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qk4d妙趣橫生都市异能小說 十方武聖笔趣-38 切磋 下(感謝小飛嘟的盟主打賞)看書-4zazp

十方武聖
小說推薦十方武聖
这第一下,程少久便用上了石皮全部实力。
气血鼓动下,他身上肌肉微微膨胀,双拳泛起一层灰白。行走之间步伐成风,双臂宛如劲弩般弹射而出。
嘭,嘭!
这两拳都被挡了下来。
雷鋒系
魏合时常偷袭别人,对于如何偷袭,偷袭的前奏,都极其熟悉。
一看到程少久这架势,有点虚张声势的味道,顿时提了警惕,仔细查看,果然发现打他小腹的一拳。
两手格开程少久后,他强忍住一把石灰撒出去的冲动。膝盖前提,一记膝撞。
主要是被架开的程少久这姿势太好,空门大开,太过合适。
煙鎖江湖 臥龍生
不过总算他还记得这是在切磋,忍住冲动,魏合专心开始交手对战起来。
同样的,他气血提起,双拳也泛起淡淡灰白色。
两人借着月光,剧烈交手,石皮和石皮层次的碰撞,已经不再是寻常人所能接触的层次。
光是拳头交接声,就如同擂鼓。
两人身边的灰砂不时溅起,尘土飞扬下,渐渐有些看不起两者身影。
程少久是越打越心惊。
不久前他才和魏合交手过,那时候他还能轻松压制对方。
但现在,他不光气血压制不住,就连招数经验上,也有些跟不上魏合的反击。
要知道他可是比魏合提前练武多年,如今两人的差距却到了这般小的地步。
练武场上沉闷交击声,不断响起。
程少久不时发出呼喝声,而魏合却一声不吭,沉默不语。
两人的对战风格完全不同。
不多时,嘭的一声闷响。
魏合踉跄退出灰尘团,双脚在地面上连退十来步,才一把稳住身形。
他呼呼喘着粗气,看了看胸膛上被打出一个灰色拳印的位置。
“不愧是程哥,我还是输了。”
灰尘渐渐沉淀下来,露出程少久站在原地的身影。
他面带微笑。
“已经很厉害了,你才突破就有这等实力,看来基础相当稳固。难怪郑师这么看重你。”
“程哥说笑了,刚刚最后那个连环出招,我却是从未想过还能那么用,这次算是从你这里学到了。”魏合还在思索刚刚自己输的地方。
他这趟可是全力以赴,但还是正面被程少久击溃。
显然,他就算突破气血了,还是差了程哥不少火候。
而且两人虽然都是石皮,但气血强度依旧有着差距,如程少久这样的圆满层次,和魏合才突破的层次,差距很大。
全力对拼下,魏合感觉拳头隐隐作疼,而且气力消耗极大,到最后连续对拼十多拳后,他就是因为气力不济,败下阵来。
“好了,今日时日不早了,我让老黄送你先回去。”程少久出言道。
“不急,我先回味下,一会儿我自己回去就行,太晚了老黄一个人回来也不安全。”魏合摆手道。
“也行,你自己小心。”程少久点头。
他转身朝着练武场外走去。
一直走到光线看不见的角落,他这才抬起手,看着自己微微发红的拳头,眼中闪过一丝复杂。
刚刚要不是他及时使出一招自己大伯帮忙设计的杀招,恐怕最后还真不一定能击败魏合。
暖婚溺愛:邪少的心尖寵兒
两人如今的差距已经非常小了,魏合出招谨慎小心,绝不浪费气力。
和他完全不同。
重生大富豪
若非杀招,两人耗在最后,谁胜谁负,尤未可知。
不知不觉,早先那个能被他随手击败的小师弟,如今已经慢慢变成了难以应付的真正好手。
程少久回想自己这些年蹉跎的时间,忽然有种抛开一切,潜心练武的冲动。
“明天就开始!说练就练!”他心头一定,大步离开练武场,彻底消失在里屋内。
另一边,魏合一个人思索着最后程少久使出的那一招。
那一招双拳连环出击,但并非是普通的连环出击,而是有完全相反的诡异路线。
明明看起来是打人耳朵和肩膀,但实际上却会中途变向,以肘击撞偏对手架势,跟上全力摆拳,打胸膛。
练着练着,忽然他看到练武场边,有一人静静站立,朝这边张望。
都市之逍遙劍仙
这练武场时常有镖师镖头过往,有人就算驻足观看,也很快便会离开。
但这人,似乎在一旁看了他很久。
对方也察觉到魏合发现了自己。便也大步走近。
借着月光,人影迅速现出身形,赫然是程睛。
这妹子这次穿着正常许多,上身灰白劲装,修长双腿穿了长靴和紧身黑裤,大腿外侧还绑了两把带鞘短刀。
再看她背后背着的背包,明显是才走镖回来。
走到近处,程睛眼神复杂的看着魏合。
一时间她也没出声,只是定定的看着他。俏脸上有种莫名的羡慕,震动,复杂的神色。
“你…..?”魏合眨了眨眼睛,不知道她想干什么。
唰!
