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b66k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说 蘇廚笔趣-第一千三百八十章 瑞升號分享-9qd4h

蘇廚
小說推薦蘇廚
第一千三百八十章瑞升号
曾布虽然是新党,但是和二苏关系极好,见到苏油这种掩饰不住的得意笑容,就知道他在想啥:“两篇《赤壁赋》一出,天下文章,尽降一等。苏门气质,无人敢与并列于《时报》,乃得独版。国公可得意坏了吧?”
“哈……哈哈哈……我表现得这么明显的吗?”苏油根本就不掩饰:“走走走,带你去看两样好东西。”
学宫修好之后,苏油就搬到了学宫居住。
仙劍奇俠傳五 EAVA
一般在外地为官的时候,他都住在学宫,借口是要兼职授课,而且从小住学宫住习惯了,对学宫有感情。
其实这样避免了很多不必要的麻烦,你可以指责他住在夔州汉昭烈皇帝行宫有问题,或者指责他住在西夏王宫有问题,但是你没办法指责他住在学宫里都有问题。
带着曾布来到书斋,苏油打开抽屉,从里边取出一个木头颜色的石纸公文袋,对曾布得意地道:“来了啊,准备开眼了啊……”
从公文袋里取出来一沓宣纸:“看!”
曾布和李舜举凑到桌前,顿时大惊失色:“哎呀!这是《二赋》原稿!”
冤家,你是我的
苏油晃着脑袋:“当叔的就这点好,侄儿的草稿,要他给他不敢不给……”
李舜举对苏油的得意恍若未见,小心翼翼拿起一张宣纸研读:“原来文豪也是要打草稿的啊……”
真是原稿,上头还有一些涂抹修改的痕迹,大苏拟稿的时候随意挥洒,想来当时大醉,胸中文字和笔下书法,都在气韵最完美最契合的时候。
酣畅淋漓,流转如意,不光文章是极品,书法也是当今宋人里的巅峰之作。
曾布眼睛都红了:“你的东西还不是都捐到可贞堂去,浪费,这个给我!”
“休想!”苏油美得都快冒泡了:“我早都安排好了,这两篇可不能捐!以后啊……《前赋》归扁罐,《后赋》给漏勺,不偏不倚,美不美?!”
……
看过两赋原稿,曾布和李舜举感觉自己受到了严重的伤害,只有国公的一顿美食才能抚平。
长期趁饭的,还有沈括和晁补之。
苏油给宁夏三路带来的农作物,除了油菜、胶用地丁、两种牧草,优良的小麦和稻种外,还有花菜、甘蓝、胡萝卜、韭黄、大白菜、大萝卜、莙荙菜。
本地过冬的蔬菜不多,晚熟的除了芹菜,韭菜,蒜苗,大约就只剩下菠菜了。
苏油今年在本地还发现了两种,一种是后世大家熟悉的洋葱。
还有一种,也是莙荙菜,不过和蜀中莙荙菜不同的是,这种菜是红色的,根用,甜味比较足。
不过也只有苏油这种对农业菜蔬比较重视,同时又是外来的移民,才会比较注意,因为当地昼夜温差很大,瓜果的滋味又香又甜,这种红莙荙现在不过比学士带来的大萝卜甜一些而已,很了不起吗?
苏油却知道很了不起,如果刚刚发现的这种菜,就是是后世甜菜的祖先的话,那可真是相当了不起。
不过这是司农寺的事情,苏油将种子送过去就算完事儿。
总之苏油在这个秋冬,终于吃上了足够的蔬菜了。
现在的人还是喜欢吃肥肉,苏家菜中,赵顼喜欢烧白,王韶喜欢回锅肉,章惇喜欢红烧肘子,司马光好些,喜欢蒜泥白肉,王安石……呃,倒是给啥吃啥从来不挑。
李舜举好甜食,在南海最喜欢的就是菠萝糯米饭,菠萝糯米饭还要用猪油拌过。
因此现在一道龙眼肉就很合老人家的胃口。
偷吻邪魅小魔女
龙眼肉是猪肉三线肉切薄片,抹上芝麻豆沙糖沙卷成小卷,顶部放一个樱桃蜜饯朝下摆在碗里,上面再压上拌了糖汁和猪油的糯米饭蒸熟,倒扣在盘子里,洒上一些五颜六色的西域瓜果干碎末而成。
考虑到曾布初来乍到,苏油给他准备的是羊肉宴席。
香料浓厚的烤羊排,是童贯最喜欢的美味。
苏油给两人布菜:“这道烤羊肉是在兴州刚学会的,兴州城有个美食的老字号,明日带子宣去尝尝。那老板还欠着我一顿饭呢。”
沈括就问道:“瑞升号?”
