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qryv優秀言情小說 港樂時代 愛下-第472章 情深深,雨濛濛-xdvnp

港樂時代
小說推薦港樂時代
一顿下午茶,宾主尽欢。
张园园一行人接着要到瑞兴百货去试礼服,钟小妹和关小姐跟着去凑热闹。
她们上次当伴娘的新鲜感还在,这次遇到喜事,那一股热情犹在。
女孩对于结婚这种人生大事,总是有着天然的浪漫想象,一千次排练也不够。
卢东杰还有其他事要处理,和她们临别后,驱车准备返回五台山。
黄晶从后面追了上来,笑着问:“卢生,你不介意车我一程吧。”
卢东杰转过头看他,耸耸肩,“我回电视台,你顺路就上车了。”
黄晶也不客气,自己拉开车门,一屁股做了进去。
他轻轻拍了下座椅,眯着眼赞叹道:“这架劳斯莱斯,果然是够气派。”
卢东杰嘴角有一抹笑意,“我看你这么醒目,不出三五年,买这个是绰绰有余了。”
黄晶连忙摆摆手,“我可不敢和卢生你比,你的事业发展堪称神话,唱片公司、电视台,然后又是报纸。”
卢东杰侧头看了他一眼,笑笑。
明人眼前,不说暗话,这位无缘无故跑过来搭讪,现在还直接吹捧起来。
黄晶也觉得自己的表现太过露骨,只好打了哈哈,“现在市道这么好,我觉得卢生你很快就要进军电影事业。”
卢东杰笑着摇摇头,“我没有三头六臂,这世界的钱又不是只有我一个人可以赚完。”
黄晶还是没忍不住说出来,“以卢生你对娱乐界的影响力,没理由对电影不敢兴趣的。”
卢东杰不置可否,忽然反问他:“你是准备加入无线电视,做父子档。”
黄晶一怔,想了一想,点头道:“我对这行确实有兴趣,出名要趁早,算是子承父业吧。”
卢东杰但笑不语,默默开车。
黄晶这个人确实十分机智,性格也比较健谈,只是有一肚子的心思在转。
从和他闲谈的只言片语,听得他的抱负和野心不少,是一个很有想法的小伙子。
超級科技大腦
不过年轻人一点野心都没有,还算是年轻人吗?
卢东杰和黄晶不太熟,逢人只说三分话,有些话自己没必要和他说太多。
不过本着送佛送到西,卢东杰把他扔在无线电视大厦门前,然后掉头返回。
黄晶下车后仍然站在原地,目送那架劳斯莱斯慢慢消失在视线中,神情有些兴奋。
他今日有意结交卢东杰,除了对他好奇外,心里自然有自己的小心思。
现在电影市道这么好,影视界的人都忍不住出来组建公司,在银幕上捞一笔。
以他对卢东杰的了解,组建电影公司是他事业中,必不可少的一环。
因此他今天厚着脸皮,提前来打通天地线,将来一旦有机会,自己也可以先混个脸熟。
下午五点,卢东杰驾车从电视台驶出,不过座驾换了糜雪的私家车。
一架白色的柯士甸迷你房车,几千块左右,英国的老牌子,香港的平民用车。
以糜雪的身材标准来讲,这架迷你车房车可以挤四个人上来。
但是卢东杰他人高马大,车子既矮又小,坐里边有点伸展不开的感觉。
他把车开到赵娅之楼下等她,刚才已经打过电话,约好时间出来。
卢东杰没有上门拜访,只是坐在车子里等,避免见面时不必要的尴尬。
天空忽然下起了朦胧细雨,雨丝打在车窗上,渐渐迷糊了一片。
卢东杰把收音机打开,头往后稍稍靠着,手放在呔盘,跟着节奏轻轻敲击着。
这个条街上很静,天色开始黑了,微风细雨,吹在脸上有几分寒意。
不一会,赵娅之慢慢走出来了,她没有撑伞,四处顾盼着。
