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v0u精彩絕倫的言情小說 《人魔之路》-第1059章 壓榨澹臺卿(求訂閱)讀書-sznn7

人魔之路
小說推薦人魔之路
北河当然是想从澹台卿的手中,套取一点灵石出来了,毕竟他距离一百万灵石来乘坐传送阵,还差一大截。而且他离开銮羽族大陆,也会带着澹台卿,所以在他看来,澹台卿出一笔灵石也是应该的。
只见他看向了澹台卿,而后道:“想要乘坐耀光城中跨越大陆的传送阵回到天澜大陆,需要一百万高阶灵石,眼下北某将所有值钱的家当都拍卖了,但也只凑够三十几万,我想澹台仙子也要出一点份子吧。”
渡仙途 格鬥家
闻言澹台卿脸色一变,“一百万灵石!”
吸了口气,压下心中的震惊后,只听她振振有词道:“本姑娘可没有说过要跟你一起前往天澜大陆,是你非要逼着我去的,所以这灵石本姑娘为何要给。”
北河古怪的看着她,只因澹台卿所说并非没有道理,的确是他逼着此女前往天澜大陆的,讲道理的话,他也没有理由让澹台卿出一笔灵石。
心中虽然如此想,但北河还是道:“眼下这种情形,就不要分得这么你我了,澹台仙子有多少,现在就拿出来吧。”
“没有!”
網遊之絕對巔峰 軒瘋狂
只听澹台卿极为干脆道,说完后她傲然的抬起了下巴。
北河脸色一沉,就这么看着她。
面对北河的目光,澹台卿一时间有些不太自在,只听她道:“这么多的灵石,本姑娘区区一个弱女子,哪里拿得出来。倒是你个大男人,竟然让本姑娘拿钱,还有没有脸皮了。”
“既如此,那就有多少拿多少吧。”北河面不改色道。
“你……”
澹台卿恼怒的看着他。
只是北河似乎失去了耐心,他在看向澹台卿时,目光越发的让人不敢直视了。
这一次,澹台卿终于被震慑住,只见她后退了两步,“你要干嘛!”
眼看北河无动于衷后,此女气得牙关紧咬,最终她还是妥协了,摸了摸储物袋,法力鼓动注入其中后,当着北河的面一挥手。
“哗啦啦……”
随着储物袋口一大片霞光席卷,一堆小山一般的灵石,堆积在了北河的面前。
看到面前白花花的灵石,北河眼前一亮,同时将神识探开一扫视,就发现眼前的灵石足有六万余颗。
这笔灵石的数量,对于不过脱凡后期修为的澹台卿来说,已经是不少了。
Boss狂野:老公請克制
只是见此北河似乎还不满意,他看向澹台去道:“你也知道,北某如今的身份可见不得光,被困在此地的时间越长,就越容易被发现,而如果北某被发现了,想来你的下场也好不到哪里去。所以这种时刻,还希望澹台卿仙子不要吝啬了。”
听到北河似是威胁的话,澹台卿再次一挥手,又是一片白花花的灵石被她给祭了出来,和之前那一堆灵石,堆积在了一起。
信仰
北河细数之下,这一次澹台卿总共拿出来的灵石,有十余万颗之多。
见此他微微一笑,而后毫不客气的一挥手,将这些灵石全部给收入了一只储物袋中。
眼下在他的储物袋内,已经有将近五十万高阶灵石了,算是完成了目标的一半。
终于剩下的一半,北河暗道莫非当真要考虑拿出龙血花,或者是两仪丹这种东西来拍卖不成。
沉吟间他想到了天巫族的璇璟圣女,眼中露出一些异色,并陷入了沉思。
好片刻后,北河又看了看他手中的时空法盘。
这东西可用于两大界面之间定位用的,按理来说,空间结构必然稳如泰山,绝对能够承受得起跨越大陆传送阵引起的剧烈空间波动。
不止如此,北河还想到了他的那件画卷法器。此宝的品阶也不弱,这些年来他在乘坐传送阵的时候,其中可是有着九只生龙活虎,并且还有着无尘后期修为的巨型伽陀魔蝗,但是一样没有受到丝毫空间波动产生的挤压。
所以在北河看来,他的这两件空间法器,应该都能将修士封印在其中,并且不用担心乘坐传送阵时,其中的人被挤压出来。
一念及此,他就看向澹台卿道:“澹台仙子,还要委屈你一番了。”
说完后北河手持时空法盘向着澹台卿一照,大片灵光就照耀在了她的身上。
“既然你都在城中了,而且又不能立刻离开,放被姑娘出来透透气又能如何!”