猛地程睛一个前冲,右腿高抬侧踢,狠狠一脚攻了过来。
“你干什么?!”魏合猝不及防下,抬手挡住。
如果是突破气血之前,遇到这突袭,还不一定能挡得下,毕竟反应没那么快。
但如今石皮层次,气血增幅五感和身体反应,让他反应速度,力量,爆发,神经速度,五感,都比程睛要强不少。
所以,这一脚,就算是偷袭,也被他轻松挡下来。
只是这第一下被挡,似乎更是激起了程睛的某种情绪。
她俏脸上一片红晕,咬牙一脚连着一脚,不断攻向魏合。
嘭嘭嘭!!
两人拳脚相交,不断在练武场上腾挪移动。
连环十二腿,程睛一口气不停的攻出十二招。
都被魏合滴水不漏全部挡下。
“够了么?”魏合低喝道。
“不够!”程睛后退一步,全力一个飞腿直蹬。
这一下全力爆发,她已经是情绪上头了,什么也不管。
一般来说,普通交手切磋,很少有全力出手,不留余力的。
邪惡校草拽校花
因为交手对战也是有反震的。全力不留余地,很多时候一不小心,就算打中对手,自己也会被反震力量震伤。
而且因为不留余力,更是容易误伤无法收手。
但此时程睛却已经什么也不管了。
她全力一脚直蹬魏合腹部。眼圈发红,带起一串劲风。
“你够了!”魏合也被打出火气。
他双脚一错,从侧面闪过这一脚,揪住程睛高马尾长发,往下一砸。
嘭!
程睛猝不及防下被揪住长发摔倒在地。
魏合扑上去就是一顿老拳。
嘭嘭嘭嘭嘭嘭!!
片刻后。
两人并排坐在练武场边上,望着天上的镰刀月,沉默不语。
程睛原本俏丽清秀的面孔已经变成了猪头,鼻青脸肿,身上多处也被打肿。
內線收買人
还好的是魏合知道男女有别,没打敏感部位。
不过饶是如此,她也是成功了解了二次气血和自己的差距有多大。
魏合才突破,就能轻易虐待她。更别说其他那些突破已久的好手。
“这趟出镖是遇到什么事了么?”魏合问。
“…….”程睛沉默不语,只是将猪头对准天空,呆呆的望着月亮。
“你脚还臭吗?”魏合道。
“啊!!”程睛一拳朝魏合打去,然后又被反击一拳打在脸侧。
嘭。
她又倒了。
“我说你这脾气能不能改改?以后这样谁还敢娶你?”魏合站起身,叹了口气。这女人是神经病吧?
仰躺在地上的程睛,呆呆看着他,忽然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眼泪水顺着她脸颊从两边淌下,她哭得浑身发抖,仿佛要把全身的力气都爆发出来。
“你哭个屁。”魏合无语。“谁让你先跑过来偷袭的。”
他懒得再看这疯子,转身朝练武场外走去。
“你以为我想哭?你以为我是打不过你哭?!”
忽然身后传来程睛嚎啕的哭声。
“我再不突破,就得嫁人!你以为我想!你以为…我苦了这么多年。凭什么!?你知道我有多惨么??”
魏合沉默下来。
雙生錦 天際舟
原本他朝外走的脚步也停了下来,转过身,他又朝程睛走去。
走到对方身边。
“你是来安慰我的?”程睛睁眼看着他。
魏合一拳砸过去。
嘭!
“我是来让你接受现实。”
打完一拳后,他心情舒畅的转身离开。
“这世界上没人惯着你,你惨?比你惨的多了去了。你起码爹娘都还在,叫个屁。”
披上外套,魏合忽然觉得心里的郁闷和担心少了许多。
留下程睛一个人躺在地上,一只眼睛肿得几乎睁不开。
“又打我脸??”
她更想哭了。
这趟镖一路上惊险不断,虽然没遇到上次那个黑疯子,但也遇到了两次山匪,原本押的镖货,足足少了一半,才安全抵达。
还好的是,这是早就提前约定的范围,定镖的顾客虽然无奈,也能理解。
只是一回来,她便接到自己母亲病重的消息,再加上之前还不如她的魏合,突然突破,超过她。
还有镖局如今越来越紧迫的压力。
几重重压下,终于让她情绪有些崩溃了。
此时躺在地上,程睛一想起刚刚和魏合交手的情景,无论她怎么进攻,都没办法攻破魏合防守。
那种无力感,就像她如今面对的命运。
“这一顿我记住了!等着吧,魏合,来日必有所报!”
她打定主意,改变命运,先从治好脚臭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