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sijo非常不錯都市异能 十方乾坤笔趣-第一千六百九十四章 滴血祭劍相伴-gegsc

十方乾坤
小說推薦十方乾坤
今夜的玄都,注定不会很平静,各门各派都在议论,关于今日白天,风云台上,萧尘和易云风那一战,可算是震惊四方了,上一届的天下会武,远远没有如此激烈,这一次这个萧一尘,究竟是何来历?
云天阁一处大殿,殿上异常的安静,连两边殿上,灯芯燃烧时发出的轻轻声响,都能清晰入耳,而在左右两边,各坐着几人,正是白天的几位长老。
“这一次,想来各位,都失算了吧?”
显然,方才几位长老正在议论,关于萧尘和易云风今日白天那场比试之事,这次的比试,确实大大超出了他们的预料。
“此子来历尤为神秘,听诸葛风说,他是自一际红尘而来,今日白天他所使出的玄功,这回你们看清楚了没?”
左边殿上,一位身穿青色道袍的长老缓缓说道,而另外几人闻言,都陷入了沉思,过得许久,才有一人开口道:“今日我观其道法,确实尤为不寻常,连易云风那一剑都能抵挡下来,这道法,你们可知晓来历?”
我在異世界當寫手
几人又陷入了沉默,显然,几人虽皆是修玄之人,于这玄门道法颇为了解,可今日白天萧尘所施展的道法,他们却是没有见过。
“此道法甚是玄妙,无论是苦境,还是一际红尘,都很少见,实在看不出,这到底是哪门哪派的道法……”
几人议论了许久,仍是无果,过得片刻,一人又道:“那以你们之见,三天后的比试,这萧一尘和易云风,谁更可能胜出?”
“这……怕是有些不好说。”
倘若是前不久,这二人之间,众人无疑都更加看好易云风,可是今日白天这一场惊天动地的比试过后,两人之间究竟孰强孰弱,各人一时都难以分辨。
總裁追愛記 聽雨客
晶瑩的星空 胡思亂想的小t
“也罢,那等三日之后再看吧,眼下最重要之事,是寂静之地那边,这两天,听闻动静越来越大,有不少魔教之人,都已经往那里去了,这件事,诸位如何看待?”
整个殿上,一下又安静了下来,现在前八强的人已经出来了,按照原来的计划,近些日便能让八人去寂静之地,可如今看来,不得不延后些日了,至于寂静之地那边,他们也不敢贸然派人深入打探。
一人道:“那几个魔头,一向是无利而不往,这次他们暗中派出无数门人去那寂静之地,我看这其中也不简单,莫非里边……真有什么奇物现世?”
随着此言一出,各人又再一次陷入了沉思,殿上越来越安静,只有灯芯燃烧时,发出的轻轻“噼啪”声响。
显然,寂静之地若真有什么奇物现世,那么太霄宫,也绝不会坐视不理,任其落入他人之手,尤其是万丈苦境,那几个魔教大人物的手里。
……
与此同时,在玄都另外一座灯火通明的阁楼里,只见屋中站着两道人影,其中一人是白天的易云风,今日比试之后,夜里他并未留在云天阁,另一人,是一位白发老者,两只手负在身后,双眉若锋,令他整个人看上去十分严肃。
“师父……”易云风低着头,他没有想到,今日这场比试,竟然把师父都惊动过来了,而眼前这位不苟言笑的白发老者,正是太初殿的门主,欧阳长风,也即是易云风的师父。
过了许久,欧阳长风才转过身来,今日白天易云风和萧尘那场比试,他并未亲眼所见,只是听闻之后,才赶来玄都的,他对萧尘,自然也是一无所知。
“此人,修为如何?”
“此人……”
易云风抬起头来,面对师父此刻的疑问,他也不禁锁起了眉,最终开口道:“此人的修为,恐不在弟子之下。”
“嗯……”
魔尊千千歲
欧阳长风双眼微微一凝,以往的时候,他从未在苦境听说萧一尘这个名字,这人也非太霄宫下,四大势力的人,究竟是何来历?