被灵光笼罩后,澹台卿有些温怒的说道。
“北某担心澹台仙子耍什么花样,所以只有得罪了。”
寶貝誘情:總裁的乖乖小女人
说完后,北河体内法力一催,而后澹台卿就被他给收入了其中。
只见他将法袍重新穿上,闭上了双眼后神识探开,蔓延到了洞府的另外一间密室,而后向着盘膝打坐的苌芷一声神识传音。
听到他的传音后,苌芷一惊苏醒了,而后就立刻起身,带着一丝忐忑向着北河所在的房间走来。
当她来到石门前,北河所在密室的石门轻飘飘的打开了,此女踏入其中,来到北河的近前拱手一礼,“见过前辈。”
“说说吧,璇璟圣女如今在什么地方吧!”
听到北河的话,苌芷心中大喜,看来北河是准备跟璇璟圣女联络了。
于是她便告诉了北河,璇璟圣女如今所在的具体位置。
听完此女的回答,北河霍然起身,而后大袖一卷,二话不说将苌芷给暂时收入了袖口的空间,接着大步向着洞府之外行去。
当北河再度出现时,已经在耀光城内一处偏僻区域内,一般都是低阶修士租赁洞府的山脚下了。
末世女王:血靈召喚師
廢土西遊
緋聞女王 小酒吃魚
抬头看着矮山,他微微点头。
璇璟圣女敢留在耀光城,可以说是出其不意,銮羽族的修士绝对想不到了,而且对方将洞府选在这座矮山上,也很难引起其他人的注意。
按照苌芷所说,北河一路向着矮山上行去,最终来到了山腰处一间看起来毫不起眼的洞府前站定。
到了此地后,北河挥手间对着石门的禁制打出了一道法决,而后就静静地等待了起来。
他只是等待了小片刻,就听从洞府中,传来了一道沙哑的声音。
異界修神傳奇
“何人!”
北河判断出,这声音明显就是被刻意的压制才发出来的,现在看来苌芷没有说谎,洞府中的这位的确是璇璟圣女了。
闻言北河没有回答,而是翻手取出了一物,此物正是当年在天巫城中时,璇璟圣女给他的那面令牌。按照当年璇璟圣女所说,有这面令牌在,他在天巫族中行事,可以极为方便。这面令牌乃是身份象征,所以在北河看来,拿出来后璇璟圣女就能一眼认出来。
不止如此,在将令牌取出来后,他体内魔元鼓动之下,还激昂此宝给激发了,使得令牌灵光大涨。这样的话,璇璟圣女应该就会彻底的相信他了。
果不其然,看到这一幕后,他面前洞府的大门,在一阵低沉的摩擦声中,缓缓打开了。露出了其中一个浑身被淡淡烟雾笼罩,看不清模样和身形的人影。
看到此人后,北河将其上下打量一番,只是不知道对方施展的什么神通,他也无法将烟雾看穿。
“还不进来!”
眼看房门打开,北河依然站在门外,于是就听烟雾中的这位道。
闻言北河迈步就踏入了其中,接着他身后的房门,就轰隆一声关闭了。
此刻璇璟圣女亦是上下打量着他,但是北河笼罩在法袍中,她也看不清真容。
对此璇璟圣女并不奇怪,因为眼下是在耀光城,如果是天巫族的修士前来接应她的话,自然不敢露出真面目。
阡陌一身
这时璇璟圣女心神一动,笼罩她的淡淡烟雾,就收缩而回,最终全部没入了她的体内。
这时北河终于看清了她的容貌,这是一个闭月羞花的美人儿,的确是璇璟圣女,跟当年比起来没有任何的变化。
“现在不用藏着掖着了。”
眼看北河还在打量着她,只听璇璟圣女说到。
闻言北河摘下了身上宽大的法袍,露出了真容。
反正将来他也没打算用这幅面容示人,所以让璇璟圣女看到也无妨。
“是你!”
而在看到他的容貌后,璇璟圣女先是有些疑惑,而后就惊讶出声。