵队中一名三十来岁的男子此时沉声问道——男人是这行骑兵队的首领,自称约克……王国之中,拥有男爵的爵位。
雅克先生不动声色道:“那是我家农场的工人,我喊他们前来干点杂货。”
约克男爵随意地点了点头,并没有太过在意,随后便在雅克先生的招呼之下,走入了大宅之中。
约克男爵只是带了两名骑兵作为近卫入伍,其余的骑兵则是站在了大宅之外……只见这些骑兵分站在了大宅外围的各处,俨然是在站岗的模样。
屋内大厅,女佣奉上了茶水之后,便低头离开……女佣才刚刚将雅克老叶接待客人的房间的门子关上,就忽然吓了一跳。
“小…小姐,你怎么?!”
“嘘!别说话!厨房好像在喊你,你快去看看……这里,我看着就行了。”
“……好吧。”女佣叹了口气,叮嘱道:“那小姐你自己看着办,我这次可兜不住。”
“你太唠叨啦!”少女盯了女佣一眼,旋即又道:“记得让厨房将午餐弄的丰富一些……中午是要招待客人的。”
女佣点点头道:“我知道了,不会怠慢这些骑兵大老爷的……男爵,这里还有一个男爵!他怎么会来我们这种偏僻的地方!真是的,他会看上我们这里的伙食吗?我好担心啊!”
“谁说给这些骑兵准备的!”少女轻哼了一声。
女佣怔了怔,狐疑道:“不是这些骑兵老爷……哦,我知道了,小姐你说的是那几位外乡人?”
“还不去干活!”
“是是是,我这就去。”女佣翻了翻白眼,说着就将手中奉上茶水用的托盘直接塞到了少女的手中,“那么,这里就拜托你了,让娜小姐。”
谁才是主人家哦?
少女此时也不禁翻起了白眼……要不是看在从小就是女佣给照顾张大的话,是要扣薪水的啦!
眼看着女佣大妈离开,少女此时眼珠子却忽然转了转——她忽然想到了一个好主意,借着便连忙跑到了佣人房之中,找了套女佣的衣服换上。
……
接客室内,雅克先生端正地坐着……约克男爵则是要显得随意一些,至于跟随入屋的两名骑兵此时则是站在了约克男爵的身后,目不斜视。
“虽然是个偏僻的地方,不过这里的装修也算是雅致。”约克男爵轻笑道:“不愧是从王都走出的男人,这么多年来,你的品位还没有被这些农村人拉下。”
“不知道约克男爵这次前来,为了什么。”雅克先生淡然说道:“若然是因为公事的话,我想我应该推荐你去见一见我们的村长查里斯先生。”
“我就是来找你的。”约克男爵直接说道:“我是奉了陛下的命令来找你的——就在今日的凌晨时分,皇室的加急文书,经由了教会的渠道,用了最短的时间,送到了我的手上——然后,我花了六个小时的时间,连夜启程,来到了这里。”
“皇室?”雅克先生眉头一皱,似为这个消息而陷入了巨大的疑问之中,“皇室为何…要来找我?”
西方惡少
约克男爵道:“昨夜王国的大神官天启,预言说在遥远的栋雷米村将会由【圣人】出现,起初我也不相信,只是夜里远远就能够看到那冲天而起的光柱,以及天上的异象,我就相信了。”
“大神官!”雅克先生深呼吸了一口气:“他真的这样说吗?”
將軍,滾邊去
“我当然不能听见大神官亲口说出这话。”约克男爵淡然道:“但这是写在陛下的加急文书上的事情,你认为会有假的吗?”
雅克先生摇了摇头,试探性地问道:“既然如此,男爵大人,大可以去找村长。村中的事务,村长显然比我更加的了解。”
“没办法。”约克男爵此时翘起了双手,向后靠了去,打量着雅克先生,似笑非笑道:“谁让在大神官的语言当中,新出现的【圣人】,是来自于你的家庭呢……试问,我不找你,我还能找谁?”
“这怎么可能?”雅克先生大惊道:“我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承蒙眷顾啊!”
约克男爵道:“雅克先生,我不和你多废话了,我这次来是为了将新【圣人】带回的,这是皇室的命令,我想你是不会违抗皇室的命令的吧……将伊莎贝尔公主拐走的,罪孽深重的男人,雅克·达克。”
哐当。
接客室的门前,一名短发的女佣此时正好打翻了茶点……短发的女佣此时更是小嘴微张,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神情看来。
雅克先生见状,连忙大怒着喝道:“谁让你进来的!一点规矩也没有!我平时是这样教你的嘛?从现在开始,你不用再来我这里工作了,滚吧!”
“我……”短发的女佣仿佛被吓傻了似的,愣住一动不动。
“没听到我说话吗?我让你滚!”雅克先生咆哮着说道:“真是个废物!我应该看着你让勃艮第人带走,而不是赎回来的,简直浪费我的粮食……滚吧!不要让我再看见你的模样!”
短发女佣脸色惊恐,她张了张口,旋即一低头,捂着脸冲了出去。
“不过是一个不懂事的小女佣而已,雅克先生用得着动怒吗。”约克男爵有趣地笑道:“还是说,雅克先生因为我方才的话,失态了呢……你其实不用担心,这事情已经过去了许久,早就没有人提起了。雅克·达克这个名字,大概也没什么人能记起来。”
雅克先生此时缓缓地吁了口气,接着笑了笑道:“所以,约克男爵……我其实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
PS:(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