她的头发束缚在脑后,用一顶小小花边帽子压住,很有淑女的端庄。
虽有六个月的身孕,可是穿着宽松的长裙,披着小外套,高挑身型仍然无比俏丽。
她偶尔间垂着头,露出一截雪白的粉颈,在烟雨凄迷中别有风致。
卢东杰微微笑,拉开车门走了出来,手里撑起伞朝她那里走过去。
起源探秘
赵娅之忽然警觉一个黑影向她逼近,一时难辨对方是谁,还有他的来意。
他手里撑着一把大黑伞,戴着鸭舌帽穿风衣,像电影中那种神出鬼没的私家侦探。
在一刹那,她有转身走的想法。
不过等他走近后,赵娅之看到那熟悉的笑意后,才认出他是自己盼望的意中人。
她忍不住用乳燕投林的姿态,投入他的怀中,双手围住他的腰,把头靠在他胸膛上。
原来她不该如此冲动,但是实在想念他,内心高兴得再不掩饰自己了。
在昏暗的街头,在凄凄烟雨间,两人静静相拥了一会,两颗心都暖和起来。
赵娅之把肌肤贴近在他身上,觉得有种说不出来的幸福和安宁。
無限之蘿莉攻略 柳生夏夜
卢东杰低头吻吻她的额角,“我们走吧,这里翻风落雨,对你身体不好。”
赵娅之抬起头,一脸的甜蜜笑容,“唔,那我们走吧。”
我不想當老大 超級麥克風
卢东杰脱下大衣给她披上,一手撑伞,一手拥着她上车。
赵娅之很享受他无微不至的照顾,她情愿当一个弱女子,一辈子都躲在他的护翼之下。
卢东杰开车载着她,前往半山区的一间私人诊所,接诊的是一个西洋妇人医生。
在年初的时候,港府大力打击所谓无牌行医,导致今年医生资源非常紧缺。
尤其是像是这种洋人妇科的医生,有联邦医生执业资格的,更是凤毛麟角。
英国人做事一向古板,这个时间段本来不接诊的,但卢东杰给了满意的诊金。
有钱能使鬼推磨,这句话用在洋鬼子身上也同样适用。
女医生玛丽安娜很客气地接待这对不知是夫妇还是情侣,同时让女看护准备其他一应事宜。
她对于这对藏头露尾的男女不觉意外,更没有兴趣探究两人的真实关系和背景。
不管是出于职业操守,还是个人品性来说,都有必要尊重别人的隐私。
她每年接诊这样的女人不少,理由有千种,早就见怪不怪了。
医生守秘,不问是非。
她来香港就是单纯为了一份工作和赚钱,其他的都不是她应该关心的事情。
香港是一座华洋杂居的城市,洋人和华人平时都各自有自己的小生活圈子。
看电视,电视有中文台,英文台,看电影,戏院有分中片戏院,西片戏院,
甚至连政府部门都分外籍和中国籍,更谬论说什么中餐西餐了。
玛丽安娜不惯这个高密度城市,天气潮热,地窄人稠,百物腾贵,居住环境差到极点。
她的心愿,是回到真正的家乡终老,过上一种宁静安乐的生活。
但是生活所迫,她不得不在这座狭小暴热挤逼的城市,为一份生计而将就着。
她始终认为自己只是一个过客,对这些中国人的事,从来不会表现过分的热情和关注。
就算是卢东杰以原本样貌出现,她也不会认出这位在香港家喻户晓的名人。
鳳求凰
正是她这种云淡风轻的工作态度,专门来找她接诊的人自然不少。
玛丽安娜打量两人一下,露出一丝笑容,“那我们就准备开始了,女士请跟我来。”
赵娅之轻轻抬头,她的大眼睛向他看来,有种温婉无助的神态。
卢东杰伸手握住了她的手,语气温和:“没事,有我在。”
赵娅之点头,起身跟在医生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