易云风道:“不管此人是谁,三天后的比试,弟子都会尽全力的……”
欧阳长风深吸了一口气,转身望着窗外淡淡月色,许久才道:“云风,你已经做得很好了……”
“师父……”
重生:嬌妻太霸氣 凈禪音
易云风一下抬起头来,他原本以为,因为这次的失利,师父会责怪他,毕竟这一次,师父和长老们,都寄予了太多希望在他身上,可是此次,他还未能进入最终决试,便受到了阻碍。
欧阳长风转过身来,轻轻将手放在他的肩膀上,模样虽然看上去仍是不苟言笑,但语气,却甚是柔和:“每个人,这一生都会遇见无数的艰难险阻,只有不断跨过这些阻碍,方能使自身变得更加强大,云风,这一次,就当做是一场历练吧。”
“师父……”
易云风怎样也没有想到,今夜师父风火赶来,并非是要斥责自己,而是与自己说这些话……
“至于三日后的比试,到时候,为师也会来的。”
上海,今夜不曾遺忘
欧阳长风轻轻点了点头,又转身看着外面夜色,徐徐地道:“为师倒也想要看看,这个萧一尘,究竟是什么人……”
月渐西沉,玄都的夜,终于慢慢宁静了下来,欧阳长风离去后,只剩易云风独自一人留在阁楼里,明亮的灯火,仿佛依然照彻着,许多年前,那个少年澄澈的心。
“师父,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易云风拿着手里的太初剑,手指轻轻从剑身上摩挲而过,犹记得当初他年少之时,第一次看见此剑,往后无数个夜里,灯火通明,他便再也忘不了了,第一次看见此剑时,与他是那样的接近,就像是此刻这样。
“铮!”
烛火一闪,易云风手指迅速从剑身上划过,令得剑身发出一声清脆的剑鸣,可却因他不小心碰到了剑锋,锋利的剑刃,在他手上留下了一道伤口,鲜血也留在了剑锋之上。
回想今日白天的时候,是他无法驾驭住太初剑,倘若能够再发挥出太初剑一成的威力,他也不至于,会那样吃力,最后逼得他,不得不孤注一掷,几乎将全身真元,都倾注到了剑上,可纵然这般,却仍是无法伤及那人。
職業玩家異界縱橫
就在此刻,他苦思无解之际,忽然间,他看见他留在剑锋上的鲜血,竟然缓缓的,像是渗入进了剑身里一样,慢慢消失了,而金色的剑锋上,竟有一缕血光闪过,随即隐没无痕。
“这……”
见到这诡异一幕,易云风不禁心神一震,脸色忽红忽白,难道他竟然可以,与太初剑滴血认主?
可是滴血认主,往往是魔道修炼之人,祭炼邪兵常用的方法,一般真正的修玄之人,长剑有灵,根本无须滴血认主,只要时日一久,所修炼的法宝兵刃,必与主人神魂相同,生死与共,故常有“剑在人在,剑亡人亡”一说。
但为何刚才,太初剑竟然……这一刹那,易云风眼神之中,忽有一道异芒闪过。
毒妃霸寵:腹黑王爺不好惹
……
很快,又到了比试之日,这一天,云天阁更是来了许多人,而诸位长老,也加急在云台附近布下了层层防御结界,云台之上,也加固了许多,以免又出现那天风台的意外。
整个广场,议论纷纷,甚至还有不少人,打起了赌约,看这回究竟谁胜谁负,而在东首一座高台之上,只见那上面坐着一位不苟言笑的白发老者,正是欧阳长风。
因为欧阳长风的突然到来,这次也有不少人在议论,没想到这回居然把太初殿的门主都给惊动了过来,看来这一场比试,确实将会十分激烈了。
而在风云台上,只见萧尘和易云风两人,各自站在一柄悬空巨剑上面,大约隔着百丈距离,在两人周围,也布满了禁制阵法,还有无数把凭空而悬的巨石重剑。
冷风飒飒,台下众人的声音逐渐变得小了,萧尘凝立不动,他并没有必须赢得比试的理由,但是,都走到这一步了,他也绝没有认输退后的理由,就当做,是一次历练吧,也许师父,此刻也在很远的地方看着。
“萧兄,请了。”
易云风手微微一抬,“铮”的一声,太初剑又出现在了他手中,那剑上金色的剑芒,犹如此时初升的太阳,灿烂夺目。
“铮!”
重霄剑发出一声啸鸣,也环绕在了萧尘身旁,碧青色的剑光,显得悠远而宁静,并无太初剑那般锋芒毕露。
下一瞬间,两人又如那天一般,同时消失了,再出现时,“铛”的一声,一剑碰上,顿时剑光四射。
王妃音動天下
重生之相守 丁南方
“铛!”
“铛!”
“铛!”
风云台上,两人身影如风,皆快到了极致,众人视线跟不上,只看见一青一金两道光芒交撞在一起,每每相撞,必是发出震耳欲聋的声音。
哪怕这一次云台外面布满了重重结界,众人也犹感一股窒息,显然这一次,两人的剑势都比那天强了许多,尤其是易云风的太初剑。
“铛!”
“铛!”
“铛!”
一剑接一剑对碰,显然那一道金色剑芒,压制住了碧青色的剑芒,这一刻,所有人都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欧阳长风也不禁双眼一凝,心想云风对太初剑的御用,已经到了这等境界,可为何那日,竟与此人不分胜负?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