苏油说道:“对呀,案子结了吗?”
沈括点头:“结了,北地女子到底性子烈,李家妹子可比他哥强太多了。”
瑞升号的掌柜,在大战前被抽了生丁,连同伙计一起被小梁后带去了顺州。
李家妹子被父兄嫁给掌柜,得钱换了份夏国殿前司的前程,现在殿前司解散了,李家老二没了生计,就打起了瑞升号产业的主意。
特種戰士
正好瑞升号掌柜呼图长久没回来,李家老二就骗自家妹子,说她丈夫死在外头了,让妹子去官府把店移籍,盘到自己手里再说。
李家妹子当年虽然是少女被迫嫁老夫,但是两人的感情却不是外人风言风语的那样,人也泼辣,宁夏转运司衙门倒是去了,不过是去击鼓,要官大人还他的丈夫,至起码要知道生死。
这事情影响闹大了,还关系到宁夏民心稳定,苏油知道后指示沈括——这案子一定处理好,必须给李家妹子一个确信。
结果沈括废了好大劲,才在应理关牢营找到了呼图。
原来呼图箭术不错,又带着伙计,被小梁后排成了斥候,命往应理侦查,结果连人带伙计全给苏烈的手下逮住了。
一个主将带着几个部曲,这是夏人斥候精锐的标准的配置,于是苏烈的手下想都没想,直接将他们当成了夏人正军,丢山上劳改去了。
判明身份后,呼图算是被抓的生丁,属于可优待政策范围,苏油又特意行文,叫苏烈将呼图予以释放。
素手遮宮:芷醉金迷 姝梵
同时行文三路,检查战俘中是否还存在类似的这种情况,如果有,都照呼图办理,发放路费,劳改时的工费,让他们回家。
此举给苏油在三路刷了一大波的人望,四十五岁的呼图带着自家小媳妇亲自上转运司衙门道谢,哭着喊着一定要见到益西威舍。
苏油在都厅接见了他们,问明情况之后,告诉呼图兴州城百废待兴,新政府鼓励工商,尤其是城中的老字号。
大宋有扶持政策,要是生意有难处,可以找皇宋银行提供贷款。
呼图真的就去了,银行掌事知道这位是老板要立起来的人样子,说正好了,葡萄酒生意你们做不做?要做的话我这还有个贷款客户,刚好想要做大规模,正在寻找代理商。
这种葡萄酒极度澄澈,味道很正,颜色呈玫瑰红色,一看就是好东西,呼图本来就是找媳妇都要考虑是赚是赔的那种生意人,精明至极,立刻答应。
呼图的瑞升号,以前的客户是来往的马帮,他有关系有信心,一定能够将这种酒卖到鞑靼地区去。
有了资金和商品的注入,瑞升号很快起死回生。
兴庆府现在多了不少军爷,一个个贼有钱。
以前的军爷也有钱,不过人家不给;当时娶李二家妹崽,运作他进殿前司,也有求个庇佑的意思。
现在大不一样了,军爷们出手阔绰,还有一种黑黑的茶粉药片,研碎后用自家的香料奶茶一冲一滤,加点酥油反复倒上几次,丝滑香浓。
这是国公爷上门喝茶那次教他的,说叫丝袜……啊不丝滑奶茶。
配上自己店里的老招牌烤羊肉、羊油渣酥饼,别具风味。
生意比以前不落反升,很快就还清了银行贷款。
呼图再次来到转运司感谢,结果转运司人人忙得脚不沾地,听说益西威舍去了兰州都几个月了。
夏之蟬
不过呼图牢牢记得,当年他刚回来的时候,和益西威舍约好过的,要请益西威舍一次客。
于是苏油对曾布说道:“要不就明天吧,正好试试新钱。”
为了招揽胡商,宁夏三路也得到了朝廷的允许,可以冲压“舶来钱”。
这个钱其实在大宋官方,正式名称应该称为“外贸钱”,但是被海商们叫习惯了,舶来钱成了通用称呼。
还不敢纠正,因为海商们认为外贸钱三个字有歧视色彩。
外什么外?!谁在我跟前说这个外字我们跟谁急!看我全身上下,哪样不是梅得因大宋,外什么外?!
舶来钱金币钱文十贯,金八银二,重七分二钱;银币钱文一贯,银八铅二,重七分二钱;剩下有当五、当二、当一三种铜币。
宝钞纸币同时流通。
和海贸一样,金银币其实在大宗贸易的榷市里才用得到,老百姓的日常,宝钞与铜币兼用就足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